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8章 封月
    为首那人身上紧裹着柳叶,光着膀子,皮肤黝黑,胡子拉碴,看起来不太好相处。

    唐珺心头一跳,没想到这鬼地方居然有人,并且这修为她竟看不透,她眨了眨眼睛,连忙说:“我们迷路了。”

    几人打量着她,为首一人诧异地开口道:“你们也是在这里迷路的人?”

    唐珺看了看郝烈,后者神色淡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唐珺只能点头道:“是啊,我们在这里走了一个多月了,刚发现这片

    绿洲,难道你们也是在这里迷路的?”

    男子收起铁叉,叹了口气,其他几人也将铁叉收了回去。

    “不瞒你说,我们这些人在这里迷失了一百多年了,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出去的办法。”

    唐珺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一百多年,难道这沙漠真有这么恐怖?

    “那你们就一直呆在这里?”

    男子神色颇为无奈,“不然还能怎么样,我们不是没想过出去,可每一次都失败了,算了不说这些了,这沙漠中已经很久没

    有看到人来了,如若不嫌弃,就去我们营地坐坐吧。”

    唐珺突然开始绝望,难道真要一直困在这破地方了?她幽怨地看着郝烈,他说有七层把握,可现在看来,他们是占了那三

    层,出不去的那三层!

    这家伙,居然敢骗她!

    早知如此,她就应该顺着沉海江游回去,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回沉海江的路也找不到了。

    郝烈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他开口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有劳了。”

    男子哈哈一笑,心情愉悦,看到有和自己一样倒霉的人,心中自然高兴。

    一想到他们会在这漫长的日子里,从满怀希望渐渐到绝望,众人便开始幸灾乐祸。

    唐珺知道这人名叫封月,曾是蓝州州主的儿子,因一时贪玩,与随从误入了荒芜沙漠,从此便再也出不去了。

    一百年来,想尽各种办法,依旧被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玄石用完了,沙漠中毫无玄气,只能像个废人一样,整日里无

    所事事,得过且过,整日靠四处捡迷路者回去为乐趣。

    唐珺是封月捡回去的第三百人。

    封月带着两人向沙漠另一处走,两个时辰后,她便看到了一个个土包建成的房屋,泥土堆起来的围墙,看起来有些年岁了

    。

    几百人全都窝在这个地方,也有人不死心的每日出去寻找出路,但大多都无功而返。

    墙内或站或坐的不少人,见到唐珺他们进来,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所有的好奇心与坚韧,早已被无尽的岁月磨尽了,哪里

    还有心思去管别人。

    封月笑哈哈地说:“这些人之前也和你们一样,现在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们要早点适应啊。”

    唐珺听着他这轻飘飘的语气,不由背脊发麻,永远待在这破地方,她才不要,那会疯掉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话她只能在心里说说,她可不想让人嘲笑,毕竟这些人一百多年前也和她抱着一样的想法,可最后,

    还不是只能乖乖的困在这里。

    封月带着她们两人进了一个土包房子,里面十分干燥,地板都还是被踩结实的沙子。

    “你们运气好啊,这里刚好空出来一间房,那小子三年前出去找出口,结果再也没回来,这方房子就空到了现在,你们暂时

    先住下吧,反正一时半会也出不去。”

    封月似乎很喜欢打击人,见两人没有面露惊恐或者愤怒,不免有些失望,他仍是不死心地继续说:“你们若是想出去找出路

    呢,我也不会拦着,不过我可好心提醒一下,这沙漠里诡谲多变,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活着走到这里的,但是……”

    他指了指房子:“这小子出去之后,我们在沙漠里发现了他的尸体,死的很惨啊。”

    “你别吓我啊。”唐珺退了一步,脸色有些发白。

    这里的大多都是修士,若只是困在沙漠里,也无需喝水吃饭,根本不存在饿死渴死的情况,况且封月说的那人,也不过才

    出去三年而已,哪有那么容易死的?

    这沙漠里荒无人烟,自然不可能是被人杀害,他定然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见她终于怕了,封月又哈哈笑起来,“哎呀,我就是提醒你们一下,信不信在你,总之这里多一个人不多,少一个人不少,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他说完,准备离开,末了又回头说:“咱们这呢,为了能让大家不丧失活下去的信心,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聚在一起活跃气氛

    ,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明晚吧,正好认识一下。”

    唐珺挤出一个笑容,“多谢。”

    封月大笑着走去张罗,让两人好好休息一晚。

    唐珺看了看好了,欲哭无泪,“你有办法出去没?”

    “想听实话吗?”

    唐珺顿了顿,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外头阳光太烈,空气都被晒的扭曲。

    旁边的土屋前站着一个人,看着倒是年轻,穿着一身青色长袍,面容清秀,与这荒芜沙漠格格不入。

    察觉到唐珺在看他,他转头看过来,对上唐珺的视线。

    “知道那人怎么死的吗?”他忽然开口。

    唐珺一愣,她环顾四周,好像只有她和郝烈,她指了指自己,问:“你在跟我说话?”

    男子走过来,说道:“我和他一起出去的。”

    “你把他杀了?”

    男子眼角一抽,像看傻子一样看她,“我为什么要杀他?”

    “我哪知道。”唐珺翻了个白眼,这人是在和她讲脑筋急转弯吗?

    郝烈突然开口:“你们发现什么了?”

    男子低头一看郝烈,觉得这小孩脑子正常多了,他直接忽略唐珺,对郝烈说道:“是一个狂沙旋涡,里面有玄气与一些杂物

    喷出来,不过旋涡中有罡风,一旦不慎,便会被削成白骨。”

    郝烈皱了皱眉,陷入了沉默。

    唐珺说:“你觉得那里面能出去?”

    男子点点头:“是,一开始我们也不敢冒险,不过在这荒漠中困久了,便觉得,与其在这里等死,倒不如赌上一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