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被打惨了
    穆霖叹了一口气道:“就算是咎由自取,也不能放任她的伤口不理啊。不然,她会没命的。”

    梅伍一愣,她实在没有想到穆霖的心地这样好,对宣宣这种算计百出的人也能做到这种地步,实属后宫中不可多得的人。她跟随皇后多年,皇后虽然说不上狠毒,但也说不上善良。但像穆霖这样的做法,皇后是万万做不出来的。如果今天这事换作是皇后,皇后一定会让宣宣死无葬生之地。

    她本想对穆霖说,想要在这后宫生存,就必须要学会心狠手辣,才能在后宫活得长久一点。如此,对宣宣这种耍心计害人的宫女,一定要杀一儆百,才能让其她宫女不敢造次。

    但看到穆霖由始自终,根本就不在乎宣宣犯错一事,梅伍也懒得劝说了。反正她该做的也做了,穆林以后在后宫怎样,也真不是她能管的。她能管的,就是看着穆修容的一举一动,再将这些举动一一禀报给皇后。

    当听她到穆霖再一次叫她去请太医来给宣宣处理伤口时,她只好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身走出去,寻找别的宫女去寻找太医过来给宣宣处理伤口。

    穆霖看到梅伍走出去,才向着宣宣走过去。越走近宣宣的身边,她身上的血腥之味越浓,让她闻了几欲呕吐。她皱着眉头忍受着这股血腥味,走到宣宣的身边,蹲在床边,怜惜而心痛地看着宣宣轻声问:“宣宣,宣宣,你怎样了,没事吧?”

    她问了一句,等候了片刻也没有见宣宣有反应,不由得担心起来。便伸手轻轻地摇了摇宣宣,看着她苍白无血色的侧脸道:“宣宣,宣宣,你醒来,醒来。”

    在她不断的摇唤之下,死气沉沉的宣宣终于有一丝反应。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寻着声音的方向困难地转过头,看到穆霖,她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仇恨之色。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她的眸子便又变得平时的那样,透着一份机灵,一份讨好:“穆……修容,你怎么来啦?”

    她说着想坐起来给穆霖行礼,但耐何身子太痛,让她无法起身,更无法坐起来。

    穆霖看了连忙伸手按住宣宣的手,轻声道:“这时候不要行礼了。”她看着宣宣的眸子,微微叹口气道,“我已经叫梅伍去请太医了,你暂请忍耐一会吧。”

    宣宣闻言微微一愣,随即满眼感激地看着穆霖:“谢谢……穆修容……对奴婢的好。但是,”她说着咬牙沉受着身体的痛楚,以及心灵上的怨恨,但脸上却还是扯出一抹讨好的笑容看着穆霖,困难地道:“奴婢走路……都走不好,实是该死……不值得穆修容,对奴婢这么好……”

    穆霖劝道;“你别说话了,也别想太多。等太医来了处理好伤口,再好生休息几天,调理一下身体。其它的事情,等你的身子好了再说,再做吧!”

    宣宣听了,连忙又说了几声谢谢。这就么几句话的功夫,身上的痛就已经让她连呼吸都困难,便不想再说话了。

    在这时,门外光线一暗。穆霖转过头去,看到梅伍一人走进来,不禁问道:“你请太医了吗?”

    梅伍道:“太医们都在忙,临时请不来。不过,陈太医的新收弟子季沛先生会过来给宣宣处理伤口。”

    “哦?”穆霖闻言想到几天前陈太医来给她把胎脉的囧样,便不由得好笑,知道陈太医不能来也许是假借有事在身,便推脱不来。不过,谁来都行,只要有人处理宣宣的伤口就好。

    想到这里,她站了起来想走,但想到宣宣被打得实在太厉害了,现在的她一时清醒,一时昏迷,怕出什么意外,便又站住。想着等到宣宣的伤口处理完了再走,反正给皇后请安也过了时辰,再迟一些去,也没有什么关系。

    梅伍看到穆霖的样子,就知道她是要看着季沛帮宣宣处理好伤口再走,也不催她。只是跟在她的身边耐心地等待起来,等了半刻钟左右,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只晃眼的功夫,就见门外走进一名宫女和肩挎药箱的年轻男子。

    宫女看到穆霖,躬身行礼:“见过穆修容,季先生到。”宫中有名的医者都称呼为太医,但像季沛这样没有出师的弟子,不能称太医,甚至连‘医者,大夫’都不算。但后宫女子又不能直呼男人的名子,便通常在男子的姓氏后加上‘先生’二字,以显她们的尊重和礼仪。

    穆霖点点头,示意知道了,也示意季先生赶紧过来给宣宣处理伤口。

    季先生得到指示赶紧走过来,看到宣宣的伤口处烂了一大片,血肉模糊,腥味冲天,怔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穆霖站在床前,看到季先生走过来,本来心下宽慰,但看到他看到宣宣的伤口后,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起来,不由得心下一沉。知道这是一个还没有学会医学技术,又还没有单独操作过伤口的年轻弟子,看他一脸稚嫩的样子,年纪最多不会超过十七岁。再看他变脸色的样子,她知道,这是一个对血液敏感的人。这样的人,怎么能帮宣宣处理伤口?

    她的念头刚起,便看到季先生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苍白着脸,勉强把肩上的药箱往地上一放,打开药箱,双手发抖地往药箱里拿东西,拿出几瓶药粉和纱布等等处理伤口时要用的基本东西。

    他拿着东西一步一艰难地靠向宣宣,每靠近一步,他的脸色便要白上一分,他的呼吸便要急促地一吸一吐。那明显是遇事时,要深呼吸来缓解紧张心情的动作。

    穆霖淡淡地看着,看到季先生在上药之前,连最起码的要先清伤口的事情都忘了做,便看着他道:“季先生,你拿着药是准备给宣宣直接上药吗?”

    “啊?”季先生没有想穆霖有此一问,便抬头看她,看到她一脸的淡如水,但眸子中深幽倩倩的光茫却是无比清彻,无比明亮,带着一丝淡淡的孤独,也有一丝淡漠之色。

    他看了心下一紧,被穆霖的气质所摄,又被她的话所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