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谁在掀风作浪?
    ,!

    梅伍欲言又止的样子没有逃过犀利的南瑾王,只见他突然转过如鹰般的犀利目光,看着梅伍语气威严地道:“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

    梅伍听了不得不说道:“奴婢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有什么奇怪?”

    梅伍道:“穆修容还是宫女的时候,一向都是让人很讨厌的。而且,她是后宫里被人遗弃的婴儿,一出生到现在都是生活在后宫里,父母是谁,没有人知道。还小的时候,她的样子的确是讨人喜欢,但性格却是越养越像一个小人。最重要的一点,她好像不怎么识字,又怎么会懂医道呢?”

    “哦?她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南瑾王感到意外,从穆霖的外表来看,的确看不出她之前竟然是那样一个人。

    “是啊。而且,今晚在永巷路的时候,那个装神弄鬼之人说的话,真的很令人深思。”

    “那人说了什么话?”

    “穆~修~容,记~住~你~我~之~间~的~约~定,否~则,灵~魂~借~给~你~也~是~会~收~回~来~的。”梅伍闻言连忙学着那种鬼声叫了出来,当然,她学的并不像,但也有一丝丝的鬼气氛围,在这浓浓的深夜,让皇后听了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南瑾王倒是没有任何反应,这种装神弄鬼神的东西,他向来不怕。就算是真鬼来了,他也不会怕。何况,他自认为知识渊博,知道这个世界有些未知的东西和现象,但不一定就是鬼弄出来的。此刻他听了梅伍的话,不由得藐视地一笑道:“当真是愚蠢,这种话也能说出来。”

    皇后却是心有余悸地看着南瑾王道:“焱哥哥,你别说,这种事情也许真有可能哦。”

    “兰妹妹你怎么会这样想?”

    皇后闻言低头沉思一会,这才看着南瑾王道:“焱哥哥,有些事未必就不是真的啊。我倒是觉得这个装神弄鬼之人,说不定真的就是鬼,说出来的话才让人有些信服啊。因为穆修容的性格前后判若两人,还有,她自从跌入太液池后,就忘了前尘往事。陈太医说,这样的病症叫做失魂症。这失魂症其实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那就是人魂分离,鬼邪侵入啊。”

    “对啊,对啊,奴婢也是听说了。”梅伍附合了一声,连忙说道:“还有啊,今晚那个装神弄鬼之人的声音很像萧美人的声音。”

    “哦?”皇后略感意外,便看着梅伍道,“过程倒底是怎样的?你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于是,梅伍便将一行人行至永巷路时,突然响起的鬼声说起。说到众人听了那鬼声之后都是很害怕的,唯有穆修容一个人不怕,而且还下了肩舆阻止了众人的吵闹,和制止了众人心中恐惧的滋生,恢复了宫人的队形,这才开始往回走。

    南瑾王听了笑道:“没有想到穆修容倒是定力深沉,遇上如此的突发事件,也能冷静地沉着应对,将一场突发事件压了下去。”

    “焱哥哥不相信穆修容是鬼魂附身吗?”

    “兰妹妹相信?”南瑾王意外地看着皇后,实在没有想到一向冰清慧质的皇后,也有相信鬼神之说的时候。所谓鬼神,其实也就是人们心中的信仰。你信则有,不信则无。而南瑾王则一向不信,不过,他从来没有否认过。因为有时候,他也需要借鬼神之事来达到某个目的。

    皇后道:“我于后宫妃子们的性格未必都是熟悉的,但是这萧美人我却是非常熟悉。现在想起来,她的性子真的很像穆修容,一样的宫女身份晋升为妃子,一样的孤傲,一样的语气。”

    “哦?”南瑾王听了不由得沉思起来,当然,他绝对不会相信穆修容是萧美人的灵魂附体。他只是在想,这个装神弄鬼之人利用穆修容得了失魂症一事来搞事情,就是想在后宫掀起一场风波。只是这个人是谁,她这样做能够得到什么好处?或者,她只是因为看不得穆修容频频得宠,而妒嫉得发疯,才会不顾一切地来陷害她?

    如果是,明天又会出现什么样的风波?他将拭目以待!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看着皇后道:“后宫之中,事非之多,诡计之多,深宫谋算,层出不穷,不是你我全都知道的。要知道人心叵测,实在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东西。鬼声是否真的是出自鬼神之口,又或者是人的恶作剧,我们且等明天再来分析。”

    皇后听了,想了想,便明白了这中间的意思,连忙笑着问:“焱哥哥的意思,这是后宫妃子之中其中一人的作为,就是想要对付穆修容?让穆修容不得安宁?”

    南瑾王笑而不答。

    皇后不免猜测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却不知道这人是谁,能挑起什么风浪让穆修容不得安宁?”她想了一下,忽然失笑一声,“啊,原来如此。”

    南瑾王依旧笑而不答,只是目光如水地看着皇后。他与皇后在一起多年,很多时候都有一种心灵相通的感觉,有些话有些事不必说出来,也能知道对方的想法。

    梅伍看到皇后与南瑾王之间的神色传情,就像有一根刺,刺在她的心里,让她既痛又难受。

    皇后一旦想通了某件事情,便笑得有些得意地道:“如果穆修容因为这件事情而被人杀害了,看来也为你我除去了后患啊。”

    南瑾王听了心中一跳,在他的灵魂深处,竟然有些不痛快穆修容被人杀害。他不免脸色一正,看着皇后语气平淡地道:“我绝不允许有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将穆修容杀了。”

    ……皇后感到一窒,心中如有一块石头般被堵了,她捂住胸口,脸色冰冷地问:“你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你对穆修容产生了什么想法不成?竟是舍不得她死去?你要知道,她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你我的威胁。此人不除,我心中实在难安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