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独爱这一杯茶
    皇上听到穆霖一翻独到的见解,不禁点头赞许道:“穆修容的人生茶真真是独到而有意味,看来朕要多喝上几杯,才能做到拿起放下,才能活得快乐和怡然啊。”

    他说着拿起面前的茶杯,慢慢地品味起来。当茶品尽,味已在心间长留,不免看着手中的空杯,轻声吟道:

    修容闲时独爱清,

    清泉泡出几多情。

    人生恰似茶中味,

    苦涩香甘品自明。

    穆霖合掌轻拍,赞许道:“皇上真是有诗人,只转眼间,便以一首诗道尽了人生茶中的酸甜苦辣,当真是好诗,好诗。”

    皇上看着穆霖微笑道:“穆修容也是令朕大开眼界,明明是一杯茶,却被你说成了人生。人生有起有落,有品有德。人生若无起落,便不知生活艰苦幸酸;有幸酸,若无品德,便不能从逆境的人生路上走下去,只会在自取灭亡的路上越走越远;有了品德,便能品出人生的真理,也就能品出茶的味道来。”

    他说着执起穆霖的手,让她站起来,坐到他的腿上。他拥着她,目光温柔如水般地紧紧守住她的眼,看着她眼中的一抹孤独和千年般的忧伤,轻声道:“人生如茶,拿起放下。告诉我,你能做到吗?”

    穆霖心中一惊,她不明白皇上何出此言?而他话中的轻柔和随意,就连‘朕’字也没用,而是用‘我’字来与她交流,却又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过的宠爱感觉。世人都知道,皇上至尊,权力无上,与人说话,从来就用至高的尊称‘朕’!何时听皇上用过‘我’字与人交谈?

    她不但受惊了,还受宠了。眼睛迷茫地看着皇上,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把头轻轻地靠在皇上的胸膛,用心去感受他那颗平稳而又有节奏的心跳。

    皇上抱着穆霖,真的是用心去抱,用宠爱去抱。他抱着她,在她耳边轻语:“朕喜欢来你这里,因为你能够给朕不一样的感觉,以及一份不一样的宁静。”

    他的气息喷在穆霖的耳边,酥酥麻麻的,让她的身体起了异样的感觉,不自禁地轻轻挣扎了一下,轻语道:“只要皇上喜欢,臣妾随时恭迎皇上的到来。”

    “呵!”皇上轻笑,伸指刮了一下穆霖的鼻子,看着她笑道,“你想得美,朕连着两晚来你这里,已经让你处于刀锋之上。如果明晚再来,估计后天你就会被其她妃子或大臣们请到皇后的坤宁宫,说你媚惑朕,因而要处置于你。”

    “啊?”穆霖吃惊地抬头看着皇上,不敢置信地问,“皇上的意思说,皇上不能连续两天以上,到同一个妃子的宫殿里留宿吗?”

    “正是!”

    “哦。”穆霖惊叫一声,脸上写满了愁苦,睁大了眼睛看着皇上,愁眉不展地道,“那皇上为什么还要来臣妾这里啊?臣亲恳请皇上速速离去,要做到雨露均沾啊雨露均沾。”

    她说是那样说,却坐在皇上的腿上,没有半份要站起来的意思。

    皇上被穆霖的样子逗笑了,看着她道:“但朕独爱你这杯茶,做不到雨露均沾,怎么办?”

    “嗯。”穆霖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抬起头看着皇上很认真地道,“皇上既然独爱臣亲这一杯茶,那么臣亲也只好独占皇上这一颗树。”

    她说着羞怯地一笑,把头又靠上皇上的胸膛,用手轻轻地触碰着他的衣服,轻声道:“只要皇上喜欢,臣亲才不会去管什么雨露均沾,什么皇后,什么后宫妃子,什么大臣们的心是怎么想的呢。”

    她的话又轻又柔,带着一种撒娇的味道,勾起皇上心中的想念,让他的骨头都似乎要软了,心也软了,柔了。禁不住心中的想念,他伸手将穆霖的脸抬起,在她的唇上落下深深的一吻……

    一连两夜,皇上都在月裳宫里留宿,这让后宫掀起一片浪潮,也击起一片妒忌之声。所有嫔妃都盯着月裳宫的方向,既羡又恨,都忍不住在想,原来皇上可以在同一个妃子宫里连着留宿两日,或者甚至是更长久的时间。

    穆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是在刀锋之上,只要出了月裳宫,遇上了后宫的其她妃子,便会惹来了一场口枪舌战,便懒得出去。只想在她的宫里安安静静地过一天,不想要卷入纷争,更不想与人斗嘴。何况她本就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活了几生几世,对生活早没有了什么希望,也没有什么欲念,只喜欢平平淡淡地活下去,活到寿终就寝,便是一生。

    如是,她在月裳宫内睡睡起起地清静了一天,倒是安逸,既没有妃子们来访,也就省了一份勾心斗角。晚上用过晚膳,沐浴后,便拿着[本经]坐到窗户边,打开一条缝,就着宫灯看书了。

    宁静的夜晚,安静的气息,清香的空气里,窗外时不时地吹过一阵北风,带来呼呼之声。虽有寒气,倒也让人感到清凉舒服。

    看了许久,感觉眼睛有些困泛,便合起书,站起。梅伍很适时地走过来,接过穆霖手中的书,看着她轻声道:“穆修容是要休息了吗?”

    穆霖摇摇头道:“我还不困。”她说着顿了一下,看着梅伍道,“时辰不早了,你先下去休息吧,留下两名宫女在外候着就行。”

    梅伍道:“还是让奴婢服侍穆修容就寝以后,奴婢再去休息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跟着穆霖的脚步,走到贵妃塌前,知道她要坐下去,连忙将贵妃塌整理好,将枕头竖起来靠着塌背,让穆霖靠着枕头坐着会感觉服侍一点,这才看着穆霖道:“穆修容还是早一点就寝比较好,冬日里的气温冷,容易袭了寒气,损了身体,那就不好了。”

    “嗯,我明白。”穆霖知道梅伍的好心,便看着她道,“我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一下就去入寝。你累了一天,还是先下去早点休息。”

    梅伍点点头,知道穆霖性子比较随性,又倔强。她既然要梅伍下去休息,就一定不想要梅伍打搅她的清静。何况她现在已经坐到贵妃塌上了,以她随性又无争的性格,在这里坐着坐着,就有可能睡着了。

    想到这里,她也不劝穆霖,便轻声告辞了出去。在关门的时候,她叮嘱守夜的两名宫女好生服侍穆霖,便匆匆向着坤宁宫而去,准备向皇后汇报穆霖今天一天的动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