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皇上要演戏臣妾要配合
    舟里之人听到穆霖的话不免吃了一惊,竟有些口吃地问:“你……你叫我什么?叫我……皇上?”

    穆霖点头道:“是的,我叫你皇上。”

    皇上一愣,这才笑了起来:“穆修容厉害啊,竟然知道朕是皇上。但是,”说到这里,他的语气一顿,突然变得厉声起来,“但你刚上舟的时候为何认不出朕来,也听不出朕的声音?你既然认也认不出,听也听不出,那么,几天前朕在尚宫局里遇到的穆霖便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是不是?”

    最后一句,他的语气甚为森寒,目光如刀一般盯着穆霖。

    穆霖在皇上如此严厉和指责的语气中,不慌不忙,不徐不慢地回道:“臣妾刚上舟的时候,皇上不是也没有认出臣妾来么?甚至连臣妾的声音皇上也没有听出来,不是么?”

    她连问两声,也不等皇上回答,便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其实,皇上与臣妾都不是没有认出对方,也不是没有听出对方的声音。而是因为相遇得太偶然,又太意外,乃至于皇上和臣妾都有些不敢相信,我们竟然会在如此的缘分天空之下相遇。

    所以,臣妾刚上舟的时候虽然就已经知道你是皇上,但想到皇上既然要问臣亲‘是谁’,就是想要假装不认识臣妾。那么,臣亲就要配合皇上演一场陌路人相遇的戏,不是么?”

    这一次,她问得深切而诚实,已经让人无法怀疑她话真的真假。

    然而,穆霖刚上舟的时候,确实没有认出舟里之人就是皇上。她会认出他是皇上,也是因为刚才她想要退出小舟之时,在转身之际突然看到皇上腰间的玉佩,便猜到那是属于皇上的东西。

    但想到她已经脱口反问皇上‘你又是谁?’,这话既已问出口,便已经收不回来了。既然收不回来,那就说明她不认识皇上,不认识皇上,就代表她有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她只能继续假装不认识皇上,再与他周旋,吊起他的胃口,让他对她的话产生浓浓的兴趣,再与她一起泛舟。到时机成熟之时,她再出其不意地指出他是皇上的身份。一切,就是这么随意而自然,没有做作,没有娇情,让人无法怀疑她话中的真假。

    皇上就在穆霖这样的心思中上了当,听到她的话后,还真的以为她一上舟就认出他来了,不免惊赞道:“没有想到穆修容的定力如此之深,竟然可以入戏七分,让朕以为你真的不认识朕。难怪朕刚才对你说,如果皇上知道你与陌生男人说话,又共剩一舟之事被皇上知道了,会将你当作不守妇道抓起来而问斩时,你竟一点也不惊慌啊。”

    穆霖掩袖轻笑一声道:“皇上的戏也演得不错啊。你在恐吓臣妾的同时,还不忘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如此‘狡猾’之人,臣妾一生之中也就只遇上了皇上。”

    皇上听了心情大好地看着穆霖,笑道:“朕如何狡猾了?你倒说来听听。”

    穆霖道:“皇上把臣妾说成不守妇道之人,却把自己这个勾|引者给撇掉了,这不是狡猾是什么?”

    皇上着实没有想到穆霖如此机智聪明,竟然能够从他的话中就猜到他的意思,便看着她叹了一口气,由衷地赞道:“穆修容当真心思敏捷,连朕的这点心思也猜得出来。你既是如此聪明,看来你刚才赞朕的一翻话:我们的皇上英明神武,勤政为民,厚德载物,上善若水,千古一帝。当真是一个大大的马屁话了。”

    他说到这里忽又叹了一口气:“亏朕刚才还以为你真的是在赞朕是那样一个皇上,现在才知道你竟是为了讨好于朕,而说的那样一翻话。”

    穆霖听了连忙肃正表情,看着皇上严肃地道:“皇上怎么会认为臣妾是在讨好于你,而说的那样的话?那一翻话,的确是臣妾的肺府之言。”

    皇上微感诧异,目光悠然地看着穆霖,只等着她后面怎么说。

    穆霖看着皇上认真地道:“臣妾是一个深宫里的女人,目光短浅,见识不到大场面。所以,以臣妾而言,只要天下太平,人生如意,百姓安乐,生活兴隆,那都是因为皇上的恩泽。如此,臣妾说皇上英明神武,勤政为民,厚德载物,千古一帝,又有什么错了?”

    皇上听了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穆霖的心思竟然是这样的单纯,因为单纯,所以她的想法才珍贵,才让他觉得,她的赞美真的是发自肺腑的,便看着她笑道:“朕没有想到,朕在你这个小女人的心里,竟然会是如此高大尚的一位皇帝。”

    他说着心情愉悦地笑了一下,然后,伸出一只手掌,看着穆霖道:“过来!”

    穆霖闻言伸手握住皇上的手,只感觉他的手掌宽而厚实,带着暖暖的温度;她的手则相反,又冰又冷。她与皇上一握上手,两人都是不约而同的地惊呼一句:

    “你的手好暖啊。”

    “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话一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穆霖看着皇上,沉声问:“皇上确定要臣亲坐到你的身边去?”

    皇上眨眨眼,冲着穆霖微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过来吧。”

    穆霖纠正道:“皇上若是做了鬼,必定不是牡丹花下死,那就做不了那风流鬼了,只能与臣亲成为水中鬼。”

    她说了一句,不等皇上回话,便站起来想走过去,却由于舟身太小,只走了一步,感觉舟身摇晃得实在太厉害,便又重新坐下,看着皇上皱眉道:“皇上,你确定要臣妾坐到你的那边去么?”

    皇上看到这么小小的一叶舟,实在难以同时并排坐两人。若要强行穆霖坐到他的身边来,小舟肯定会翻,到时候,两人落入冷入刺骨的池中,不被溺死也得冻成重伤。便看着穆霖开玩笑道:“朕确定要你坐过来,但你坐不过来,朕也不能强人所难,只好准许你不坐过来。”

    “谢皇上恩准!”穆霖连忙向着皇上施了一礼。

    皇上微笑道:“朕既已准你不坐过来,但却依然要你回了刚才的话。”

    穆霖一愣,想到刚才她与皇上说了许多话,实在不知道他所指哪一句?微一沉思,才这突然想起,她刚才说过皇上被皇后的无情伤了一事。这一事,她还没有说完,而皇上对这件事又是最在意。便立即领会了皇上的意思,看着皇上道;“皇上是想要臣妾解释,为什么王兰皇后的无情,伤了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