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凶手留言
    穆霖想到南瑾王这一去可能就永远不再回来,心里不禁感到惆怅。但想到这一世的命运也许早已不一样,她与他,早已是陌路。纵有过去几生几世的情感纠结,也都随着他一次又一次无情的伤害,而让她心如止水。

    所以,当她听完南瑾王的事情之后,只是微微地叹了口气。这才开始吩咐梅伍为她梳装打扮,然后等着叶成枫的到来。

    原来,今天后宫议论的第二件事情,便是有一位禁卫在停尸房里小玉的尸体面前自杀了。发现他自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副统领叶成枫。叶成枫为了要破小玉之死案件,这几天都会往停尸房里查看小玉的尸体,想从她的身上找出没有被发现的任何蛛丝马迹。

    谁知今天一去到停尸房里,他便看到了一名禁卫扑倒在了小玉的身上,一动也不动。叶成枫看了连忙走过去将他扶起来,这才发现禁卫的胸前插着一把小刀,身上染满了凝固的血液,将他的衣服和小玉身上的衣服都染成了红色。

    叶成枫看了连忙伸手把了把禁卫的脉膊,再探了探他的鼻息,这才确定禁卫已经死了多时。他一边心情沉重地将禁卫的尸体放到另一张床上,一边再将禁卫里外仔细地搜查了一遍,就是想要看他是死于他杀,还是自杀。

    谁知这一搜查,叶成枫便在禁卫的衣袖里搜出了一封信。信里说,他与小玉两人早已暗结情缘,但因为后宫里的女人,不管是妃子还是低贱的宫女,这一生都只能是皇上的女人。

    而他却胆大包天,敢抢了皇上的女人,与小玉发生了感情。让他悔不当初,便想着斩断情丝,不再与小玉来往。然而小玉却时时缠住他,不但不答应与他恩断情结,而且还要求他带着她离开后宫,远走高飞。

    对于小玉无理的请求和恼人的纠缠,他找了各种理由拒绝,但就是无法做到让小玉死心。她不但不死心,而且还找上他并威胁他,如果他不带她离开皇宫,或者要与她恩断情结的话,她就把两人的事情告诉皇后,让皇后为她做主。

    他听后心中害怕,因为这事一旦让皇后知道,便是皇上知道了。皇上知道了,便是诛他九族的下场。所以,他在劝说多次无效之后,终于狠下心来谋算要将小玉杀了。

    终于,在几天前的晚上,他值班时意外地发现小玉跟着新晋升的穆修容走在太液池边上,此时夜高天黑,天寒地冻,正是杀人的好机会。

    他抓住这个千载难缝的机会,悄然掩上去。在穆修容还没有看清来人之时,便上前一拳把她打晕了,然后将她抛入池里。当他解决掉到穆修容之后,转身过来就伸手掐住小玉的脖子,让她连呼叫都叫不出声,便将小玉掐死了,也将她抛进了池里。

    小玉在被他掐死之前,曾经痛苦地挣扎过,并伸手狠狠地抓上他的右手腕,因此在他的右手腕处留下了五道深深的印痕。

    他以为杀了小玉之后,他就可以安枕无忧地过日子。谁知他却因此而夜夜做恶梦,梦见小玉化成厉鬼来取他性命,要他下黄泉与她再结情缘。

    他被小玉的死日日折磨得人形渐瘦,精神几近崩溃。到最后,他终于忍无可忍,便写下一封遗书,不但将他与小玉暗结情缘的事情交待清楚了,而且还将他如何将小玉杀了的过程也写清楚了。

    叶成枫看完这封遗信之后,便掀起禁卫的右手袖子,看到他的手腕上真的有五条手印。然后,他又看了看小玉的手,比了一比,这才确定禁卫右手腕的手印,的确是小玉死之前留下的。

    如此,一桩小玉坠落太液池而淹死之案,到此已经明目了。但叶成枫却还要做许多事情,便没有立刻来请穆霖过去认凶,而是将禁卫的尸体放好,然后要先做各种记录,再向皇上和皇后禀报。因此,禁卫之死,虽然叶成枫还没有来找穆霖认凶,但这消息却已经传遍了整个后宫。

    后宫里的人听了,都觉得穆修容真是倒霉,竟然摊上了这样一件事情,差点丢掉了小命。所幸她的命大,捡回了一条命,但也因此昏迷了三天。

    穆霖听了心中只感惊涛骇浪,面上却毫无声色。

    她听完这个消息之后,便知道叶成枫将禁卫的尸体处理好之后,便会来召唤她过去认凶了。这个凶手,她当然不认识。但是,她一定要去认,而且,她也一定要指出来。这样,她才不会因为小玉之死的事情,而陷入无穷无尽的追查中。

    她在等待叶成枫来召唤的时候,忍不住为那禁卫感到可惜,好好的一条命,就这样被南瑾王给害了。她虽然不知道南瑾王是怎样做到,让那位禁卫招认杀了小玉之事。但她却知道,南瑾王这一次帮了她,让她摆脱了叶成枫对她没完没了的追查。

    当然,其实这不能说是帮她,因为她会成为嫌疑人被叶成枫追查,也是南瑾王陷害的。想到这里,她不禁苦涩地一笑,这真是,成也萧墙,败也萧墙!

    世间能够做到这一切的人,也就只有南瑾王了。

    穆霖整装以待地等了一会,果然听到殿外内监小陈子来报,说是叶成枫求见。她听了立即有请,便看到叶成枫一成不变地穿着黑色胄甲,踏着沉稳的步伐,目光依旧如捕猎的动物一般,又利又精锐。

    只见他走进殿来向着穆霖行了一礼,目光扫过她依然缠着的白色绑带的脚,还未说话,却见穆霖已经在梅伍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看着他沉声道:“叶成枫是来请我去认凶手的吗?”

    叶成枫目光闪过一丝意外,看着穆霖微微点头道:“是的。”

    “前面带路吧。”穆霖也不废话,说完便往殿外走。

    殿外早已在叶成枫进来的时候,便已经由钟惠侍安排好了一顶软舆等候在一边,他进来的时候虽然看到了,但也没有想过这是用来抬着穆霖跟着他去认凶手的。现在知道了,便有些佩服穆霖聪明机灵,竟然猜得到他会来请她去认凶。

    他在庭院中笔直地站着,等候着穆霖上了软舆,这才走在软舆的前面,带着穆霖一行人向着停尸房走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