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皇上
    冬日的夜,黑而深沉;太液池上的十里芙蓉花已枯萎,弥漫着一种颓败的气息。然而,太液池两边的梅花开得极艳,清香淡淡地飘在上空,又将芙蓉花的颓败气息给驱散了去,遗留在心间的只是那淡淡的梅花香气;四周殿阁、楼台掩于夜色之中,周围的绢红宫灯如同天上的星星一般倒影湖中,将湖水映出七彩的颜色,绮艳如同流光。小小的一只泛叶舟,便在这种如梦如幻似的景色之中,缓缓地向前划进。

    划舟者当然是穆霖,那舟里之人坐着不动,也不说话,只是目光深沉地盯着穆霖。穆霖倒也不惧他的目光,也不娇情,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舟不划不会动,划一下往前飘一下,她便伸出纤纤玉手,在冷如刺骨的水里用力地拔一下,舟身便缓慢地往前飘一下。拔了几十下,小舟向前划了几步远。

    如是这样划了许久,舟里之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从坐着的旁边抓起一根划板浆递给穆霖,语气有些怜惜道:“穆修容的手乃春笋般细嫩,却能够耐住这池水的寒冷,竟然将小舟划得这么远,实是让我佩服和惊讶。但你就不会想到,既然有舟,舟里当然就有划板浆。有了划板浆,就不用你用手划舟了。你为何不问我要划板浆,或者自己寻找一翻?”

    穆霖伸手接过划板浆,道了一声‘谢谢’之后,才道:“先生若是不想给我,我便是寻遍天涯海角,我也找不到划板浆;先生若是愿意给我,我便是不找,先生自然也会自动给我的,不是么?”

    “呵呵……”舟里之人讪讪一笑,他实在不知道穆霖竟然有如此的洞查力,知道他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把划板浆给她,即使她寻找,他也打定了主意不将划板浆给她。

    但是,当他看到她一味地用自己的娇嫩之手,放到池里一拔一拔地,当划板浆划起来。虽然夜色深沉,让他无法看到她的手在池里冻成怎样了,但也能凭想像,想像出她的手已经被冷如刺骨的池水冻得红肿起来。想到这里,他便不忍心了,这才会把划板浆拿出来给穆霖。

    他的心思虽然被穆霖看穿,但也没有觉得自己过分,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穆霖也没有谴责他的意思,只是接过划板浆静静地划舟,将小舟往池中心划去。

    沉默之中,两人的心情竟然有一种别样的感觉。那感觉,竟是两人的心有一种淡淡的配合默契的情绪,不由得在如此深沉的夜里泛起一股深深的涟漪。

    穆霖虽然在一心一意地划舟,但梅花的清香和艳丽,却始终絮绕在心间,让她忍不住轻吟出声:

    众芳摇落独暄研,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这是北宋诗人林逋创作的[山园小梅]诗,将梅花写得超凡脱俗,俏丽可人,令人赞叹。

    舟里之人听了微微叹道:“想不到穆修容竟然有如此才华,将梅花赞得前无古花,后无来花,实乃当世之最好的花,看来这普天之下也只你会将梅花赞成这样了。”

    ‘噗’一声,穆霖忍俊不禁笑了一声,道:“先生过奖了。将梅花赞得前无古花,后无来花之人,并非是我,而是北宋诗……”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这时候的隋朝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北宋,只有她这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人,才知道什么是北宋和北宋诗人。

    她想了想,改口道:“是我家乡北宋的朋友作的诗。”

    舟里之人好奇地问道:“穆修容的家乡在北宋?这是什么地方?我竟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穆霖道:“我们大隋朝国大地广,乡野山村多如牛毛,北宋是什么地方,先生没有听过又有什么稀奇?”说到这里,她突然意识到能够在皇宫当宫女的,都是良家子,而不是乡野山村的孩子能够进宫的。

    所谓良家子即非医,非巫,非商贾和百工,这些人家的女子便叫良家子。良家子进宫当选宫女,其出生地名一般都可考,而眼前这位先生,如果想要调查她所说的‘北宋’在什么地方,那是绝对调查不到的。既然调查不到,那么,她的来历便是有问题……有问题……

    穆霖一时感慨过头,竟然把自己陷入一种有问题的境况之中。幸得眼前这位先生似乎也不在意她所说的北宋究竟有没有问题,他听到穆霖的一翻解释后也不祥细思考,而是微微点一下头,似乎还满意穆霖的这个说法。

    穆霖看到这样,不由得松了口气,连忙转移话题:“先生不是想知道我们的皇上为何会多情而被无情伤吗?”

    舟里之人一听,连忙坐直身板,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看着穆霖:“愿闻其祥。”

    穆霖道:“世人都说我们的皇上风|流多情,喜新厌旧,拈花惹草,朝三暮四,刻薄寡情……但我却说我们的皇上并不多情,也不喜新厌旧,更不会朝三暮四。

    我们的皇上其实是一个很专一,很深情的人。但是他的专一和深情,却被无情伤了。因为被无情伤了,才让我们的皇上不得不选择让自己变得多情一些,变得寡情一些。只有这样做了,皇上才能让自己那一颗被伤得支离破碎的心变得坚强一些,鲜活一些。不然,一个被伤了心的人,要怎样才能活下去?”

    舟里之人听了微微一愣,似乎完全没有想过他们的皇上竟然会是这样的人。他目光深沉而幽远,似乎带着一抹伤痕般地看着穆霖,语气微微有一些颤抖:“你竟然知……”

    他硬生生地停住了口,深吸一口气,这才看着穆霖微微一笑问:“照你这样说,你估计我们的皇上被谁的无情伤了?”

    穆霖叹了一口气道:“当然是被我们的王兰皇后的无情伤了,是么?皇上。”最后一句,穆霖目光紧紧地盯着舟里之人。

    舟里之人吃了一惊,竟有些口吃地问:“你……你叫我什么?叫我……皇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