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我没明白
    封月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吃我的辣椒酱?”

    “我饿了。”

    “开什么玩笑,我还没听过修士会饿的。”封月说完,又好奇的回头打量郝烈:“人头,你说她是个女子吗?”

    宋人头摇头:“不知道,但我觉得应该是男子。”

    唐珺额头跳了跳,这两人居然完全无视她!“喂,你们两个过分了啊!”

    封月转身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忙从储物袋里拿出几个陶罐,说:“去屋里吧,你们都尝一尝。”

    “娘。”郝烈过来拉她的袖子,高大的身影将她笼罩,这娘怎么听怎么别扭。

    封月两人脚步一顿,惊愕地看着郝烈,怎么说眼熟呢,仔细一看,这不就是之前那个婴儿嘛!

    怎么突然之间长这么大了?两人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唐珺,唐珺尴尬地笑了笑,“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慢慢告诉你们。”

    既然她不愿说,两人也不好再问,封月笑着岔开话题,领着几人进屋,一人分了一罐辣椒酱。

    唐珺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用手沾了一点放进嘴里,火辣辣的触感瞬间传遍味蕾,辣的她差点掉眼泪。

    宋人头和封月两人似乎并不觉得辣,两人拿着勺子,一勺一勺吃的津津有味。

    “我去,这么辣你们是怎么吃的下去的?”

    封月抱着陶罐嘿嘿一笑:“这是咱们沧翎大陆的特产啊,吃了能增加修为的,知道这一罐多少灵石吗?”

    唐珺眨了眨眼,咬着舌头问:“多少?”

    封月伸出一根手指。

    “一百?“

    “不对,一千中品灵石。”

    “啥?”

    对于唐珺的反应,封月表示很满意,他幸灾乐祸地笑道:“别浪费,快吃啊,很好吃的,你不是饿了吗?”

    唐珺纠结地看着罐子里猩红的辣椒酱,怎么也下不去嘴,她瞥了一眼郝烈,将罐子递给他。

    “给你吃。”

    郝烈露出一口白牙,接过罐子,也学着她用手指抠了一点放进嘴里,他在嘴里嚼了两下,便咽了下去。

    而且面色如常,吃的还挺开心。

    唐珺不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异类,为啥他们吃的没感觉,她却辣的要死?想了想,她又把郝烈手里的辣椒酱抢回来,吃

    了一口,辣气直冲脑门。

    唐珺将陶罐丢回给郝烈,伸长了舌头,用手猛扇,却一点也无法缓解辣意。

    整个舌头都像是被针扎,被火烧,太特么辣了。

    三个人,都看着她,唐珺吸了吸鼻子,起身道:“不吃了,我出去走走。”

    刚出门,大门处的方向便传来一阵骚动,她愣了愣,连忙跑过去一看,是段三郎回来了。

    段三郎身上大大小小伤口不计其数,白色的胃甲也被鲜血染透,浑身上下都是魔气萦绕。

    唐珺不解他不是中了魔毒嘛?怎么还这么能打,身上的伤都是新伤,他到底是有多想不开?

    “你这是怎么啦?”唐珺担忧地问道。

    段三郎微微抬头,苦笑一声,“杀急了眼,恐怕,又要麻烦姑娘了。”

    “麻烦我?什么意思?”唐珺不解地看着他,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他这话是何意。

    段三郎一怔,猜不透她这是何意,难道是不愿再帮他?

    他原本还想着,能将她那祛除魔毒的方法问来,这样今后交战,便可避免大半损伤,可眼下看来,似乎不太可能。

    不过这事关整个沧翎大陆的士兵,他怎样也要争取一下。

    “姑娘,你之前帮我祛除魔气,在下一直铭感五内,我不求你救我,但你看在外面那些为了保卫沧翎大陆而战的士兵,还请

    生出援手。”

    唐珺越听越糊涂,段三郎说的每一个字她都明白,可连在一起,却怎么也听不懂。

    “不是,你啥意思,我没明白,我什么时候为你祛除魔毒了?我怎么不知道?”

    段三郎蹙眉,对于她装傻颇有几分无奈。

    这时封月也跑出来,自然听见了唐珺的话,连忙说:“唐珺,你忘了之前替我们祛毒了吗?”

    “什么?”

    唐珺正疑惑之际,突然手腕一紧,被人拽了过去。

    “魔毒可治,不需要麻烦她。”

    唐珺愕然抬头,看着北云夜,他一脸肃穆,并且对段三郎的话没有任何怀疑,难道自己之前真的有替他们祛毒过?

    可为何一点印象都没有。

    段三郎原本还在纠结如何说服唐珺,但此刻听见北云夜的话,瞬间就转移了注意力。

    他激动道:“此言当真?”

    北云夜微微点头:“炼制解魔毒的丹很简单,只是沙漠之花难得罢了,我从沙漠中出来时,正好采了不少。”

    北云夜说的不错,解毒丹很简单,但沙漠之花异常难得,因为那片荒芜沙漠太过诡异,进去之人几乎不见出来,玖娘也是

    因此丧命。

    现在北云夜说他有沙漠之花,众人瞬间燃起了希望,那些受伤的士兵有救了!

    段三郎激动地道:“云夜,倘若你真能炼制出解毒丹,你将是我们整个沧翎恩人!”

    唐珺仍是一脸迷茫,难道没人和她解释一下魔毒的事吗?

    她正要开口,北云夜抢先道:“先解毒吧。”

    说完,他率先离去,但三郎在众人的搀扶下,疾步跟了上去,封月想走,却被唐珺拉住。

    “怎么了?”封月问。

    “你和我说说,解毒的事。”

    封月诧异道:“你真不记得了?”

    唐珺摇头,“一点印象都没。”

    封月想了想,笑了起来,“唉,真是奇怪,你怎么会不记得呢?不过话说回来,你在虞洲杀魔族的时候,真霸气啊,两下就

    砍死了那个魔婴,你都不知道临白那老家伙都被吓成什么样了。”

    “等等,你说我杀了魔婴?”

    “是啊,你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

    唐珺眉头皱起,封月越说她心里越冷,她凝气十层,杀死魔婴,是女主附体了吧?就特么女主来了也做不到啊!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在山谷的时候突然就失去了意识,这种情况在肇阳城外和海底也遇到过。

    她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指上,那是北云夜给她戴上的戒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