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陷入更难的困境
    叶成枫目光一闪,带着一丝锐利看着穆霖问道:“穆修容是说小玉的死与姚采女有关?”

    “不是说,是觉得。”穆霖连忙纠正,她看着叶成枫语气淡淡地道,“还有,不是与姚采女有关,而是与流星簪有关。”

    叶成枫心中震憾于穆霖做事说话谨慎,这两句话,如果在别的妃子说出来,就不会是这样。但是在她的口里说出来,却已经是变了一个味。这样的女人,似乎永远都把自己处于事件之外。

    他看着穆霖点点头道:“臣明白。”说着,他屈身向着皇后和穆霖行了一个礼,“皇后,穆修容,臣告退!”说完,他转身离去,再也没有看穆霖一眼。

    穆霖看到叶成枫的身影消失在殿外,这才在松了一口气。收回目光,看到皇后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她,不由得问道:“皇后有事?”

    “没事。”皇后看着穆霖应了一句,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道,“叶成枫乃姚采女的表兄,她能够进宫成为妃子,靠的就是叶成枫的爹爹工部尚书叶大人的关系。”

    “哦?”穆霖表情淡淡地应了一声,实则内心却已经翻腾起来了。她竟然将自己陷入被动的地步,叶成枫既然是姚采女的表兄,那么,他于当初姚采女还是姚昭仪的时候,寻找流星簪一事必定早就知道吧?也许,他还为姚采女的流星簪调查过一翻。

    如是,当初姚采女还是昭仪的时候,说她偷了流星簪是否真的是她偷了?她不得而知,但流星簪没有找出来却是真的。这一点,她至死不承认,谁又能耐何她?今日她重提流星簪一事,本来是想让小玉的死看上去与流星簪有关,却没有想到自己被自己摆了一道,陷入了更难以解脱的困境。

    唉,本已经被南瑾王摆了一道,如今又被自己摆了一道,这往后的日子还能不能让人愉快地活着?

    三日前的晚上,她被南瑾王抛入太液池中由叶成枫救起之后,本是不醒人事。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的手腕上却突然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痛得连昏迷的她也醒了过来,睁开模糊的眼,看到一位宫女用手正在用力地抓上她的右手腕。

    她当时不明所以,想要喝斥训骂,但苦于无力又晕沉,没法说话,却突然听到宫女低低地说了一句:“这是南瑾王交待奴婢做的事情。”

    说完,宫女便又开始为她上药,止住了她手腕上的血和伤。她一听说是南瑾王吩咐宫女做的事情,虽然不明白南瑾王为何会那样做,但也不愿意去深究。于是又晕晕沉沉地昏迷下去,一直昏昏醒醒地过了三天。这三天来,夜深人静时,总有一个宫女为她的手腕缚药止伤及愈合。

    如此,今天手腕上的伤口愈合得差不多了,只是她心里一直茫然,不明白南瑾王为何会那样做。直到刚才叶成枫说起漏洞之三,才突然明白过来,南瑾王这是要把杀人的目标转到她的头上啊。

    本来嘛,在南瑾王的计划中,是由他将她和小玉抛进太液池,然后再由他将她们救起。这样,她就可以将小玉和她跌入湖中的事说成是由于夜色漆黑浓浓,而不小心失足跌入池中。不幸的是,由于小玉不会水性而当场溺水身亡;而她侥幸会一点水性,这才在湖里苦苦挣扎得到了南瑾王的相救。

    但偏偏人算不如天算!

    她被南瑾王抛入太液池,却被叶成枫救起。叶成枫乃是一个有着神探一般头脑,又是凡事追求真相的人,何况那一晚正是他守夜值班。于是,他对小玉的死就会查个明明白白。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南瑾王才会在三天前的晚上暗中安排宫女,进了她的月裳宫,在她的手腕上留下一道印痕。

    想到这里,穆霖在心里低低地叹了一口气:南瑾王,为何每一世的你都是那么聪明睿智?明明你没有前九世的记忆,但每一世的你,却比我这个有着九世记忆,到现在已经活了十世的人更聪明、更睿智、更有计谋?

    皇后看到穆霖对于她说的叶成枫是姚采女的表兄一事,半天不出声也没有什么反应,不由得在心里佩服穆霖的淡定,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怎么想的。当然,她除了佩服穆霖的淡定之外,也觉得她过于深沉。

    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必要,最好不要与她为敌。但有些人,即使你不想与她为敌,上天却早已注定她就是你今生的敌人。这正如她和穆霖一样,她不想与穆霖为敌,但穆霖却是她敌人中的盟友。迟早有一天,她们的盟友关系解除的时候,就是她要面对穆霖死亡的时候!

    想到这里,她站了起来,看到穆霖抬眼,眼中的光芒却是那样幽幽、那样孤独、那样空虚、仿佛她的一生都写满了孤独寂寞似的。但是,她还那么年轻,才十六岁,为什么她就会那样的孤独、空虚、伤感?

    她微微地叹了口气,忽然间觉得,等到穆霖死的那一天,她是否能够做到绝情而狠心地看着她死去?她不得而知,但穆霖必须死,却是她心中坚持的信念!

    她看着穆霖幽幽倩倩的眸子,微笑道:“穆修容好好休息吧,本宫告辞了。”说完,她转眼看着梅伍交待,“好生照顾穆修容,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本宫说。”

    “是!”梅伍应了一声,向着皇后行了一个礼。

    穆霖听到这里,这才站起来,向着皇后屈膝行礼:“臣妾恭送皇后。”

    “不必送了,你好生休息吧。”皇后摆了摆手,带着如香离开了。

    穆霖看到皇后走了,这才伸手给梅伍,让她扶着回寝殿休息。刚刚走过寝殿与正殿之间的拱门,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含娇细语:“臣妾见过皇后。”

    她听了忍不住停下脚步,看着梅伍。梅伍倒机灵,立刻就明白了穆霖眼中的意思,连忙轻声道:“这是贤妃娘娘,看来她是要探望穆修容您呢。”

    “嗯。”穆霖点点头,脸上现出了厌烦之色。

    梅伍看了想了想,看着穆霖小心翼翼地道:“贤妃娘娘比穆修容分位大了一级,她既然来看穆修容,穆修容是否要去迎接一下她?”

    她看到穆霖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便又连忙说道:“要不,奴婢去辞退了贤妃娘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