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无形的压力
    穆霖睡了一觉,醒来已是下午时分。她慢慢地坐起来,只感全身酸痛得难受,不禁皱起眉头寻思这是怎么回事,这才想起上午时她曾自破身,这酸痛肯定是因此而来。

    梅伍和宣宣在床的两边打盹,听到床上的声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穆霖坐起来,连忙站起来,靠近穆霖问:“穆修容是要起床吗?”

    穆霖点点头。

    宣宣看了,连忙走到衣架上取来衣服,梅伍则扶着穆霖下床。

    穆霖的身子酸痛得要死,但也勉强下床。她本就不是一个娇气的人,一点小伤小痛,忍忍就好。这会儿她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做,便依着宣宣的侍候穿起了衣服。穿衣服的时候,她微微闭着眼睛,对梅伍道:“梅伍,把我的牌给内庭宫的托牌公公吧。”

    梅伍听了惊讶地看着穆霖,小心地提醒:“皇后吩咐了,三日之内任何人不得前来看望穆修容,以免妨碍了你的身体恢复。所以,穆修容若是把牌给内庭宫,岂不是违背了皇后的初衷?”

    穆霖淡淡地道:“我身体已经无碍。至于皇后说的三日之内不得前来探望我,这‘任何人’,你觉得包括皇上也在内吗?”

    她说着淡淡地看了梅伍一眼,只把梅伍看得心里慌了一下,连忙道:“这个,奴婢也不是很确定。”

    穆霖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好心地建议:“既是如此,你是否要去请示一下皇后?问问她,这‘任何人’是不是也包括皇上在内?”

    宣宣听到这里,连忙说道:“奴婢觉得这‘任何人’当然不包括皇上。皇上乃九五至尊,从来只有皇上发号施令人们做事,让人们听从皇上的命令,没有听说过谁可以命令皇上该如何如何。”

    穆霖听了赞许地看了宣宣一眼。

    宣宣不着痕迹地笑了一下。

    梅伍完全没有想到宣宣一个低等的宫女,也敢在她的面前放肆,不禁怒从心中起,想要发作,但想到这里是穆修容为大,不是她想发怒就能够发怒的。便又强自忍下心中这口怒气,看着穆霖申辩道:“奴婢当然也觉得皇后的‘任何人’不包括皇上。奴婢只是,只是……”

    宣宣看了连忙对穆霖说道:“穆修容,梅伍姐姐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就没有必要去问皇后了。如果您让她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去问皇后,皇后肯定心烦。”

    她这一翻话,从明面上听来是为梅伍开脱解罪,实则已经把梅伍陷入更困境的状态,她也就无法再因为温绫想要得到皇上的翻牌而诸多阻止。何况不管她之前在皇后面前如何的得宠,但在这月裳宫,穆霖才是最大。一切,都要听从穆霖的安排,而不是事事都要问过皇后。

    “是吗?”穆霖垂目看了一眼梅伍,淡淡地问了一句。

    梅伍突然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虽不情愿,也只能连忙说道:“是的,穆修容,一切正如宣宣妹妹所说。”

    “那就好,”穆霖点点头,想了想,看着梅伍轻柔地道,“那么,能烦请梅伍姑娘为我去一趟内庭宫,将我的牌给托牌的公公吗?”

    “我?”梅伍一愣,想着皇后在把她送给穆霖做贴身宫女之前,就已经千叮嘱万叮嘱,一定要她好好地看着穆修容,一步也不能离开她。现在听到穆修容要她去送牌,不禁一愣,这送牌时间少则半个时辰,多则一两个时辰。这其间的时间,她就是彻底离开了穆修容,无法做到寸步不离,也就等于没有完成皇后交待下来的任务。

    想着,她犹豫了一下道:“皇后派奴婢来是贴身服侍穆修容,不能让穆修容有任何闪失。若奴婢离开,而穆修容有……”

    穆霖淡淡地道:“只是送个牌而已,我又会有何闪失?如果梅伍姑娘担心,我答应你,自你离开这个寝殿开始,我便一步也不离开这里,可好?”

    她也真是一个有修养的人,尽管梅伍仗着皇后在背后撑腰,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忤逆她。但她也不生气,不发怒,只是用一惯冷冷淡淡的表情,和淡淡之中带着看重的话与梅伍说。这话里的客气,真真是把梅伍敬重得不行,让梅伍听着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之情,反而觉得一股压力越来越大,让她连喘气都有一点胸闷。

    梅伍还想挣扎,却又听到穆霖一翻更看重而又淡如水的话语:“梅伍,不是我非要你帮我送牌,只因这件事只有你送才是最合适的。”

    梅伍抬眼不解地看着穆霖。

    穆霖依旧表情淡淡,但话中的看重和客气又沉了几份:“今天送牌事关重大,因我今天的牌是晋升之后第一次送过去,我若是随便安排一个宫女或公公为我送,我怕这些人拿着我的牌还未到内庭宫,就在半路上被其他的妃子给悄悄地拿走了。所以,这个送牌之人,只有你最适合,因为即使有人看到你送我的牌,也没有人敢从你的手中将我的牌夺走,是吧?”

    梅伍听了想了想,点点头无奈道:“既是如此,奴婢就帮穆修容送牌吧!”

    “有劳梅伍姑娘了。”穆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难得的笑容,她的笑容看似开心,但也只是比淡淡的笑容多了一份生气而已。

    梅伍看了,心情没来由的沉重起来,不得不从放牌的地方将写有‘穆修容’三个字的绿牌拿在手上,向着穆霖行了一个礼之后,便向着门外走去。

    宣宣看到梅伍走出了门外,这才‘咚’一声,向着穆霖跪了下去。

    穆霖看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那一双深幽倩倩的眸子闪过一丝异光,这才就着梳妆台前的椅子上坐了下去,看着宣宣假装不解地问:“你何故跪下?”

    宣宣抬起头,目光炙热地看着穆霖,语气诚然地道:“奴婢有罪。”

    “何罪?”

    “奴婢刚才多嘴,抢了穆修容的话。”

    穆霖赞许地道:“你刚才做得很好,我还要赏赐于你。你又何罪之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