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又使什么坏主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叶成枫听到穆霖的话,简直要无语了。他正想要回话,却突然听到宫墙外传来皇上一句怒吼:“穆修容死了没有?”

    他连忙抬起头,抬高声音回道:“回皇上,穆修容没有死,她被臣接住了。”

    皇上听了终于松了一口气,脸上不由得绽开了笑容,想到等一下可以狠狠地惩治穆霖,心情也变得开心起来。

    “那就好,你立刻把她送到朕的身边来。”

    “不可以!”穆霖连忙伸手抱住叶成枫的脖子,在他耳边低语,“你要是敢把我送到皇上面前,我就把我们两人的事情告诉皇上。”

    “我们两人的事情?”叶成枫诧异地垂目看着穆霖,看到她淡淡之中带着一丝忧郁的眼神,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所幸他的眼睛锐利得有如捕猎的动物一般,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她眼中的异样,便知道了她又要使奸计了,便看着她讥笑道,“你又想使什么坏主意?”

    穆霖撇了撇嘴:“我能使什么坏主意?我就是想要告诉你,今天在月裳宫的时候,你曾经抱过我。那时候,你的手紧紧地环住了我的腰。这腰,对女人有多重要,你应该知道的,是吧?”

    她问了一句不等叶成枫辩解,便又道:“你现在又抱着我的身子,而且是手脚不干净的抱。”

    ……

    叶成枫脸上布满了黑线,看着穆霖冷冷地问:“我倒要问问穆修容,我抱着你如何的手脚不干净了?还有,我这是在救你,你必须要弄明白。”

    穆霖好笑地冲着叶成枫眨眨眼,再眨眨眼,这才答:“你看看你的手,是放在我身上的哪里?”

    叶成枫闻言低头一看,看到他的右手正正放在穆霖的胸上,难怪他会感到一片柔软和舒服。看到这里,他不由得大吃一惊,手一松。

    穆霖‘啊’一声,重重地摔倒地上,不仅摔痛了腰,而且还扭了腰,连动都不能动,便顺势闭上了眼睛,假装晕厥过去了。

    “怎么回事?”皇上听到穆霖的尖叫声,不由得问道。

    叶成枫直到这时才惊醒过来,连忙懊恼地回道:“皇,皇上,臣一下子没有接住,让穆修容掉了下去。不过请皇上放心,穆修容应该没有大碍。”

    他说着连忙府身靠近穆霖,看到她的眼睛紧紧地闭着,便知道她是假装晕厥,便低声问道:“你究竟想怎样?”

    穆霖将眼睛睁开一条线,看着叶成枫:“我要你把我送回月裳宫,不许送到皇上面前去。”

    叶成枫还未回答,便听到墙外传来皇上极其焦急的声音:“怎么搞的?你刚才不是说接住了吗?”

    “这个……”叶成枫无法解释,只得真假一起说了,“臣也是刚好路过,看到穆修容从墙头上掉下来,便扑过来救人。只是,穆修容的重量超出了臣的预料。因她的下落势头太快又太重了,所以,臣虽然接住了,却又没有抱住,这才会掉了下去。

    不过,就这么接了一下,臣想穆修容也不至于掉了性命,只是晕厥了过去而已。但为了保险起见,臣这就把穆修容送回宫,再请太医来给她看看身上有没有摔出什么毛病来。皇上如果想要看看穆修容怎样了,臣建议皇上还是亲自到月裳宫来探望。”

    的确,叶成枫是路过这里,刚好看到穆霖从墙头上掉下来,这才会扑过来救人。原来,他之前离开月裳宫后,就去了禁卫院,向昨晚一起护送的几名禁卫了解昨晚之事。

    当他了解完整件事情的时候,便一个人静静地沉思起来。首先想到的是穆霖从宫女晋升为二品嫔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而是过了十几天。在此之前的十几天时间里,也没有人拿穆霖的事情来搞事,直到昨晚才搞事。说明这个人一直都在关注着穆霖的一举一动,而且还是借她掉落水中之后,被陈太医诊断为失魂症,才来搞事情。

    那么,制造事端的人,必定是一个聪明的人。才能做到将事情如此的丝丝入扣,让人难以从中找出破绽,只以为一切都是鬼魂作崇,其实,这一切都是人为。

    既然是人为,当然就有人想要穆霖死。想要她死,当然就与她有着血海深仇般的恨。放眼整个后宫,叶成枫所能想到的,恨不得穆霖死去的人就只有姚采女。

    想到姚采女,他漆黑锐利的眼眸不禁暗了几分,心中也沉了几份。看来前两天他探望姚采女说的一翻话,简直是白说了。不但如此,他的探望,竟然给她制造了一个机会。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站了起来,向着飞霞殿走去。走进飞霞殿,依理见过吴婕抒之后,走到幽然阁。才穿过飞霞殿与幽然阁之间的拱形墙门,便看到姚采女打扮得一身鲜艳地躺在软椅之上,任凭阳光晒落在她那精致细腻的脸上,泛着点点晶光。让她看起来是如此的柔和美丽,又是那样的妖娆无媚。

    他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看到她难得地悠闲而安静地躺着晒太阳,便也不想打搅她。就这样静静地看了许久,直到绿盈捧着一叠精致润莹的小糕点出来,看到叶成枫就站在庭院的入门处静静地看着姚采女,不由得开口说道:“啊,叶大人来了啊?”

    姚采女听到绿盈的话,这才扭转头来,看到背光之下的叶成枫像一座神尊一样地站得笔直,风姿伟岸,目光锐利之中带着丝丝柔情,不由得朝他灿烂地一笑。

    她的这个表哥,打小就对她温柔呵护,但是,自从她进宫为妃之后,便不再对她温柔和呵护了。反而是处处与君臣的关系自居,老是在她的面前礼数周到得让她怀疑,她与他从小的情宜是不是假的?

    直到这一刻,她才确定,原来,她在表哥的心目中,依然还是他的表妹。只是她的身份不同,他不便表示太多的感情。是啊,哪怕是亲兄妹,如果妹妹嫁给了皇上作为妃子,亲哥哥见到妹妹,也是要于君臣之礼来对待,又哪里敢越过规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