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有点道行
    “你干啥!”唐珺震惊地看着他,一个软萌萌的婴儿说丢就丢,还有没有点爱心了!

    她正要去捡,北云夜捉住她的手,笑道:“珺妹妹想要灵石么?”

    唐珺一愣,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你要还给我啊?”

    北云夜摇头,指了指地上的郝烈道:“不如将他卖了,所得灵石全归你。”

    郝烈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哇的一下就哭出来。

    “你看,你都吓着他了。”

    北云夜挑了挑眉,不置可否,郝烈虽然身体与心智都退化到婴孩状态,但活了那么长年岁,警觉的本能依旧还在,能听懂

    并没有什么奇怪。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执意在北云夜身上尿尿,才使得北云夜生气。

    可自己和一个小奶娃斤斤计较,却显得降低了身段,或者说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北云夜还不信,唐珺能被这么一个肉丸子

    给勾走了。

    唐珺不晓得他在想什么,郝烈哭的伤心,她只能先将人抱起来,哄了一会,郝烈这才止住了哭声,抓着她的手指,在嘴里

    磨牙。

    “这两人去买点东西要这么久吗!”她不满的嘀咕道,余光一撇,貌似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她心里猛地跳了一下,指着那一闪而逝的身影说:“北云夜,我好像看到我师父了。”

    北云夜转头一看,只扫见一道虚影,但不太确定是不是上卿,他眉头一拧,抓起唐珺便飞过去。

    这人的确是上卿,两人从洞中出来的时候,好死不死的黑袍人也从悬崖上来,正好就这么对上了,视线接触的一刹那,上

    卿差点爆粗口。

    情急之下,丢出毒雾,带着宿年逃之夭夭,一路跑来这里,黑袍人没甩掉不说,反而后面还多了另一股强大的气息。

    而这个气息,正是北云夜。

    北云夜追的急,上卿跑的更急,两人一前一后追逐,反而后面的黑袍人一脸懵逼。

    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又是谁?

    思绪一闪而逝,不管冒出来的是谁,人,总要追的,

    只是没想到,这上卿比宿年还要狡猾,几次都差点让人跑掉。

    北云夜察觉到身后的气息,微微怔了一下,再转身,上卿又跑的没影了。

    唐珺灌了一肚的西北风,胀气的想吐,还不等喘口气,北云夜又急速飞了起来,她紧咬牙关,面对着虎啸狂风。

    等两人找到上卿的时候,黑袍人先他们一步追上了上卿,此刻三人正在对峙。

    “师父!!”唐珺惊喜的喊了一声,原来他在这里!

    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她高兴的差点哭出来。

    而上卿脸色就不太好看了,尤其是见到她怀里的郝烈,脸上差点没打雷下雨。

    这特么自己才走多久,北云夜这孙子把他外甥女都骗到床上去,连娃都生了!

    要不是现在黑袍人虎视眈眈,他绝对冲上去打爆北云夜狗头,好气好气啊。

    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几个人就这么无声对望着。

    唐珺清晰地看见李大炮身上冒出的冷气,周围的杂草都焉了几分,而北云夜一脸无辜,搞不懂上卿眼中的敌意从何而来。

    突然,黑袍人动了,身形诡异,目标是上卿身边的宿年。

    上卿一把推开宿年,上前一步接下黑袍人的一击,两股力量碰撞,发出骇人的爆响,唐珺差点被掀飞,北云夜手疾眼快,

    一把将她拉回来。

    “你先走。”上卿咬牙咽下一口老血,这他妈宿年在哪惹上的怪物,居然这么强。

    “师父……”宿年担忧的开口。

    “走!”

    宿年一咬牙,转身飞走。黑袍人见他要逃,手臂一震,上卿顷刻间被震飞。

    “师父!”一切发生的太快,唐珺还没站稳,上卿就被打飞了,这人好强。

    黑袍人不予理会几人,径直越过上卿,去追宿年。

    北云夜眼眸一闪,不等唐珺开口,手中多出一把白弓,飞身追上黑袍人,拦住他的去路。

    “让开。”黑袍人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尖细,仿佛是故意改变了自己声线。

    北云夜微微偏头,笑道:“你叫我让我就让,那我拦你岂不多此一举?”

    黑袍人看出他手中白弓不凡,一时间倒也没轻举妄动,他眯了眯眼,手中凭空多了一把黑色连弩。

    唐珺担忧地看了一眼北云夜,又跑过去将上卿扶起来,急切地问:“二舅你咋样啊?”

    上卿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擦了一把血,“死不了,妈的。”

    “……能不能别爆粗口,跟你形象不符合啊。”

    “闭嘴,老子一会再收拾你。”

    “我……”唐珺还未说完,上卿已然消失在原地,唐珺手还僵在半空中,一头雾水。

    她哪得罪李大炮了?这么大火气。

    但想了又想,觉得肯定是那黑袍人激起了他的怒意,自己是无端受到牵连,一定是这样。

    上卿刚来到北云夜面前,黑袍人抬起连弩,射出数支黑箭,两人纷纷闪身躲避,而黑袍人却丢下两人跑了,准确的说是追

    宿年去了。

    黑箭插入土中,瞬间融化成一滩黑水,地面的泥土被腐蚀出密密麻麻的黑洞,还冒着袅袅青烟。

    北云夜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旋即双指搭上弓弦,凝出三支白箭,朝着黑袍人的背影射去。

    就在快要碰到他时,黑袍人身形一闪,如鬼魅一般掠上半空,躲避三支白箭。

    白箭无声撕裂空气,插进不远处的巨石中,巨石瞬间灰飞烟灭,不见一丝尘埃。

    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有点道行。

    北云夜收了弓,凝神眺望那抹飞远的身影。上卿瞥了他一眼,说道:“还愣着做什么?”

    说完,撇下北云夜追去,这黑袍人行为古怪,定不能让他抓住宿年。

    好歹也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要说没点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北云夜微微一怔,回头看了一眼唐珺,“我去去就回。”

    “喂!”完全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两个人就这样消失在她面前。

    她抱着郝烈,站在原地一脸迷茫,去追吗?追不上。

    在这里等?鬼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