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失魂症
    陈太医是一位六十几岁的老太医,也是宫中有名望的太医,他在后宫为各宫各殿的妃子们看病治病,不知道治好了多少,便很得后宫妃子们的喜欢和爱戴。

    不一会,陈太医被请来了。他跟在坤宁宫内监小允子的身后进来,看到皇后和四位娘娘以及穆霖都在,不由得心中一紧。直觉告诉他,这一场看病必定会非比寻常。当然,给穆修容看病,那是更不寻常。因为几天前穆修容被姚昭仪打致昏迷的时候,他奉了皇上的命给穆修容看病。

    其实穆修容根本就没有病,只是被姚昭仪打惨了,却还不至于要了命。他当时给她处理了伤口,再开了一些止痛和加速愈合的药,想着穆修容第二天就好,他就不用再来了。谁料想第二天,他被皇后和四位娘娘悄悄地召进了坤宁宫,原来皇后和四位娘娘要他去给穆修容肚子里的孩子,把~胎~脉!

    他一听,简直要倒了。穆修容有什么胎脉?她与皇上行事也只不过是七天前的事,虽说她与皇上行事之时,没有做任何的措施,但就算是这样,又怎么可能一定就会怀上皇上的龙种?就算怀上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有孩子吧?因为一般来讲,男女行事之后,女人最快也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知道自已有了身孕。

    他不知道皇上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听了穆修容说有龙种的话就当真了?而且还因此封了穆修容为二品嫔妃的分位。对于此事,全后宫和全前朝的人都知道穆修容的话一定是慌话,只有皇上不问真伪,而选择了相信穆修容的话。

    但皇上选择相信了,皇后和四位娘娘不会相信啊。既然不会相信,她们当然就会请太医去给穆修容把把胎脉,以此来揭穿穆修容的谎言。

    陈太当时听了皇后和四位娘娘的话后,便一口应承了下来,还誓言旦旦地说,他一定要以医术来揭穿穆修容的谎言,让她的奸计原形毕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但是……

    陈太医一想到几天前去给穆霖把胎脉的事情,便感到头大和心慌。因为他给人看病治病几十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像穆修容这样,不是医者,却比他这个有着几十年行医的医者仿佛更懂医术,更懂医道,让他听了她的一翻精彩的演说之后,深深地觉得穆修容跟皇上行了事,一定就会有了龙种。

    所以,他至今还被四位娘娘怨恨呢。她们恨他,是因为他给穆修容的肚子里有龙种一事,下了一个众人无法反驳的定论,让她稳坐二品嫔妃的位置不被动摇,甚至是非常巩固!

    此刻,他迎着四位娘娘殷切的目光,以及穆霖幽幽淡淡的目光,不由得深吸一口气,这才走近前,首先向皇后娘娘行礼:“臣见过皇后,”然后,他与穆霖一样,礼数周到地向着四妃和穆霖挨个行礼,“臣见过贤妃娘娘,见过淑妃娘娘,见过德妃娘娘,见过贵妃娘娘,见过穆修容。”

    穆霖看到陈太医一把年纪,行起礼来却是九十度的大鞠躬,不由得好笑,心中道:“陈太医,你这是究竟心虚到什么程度啊,为何要如此大弯腰来掩饰心中的不安?”

    皇后抬手免了陈太医的礼,看着他道:“陈太医,今天请你来此,是想让你给穆修容看看病。”

    陈太医一听,心里咯噔一响,果然是给穆修容看病!他抬眸微微看向穆修容,硬着头皮问:“不知穆修容哪里不舒服?”

    “她说她不记得落水之前的事情了。”淑妃连忙接口道,却也不说穆霖故意想借此理由来推卸责任。

    “哦。”陈太医点点头,不由得松了口气,还好不是给她把胎脉。他哦了一声之后,看着穆霖问,“穆修容是因为几天前跌入太液池,而不记得事情了吗?”

    有关几天前穆霖和宫女小玉同时跌入太液的事情,他也是有所闻的。知道小玉当场就死了,而穆修容虽然被叶成枫救起,但也因此昏迷了三天。那三天,给她看病的人不是他,而是另有旁人。所以他并不知道她除了身体上不适之外,还因此而不记得落水之前的事情了。

    穆霖点头道:“是的。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心里便很焦急,所以请太医为我诊断一翻,看看能否有什么医治的方法。”

    陈太医沉吟一声道:“月为病地,水为凉,月入卦中在五爻为路;月又为久,时间长,巽卦为风……”

    穆霖一听,感觉头大,她最怕的就是陈太医以卦来解医,再以医来说内经,一种轻微的病,可以三言两语地解释完,他偏偏是要说上好一段时间才能说完。因此,她一听连忙阻止:“陈太医,捡简单的说。那些内经和本经不需要说出来,我们听不懂。”

    陈太医老脸微微一红,有些无措地伸手撸了撸下额短少的白须,这才说道:“意思是说穆修容跌入太液池,因着现在天气寒冷,水如冰刺,将你的精神和身体遭受了巨大的伤害,而导致你神情不宁,肝虚邪袭,神魂惊挠则可诱发失魂症。”

    “失魂症?”贤妃抓住最后三个字,惊恐地睁大眼睛,看着陈太医道,“听说失魂症乃人魂离体,是因为受到鬼魂附体?”

    说到这一句,她似乎非常惊恐,连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

    淑妃一听,连忙夸张附和:“对啊,对啊,听说得了此病的人,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他已经不是他,所以,他说不定随时都会将人杀了。哦,”

    她说着双手抚上脸庞,睁圆一双美目,带着惊惧的表情看着穆霖,生怕穆霖会随时要了她的命似的。

    穆霖一听,几乎要喷血,便看着贤妃和淑妃淡淡道:“两位娘娘何必如此惊慌失措?陈太医可没有说失魂症就是鬼神附体,是不?”

    德妃向来都是做那平息事情之人,听到穆霖的话,知道不能在皇后和太医面前把一件毫无影子的事情,煽风点火到无法转余的地步,便看着陈太医道:“陈太医,以我们的理解,失魂症确实是说一个人受到鬼神附体,变成了另一个可怕的人。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