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幻境
    之前遇到那么多幻境,他都没有觉得这么绝望过,这种幻境,在不断摧残人的心智,到最后彻底疯掉了,也是残忍。

    郝烈似乎看出她的难过,拉着她的手,将头靠在她肩上,说:“娘,不怕。”

    唐珺侧头看了他一眼,郝烈眼睑微垂,纤长的睫毛在眼底投下淡淡阴影,他看起来并不害怕,安静的像孩子一般,还在安

    慰她。

    唐珺看着他这样,心里也渐渐平复下来,她忍不住摸了摸郝烈的发丝,微笑道:“我不怕。”

    眼看天又要黑了,她看着郝烈,他白皙的脸蛋在月光下十分透彻,她眼中微微闪烁,有些复杂。

    “郝烈。”她轻轻喊了一声,

    郝烈抬起头,扬起一个笑容,“娘。”

    “你怕吗?”她移开视线,不忍看他,目光望着天空那轮皎月,她知道,新的一轮又要开始了。

    “不怕。”郝烈声音依旧清亮如玉,如玉石抨击的,令人安心。

    “好。”她深吸了一口气,抓着他的手骤然收紧。

    郝烈脸色一变,他离开她的肩膀,缓缓低头,看着自己胸口冒出来的剑尖,尔后又将视线落在唐珺脸上。

    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唐珺不敢看他,扭开头,默默地看着河流。

    “娘,不怕。”他声音有些沙哑,还带着一丝安慰的笑,他是想笑着安慰她。

    唐珺眼睛一酸,眼泪流了出来,赌错了么……

    这想法刚浮出脑海,眼前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她无力的闭眼,这感觉已经熟悉到,她连眉头都皱不起来。

    她手里还仅仅握着剑,手中有温热的血液传来,但在她看来,却是滚烫滚烫的,将她心都烫出了一个洞。

    不过等等。

    不是该晕过去么,怎么还能感觉到温度,她猛然睁开眼,不是刺目的白,是一片漆黑。

    她还站在地上,她在黑暗中摸索,摸到一个结实的后背,没有剑,没有粘稠的血液。

    唐珺一喜,她在黑暗中四处打量,但身体还在下坠,不,准确的说是地面在下沉。

    如此说来,她还在大殿里?

    她摸着身边的人,对方依旧抱着她的胳膊,是郝烈没错了,他还没死。

    唐珺心中激动,鼻子一酸,喜极而泣,她真的以为自己差点杀了郝烈。

    她在向郝烈出手的时候是纠结的,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赌对,若是猜错了,那郝烈便会死在她手上。

    虽然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但心里那股子愧疚如何也挥之不去,是假的不错,可当剑刺进郝烈身体的那一刹那,他的

    神态,声音,全都一模一样。

    幻境中没有任何东西,不管她怎么做都会回到那条河边。唯一不同的是,郝烈却和她一起进去了,大家都是同时进入幻境

    ,可为何不见其他人?

    若说是因为那个熟悉的场景中有郝烈,那应该还有封月才对,但没有,只有郝烈,因此她猜测,破幻境的关键,就在郝烈

    身上。

    这个幻境考验的不止是心智,还有人心,找不到破解之法,便会在无休止的轮回中崩溃。

    找到破解之法,若无法向身边的人出手,那也将永远困在里面。

    若是出手,那自己将会面对内心愧疚的折磨,真是一个精妙的幻境。

    说到底,还是内心不够坚韧,还是自己……不够在乎他。

    倘若换成北云夜,她扪心自问,绝对下不去手,她会宁愿一辈子困在里面,除了对郝烈愧疚之外,更多的,还是庆幸。

    庆幸在身边的不是北云夜。

    很自私的想法,但人心就是如此,人心,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东西,这个幻境成功让人看到了自己最狰狞的一面。

    她叹了口气,地面还在下沉,不知要沉到何处去。她拍了拍郝烈的背,“郝烈。”

    郝烈紧紧抓着她的手臂,没有回应他,他还在幻境没有出来,郝烈现在没有任何修为,真的能出来吗?

    郝烈在一片竹林中睁开眼,望着将他护在怀里的人,目光灼灼。

    郝烈扬起一个笑脸,但为何对方却黑了脸,他笑意渐渐收敛,眸子里染上一层水雾。

    “你俩还躺地上干嘛呢?”封月的声音出现,眼前又是天旋地转。

    “我给他检查伤口呢……”

    再睁眼,他又在奔跑,身后几个魔族戏谑的声音传来,“在跑快点哟小可爱。”

    郝烈咬着牙,卯足劲向前跑,他知道,前方有人会救他。

    果然,前面一个人影走过来,他咧嘴一笑,用尽所有力气冲过去,在她身后躲起来。

    “娘……”

    “你闭嘴,谁让你跑进来的!”

    又是熟悉的话,他垂下头,眼睛泛酸,这样,她就不忍心再责怪自己了吧?

    她盯着前方,手抓着他的手,安慰般的捏了捏,带着他往后退。

    “等等,你们看身后是谁!”

    几个魔族齐齐回头,她拉着他便跑,忽然一道强劲的力量袭来,她抓着他的手向前一带,要替他挡下这一击。

    他目光闪了闪,在快要倒下的时候,他忽然抓着她一个翻身,挡在她身后。

    已经拥抱了无数次,虽然是假的,但已经够了,我想护你一次。

    郝烈一口血吐出来,喷在唐珺的袖子上,唐珺一惊,连抓着他肩膀问:“你出来了?”

    郝烈身形在微微颤栗,鲜血不断从嘴角滑落,唐珺看不见,但也能感受到,忍不住问道:“你到底遇见什么了?”

    此刻,地面终于恢复了安静,天上投下一地清辉,照出了众人苍白的面孔。

    “山竹对不起。”身后传来山茶的声音。

    她回头,看见两人抱在一起,山竹也说:“对不起。”

    地上还躺着不少人,但已经没有了生机,因找不到破解之法,亦或者不忍动手,所以,现在已经死了。

    远处,是那座巍峨的大殿,他们又出来了。

    她不知道想到什么,猛地抬头看去,北云夜盘膝而坐,似察觉到她的目光,豁然睁开眼,与她对上。

    他目光闪了闪,没有说话。

    唐珺忽然很想知道,他遇见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