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异心萌生
    ,!

    皇后的话仿佛戳中了南瑾王的心思一般,让他感到有些恼怒起来。但他却是不动声色地看着皇后,语气略显冰冷:“我能有什么想法?穆修容虽然是我的一枚棋子,但也是我的。要杀她,也是我杀她,不容许别人来动手。

    你若是因为穆修容知道你我的事情,怕她会泄露出去,因而想要将她杀了的话。你为何不将梅伍杀了?毕竟她对于你我的事情知道的更多!”

    他说着站了起来,目光冷冷地睨了梅伍一眼,便越过她的身子向着外面走去。

    “你……”皇后没有想到一句话不对,南瑾王便已经发怒地走了。她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想要追出去将南瑾王拦下,再狠狠地打他几下。但是,她终究是守住了自己心中的一份尊严和高贵,没有追出去。只是气苦地看着南瑾王一步一步地走出她的寝殿,直至消失在她的眼前。

    她无奈地收回目光,看到梅伍已经怕得跌坐在地上。她的眼里布满了委屈的泪水,不禁轻叹一声,伸手扶起梅伍,安慰她道:“你也不要往心里去。你与我从小一起长大,又是跟着我进宫的。在我的心里,你比他重要。他也知道我的心是这样想的,所以,你不要担心,他无论如何都不敢对你怎样的。”

    “谢谢皇后娘……”梅伍一句话说得泣不成声,这一句,包含着她的真心感谢,也包含着她的委屈、她的愤怒。想她刚才被南瑾王那样调xi,本以为他即使不喜欢她,也至少对她有点感觉,才会那样对她。她的心里,也莫名其妙地有些期待。期待他能够时常那样对她,也能够因此而喜欢她。可是,才转眼的功夫,他便可以毫无人性地要杀她。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想多了。

    其实,她本就知道南瑾王是一个冷酷无情,残忍血性的人。这么多年来,她不知道目睹过他杀了多少人。他刚才的一句,虽然让她气愤和委屈,但也给她提了一个醒。

    的确,她知道皇后与他的事情太多太多了。长此下去,他说不定真的就会将她杀了。想到这里,她暗自下定决定,一定要逃皇宫,逃离他的魔掌。

    皇后看到梅伍一直都在无声地哭泣,知道她被吓得不行了,也懒得再劝了。反正她已经说了该说的话,梅伍还要害怕的话,也只能由着她。只是此刻的她也心烦,看到梅伍一直无声的流泪,心中就更烦,便看着冷冷淡淡地道:“你先回去吧。”

    “是。”梅伍终于止住了哭声,慢慢地起身,却感觉全身无力极了。只能咬着牙强撑着向皇后行了一个礼,正想转身退出去,但想起一事,不得不问,便看着皇后问道:“娘娘,小明子在穆修容的身边该当怎么处理?奴婢担心穆修容有桂公公在后面撑腰,她就不会有所顾忌了,也不会要奴婢的侍候了。”

    皇后闻言想了想道:“桂公公把小明子放到穆修容的身边,并不是要忠心对待她,而是在投放赌注。他赌穆修容日后会得宠成长,建立起自己的后宫势力。他的这种做法已经不止一次了,但几乎没有一次下注成功。

    这么多年来,四妃依然稳坐四妃的位子,九嫔之首依然是一个空缺。他想把赌注押在穆修容的身上,就是想要看她能不能成为九嫔之首,成为后宫中的第三股力量。哼……”

    说到这里,她啐了一句,不满地道:“这个老奴才,最是一个多秋多事之人,又是最狡猾奸诈之人。他与本宫虽没有过多的交结和摩擦,但也从来没有把本宫放在眼里。这样的奴才,迟早有一天,本宫也是要收拾了他的。”

    她说着看着梅伍道:“你回去与小明子暂时不要有过多的摩擦,想必他也不敢对你怎么样。至于桂公公么,他更不敢怎么样对你。即使将来某一天穆修容真的被封为九嫔之首,他也依然不敢对你怎样。你只要给本宫好好地盯住穆修容,让她不要乱来,本宫自然是有赏于你的。”

    “奴婢遵命!”

    “回去吧。”皇后挥了挥,感到厌烦极了,又困极了,忍不住打了几个哈欠。

    梅伍看了,辞别了皇后,离开坤宁宫,重新回到月裳宫的时候,看到穆修容的寝殿一片漆黑,想必她已经入睡了。便看着漆黑的寝殿,不禁沉思起来。

    她虽然跟穆修容的日子不长,但说心里话,她真的是打心里喜欢跟在穆修容的身边。因为她与皇后不同,也与四妃不同。皇后贵为母仪之首,是天下女人的典范,女人的向往,但她实际上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容不得别人对她半点不敬或不好。稍有不如她的意,就会拿下人出气。梅伍跟在她的身边,没少挨过她的打骂,当然,她唯一的好处就是不会随便将人处于死地。

    四妃是极端的人,性格各不同,但对于权力的向往都是一样,为了对抗皇后的势力,四个人连成一体,在后宫中无事总能掀出一点风浪来,有事的话,便有各种各样的可怕手段来整治人。她们下手也从来不会手软,死在她们手下的宫女太监也不知有多少。

    但是穆修容却不同,她的外表看上去给人一种淡漠无情的感觉,但内心其实却很温暖。而且她很有品德,从不开口骂人,也不打人。她度己度人,让人从心里佩服她,感动她。

    梅伍想到这里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只叹自己不是真的穆修容身边的宫女,如果是,那就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

    她想到这里忍不住抬起目光,看着眼前一片漆黑的寝殿,真的有一股想走进去向穆修容表示忠心的冲动。但她终究是忍住了。毕竟,她从小跟着皇后,把心都交给了皇后,也从来没有二心。若不是今晚南瑾王突然那样对她,她对皇后的心也依然是一片忠诚。

    只是,今后她该怎样面对皇后,又如何面对南瑾王?还是,她是该重新选择一个主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