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世间第一的舞姿
    皇上殷切地看着穆霖:“穆修容既然知道朕的需要,为何不站出来为朕解决烦恼?”

    穆霖叹了一口气道:“皇上,凡事要渐进而行,切勿过于急燥。”

    她说着顿了一下,看着皇上解释道:“臣妾从宫女晋升为二品嫔妃才一个多月,如果再被赐封为九嫔之首,会让很多人不痛快和不服。

    首先,别说皇后知道后会出来阻止,就是四妃也会出来阻止的。到时候皇上怎么办?是要继续赐封,还是停止赐封?如果停止赐封,皇上会觉得丢了面子吗?”

    她问了一句,不等皇上回话,便又道:“还有,现在的九嫔,才八嫔,并不齐全。如果皇上在九嫔不全之下,就将臣妾封为九嫔之首,也会让其她嫔妃感到不满的。

    还有,如果凑齐了九嫔,皇上又焉知另外一位嫔妃,不会比臣妾更合适做九嫔之首呢?所以,臣妾恳请皇上三思,也给臣妾一个三思的机会,可好?”

    皇上闻言觉得穆霖说的有道理,他急于赐封,的确有些草率。但是,即使是草率,也是他深思熟虑之后下定的决心。九嫔之首一日不赐封,后宫局面就一日不破,他想要除掉南瑾王留下的毒榴就无法根除。

    而他,正是需要借九嫔之首除去这些毒榴,才能解了他的心头之忧和恨。而穆霖,以她的聪明和才智他相信她能够为他解决。

    但是,穆霖同时也是一个低调的人,对名利更是不看重。如此,要一个淡泊名利为了地位而整天与人争锋相对,确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想到这里,皇上确实觉得自己有些强人所难,并看着穆霖笑道:“穆修容既然要三思,那么朕就给你一个三思的时间。但是无论如何,朕都希望你能帮朕打理后宫之事。”

    “明白。”穆霖点点头,没有再继续讨论这件事情,而是想到皇上作为一个九五之尊,想要做的事情没有办成,心里面一定很郁闷。

    如果她不能及时帮他解闷,必定会让他到别的女人那里寻找快乐。皇上一旦寻找到了别的快乐,他必定会把穆霖甩到一边,再也不管不问了。

    想着,穆霖看着皇上笑道:“皇上,你我相识也有一个多月了。但这一个多月来,除了第一次相遇那晚皇上看过臣妾跳舞之外,就再也没有看过臣妾跳舞了。

    不如,让臣妾跳一支舞给皇上看,以便给皇上解闷,也请皇上以后不要再叫臣妾日日夜夜地同唱一首歌,如何?”

    皇上听了甚感意外,不禁脱口而出:“你会跳……”

    话到一半,皇上忽然想起什么,便又硬生生地将话咽了回去。

    穆霖听了微微一笑,她就知道皇上知道她不是与他相遇的宫女。但是,既然皇上不愿意捅破这一层纸,她就更没有理由去捅破。她只需要依旧假扮那个宫女继续占据皇上的心,就好了。

    “皇上真是王者多忘事,你我的相遇,不正是花前月夜下,因一曲舞而结缘在一起的吗?”穆霖不得不假意地提醒皇上。

    “呵呵……”皇上微微一笑,并未出声,而是目光炯炯地看着穆霖。心里多少有些期待穆霖能够舞一支给他看,然而,在他看过那位宫女的舞姿之后,他很难相信这个世上还有谁的舞,会好看过那位宫女的舞。

    他的心中不想穆霖被那位宫女比下去,但是看穆霖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也不由得想像,也许穆霖的舞虽然比不上那位宫女,但其舞姿也一定是好看的,便看着穆霖笑道:“穆修容既然愿意为朕舞上一曲,朕当然非常欢喜的。”

    他说着走到贵妃榻前,缓缓地躺了下去,一副悠闲而欣赏的样子看着穆霖。

    穆霖淡淡一笑,转身脱下外衣,将衣服交给一直侍候在一旁的明淳。

    明淳接过穆霖的衣服,连忙退了出去。虽说他很想看穆霖跳舞,但她乃皇上的妃子。如果没有皇上的允许,他作为奴才的,又怎能随意观看穆修容的舞姿?

    穆霖等到明淳退了下去,便又脱了内里的两件衣服,只剩一件如纱般轻薄的白衣。

    她看着目光如灼的皇上,微微一笑,伸手解开头上的簪子,让一头青丝如瀑布般飘洒而下,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飘逸而柔软地飞舞起来。

    她踩着轻柔的步伐,身子如仙子一般飞驰在柔软的地毯上,双手如灵蛇一般轻灵转动。她舞得动情,转得激烈,曼妙柔软的身子便似一片片繁花一样,给安静落寞的月裳宫,带来无数耀眼的光辉。

    皇上本是悠闲地斜躺在榻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想看穆霖的舞姿究竟是何种程度。当然,在他的心中,世人的舞姿都不如那位宫女人的舞姿,所以,他便没有多期待穆霖的舞姿会如何的好看。

    然而,此刻的皇上却被穆霖的舞姿给深深地吸引了,迷住了。

    如果说那位宫女的舞姿是人间难寻,那么穆霖的舞姿便是天上才有!

    皇上看着穆霖的舞姿,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坐了起来,一副屏息静气的样子。是的,此刻的他,真是被穆霖的舞姿惊艳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怕喘了一下大气,惊扰了她的舞姿,而乱了她的芳华。

    在无声的舞动中,穆霖那曼妙的身姿,犹如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又似一片片落花在空中飞舞,绽放出她迷人的身姿,醉人的身影……

    皇上如一座神尊一样地坐着,竟是不敢挪动一下身子,也不敢眨一下眼睛。就怕眼睛一眨,穆霖那迷人而动情的舞姿,便会消失不见了。

    他唯有紧紧地盯着穆霖,看着她舞到动情处,袖子翻飞,青丝飘扬,白色的纱衣随着身子的旋转如一朵白莲花,向着四方飞扬起来,荡漾出一*的花纹……

    当舞曲终了时,穆霖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一下子就揪上了皇上的心。

    他几乎是惊艳而起,睁大眼睛看着穆霖,想说话,却久久说不出一个字。

    穆霖伏在地上,慢慢地吸了一口气,收纳了一下心情。刚才舞得太激烈,导致她现在无法一下子站起来。只能等心中平静下来,才能慢慢地起来。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伏得越久,心中便越感觉不舒服起来了,伴随着不舒服,她还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真真是舞得太用力,跳得太动情了,才会有如此的不可收拾。这真是,乐极生悲么?

    穆霖很想呼救,但她似乎一点力气都不没有了,只能软绵绵地伏着,一动也不动。

    皇上一开始是因为被穆霖的舞姿惊艳到了,而如痴如醉地看着她跳舞。直到她跳完了,伏在地上,他也还不敢上去与她相拥,就怕他的无端闯入而破坏了她软柔美丽的瞬间。

    因此,他静静地看着穆霖的样子,心情既是激动又是跳跃。只想着穆霖起身,向着他扑来,他便要把这个迷人的小妖精紧紧地拥在怀里,一辈子也不分开。

    然而,他等得越久,就越觉得事情的不对劲。因为他忽然发现穆霖伏在地上的时间太长了,长得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安,便连忙迈开脚步,向着穆霖走去。

    走近穆霖,才发现她真的是一动不动地伏着,样子十分的异常。他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扑了过去,伸手抱起穆霖,看到她的脸色如蜡纸一样苍白,眼睛微闭,也不知道是怎么啦。

    他看了心中一紧,连忙出声呼唤:“穆修容,穆修容你怎么啦?来人……”

    他刚想呼救,叫人把太医请来,谁知虚弱的穆霖却伸手一把堵住他的嘴,睁开眼睛微微地看了他一眼:“皇上,不必过于惊慌,臣亲只是累了。不要唤人过来,让人看到了,会笑话于我。”

    “累了?”皇上看到穆霖还能说话,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他伸手抚摸着穆霖苍白如纸的脸,心疼地道,“怎么回事?跳舞跳得好好的,为什么会这样?”

    穆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浑身的力量全无,身子依旧软绵绵的,但却没有刚才那么难爱了,这才回道:“都是臣妾太过于逞强了,想要以最美丽、最动人的舞姿展现在你的面前,希望能够在你的心中留下第一的印象。所以,刚才便跳了很多高难度的动作,才会导至臣妾体力在跳完舞之后,感到瞬间的虚脱。”

    “你……”皇上闻言简直是又爱又怜,他忍不住在穆霖的唇上落下深深的一吻,心疼地道,“你这小妖精,这哪里是在跳舞,这是在折磨朕的心肝啊。朕现在郑重地宣布,穆修容的舞姿,世间第一!”

    穆霖闻言微微一笑:“谢皇上的赏识!”

    “你啊……”皇上只感心中又柔又痛,只为穆霖的样子。他心疼地将她抱起来,走向贵妃榻中,一边走一边道,“朕终究是不放心,还是请太医来看看你的身体怎么样。”

    “皇上……”穆霖抬眸,看着皇上诚恳地道,“如果要请,也请明天再请季沛先来看一下,不要现在,好吗?”

    皇上低头看着穆霖恳求似的目光,心中一痛,便深深地点了一下头:“好!穆修容想怎样就怎样,朕都依你。”

    “我想要你抱着我睡觉,也依了?”穆霖忽然一笑,如孩子似地向着皇上眨了眨眼睛,一副调皮可爱的样子。

    皇上看了,心都似乎要被融化了,脸上便展开了温柔的笑容,看着穆霖溺宠地道:“必定抱着你睡觉,让你安心的入眠。”

    穆霖的笑忽然变得有些邪恶,看着皇上又眨了一下眼睛:“皇上把臣妾的衣服剥了吧,臣妾觉得衣服太重了,穿在身上太累了。这也依了么?”

    皇上闻言心中一跳,灵魂深处的某个地方躁动起来,让他忽然间感到喉咙有些干涩沙哑:“你说什么?”

    “皇上,臣妾是想要你拥着我入睡,没说什么啊。”穆霖立刻假装惊恐地睁大眼睛,眼神闪烁,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她的这副样子,越发地激起皇上心中的躁动。他眼神灼热地看着穆霖,语气略微沙哑而低沉地道:“你说这样的话,是一种危险的邀请,你懂吗?你可想好了,要真的邀请朕,你确定你的身子能受得了?”

    穆霖眨眨眼,装作很无辜的样子看着皇上:“皇上,你是不是误会了?臣妾只是要你抱着我睡觉,不做别的,也不许离开我,你可依了?”

    “你这小妖精……”皇上一笑,他明明不想依,但穆霖的样子实在太虚弱,太无力,根本就不适宜做他心中想做的事,便看着她笑道,“依了,依了,什么都依了。”

    穆霖微微一笑,将头埋进皇上的胸膛里,幸福地叹了一声:“唉,有皇上宠着,就是一种幸福。”

    她说着慢慢地闭上眼睛,任由皇上抱着她一起躺进了贵妃榻中。她刚才的一翻话虽然是一种挑|逗,但她的心中确实没有任何的想法。想她的身体已经虚弱无力,又哪里还能做什么?

    但是,皇上乃身强力壮啊,他要是想做的话,而她又不能配合,岂不会让皇上感到无趣,或者,他会去找别的妃子。

    想到这里,她略微地耍了一下心计,主动挑起皇上心中的躁动,让他直面自己心中的欲念,而又不会发作起来。

    此刻的皇上,在穆霖带给他那么多的冲击和惊喜之后,对她真的是从心而宠了。明明心中的躁动因她的一翻话而激烈地翻滚起来,但他却依然为了她的身子而压制了心中的欲念,答应她,只抱着她而睡。

    尽管他知道这是一种折磨,但他却忽然间觉得这样的折磨也是一种乐趣,一种快乐。

    他拥着穆霖而睡,从心而静,两人很快就入了梦乡。直到第二天醒来,皇上第一件事情就命令季沛过来给穆修容把脉,看她是否真的没有什么,他才会离开月裳宫,去前朝上朝。

    穆霖看到皇上一副过分紧张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