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因果关系
    ,!

    穆霖听到林司乐的话淡淡一笑,脱口而出:“吟诗作对,乃我的兴趣所在。区区一句诗……”她说着忽然打住,只因她忽然想起了林司乐的话有些不对劲,便硬生生地打住,看着林司乐道,“林司乐,请恕我在此无礼。我观你表情和眼色,与我关系应该颇深。但我因为跌落太液池后,对于前尘往事便忘了个一干二净。所以,很多事,很多人,我都不记得了。

    不但如此,我的行事、说话、举止等等,也与以前的我有很大的不同。有人说,这些表现是因为我得了失魂症的原因。我也深深地认可这个根源,但是,却并不代表我会放弃追寻以前的我是怎样的。所以,如果我在做事、说话、举止等等有失礼的地方,还请你海涵,也请你对我指出来。好吗?”

    林司乐再也没有想到,穆霖竟然会以这种谦虚而又礼貌的口吻与她说话。她诧异之余,不免有些受宠惊,连忙对穆霖说道:“穆修容严重了。现在的你很好,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倒是我,失礼于你了,还请原谅。”

    她说着向着穆霖欠了一下身子,以表示她的请罪。然后,她不等穆霖有什么反应,便又站直了身子,看着穆霖继续说道:“奴婢也听说过穆修容得了失魂症的事情,当时还有点不太相信。如今看来,确有其事。只因你与之前的你,确实给人一种天差地别的感觉。”

    “之前的我是怎样的?”

    林司乐微微一笑,没有答,却是领着穆霖往那些矮小又雕刻精致的其中一间房屋走去。一边走,她一边道:“因着穆修容现在已经是皇上的宠妃,所以,在你没有回来收拾你以前的东西之前。你曾经住过的地方,已经被禁封起来,不许任何人靠近,更不许有人进入。”

    “哦,原来如此。”穆霖点点头,这才明白这里会没有人居住,原来是因为她晋升为妃子的原因。

    林司乐带着穆霖走进其中一间房屋,她将屋中唯一的一盏油灯点亮,将房屋照亮。这才让穆霖看清,原来这是一间多人共用的寝室。室内两边摆放着三四张床,每一张床的上面都铺着一条席子和一个床头柜,除此之外,房里倒也没有什么了。由这一点就看得出来,宫女的生活是如何的简陋。难怪宫女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勾|引皇上,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因为谁也不想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还要每天受着别人的管教和辱骂。

    林司乐把穆霖引到其中左边的最深处的一张床上,这张床上除了有一个柜子,还在柜子旁边叠放着一些衣服,想来是穆霖以前穿过的。

    穆霖顺手拿起一件衣服摸了摸,这才看着林司乐问:“这张床和衣服都是我以前用过的吧?”

    “是的。”

    穆霖微微地叹了口气,宫女的衣服虽然也柔软,但毕竟是下人的衣服,质地单薄,而且粗糙,摸起来有些刺手的感觉;而她身上穿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是用最高端布料制作而成,穿在身上不仅舒服,而且还很御寒。这就是宫女和妃子的天差地别的待遇,她难以想像,如果当初她没有撒那个慌,现在的她会被宫女的各种事情折磨成怎样?

    林司乐看到穆霖有些感叹的样子,一时间也很感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是静静地看着穆霖,眼眸里尽是温柔之色,也有掩不尽的喜悦和诧异之色。

    穆霖感叹了一会,便开始打开床上的柜子。柜子里面除了一些做工粗糙,材质低劣的首饰和珠叉之外,也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当然,这些首饰和珠叉什么的,真的是难以入她的眼。倒不是她嫌弃首饰和珠叉的低劣和粗糙,只是因为款式和花样不合她的品味。

    想她活了几生几世,早已活得淡如水。对于鲜艳的东西便已生了一股腻烦之心,心中喜欢的都是素雅清静的东西。像这些首饰和珠叉,花样鲜艳,款式又夸张,哪是她的品味?

    她只看了一眼,便又把首饰和珠叉放回了柜子里,这才看着林司乐道:“这些首饰和珠叉我已经用不着了,你要是看着合适就拿去用吧。如果你觉得不合适,就把它送给平时与我关系较好的宫女们吧。”

    林司乐闻言苦笑一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穆霖:“你以前的性子如此的斤斤计较,嘴巴又是那样恶毒。从小到大,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又哪里来关系较好的宫女?”

    ……

    穆霖一时无语,关于她以前是怎样的人,她也是略有所闻。知道她不是那么讨人喜欢,但也没有想到,竟然令人生厌到这种程度。

    林司乐说完忽然想起什么,看着穆霖歉意地一笑:“啊,不好意思。我多嘴了,还请穆修容见谅。”

    穆霖道:“没事。我以前是个怎样的人,我早已知道。这也不能怪你多嘴,你只是说了一个事实而已。佛语都有言: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切有因必有果,我以前种下的因,今日就有这样的果。怨不得她人,只能怨我自己。你又何须自责?”

    林司乐听了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你真的变了。”

    穆霖淡淡一笑道:“是人都会变,不是吗?”

    “不,”林司乐摇摇头,看着穆霖道,“不是每个人都会变,就算会变,也不可能变得像你这样。你这种改变,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这感觉让我觉得,之前的你与现在你,让人有种隔世的陌生。”

    穆霖微微叹气道:“只有经历过生死折磨,才会懂得活着的真谛。我当初被姚昭仪往死里打的时候,感觉已经进了鬼门关。但不知道为何,又有活了过来。然后,对世间事情便有了一种了悟的感觉。什么苦也罢,乐了罢,痛也罢,楚也罢。活着就要承受,也要坦然面对。也许,这就造就了我的脱胎换骨,让我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林司乐听得泪流满面,忍不住伸手握住了穆霖的手,想要说话,却高兴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