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被算计了
    穆霖听到梅伍的话暗中冷笑,她握紧了手中的东西,面无表情地继续看着舞宫们跳舞。看了一会,感觉又困又泛,再看一会,渐渐地入睡了。

    等她醒来,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四周围点亮了宫灯,香炉里的香散发着沁人心肺的香气。四周角落里的火炉散发着丝丝暖气,飘荡在宫殿里,带来春暖的味道;窗外夜色深沉,一阵寒风吹过,带起满院的落叶轻荡,荡出一窜动听的自然音乐。

    穆霖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是趴在桌子上睡了,现在颈肩有些发痛,手臂发酸。她刚移动了一下身子,就听到一句温柔又带着关心语气的声音响起:“穆修容醒了?”

    这是梅伍的声音。

    穆霖连忙抬头,看到梅伍一脸的关心真是被噎到了。关心有什么用呢,还不是让她照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梅伍就不会把她叫醒,让她去床上睡觉吗?

    “嗯。”她点点头,扭了扭脖子,想要缓解一下酸痛,突然听到另一边站着的宣宣问道,“穆修容是否睡得不够好,脖子发痛了?如果是,让奴婢来为您按摩一下,缓解一下疼痛吧?”

    穆霖惊讶地抬头看了宣宣一眼,觉得她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小姑娘,便向着她点点头。

    宣宣看了连忙站到她的背后,两手轻轻地放到她的肩骨上,轻柔而缓慢地按摩起来。她的手势虽然不是很专业,但胜在轻柔,又有力道。这一按摩,穆霖顿时感到全身都舒服了不少。她闭上眼睛享受着宣宣的按摩,轻声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梅伍道:“现在是戌时正。”

    “什么?”穆霖突地睁开眼睛,目光幽而冷地看着梅伍。

    梅伍迎着穆霖的深幽目光,不禁心中一寒,连忙解释道:“穆修容也不必过于惊慌,皇上今晚没有翻到穆修容的牌。奴婢看到穆修容睡得深沉,便没有叫醒您。”

    “皇上没有翻我的牌?”

    “没有。”梅伍应一声,看着穆霖意外的眼光解释道,“皇上翻的是贵妃的牌子,他今晚会在雨轩宫过夜。”

    穆霖听了感到惊讶,按照皇上喜新厌旧的性格,她乃新宠的妃子,自从上次舞遇之后再也没有与皇上亲近,也没有与他说过话。想来他看到她的牌子,必定会甚感新鲜和激动,应该会马上翻她的牌子才对。但是皇上却没有翻她的牌,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错漏呢?

    她想了一想,便已经想到其中的厉害关系。知道一定是其她妃子们不想她再次获宠,因而出钱买通内庭宫的托牌公公,将她的牌子给抽了出来。

    她想通这点,无奈地一笑。后宫妃子的心如此,亦怪不得谁。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太天真。活了那么多世,还摸不透人心,看不透事情。

    宣宣这时轻声问道:“穆修容好些了吗?”

    穆霖挥了挥手道:“嗯,好多了。你不用给我按摩了,叫食膳房的人摆饭吧,我饿了。”

    “是!”宣宣应了一声,转身出去。

    穆霖看到宣宣走了出去,这才把下午南瑾王给她的东西递给梅伍,吩咐道:“把这东西毁了吧。”

    “是。”梅伍连忙接过,快速地放进自己的袖袋中,想要立刻去将东西毁了,但想起一事,连忙低声对穆霖道,“穆修容看来很看重宣宣呢。但奴婢觉得宣宣有一股子耐人寻味的味道,这味道是好是坏,奴婢分辨不出来,还待穆修容自己多留个心眼,以防着了别人的道。”

    “嗯,我知道。”穆霖淡淡地点点头,也不与梅伍多谈此事。

    梅伍心中叹了一口气,她是皇后派给穆霖的宫女,也是来监视穆霖一举一动的宫女。只要穆霖听听话话,不做任何对不起皇后的事,皇后倒也不至于对她怎么样。反而是这后宫之中,阴险狡诈之人甚多,算计亦多,人心叵测,让人在防不胜防之间就会被别人陷害到。

    她会提醒穆霖,也只是因为她觉得穆霖刚从一个低等的绣女晋升为妃子,还分辨不出人心险恶,事情的真伪。但是穆霖对她的提醒却仿佛无动于衷,让她感到无奈。便只好转身走到火炉旁,将手中的东西扔进去烧了。

    穆霖活了十世,早已把她的激情给活得淡如水了。世上任何事,任何人,已经很难令她的心有波澜。平时的她一般都是少言寡语,面无表情。在外人看来,觉得她很深沉,又觉得她很孤独,还觉得她很冷清。其实不然,她只是按自己的活法而活,已经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了。

    她虽然按自己的活法而活,但也奉行活着的一个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宣宣便在这种静谧的时候走了进来,看到梅伍在火炉旁取暖,不禁觉得惊讶,但也没有深想。只是走到穆霖的身边,轻声道:“穆修容,晚饭已经摆好了,这就过偏殿去用餐吧?”

    “嗯。”穆霖点点头,站起,随着宣宣的脚步往偏殿走去。

    后宫之中的宫殿就是这样讲究,既有待客休息的正殿,也有晚间睡觉的寝殿,更有用餐的偏殿,还有阁楼,书房,浴房等等。妃子们每做一样事情,都要走来走去,这对于一直都在后宫生活的妃子们来说倒没什么,反而觉得是一种派头,但对于穆霖这种早已习惯了在现代活的她来说却是费事又麻烦。

    她在偏殿吃完饭时已经是戌时正了,外面的夜色更沉,寒风更烈,但漫漫夜长,又是睡了一下午,实在是无聊,又没有什么睡意。她本来以为皇上会翻她的牌,下午之时就叫人把寝殿布置唯美温馨,只等皇上来了,有一个美好的夜晚,谁知却被人算计。

    如今皇上不来,她也无心去欣赏那一殿的唯美又温馨的场景,只想出去走走。便穿起衣服,里面一件烟紫色如意云纹裙,外披一件银丝素锦披风,一头青丝用一支雕花木簪挽起,并无其它装饰,略显清冷,但又散发出淡淡的幽美之气。

    穆霖点了梅伍一个人跟随便去外面散步了。如今是冬日,夜色深沉,寒风冷冽,后花园中除了守卫的禁卫和各宫各殿的丫鬟及公公有事来去匆匆之外,已无一人在外游荡。她带着梅伍向着太液池走去,想看看她和小玉被南瑾王抛下池中的地方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