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她想对他做点什么吗(2更
    顾欢喜的小手暖烘烘的,如她身上的气息,挨着田园都觉得舒心惬意的很。

    更别说被顾欢喜这么关心着。

    就算是没病,田园也觉得晕乎乎的,找不到东南西北。

    傻兮兮的点点头,想到末香是顾城派来的,忙摇头,“我,我没事!”

    “真的没事吗?我看你额头这么凉,是不是太累了?”

    “嗯,可能是太累了!”田园含糊着。

    昨天晚上他一晚上没睡,脑子里都是那些旖旎的心思。

    就算眯着,也是他不顾一切把顾欢喜压在身下撕扯着她的衣裳,吓的他再不敢睡着。

    这会子听末香是顾城派来的,田园就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来。

    “欢喜……”田园轻轻的喊了一声。

    “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还是让末香给你看看吧,你可是这个家的顶梁柱,真要倒下了,我们娘几个怎么办?”顾欢喜说着,就要去喊人。

    田园紧紧抓住顾欢喜手腕,不让她走。

    更不让她去喊末香来。

    “怎么了?”顾欢喜问。

    “我没事,你陪我一会就好!”

    “……”

    顾欢喜错愕了一下,偷笑。

    “那你松手,你都抓疼我了!”

    田园连忙松手。

    顾欢喜走到一边坐下,两个人隔着一个案几,都沉默着,却也明白,此刻这般其实是最好的,他们谁都跨不出最后一步。

    更不敢再进一步发展。

    顾欢喜是心虚,觉得她占了别人的东西,田园喜欢的人不是她。

    田园则是不敢,他心里不敢也舍不得把最爱的女子玷污。

    村里人过来的时候,顾欢喜提醒了田园一声,起身离开。

    田园呼出一口气,招呼着大家。

    村民们都在收稻谷,身上有骨子汗臭味,田园也没嫌弃,去拿了账本来,一个一个喊上前,对了银子,便给了银子,不少一文钱。

    顾欢喜站在拱门处,看着忙活的田园,笑着眯了眯眼。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最吸引人,这话真不假。

    丁香、末香站在一边瞧着,心中有些担忧。

    来时相爷吩咐,让他们警告田园,不许他有非分之想,可是如今想来,有非分之想的怕是不止田园,她们小姐可能也动心动情了。

    “还说吗?”末香问。

    她不如丁香聪明,也不懂男女情爱。

    丁香想了想,“说吧,这是相爷吩咐我们的最后一件事情,说了之后怎么选择是夫人的事情,你说对吧!”

    “……”末香想了想,顿时明白了丁香的意思。

    她们是夫人的丫鬟,自然是以夫人的想法为先。

    话带到了,田园要怎么做,是田园的事情。

    点点头,表示赞同。

    两个人有了决定,便继续去收拾了。

    她们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不过顾欢喜给了她们布料,这衣裳得做起来。

    作为夫人身边的丫鬟,总得体面些才是。

    两人彼此量了尺寸,记下来打算慢慢做。

    她们目前还不清楚顾欢喜喜好厌恶,得打起精神来应对。

    不过也明白,顾欢喜定是好相处的人。

    顾欢喜自己烧了热水,把自己洗的香喷喷,又给田园烧了水。

    才从后门去看不不、冬瑜。

    在窗户口,听着屋子里传出来的笑声,是不不在给冬瑜说故事。

    她自己也认识不多字,拿着一本书全靠胡编乱造,倒是把冬瑜、采菊逗的咯咯咯直笑。

    顾欢喜推门进去,“你们洗过了吗?”

    不不立即起身,甜甜的喊了一声,“娘!”

    顾欢喜怜爱的摸摸不不的头,“乖了!”又问道,“你们洗澡了没有?我那边烧了热水,去我那边洗吧!”

    “好啊!”

    顾欢喜抱着冬瑜,采菊给冬瑜拿衣裳。

    不不也找了自己的衣裳,去顾欢喜院子洗澡。

    采菊、不不帮着给冬瑜洗好,顾欢喜陪她在炕上玩耍。

    不不、采菊很听话,很能干,把冬瑜照顾的很好。

    “以后要听姐姐的话!”顾欢喜捏捏冬瑜的鼻子。

    冬瑜笑着点头。

    不不虽然有点小心思,也嫉妒她,但是对她很好。

    她懂不不的心思,只是有些时候,看不上她的小家子气。

    等到三个孩子都洗好,又在顾欢喜这里玩了一会,采菊抱着冬瑜便回了不不的院子。

    屋子又空荡荡下来。

    顾欢喜撑着下巴,想着事情。

    以前手里没银子,很多事情都要押后,如今大哥让丁香、末香带了十万两银子来,有些事情得提前才是,比如这办学堂的事情。

    她得先把学堂弄起来,请个先生,让先生教小田村的孩子们读书,附近村子若是有人愿意来,她也欢迎。

    田园回来的时候,顾欢喜正一个人想的入神,灯光下,双眸润润的,粉粉的唇诱人采摘,让人心神荡漾。

    田园扭开头,吞了吞口水。

    坐在顾欢喜对面,轻声问,“想什么呢?”

    “我大哥给了我一些银子,我们开个学堂吧,让小田村的孩子们读书,只有他们读书认字了,以后才能更好的为咱们办事,你说对吧!”

    “……”

    田园心口一紧。

    “你,你大哥给了你多少银子?”

    “一万两!”顾欢喜说道。

    倒不是她故意瞒着田园。

    如今田园手里有多少银子,怕是只有几十两了。

    她说太多,伤他的心。

    田园松了口气,幸亏不是十万两。

    不然他真是要无地自容。

    “好,咱们开个学堂,请个先生来,教孩子们读书,不不也该去读书认字的!”田园低语。

    心里有些凉丝丝的心悸。

    他要努力赚钱,一定要努力赚钱才是。

    “嗯,到时候书本咱们来买,笔墨纸砚第一年也咱们买吧,村民手里确实没什么钱的,但是束脩却必须他们交给先生,这是该有的礼仪!”

    更不能让村民们觉得,他们是善人,就要把什么事情都给安排好。

    他们只是带一个头,让小田村的人有出息一些。

    田园点头。

    心思有点恍惚。

    “我给你烧了热水,你快去洗澡吧!”顾欢喜催促道。

    心里却想着,今天晚上要不要再勾引一次?

    可是天天肩膀酸胀,这个借口也不太好……

    顾欢喜纠结的很。

    田园拿了衣裳到浴房,大锅里烧着热水,一边的水缸里,水也是满满的。

    按道理几个人洗澡之后,这水缸早就空了,他顿时心里难受极了。

    说什么爱,说什么情深,他连个洗澡水都准备不好,说什么情深,对她好!

    身子靠在墙壁上,满满的坐下去。

    他知道,从得知丁香、末香是顾城派来的人,他方寸大乱,什么壮志凌云,瞬间崩塌。

    他感觉自己有些迷茫。

    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田园忽地惊醒过来。

    谁?

    连忙站起身,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顾欢喜也是轻手轻脚的,偷偷的靠在门上,浴房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

    这么快洗好了?

    轻轻的想要推开门,门一下子被拉开。

    “……”

    “……”

    四目相视,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欢喜?”

    “田大哥!”

    气氛格外的尬尴,仿佛空气都凝固了般。

    顾欢喜吞了吞口水,“我来看看,你有没有需要的?然后就去睡了!”

    顾欢喜说完,一溜烟跑了。

    跑回床边,倒在床上,拉了薄被盖住自己的头。

    脸滚烫滚烫的,像着了火一样。

    她其实想去偷看一下,虽然乌漆墨黑,未必能看到点什么,但是好奇驱使下,她做了蠢事,还被田园抓了个正着。

    简直了……

    田园看着空空的房门口,错愕片刻之后,有种恍然大悟,但又觉得不可能。

    欢喜又怎么会偷看他洗澡,一定是他想多了。

    一定是的!

    转身准备去洗澡,甚至坏心眼的,把门留了一个缝隙……

    田园一边洗澡,一边看着门口,直到他洗好,也没见顾欢喜来。

    他就知道,是他想太多了!

    没敢去打搅顾欢喜,回到自己的屋子,坐在炕上,而他坐的位置,便是先前顾欢喜坐过的地方。

    似乎还有顾欢喜身上的温度和香气。

    等到头发干了,田园才熄灯倒下休息。

    顾欢喜的屋子里,角落油灯亮着,透过来了一点点光亮,可就那么一点点光亮,也点亮了他漆黑的内心。

    带给他温暖和希望。

    如今这希望……

    田园深深的吸了口气。

    顾欢喜羞燥过后,也有些累,打了几个哈欠,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知道,还是那毒的原因,让她不能如常人一样熬夜,脑子也不如正常人那般运转的快速。

    半夜三更时分

    丁香、末香悄悄的起床,摸到主院来。

    她们想试探一番,田园到底有多厉害。

    两人才到院子,田园就已经发现,快速的起身,到了顾欢喜的屋子,把顾欢喜抱到了里间,放在软榻上,把软榻上的薄被盖在顾欢喜身上,然后出来躺在了床上,手里拿着他的大刀。

    等到丁香、末香进来的时候,田园便听出是她们。

    “…”

    莫非这两人是细作?

    想到这里,田园眸子一沉,眸中杀光尽现。

    等到两个人靠近床边,掀开蚊帐的时候,田园拿了大刀直接砍了过去。

    丁香、末香错愕之于,快速闪躲。

    也好在她们武功不错,不然被田园砍中,非死不可。

    三人顿时就在屋子里厮打起来。

    一对二,丁香、末香从小的训练,那也是招招尽是杀招,田园的招式沉重狠辣,把两个人逼的节节败退,从屋子里退到了院子。

    地方大了,田园的武功更能施展开来。

    对两人更是没有手下留情。

    丁香、末香难得有些发慌,她们知道田园可能会武,但是没有想过会是这般厉害。

    她们两个人的武功本就相辅相成,一加一大于二,可是这会子,被田园克制的压根无法动弹。

    两个人面露心急,“老爷,老爷,我们并无伤害夫人的心思,只是想试探试探您……”

    “呵!”田园冷笑,一脚将丁香踹飞出去,再一翻身,把末香也踹了出去,两人重重的摔在地上,呕出一口血。

    “你们是谁的人我不管,但是你们要记住一点,别半夜三更出现在她屋子里,更不允许有丝毫伤害、试探她的心思,谁若是敢伤害她,我定要那个人生不如死!”

    他能够为了顾欢喜和田家决裂,没有动手杀田家的人,那是因为还要保护顾欢喜。

    若是这个世上没了顾欢喜,他或许,会真真正正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杀无数人为她陪葬。

    丁香、末香吞了吞口水,丁香才说道,“老爷这般说,便是连相爷也不放在眼里了吗?”

    “……”

    田园看着丁香,“我敬重他,那是因为他是欢喜的哥哥,若没有这层关系,我又惧怕过谁?”

    田园说完,沉沉的吸了口气,“滚!”

    转身回了房间,把床铺整理好,去把顾欢喜抱了出来,放在床上,又给盖了薄薄的被子。

    放下蚊帐。

    索性去抱了自己的被子枕头过来,睡在了脚踏上。

    这样子,他便能保护好他心爱的姑娘,谁也别想再伤害她。

    丁香、末香相互撑着回到屋子,忙拿了药丸吃下去。

    两个人都有些泄气。

    “看来,公主的暗卫,和太子、二皇子他们的暗卫还是不一样的!”丁香忍着痛说道。

    末香点头,轻声说道,“以后咱们得勤练武功才是,我们两个都不是老爷的对手,丢人!”

    这还是田园在不愿吵醒顾欢喜的情况下,若是他不管不顾,她们两个可能连门都进不去,更别想活着回来。

    旧的一天过去。

    新的一天到来。

    顾欢喜起床的时候,有些错愕的嗅了嗅屋子。

    总觉得有些怪异。

    慢慢吞吞的去净房,往田园那边看了一眼,他正睡在炕上,背对着她。

    “……”

    顾欢喜眯了眯眼。

    去净房洗脸漱口方便,出来本准备回房间换衣服,却忍住一步一步走向田园。

    站在炕边沉默片刻,轻手轻脚的爬上炕,看着田园闭着眼睛。

    这是第一次这般仔细的看他,发现他的眼睫毛好长,黑黑的。

    一手撑着自己的身子,伸手去轻轻触碰田园的眼睫毛,软软绵绵的触感,似乎有丝丝的麻,从手指慢慢的蔓延到心脏,最后变化成丝丝心悸。

    顾欢喜吞了吞口水,想要摸摸田园的鼻子,就听到外面传来笑声。

    是不不和冬瑜她们来了。

    吓得她赶紧缩回手,穿着自己做的拖鞋嘭嘭嘭朝自己房间跑去,快速钻到床上。

    才躺好,顾欢喜就愣住了。

    她这是在做什么?一把年纪了为什么还会心虚……

    不就是,不就是……

    “娘,你起来了吗?”不不在外面轻声问。

    “啊,嗯,起来了,你们进来吧!”顾欢喜说着,坐起身。

    等着不不、冬瑜进来,冲她们暖暖一笑。

    “……”

    不不有些不解。

    为什么田园没睡这屋子?

    冬瑜却知道很多,是一点都不惊讶,伸手要顾欢喜抱。

    顾欢喜把人抱在床上,逗她玩耍。

    早上不用自己做饭,也不用看人脸色,顾欢喜就这么逗着冬瑜玩耍,等着人过来喊吃早饭就成。

    逗了一会,顾欢喜才起身去找衣裳穿。

    一身水蓝色绣碎花的直稠裙子,整个人水灵灵的,像一个小仙子,不小心堕落到了凡尘。

    “娘真好看!”不不夸道。

    “娘好看!”

    顾欢喜笑着看两个女儿。

    其实这两个女孩儿才是最好看的。

    田园背对着外面,伸手轻轻的摸着自己的眼睫毛。

    刚刚,刚刚顾欢喜是想对他做点什么吗?

    还是单纯的恶作剧?

    亦或者,她对他,是不是也有一点点喜欢?

    哪怕是一点点,也能够让他欣喜若狂,觉得所有付出,都得到了回报,一个人心中窃喜着,偷偷的把这份欣喜,小心翼翼的藏起来。

    丁香过来的时候,走路有些怪异,顾欢喜不解问,“丁香你怎么了?可是昨夜没睡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