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忽然有事
    ,!

    一场翻云覆雨过后,穆霖和皇上虽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但是两人的精神却极度的亢奋,一时间竟无法入睡,便都睁着眼睛四仰八叉,很没形象地看着头上的白色纱帐。

    躺了一会,皇上突然侧转身,看着喘着娇气的穆霖微笑:“霖霖真是热情奔放,让我在你这片沙莫之地激情地驰聘,真是舒服又畅快。”

    此时此刻,皇上的心与天下任何男人一样,不再自觉身份尊贵,将自己尊称为‘朕’,也不称穆霖为‘穆修容’,而是用起比较随意的称呼,这是一种亲昵的表现。

    穆霖的脸微微一红,无法接这样的话题,却往他的怀里钻了钻。

    皇上看了轻轻地在穆霖的额上吻了一下,想了想道:“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今晚上的感觉了,这种感觉很奇怪,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

    他说着停了下来,目光深幽地盯着某个地方沉思起来,想了一会,用一种比较容易让人听懂的话解释出了这种感觉:“今晚的感觉和我与别的妃子完事时,是完全不一样的。朕与别的妃子完事时的感觉虽然也舒服,畅快。但却不像与你在一起完事时的感觉,这感觉就好像是从灵魂深处得到解放的一种畅快和舒服。

    不但如此,每次与你完事之后,人还是很精神,很满足,没有一点疲惫。但是,与其她妃子完事之后,人却非常的疲惫和空虚……”

    穆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因为南瑾王在后宫的势力,让他能够随意地安排后宫的人,在皇上与妃子们行事之前,将药混在各种汤水,茶水,汁里面给皇上喝下。皇上喝了这种东西之后,因为有药的成份在,办事之时,人的精神便是处在一种被催|情的状态,便会尽情地发泄,直到将身体掏干。

    这种做法,可以说已经不受自己的意念控制,而是在药粉促成之下崔动大脑发挥出来的本能动作,做一两次会感到新鲜刺激,但做的时间久了,多了,便会损伤身体,也破坏了原有的感觉。

    皇上这是有多久没有在正常的清醒之下做这种事,穆霖不得而知。但是此时此刻听到皇上说着这样的话,不禁让她感到怜惜。但她又不能对皇上言明,只能往皇上的怀里钻,伸手深深地抱紧皇上,轻声道:“皇上喜欢臣妾,自然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嗯。”皇上不置可否地拥紧了穆霖,心中却已经升起一股不祥之感,只见他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紧皱起来,目光变得暗沉而深晦。他轻轻地将穆霖拉开,让她躺下,他跨起身越过穆霖的身子下床,轻声唤道:“来人,穿衣。”

    穆霖听了连忙坐起来,从后面扑过去抱紧皇上,在他耳边轻语:“皇上要穿衣,干嘛要唤别的人来为你穿衣?臣亲不是也可以么?”

    她说着俏皮地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

    皇上被穆霖***了一下,身体不自禁地起了一丝反应,但很快他又强自压下这股情绪,将穆霖的手拉开,转头对她说:“你先回去,朕突然想起有些要事还要处理。”

    “哦。”穆霖很没劲地应了一声,她本就不是一个风骚撩人的女人,刚才她会那样做,也是不想皇上将事情往深处想。因为他一旦想起事情的不对劲起来,便会追查此事。那么,后宫之中究竟会被掀翻成什么样,她不得而知,但她一定会深受其害,却是无法避免的。

    她无趣地跟在皇上的后面下床,不等宫女们前来侍候,便快速地拿起自己的寝衣穿了起来。她一边穿,一边偷眼看着皇上,看到皇上展开双手,闭着眼睛,一副深沉沉思的样子,任由两边的宫女为他穿衣服。

    当宫女们为皇上穿好衣服之后,便端来梳洗的水,给他一翻梳洗,打扮。

    穆霖看了,轻轻地向着皇上施了一个礼道:“皇上,臣亲告辞了。”说完,她转身正要离去,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句轻柔的话语:

    “让桂公公送你回去。”

    穆霖听了转过头,看到皇上已经被穿着打扮一新了。只见他穿着一身深黄色的锦服,内松外紧十分的合身,头发用上尊贵的嵌宝紫玉冠了起来。他的眼睛很漂亮,深邃幽蓝得犹如深夜的大海一样,泛着蓝蓝的晶光。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上荡漾着一个让人目眩的笑容。

    乍然看到如此清新赏目的皇上,让穆霖的心没来由的‘砰’地轻跳了一下。她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男人,在激烈的热情过后,竟然就可以转换成另一种神情,另一种风貌。

    而她,却依然还有点沉迷于刚才的激情和羞怯中无法出来。

    她仰着皇上幽蓝的目光,不自觉地出了一会神,直到皇上走近她的身边,看着她温言软语道:“回去吧,夜深路滑,小心身体。”

    “嗯。”穆霖点点头,倒也不会央求皇上将她留下,而是转身走了出去。

    皇上看着穆霖消失的背影,不自禁地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他是真心喜欢穆霖,因为她真的与别的女人不同。今晚如果是换作是另一个妃子来侍寝,一定会使出各种手段来央求他留下她们,而让他必定会因此感到一种厌烦。

    但穆霖却是不一样,她的性子很淡,很随从。你疼她也好,爱她也好,她似乎都不放在心上。这样的人,最是让他感到喜欢,也不会对她生出腻烦之心。他与她在一起,有一种宁静之感,是从心而来。

    他想了想,忽然将桂公公唤了进来,轻声嘱咐他:“叫人好生送穆修容回去,如果她有什么闪失,朕便要了你的脑袋。”

    “奴才遵命!”桂公公听到皇上的话,连忙躬身允应并向皇上保证,绝对绝对会好好地护送穆修容回去。然后,他直起身子,一路小跑跟上穆霖的步伐走出了金銮殿。

    穆霖一走出金銮殿,便看到梅伍焦急而不安地等候在殿外,看到她,梅伍一把抓住她的手,泪光闪烁地问:“穆修容,你没事吧?”

    穆霖觉得莫名其妙,不解地看了梅伍一眼:“我会有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