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第一次
    皇上执着穆霖的手,无限温柔地看着她。

    穆霖无声地叹了口气,强自压下心中的不安,抬起头,带着一抹羞怯迎向皇上温柔的目光,想说话,但终究是找不到话题来打破这种情雨绵绵般的气氛。只能默然地看着皇上的头越靠越近,两唇相抵之时,她微微地颤抖了一下。皇上很适时地伸出两手扶上她的背,缓缓地平息了她心中的不安,以更加温柔的亲吻来索取她的回应。

    当两人相融之时,穆霖感觉到身子一阵刺痛。看吧,她就知道手指与男人不同,她的第一次,无论怎样都会有刺痛的感觉。她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地受住这股刺痛不叫出来,就是为了不被皇上发现。但是,尽管是这样,身上的刺痛感还是让她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皇上似乎有所觉察,身子停了下,便又继续。对于穆霖身上的刺痛,他不但没有觉得奇怪,反而有一种意料之中的喜悦。

    穆霖虽有疑虑,但想到皇上没有反常的表现,那就说明她掩饰得好,便不再纠结此事了,而是一心一意地配合皇上。当一场翻云覆雨过后,皇上累得睡着了,而她却是展转难眠,无法入睡。

    她转过头,透过微弱的烛光看着沉睡的皇上心中起伏不定,便轻手轻脚地披衣起床,走到窗户口,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隙,让冬夜冷风吹进来。刺骨的冷风仿佛一池清泉,清清爽爽地注入她的心间,让她的心境无比透彻,又无比的惆怅。

    她穿越过来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给了出去。虽说她真的不在乎这事,但是想到前九世的第一次,都是给了同一个面貌的男人,也就是今世的南瑾王。最初的两世她与他都是情深似海,相濡以沫地过一生。那两世的日子不但幸福美满,而且两人也有孩子,享受着天伦之乐,至到生命终结。

    后七世,她与他虽有情意,但却不知道为何,到最后总会不欢而散。甚至,两人会互相伤害,互相争斗,直到死亡。其实,后七世里,她的生命都是直接或间接地死于他的手里。

    这一世,她是从二十一纪的现代穿越过来,此事是她想不通的。只因前九世的她,都是死后再由妈妈孕育出生,出生以后,便有了前世的记忆,让她虽然是婴儿的身躯,但思想却已经是一个活了几生几世的人。尽管她有前世的记忆,但至于人们常常说的什么鬼界,喝什么猛婆汤之类的事情,她却是没有印象。也就是说,她除了是一个有前世记忆的人,其它都和普通人一样,没有特异功能和法宝及金手指什么的。

    想到这里,她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也许,这一世的穿越,已经注定了不一样。她将再也不会与南瑾王有什么纠结了,因为她已经是另一个男人的女人,不是么?

    但是……

    忽然一阵悉嗦之声传来,她转头看去,看到皇上睡眼惺松地坐起来,目光微眯地看向她。不说话,却是那样松松惺惺的状态,带着一抹关爱,一抹沉思地看着她。

    她连忙站起来,走过去,低头行了一礼,轻声道:“臣妾该死,吵醒了皇上。”

    皇上目光凝聚在穆霖的脸上,轻声问:“你在想什么?”

    穆霖闻言抬头看到皇上一头乌黑的发丝垂于身后,雕刻般俊朗的五官透着一种刚毅;漆黑浓密的剑眉之下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眼里充满了温情,也带着一抹与生俱来的忧郁;厚溥适中的双唇这时却是微微上扬,似是微笑,又似在沉思中不经意地触动了心思。

    这是她第一次清晰地看清皇上的容貌,不由得有一瞬间的分神。她万万没有想到,皇上长得如此俊帅,质气如此高贵优雅,眼里却竟然有一抹忧郁。这忧郁,几乎刺伤了她的眼睛。正如她的孤独寂寞与忧伤,也曾经刺痛了许多人的眼睛。

    但是,她会孤独寂寞,会忧伤,是因为她孤独地生活了几生几世,在那几生几世的等待和期盼里,到最后成了一种伤害,让她变得空虚而寂寞,忧伤而痛苦;然而皇上,他怎么又会忧郁呢?他乃九王至尊,有着无上的地位和权力,坐拥后宫三千佳丽,虽说他的心曾经被皇后的无情伤了。但帝王的情,帝王的心,不是最容易从别的女人身上找回来吗?

    她在太液池里对皇上说的一翻话,其实只不过是一翻投机取巧的话。现在看来,那翻投机取巧的话还真的说对了。皇上的心被皇后的无情伤了个支离破碎,因为破碎,心中才会忧伤,才会痛苦,久久散不去,终成一抹伤永驻以心。让他的气质,也变成了一种淡淡的忧郁吧?

    “你看朕看够了吗?”

    穆霖想得深沉,忽然听到皇上一句轻柔的话响起,这才猛地惊醒过来,她盯着皇上的容貌走神了。不由得脸上一红,窘迫道:“臣妾……这个,”

    皇上‘呵呵’一声轻笑,伸手温柔地将穆霖拉在身边坐下,看着她轻柔而调侃地道:“如果你还没有看够,朕坐着让你看个够就是。”

    “啊……”穆霖更加窘迫,更加羞怯了。过去的几生几世里,她因着对南瑾王的情,甚少与其他男人打情骂俏,甚至,连话都几乎没有交流过。

    所以,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很多男人都说她是一个高冷女人。其实不然,她只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南瑾王以外的男人,更别说和他们交谈。正如现在,皇上突然对她调侃起来,她便失了分寸,失了语言,只感万般无措。脸上的红晕,便在这种窘迫之下,越来越浓。

    皇上看到穆霖这样,心中甚是喜爱。不由得伸手一探,揉住她的脖子用力一拉,将她的脸拉到跟前,抵上他的额头,看着她眼中荡然无存的孤独寂寞和忧伤,只剩窘迫与迷茫,轻柔道:“谁的话语乱了你的心?谁的容颜慌了你的眼?谁的影子闯入你的心扉,让你不再孤独寂寞、忧伤?如果这个世间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做到,那么,朕愿意做这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