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节操掉了
    ,精彩小说免费!

    穆霖看着皇上敞开寝衣,露出诱人的肌肤来引诱她,便感觉鼻子里有一股热流涌出,连忙伸手捏住鼻子。她这是有多久没有见过男人的肌肤了?想她活了几生几世,自以为活得淡如水了,事上任何人,任何事,已经无法撼动她的心、她的情了。谁想到,一个男人坦胸露肌,搔手弄姿的样子,就能让她产生情||欲?

    她捏住鼻子仰天叹息一声,再次腹诽一句:你大爷的,皇上也来勾引人,不流鼻血真是对不起自己啦!

    腹诽完,她这才收拾了一下心中的情绪,捏住鼻子缓缓地走近床榻,越走近床榻,越能看清躺在床上的皇上是有多么的诱人和风骚,她内心的躁动就越来越热。

    终于,她受不了了,一下子猛扑上去,流着鼻血呐喊:“皇上,这是你逼臣妾的。”她扑上去便抱着皇上的身子一阵乱啃乱咬。惹得皇上在她的身上,犹如一个受情的小女人,嗯嗯哼哼的呻}|吟着。

    终于,皇上也无法忍受穆霖的一阵乱啃乱咬,抱着穆霖翻了一个身,把她压在身下,看到她的鼻子上流了血出来,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伸手刮了刮穆霖柔软的脸蛋,看着她的鼻血笑谑道:“穆修容这么急迫的想吃了朕,看来朕必须得配合才行啊……”

    他说着伸手一扯,将她身上的寝衣扯开,露出她里面的红润肌肤,在宫灯之下闪着晶莹的光泽。

    穆霖本能地轻呼一声,想要伸手遮住坦露的胸前,然而身子被皇上压住,手也被他抓住,无法遮羞,只能任皇上目光灼灼地看着。

    皇上看着穆霖的胆胸,身下只感一股热流流过,瞬间便有些蠢蠢欲动起来。但他却硬是忍住了这股躁动,看着有些羞怯想要找东西遮挡胸前的穆霖,不由得笑道:“朕以为穆修容有多热情奔放,原来也和别的女人差不多,在坦胸裸|露人前时,还是会想要遮挡起来,不敢给予人看。”

    穆霖听了只想捂脸,但她却睁大眼睛看着皇上很无趣地道:“皇上,此时此刻你跟臣妾提别的女人,会不会太煞风景了?”

    皇上笑得有些邪恶:“不会不会,朕就是想要将你与别的女人比一比,看看你究竟与别的女人有哪里不同,为何会让朕着迷?”

    穆霖摆出一个任凭你比一比的动作,然后翻了一个白眼,看着皇上笑道:“皇上,是不是臣妾这个样子就让你动心了,着迷了?”

    皇上只感觉要抽筋了,看着穆霖叹息道:“穆修容翻白眼的样子,半点都不迷人,只想让朕抽你两耳光。”说完,他当真伸出手掌甩了穆霖一巴掌。只是这一巴掌落到穆霖的脸上时,却是轻柔得犹如羽毛扫过她的肌肤,让她感到痒痒的,麻麻的,身子不由得一阵颤粟。

    皇上轻笑,俯身靠近穆霖的颈窝,在她的耳边轻语:“说你需要朕。”

    穆霖偏了一下头,笑道:“如果臣亲不说呢?”

    “那你的下场会很难受,很难受……”皇上的声音停止在他的唇吻上穆霖的脖子,然后,他一路沿着她的脖子往下吻去……

    穆霖连忙躬起双腿,想以此来抵制皇上的***。然而,人的身体终究是最容易反应一个人的需要。不管她活了多少世,有些本能的事情依然无法受她的大脑控制。

    这一刻的穆霖,正如皇上所说,她真的很难受,很难受,几次想按照皇上说的那样将话说出来,但她终究是一个女人,不管活了多少世,也是一个女人。女人该有的矜持和羞怯,她依然会有。因此,她尽管很难受,但也极力地忍住,就是没有说出来。

    这一来,皇上的倔强性格也被穆霖挑起了。

    你不说是吧?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受到什么时候?

    他发起了狠,将吻吻得更深入,更深沉,各种花式样的吻功,在穆霖的身上驰聘,就是要逼得她受不了,而开口求他。

    然而他低估了穆霖的忍耐力,他虽然能够感受到穆霖几近崩溃的边沿,但她还是能够坚持,这不得不让他感到佩服。

    这样一来,不但穆霖已经受不了了,就连皇上也有些受不了。

    他的耳朵里听着娇喘连连的声音,唇里感受着穆霖身上的热度和柔软,几次想要不等穆霖邀请,便自己进入,但想到他正与穆霖调qing与较量,他作为皇上,怎可输了她?何况他还是调qing高手,各种花一样的人儿在他的手下如败将一样,没有几下便已经彻底输了,哪里有像穆霖这样的?将他的兴趣越调越高,情越调越浓,心越来越强。

    穆霖在皇上高超的手段之下,全身颤粟得就像在抖筛子一样,人是越来越难受,想念越来越深,终于还是无法忍受,抱着皇上的头拉到唇边,在他耳边软语求道:“小哥哥啊,你饶了我吧,我需要你,求求你进来吧。”

    她的声音又软又细,带着轻颤,带着蛊惑,脸上的神情又是娇媚迷人,让人看了和听了说不出的妖娆,说不出的勾人。

    皇上听了差点就要欢呼一声,这一场较量他赢了。赢得心花怒放,赢得心肝都要颤抖了。他低吼一声,带着全身的力量在穆霖的身上尽情地驰聘,碾压,匍匐……

    穆霖在这种蓄满了浑身力量的驰聘之下,身心是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快乐。她的每一次出声和叫喊,也同样让皇上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快乐。

    这一场较量,正如皇上所想的他赢了,穆霖输了。输得是目面全非,输得连节操都掉了,她竟然连‘小哥哥’这样羞人的话也能喊出来。

    她想她是疯了,想她乃是一个活了几生几世的人,对于这一事,并不是十分的钟爱和需求。偏生现在这个身躯不是她原有的身躯,不受她的控制,对这种事十分的敏|感,才会如此没有节操的需求。

    这一场翻云覆雨之后,两人都已经筋疲力尽,全身心却是欢喜的,愉快的,无法入睡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