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有私情
    理由!

    穆霖深吸一口气,尽管心里紧张得要命,害怕得要死,但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以最自然的表情看着南瑾王一张扭曲的脸,不急不慢地道:“南瑾王别忘了这里属皇后的地盘,在她的地盘中不明不白地死了一个二品嫔妃,她就算不想查,皇上也必定会令人彻底清查此事。

    虽说南瑾王做事会干净利落,不留半点痕迹,或者你会将尸体移到别处。但我出来给皇后请安,却是整个月裳宫的人都知道的事。如果我死了,无论如何都会给皇后带来麻烦。皇后有麻烦,就等于你有麻烦,这不是你的初衷,也不是你想要的。不是么?”

    南瑾王听了语气依然冰冷:“本王为何会怕麻烦?”

    穆霖依旧不急不慢地道:“南瑾王当然会怕麻烦。整个坤宁宫就只住着皇后一个妃子,而坤宁宫内除了公公再无其他男人,也不允许有其他男人深更半夜进入或靠近坤宁宫。如果我死了,必定会震惊整个后宫。毕竟能够同时将两名女人杀了毁尸者,一般都为男人。

    如此,即使到头来皇上什么也查不到,他也难免不会怀疑皇后和某个男人有jian情。但是,如果我活着,小玉死了,我就会想尽一切办法为小玉的死而搬上一个正确的理由。这样,你和皇后都不会有麻烦,不是么?”

    南瑾王的手终于松了开去,他的身子退后一步,从地上捡起几欲灭了的宫灯,往穆霖的脸上一照,看到穆霖虽然称不上美女,但打扮得清冷素雅,却是别有一种韵味。她的眸子深幽而冷清,带着孤独与寂寞,还带着一丝忧伤;表情淡如风;微微扬起的红唇,扯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仿佛与世无争又孤独遗世。

    乍然看到穆霖眼中的孤独寂寞和忧伤,不免伤了南瑾王的眼睛,刺痛了他的心。但他却压制了这股奇异的感觉,目光深沉地看着她。他知道这样的女人,脸不胜人,但气质胜人。她能够从一个低等的绣女晋升为二品嫔妃,靠的绝对不是美貌,而是智慧,以及她那仿若千年般孤独寂寞的韵味。

    随着南瑾王举灯一照,不但让南瑾王看清了穆霖的长相,也让穆霖看清了南瑾王的长相。看着南瑾王,穆霖心中的震撼,绝对不会低于刚才看他杀小玉时的震撼。

    对于南瑾王的面貌,即使闭着眼睛,她也能够从心里将他描绘出来。这是一个有着双层面孔的男人,他不笑不动时,表情阴冷而霸气,眼神凛冽而犀利;他一笑时,细细长长的单凤眼便向上稍稍挑起,将一双美的让女人都要为之妒忌的眼睛,衬托得更加的邪魅而迷人;薄薄的唇紧紧地抿起时,给人一种尖锐锋利的感觉;唇角轻扬时,却又让人觉得他慵懒得让人着迷。这样的男人,即使她活了十世,一眼看到她也会深深地陷入他双层面目中。

    南瑾王看着穆霖,唇角轻扬,扯出一抹邪魅勾魂般的笑容:“不错,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为本王分析出了利与弊的关系,看来你的确不简单。难怪两日前你不但能够从姚昭仪的手底下死里逃生,而且还能够一跃晋升为二品嫔妃,成为修容。只是本王不知道留下你的命,对本王有什么好处?还有,你有可能会随时利用本王与皇后的关系来要挟我们。”

    穆霖看着南瑾王的笑,真是惊艳了她的眼睛,差点就让她迷失在他的笑容之中。但也只是一瞬间,她微微地垂了一下目,再次抬起,她的眸子依然冷淡如水,语气依然不急不慢:“我不是傻子。如果我将你与皇后的关系传出去或者要挟你们,对我来说没有好处,只有死路一条,因为皇上不可能让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活着。所以,你与皇后的事情根本威胁不到你,我也无法利用。但我为了活命,只能甘愿成为你的一枚棋子。这就是南瑾王能够从我身上得到的好处,这种好处,并不是一时,而是一生一世的。”

    “哦?”南瑾王微微一笑,往前跨了一步,伸手轻佻地挑起穆霖的下颌,语气温和柔软地道:“听来非常的诱人……但是,本王又凭什么能够一生一世利用你,让你时刻效忠本王?”

    “秘密!”

    “秘密?”南瑾王目光惊讶地看着穆霖,美得让人眩目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这让他看起来深沉而锐利。他偏头想了想,忽然又是邪魅地一笑,“让本王猜猜你有什么秘密,可以让你连自由和尊严都不要?嗯,”

    他说着放开了手,垂手看着穆霖继续说道:“如果本王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没有龙种。只有这种欺君之罪的秘密,才能为本王一生所利用。”

    穆霖淡淡地笑了一下,目光深幽地看着南瑾王:“南瑾王料事如神……然而却只猜对一半。我或许是没有龙种,但却不是绝对的。一个绣女在没有做任何措施之下与皇上行了事,谁也不敢保证不会有龙种,是不?所以,这件事不能成为欺君之罪。

    我要说的,却是七日前与皇上因偶遇,而来了一场翻云覆雨的人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这件事,也是欺君之罪,也可以让南瑾王利用一生,不是么?”

    “哦?”南瑾王的眼睛向上挑起,税利的黑眸在灯光之下,宛如黑夜中的鹰,凛冽而盛气凌人般地盯着穆霖,语气如噬骨般的寒冷:“你竟有如此本事,将整个后宫之人玩弄于你的谎言之中。好!”

    他说着忽然一笑,绝美的俊脸上充满了魅惑般的迷人:“留下你的命或许对本王的千秋大业有帮助,但是,孟子曰,‘天降大任于斯人也’。你若想活命,就必须受点苦,这点苦,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穆霖立即点头:“只要不是死于你手中,任何死法,我都愿意。”

    说完这句,穆霖淡如水的心如尖刺般的痛起来。活到现在已经十世了,她有七世的生命都是间接或直接地死在他的手里。这一世,她真的不想再死于他手。她不但不想死于他的手里,而且,这一世她绝对要远离有他的日子,永生永世都不要与他有纠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