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肚子痛
    ,精彩小说免费!

    当马车启行,向着皇宫前进到一半时,穆霖的肚子却突然痛了起来。起初的疼痛只是隐隐的痛,但慢慢地,疼痛便如刀子一样,将她的五脏六府搅动在一起般痛了起来。她极力地想忍住这股痛,但疼痛却是越来越痛,让她难以忍受,不由得呻、吟出口。这一出口,她的马车帘子便被人从外面掀了开来,刺眼的阳光之中,带来一片阴暗,却原来是有人走近了她的马车旁,探头看向她。

    她抬头一看,看到明淳一张清秀的脸上带着关切的表情:“穆修容,你没事吧?”

    穆霖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肚子疼。”

    “啊?”明淳一声惊呼,立刻引来叶成枫的侧目,他府过身来看着明淳问:“什么事?”

    明淳惊而不慌地道:“穆修容肚子疼。”他应了一句,看着穆霖继续道,“穆修容你暂且忍忍,奴才这就去请季沛先生过来一趟。”

    “季沛先生也来了?”穆霖忍着痛惊讶地问了一句,怎么她有病痛的时候,都是季沛在呢?她不由得想到,季沛会时刻无形地伴在她的身边,肯定是陈太医刻意的安排。

    的确,正如穆霖所想,季沛为什么也会在这次出宫游玩的行例之中,完全是陈太医的刻意安排。原来皇上要出宫游玩,除了要带足守卫的禁卫队确保安全之外,还要带上一两名宫中太医,以便对应有人身体突然不适。

    这次皇上出宫游玩,窦修仪本来点名要陈太医跟随。陈太医本来也允了下来,但当他一听说出游的妃子中竟然也有穆修容在,便打退了念头,派他的关门弟子季沛跟随出宫。

    季沛听说出宫的队伍中有穆修容随行,便满口答应了。这一路出来,由于他与穆霖修容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人,尽管两人的距离虽近,但却无法相看一眼。他只能一路默默地守候在一边,在无人的角落里看着穆修容默默无言,满脸有心思一般愁眉苦脸。他几次想上前去询问穆修容究竟有何事,为何如此闷闷不乐,但他终究没有勇气。

    穆修容的肚子痛虽然惊到了明淳,但他毕竟跟随在桂公公的身边多年,耳熏目染了他的许多处事方法,在面对突发事件时便能够做到处惊不变。因此,他虽然吃惊于穆修容怎么会好好地肚子痛,但同时一下子就想到了季沛也跟随出来了。便立刻向着前方走去,走到季沛的身边,低声道:“季沛先生,我们穆修容身体不适,还请你过去看看。”

    季沛由于是陈太医派遣来的,便承担了全程跟随在窦修仪的身边,以便供她随时使唤。当他听到明淳的话,心里急得要命,但也只能不慌不忙地走近窦修仪的马车旁,向着里面鞠了一礼,隔着马车帘子道:“窦修仪,穆修容身体突然不适,可否容小人过去看一看,把把脉?”

    窦修仪听了连忙伸手挑起来帘子,惊讶地看着季沛:“你说什么?穆修容身体不适?怎么不适?此事可有告诉皇上?”

    季沛道:“还未告诉皇上。”

    窦修仪想了想,又问:“严重吗?”

    季沛并不清楚情况,只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回答。明淳连忙走过来,向着窦修仪恭身行礼:“奴才小明子叩见窦修仪。”

    窦修仪并不认识明淳,便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等着他下面的话。

    “奴才是穆修容身边的内监,因穆修容突然身体不适,肚子疼痛难忍。奴才便急忙过来请季沛先生过去给穆修容看看,忘了先向皇上禀告一声。”

    窦修容听了点点头道:“你去告诉皇上一声,看他要怎么处理?”她说着转目看着季沛道,“穆修容既然肚子疼痛难忍,那么你就先过去给她看看。皇上若有什么指示,必定会派人告诉你。”

    “是。”季沛得了窦修仪的话应了一声,缓缓地转身,这才向着后面的轿子走去。越往后走,他的脚步便越发地快,心中的焦虑便越盛。直到走到穆霖的马车旁,看到叶成枫一脸深沉地守在马车外骑着马缓缓而行时,他才放慢了脚步。急而不慌地越过叶成枫,向着穆霖的马车旁走去。

    前进的队伍当然不会因为穆霖肚子痛便停下路程,因此季沛走到穆霖的马车旁时,马车依然缓缓向前走,他也只能跟着马车一边往前走,一边向着马车内的穆霖问:“穆修容,听小明子说你身体不适,小人虽然不才,但也肯请你伸出手给小人把把脉吧!”

    穆霖的肚子时痛时不痛地正在折磨着她,却也没有多大的惊慌,毕竟她于医道也是懂的。便知道这突然的肚子痛并非什么大事,而是今天一整天吃多了无谓的东西,加之出门在外不方便,几次想去大号没有去成,便一忍再忍,忍到现在,大号急了,肠胃也受不了了,便一齐发难,让她的肚子突然如刀绞般的痛起来了。

    她正在愁眉苦脸,听到季沛的声音,便伸手抬起帘子看到季沛一脸关心的表情,不由得苦笑道:“季先生来了?”她说着把手伸出去给季沛把脉,但心里面却更想对季沛说,如果可以,让她去一趟大号,她的肚子痛就能解决了。

    但是,这样的话她真的有些羞于说出口。便又忍住,这一忍,感觉肚子更难受了。

    季沛伸手一搭上穆霖的手脉,紧锁的眉头便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他抬目看着穆霖的愁苦样子,微笑道:“穆修容并无大事,只是吃杂了东西,乱了肠胃功能,导致肚子痛。小人这里有去痛丸,吃上一粒,就能止痛。”

    穆霖淡淡一笑,笑容却是说不出苦涩和无奈:“有劳季先生。”

    看着穆霖的笑容,他总觉得这种笑容背后隐藏着一股隐忍。但这股隐忍为了何事,却不是他能够猜得出来的。当然,他也不便问出来,只能继续安慰着穆霖,并从药箱里拿出一个瓶子,从中倒出一粒,举起来正要送到穆霖的手上,却发现穆霖的笑容越发的无奈了。

    他看了不由得一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