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今晚是非多
    ,!

    穆霖连忙扶起钟惠侍,看着她安慰道:“此事也不关你的事,你何必要揽下责任?”

    钟惠顺着穆霖的轻扶站起来,看着穆霖道:“此事虽然不是奴婢的错,但也因奴婢监管不利,才会让人寻了个空虚来陷害穆修容。所幸大祸还未酿成,否则,奴婢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皇上和穆修容问斩的。”

    她说着转目看向桌上放着的茶,走近前去,端起来仔仔细细地观看起来,看了一会,放下,这才对穆修容道:“此茶的确是跟穆修容平时爱喝的茶没有什么两样,不管是茶杯还是茶盘或是茶叶、茶色也和之前的一模一样。月裳宫中人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倒也不出奇。”

    她说着叹了一口气,语气沉重地道:“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奴婢粗心大意了,穆修容的一应东西都应该由我们月裳宫的人一起参与之下,才能放心的。”

    梅伍听了,心情也不禁有些沉重,看着钟惠侍问:“钟惠侍,你说此事除了尚宫局里的人有可疑的话,我们月裳宫里的人会不会也有可疑?”

    “不可能!”钟惠侍一口否定,她看着梅伍解释道,“下堕胎药这种有关皇家子嗣的事情,不是闹着玩的。一旦皇家子嗣被人陷害了,皇上怎可饶了侍候的人?

    所以,月裳宫里的人不敢参与这种事情,因为他们知道事情一旦暴露,不管成功与否,月裳宫的人都会集体被问斩的。正因为知道这个理,月裳宫里人根本没有人敢参与此事。”

    “说得也是。”梅伍点点头。

    钟惠侍想了想,看着穆修容道:“穆修容,此事请您全权交给奴婢来处理,奴婢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结果。”

    “行啊,却不知你想怎么处理?”穆霖心中虽然有想法,但能够不用自己出面解决的事情,她还是喜欢落得轻松。

    钟惠侍连忙道:“奴婢认为,此次事件,下药之人既然没有陷害成功,必定还会想办法再次下药害您。所以,奴婢觉得此事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明天我们不动声色地像以往一样,把此茶杯端回尚宫局里,并告诉他们穆修容你没有喝此茶,是因为你回来时候茶冷了,而你也累了,便直接睡了下去。

    那下药之人听了之后,当然就不会怀疑我们已经知道茶有问题。所以,他必定还会寻找机会在你的一切就食之中下药。而我们在这期间,安排一个自己的人到尚宫局里,一起参与给穆修容制作一切膳食、汤汁、茶水等等。在制作过程中,以有事为借口走开一嗅,却是躲到暗处查看究竟有谁会下药?”

    钟惠侍不愧是久经后宫沙场中的人,遇上这种事,只这么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想好应对办法。

    穆霖听了点点头,看着钟惠侍道:“嗯。如此甚好,一切就听从你的安排吧。”

    “是!”钟惠侍应了一声,心里松了一口气。发生了如此大事,穆修容竟然对他们没有一点愤怒之心,实是让她感到意外。这要是换作了别的妃子,一定会大发雷霆,指着他们的脑袋骂个痛快,然后再命令他们将此事的幕后者找出来。

    梅伍听到事情就这么定了,心情也不禁安落下来。想到今晚真是事非多多,不由得感慨一句:“今晚真是事非多啊。”

    “怎么啦?”钟惠不解地看着梅伍,由于她乃月裳宫的女宫,凡事不用自己亲自打理和做事,只需要安排人做事妥当便可以了。到了晚上该休息的时候,她便会回到下人院中自己的寝室过夜。所以,今晚永巷路上发生的事情,她还未听说。

    梅伍道:“我们回来经过永巷路的时候,突然有人假扮鬼声来吓人,而且还指名道姓地直呼穆修容的名字……”

    她一边回忆着当时的可怕情形,一边将整个事件的过程告诉了钟惠侍。末了,她说了一句:“还是我们穆修容厉害,不但不害怕,而且还能及时安抚众人心中的不安。如若不然,大家指不定会害怕成怎样呢。”

    钟惠侍听了,也不由得感叹一声道:“看来我们都是幸运的,跟上了一个聪明机智的主子,才能够护住我们的平安啊。”

    她说着转目看向穆霖,正想问她对此事有什么看法和想法,却看到穆霖一副沉思的样子,对于她和梅伍所说的话仿若未闻似的,不禁感到奇怪。

    穆霖当然不是没有听到梅伍和钟惠侍的话,正是因为听到了,她忽然就想起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就是她对那个出声的宫女虽然没有半句谴责,但实际上话里的意思已经摆明了是在谴责她挑拔起众人心中的不安。

    现在想想,如果那个宫女真的是有意挑拔众人心中的不安,那么,那宫女必定就是与那个装神弄鬼之人是一伙的。

    想到这里,穆霖忽地站起来,看着明淳脸色肃穆地道:“小明子,速速去找余卫长把刚才在永巷路上,煽动众人心中恐惧的宫女带到我这里来。”

    小明子一听,再一看穆霖脸上凝重的表情,虽然不知道穆修容想要干什么,但也知道事情严重,便连忙应了一声:“是!”这才拔腿往外跑。

    钟惠侍和梅伍都被穆霖的样子吓了一跳,她们跟随穆霖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穆霖遇事沉稳大气,几乎从未表现过沉重的样子。此刻她们看了穆霖的样子,不由得担心地看着她,不禁好奇地问道:“穆修容,发生什么事了?”

    穆霖听了,看着梅伍和钟惠侍叹了口气,心情沉重地道:“此事实是我的疏忽啊。但愿没有发生不好的事情,否则,就是我害了一条人命啊。”

    梅伍和钟惠侍听了半点也摸不着头脑,好端端地,怎么会害了一条人命?

    梅伍想了想,好奇地看着穆修容,试探性地道:“穆修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能否给奴婢们说清楚一些?因为,因为奴婢们实在是不够聪明,没有听明白穆修容话的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