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忍不住的嫉妒
    顾欢喜闻言,坐直了身子,看着小山娘。

    “唐婶子!”

    “哎!”

    “家里目前就这个样子,要做的事情其实很多,但是你和唐叔先把身子养好,尤其是唐叔,他身子这般不好,得好好休养,等休养好了,我有好几样事情要交给他做,比如这后院的地,咱们要翻一些出来种菜,还有家里需要的柴火,到时候也要备一些起来,这些都得唐叔和小山来做,唐婶子你说是吧!”

    “是,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小山娘连忙应声。

    顾欢喜笑道,“其实,这些都是小事,我不打算让小山来,我希望小山以后跟着老爷,成为老爷的得力助手,就算将来离开了田府,走出去也能顶起一片天,让唐婶子你和唐叔享福,这才是我最终的想法!”

    “夫人……”小山娘喊了一声,红了眼眶。

    “婶子定也一定希望小山有出息的对吧!”

    小山娘一个点头。

    她希望,做梦都希望。

    “所以婶子和唐叔目前便好好养身子,养过一月半载,身子骨好了,到时候咱们再说!”

    “可是,大家都有活,我……”

    “婶子也是有活的啊,先把你们的秋衣、冬衣做出来,还有鞋子,被褥一类,缺什么过来和我说,厨房的事情有元婶、康大娘,你也可以去帮她们洗洗菜,嫂嫂火,扫扫地什么的,做些不累人,又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顾欢喜说着,看小山娘满眼通红,笑道,“小山嘛,让他把后院的地翻几块出来,要是没有泥土,去山里挖些泥土来,到时候洒点菜籽下去,冬天便有青菜吃了!”

    总是靠买和村里人送也不是一回事。

    后面那么宽的位置,可不能浪费了。

    “那养几只鸡如何?”唐婶子问。

    “嗯,养几只鸡,有鸡蛋吃,我一会去村子里问问,有没有人家要卖鸡的,咱们买几只回来养着!”顾欢喜说着起身。

    “那我陪您一起去如何?”小山娘忙道。

    “行,那我去和不不说一声,咱们就去!”顾欢喜说着,起身去和不不说这事情。

    不不、冬瑜正在玩耍,不不看着顾欢喜,“娘要出去?”

    “嗯,去村子里看看,有没有人家要卖鸡的,买几只回来养着,到时候下蛋了有鸡蛋吃!”

    “那鸡圈围好了吗?”

    “鸡圈……”

    顾欢喜想想摇摇头。

    后院空出来的地方很大,却没有鸡圈。

    “娘,鸡圈也弄在家里吗?”不不又问。

    “那弄在什么地方?”

    “外面啊,弄在外面,鸡能够吃虫子,而且我觉得没必要养鸡,娘如果想要买鸡蛋,说一声村里肯定有人送来,省去了照料鸡的时间,家里还不脏兮兮、臭熏熏的,更不用拿东西喂它们!”不不一一建议着。

    顾欢喜认真听,觉得有道理。

    第一她不会养鸡,第二要吃鸡蛋,问村里人买,肯定有人愿意卖,还每天都是新鲜的,第三如不不说的,家里还不用臭熏熏的。

    后院种点菜就蛮好。

    家里也不缺这点钱买鸡蛋。

    伸手揉揉不不的头,“咱们不不真棒,都知道给娘出主意了!”

    不不笑眯了眼,害羞说道,“娘不怪我就好!”

    “怎么会怪你,你说的有道理,我自然要听你的,再说养鸡这事,确实不适合咱们!”

    一时间,两人间,有种说不出的情意在彼此间流淌,是亲情,也是信任和满足。

    顾欢喜看着不不,满心满眼都是怜爱。

    她上辈子活了几十岁,也没个孩子,心心念念便想有个孩子,这辈子命好,一下子多了两个女儿,都乖巧可爱懂事,让她一颗荒芜的心,慢慢的填满,有了归属感。

    不不轻轻依偎在顾欢喜怀中,抿嘴笑的幸福万分。

    小山娘十分错愕,为什么顾欢喜又不去了。

    不过作为下人,她也不好多问,回了小院,开始做衣裳。

    顾欢喜给她们的都是细棉布,里里外外好几匹,颜色也适合她这个年纪穿,她先给丈夫量了尺寸,去问元婶借了剪刀,裁剪好再拿了针线,去天井里和元婶、康大娘一起做针线活。

    另外一箱,丁香、末香靠在一起,她们表面看着没事,但实际上受了内伤。

    “丁香,你说我们不去夫人身边伺候,会不会不太好?”末香问。

    “夫人并不是很喜欢我们,也不要我们去伺候,她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待着!”丁香说着,也有些发愁。

    她们要怎么做,才能得到顾欢喜的信任。

    “昨晚,我们不应该去试探老爷的!”丁香轻轻出声,说不出的懊悔。

    末香神色一淡,“我知道,可是,我们不去试探老爷,要怎么和相爷交代?反正我们去了,话也说了,虽然含糊了些,但是我们至少去了,到时候相爷也不能责罚我们,你说是吧!”

    “……”

    丁香沉默。

    两人想着对策,要怎么才能在顾欢喜身边站稳脚跟,让顾欢喜信任她们。

    随时在顾欢喜身边伺候。

    若是顾欢喜知道她们的心思,定会笑她们想多了,她只是习惯了什么都一个人做好,等出去外面就会带着她们的。

    转眼小田村的稻谷都收光,有小孩子挎着篮子去田里捡稻穗,也有人把鸡鸭赶去田里觅食。

    村长、族长在二十五这日,召集了整个村子的人。

    “都来了吗?”族长问。

    村长一一点过去,才对族长说道,“都来了!”

    族长微微颔首,慢慢的站起身,才说道,“本来这事我早就应该把你们都喊来,但是家家户户都要收稻谷,往年你们收了自己家的,就要去被的地方,给人收稻谷,今年你们都留下来,那是因为田园马上就要砍树了,你们要去砍树赚大钱!”

    “人这一辈子啊,你说为了什么呢?都是为了孩子,为了后代子孙,但是你们应该知道,若是这后代子孙,连个大字都不识得,能有出息吗?不能!”

    “以前咱们村子穷啊,一个村子拼凑起来,能拿出五百两银子来吗?拿不出来,甚至连饭都吃不饱,到了秋收的时候,还得饿肚子,但是今年有了改变,因为我们村里来了个田老爷,多了这么一户人家,给我们带来了希望,你们说是不是?”

    村民一个个点头。

    是这个道理。

    他们的日子不太好过,以前饭都吃不饱,如今手里也有几两存钱。

    可正如族长说的,他们赚钱为了什么?为了日子好过,为了后代子孙有出息。

    有出息,自然要去读书认字。

    “既然你们觉得是这个道理,那我告诉你们,田园说了,要在村子里修建个学堂,就修建在路边,到时候可能要买下你们某一家的田,我就问你们一句,若是要用到你们家的田,你们卖还是不卖?”

    村民一个个都愣住了。

    田老爷要在小田村修建学堂,真的?

    这是真的?

    这可是大好事,天大的好事。

    有人站起身,“族长,我愿意,只要用到我家的田,我卖!”

    “我也卖!”

    一个个站起身,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都是赞同。

    族长点头颔首,“既然你们赞同,那么明日便请了田园来,咱们把事情说一下,你们也回去和家里人商量一下,这事情到底还是一件大事儿!”

    “族长,要是卖了田,能买地吗?”

    “能,去开山吧,开了荒山,就有地了!”族长笑道。

    “那我就放心了!”

    村里人捶了一下那男人,“傻子,到时候咱们跟田老爷砍树赚了银子,你家儿子读书有出息,还开什么荒地,坐家里做老太爷就好了!”

    “嘿嘿嘿!”

    做老太爷,谁都想的,只是也不是谁都有这个命。

    老太爷啊,那的有银子才能做老太爷,饭都吃不饱,做什么老太爷,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现实。

    这事情算是说好,族长让村长走一趟田府,和田园说这事情。

    田园虽然知村民定会答应,却不想答应的这么爽快。

    和村长说好,要请个风水师来看一下风水。

    人已经请好,明日人就会来。

    “是该好好看看,咱们小田村的风水早些年确实不怎么好,不过如今怕是再也没有比咱们小田村更好的风景了!”村长说着,笑了起来。

    九月二十六

    田园跟元婶、康大娘说了,家里有客人,让她们午饭弄得丰盛些。

    元婶、康大娘在厨房研究了一会,便动手开始做饭,顾欢喜在一边看了一会,不免对康大娘有些怀疑。

    看她只是一个年老的婆子,这做饭菜、置办酒席倒是很有一套,就是一块肉,她也能做出好多种菜来,味道还好的很。

    这康大娘到底从哪里来?

    不过人都是有自己的秘密,顾欢喜暂时不想去深究,就像她,也有自己的秘密……

    天一大师到田家村的时候,微微蹙眉。

    这村子的风水有问题啊!

    到了小田村,更是蹙眉,这小田村的风水也有问题,好好的命脉被人斩断,但是如今却又被人接了起来,将那断掉的命脉连起来不说,还渐渐有了再生之象,那股子灵气也充裕的很,慢慢的蔓延开去……

    “……”

    “师父,怎么了?”

    天一大师微微摇头。

    有些话,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说。

    “请问是天一大师吗?”老族长上前问。

    他在村口已经等了好久,见到马车时便觉得是,等到天一大师下马车,认定是田园请来的风水大师了。

    天一大师微微颔首,“嗯,真是小仙!”

    小仙……

    村长、族长心中咯噔了一下。

    既然自称小仙,会不会很贵?

    田园迈步走来,天一大师看着田园,更是眉头紧蹙。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这个人……

    但仔细再去看他的面向,为情所困,生生断了那凤生龙相。

    难怪,难怪破了这小田村的风水,原来是有帝王相的人在此安了家,怕是修建了房屋,意外的破了早些时候,别人刻意设下的阵法。

    “大师!”田园低唤一声,抱拳行礼。

    眉目清亮,眸光明朗,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带着幸福的笑意。

    天一大师微微颔首,“有礼了!”

    “大师,今日请您来,便是想让您帮忙看看,这小田村的风水是否有问题,我打算在村子里修建个学堂,您看看什么位置比较好?”

    天一大师看着田园,“你心中有善,随便选一个地方那都是好地,定能出几个状元,几个将军!”

    “……”

    “……”

    族长、村子听的心中一热。

    状元,将军,那只有顾家村出了一个顾状元。

    若是小田村也可以,也可以……

    情不自禁的红了眼眶。

    他家那几个孙子、曾孙子是不是也有希望……

    田园闻言,微微错愕之后,笑了起来,“大师请,家里已经备下了薄宴!”

    天一大师颔首,又朝村长、族长颔首,“二位请!”

    “大师请!”

    到了田园家,已经在大厅边的小厅里摆好了酒菜。

    酒是从醉仙楼买来的好酒,菜是元婶、康大娘亲自下厨,采菊上菜。

    顾欢喜在主院带冬瑜,不不过来给采菊帮忙端菜。

    “大师,喝酒!”田园给天一大师倒酒。

    天一大师颔首,待不不端菜进来的时候,微微瞄了不不一眼,抿唇淡淡一笑。

    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果真错不了。

    杯盏交错。

    他们男人在小厅吃着,顾欢喜带着冬瑜等不不回主院,娘三在主院吃,菜肴也是全的,就是数量少了些,一人两三筷子就没了。

    顾欢喜觉得康大娘很有心思,就拿这菜吧,数量少,但是什么都有。

    “好吃吗?”顾欢喜问。

    不不、冬瑜一个劲点头。

    不不其实在这个时候才明白,顾欢喜对她,和对采菊,对小田村那些孩子是不一样的。

    她对她们好,有真心,但少了那份疼爱和怜惜,顾欢喜对她好,有疼爱、怜惜,更多那种娇宠。

    渐渐懂了,对顾欢喜生的冬瑜,她嫉妒,但是会对冬瑜好。

    “那多吃点,慢慢吃!”

    顾欢喜把软烂的菜肴夹给冬瑜,冬瑜拿了调羹一口一口吃的认认真真。

    不不也吃的很香。

    顾欢喜瞧着,心里是真开心,也细嚼慢咽吃起来。

    外面的事情,她一个妇道人家不好出面,索性不出面,给田园出出主意就好。

    吃好饭,田园、村长、族长带着天一大师到处转了转,天一大师临走前对田园说道,“顺心而为,心中有善,善意不灭,便是最大的风水宝地,田老爷,希望下次再见时,您另有一番际遇,告辞!”

    “大师,谢礼!”田园递上谢礼。

    天一大师笑着摇头,“不必了,权当今日走这一趟,交了田老爷这个朋友,告辞!”

    目送天一大师离开,田园便和村长、族长商量着田地的事情。

    田园选中了十八亩田,是村里好几户人家的,以三十两一亩购买,村长、族长把这些人家找来,大家都没有任何意见,当即便签下了协议,田园去衙门那边走了明路,这便算是田园的了。

    既然要修建学堂,这十里八寸也得到消息,尤其得知二十八开挖地基,家家户户都扛着锄头来帮忙,小田村一下子多出几千人。

    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分工合作,一天时间就把这地基给挖了出来,第二日这砌墙那速度也是极快,去山里砍树的人也把大梁抬了回来,只等着下面修建好,把大梁上去。

    敲石板的,做桌子、椅子、门窗的,都是这附

    近村子里的木匠,全部免费干活,不要钱,不用管饭,有村子甚至还有人送茶水、点心来。

    这其中便有田家村的人。

    田家村的人没有想到,田园会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加入到这其中来,干活更是卖力,不敢有丝毫的偷懒,毕竟这样子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

    十月初三,小田村的学堂上大梁。

    镇丞来了,附近有名的秀才、举人老爷也来了,好生热闹啊。

    顾欢喜本想去看,可作为妇道人家,加上她又怕被人认出来,所以便留在家里带冬瑜,让不不、采菊去玩。

    不不摇摇头,“我不去,我在家陪着娘!”

    “真不去?”顾欢喜问。

    “不去!”

    “那读书呢,也不去吗?”

    “……”

    不不错愕的看着顾欢喜,“去读书?”

    “对啊,你也去读书,到时候会有个女子班!”顾欢喜说着,见不不面露惊喜。

    不不拉着顾欢喜的手,“娘,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学堂?”

    “当然,我给你准备了一样东西,在衣柜里,用黄色布包子的,你去拿出来看看,可喜欢!”

    不不愣了愣,连忙去打开衣柜,拿出布包,小心翼翼的打开,是一个粉色的舒宝,上面绣着精致的小花。

    “娘,这是书包?是您给我做的书包?”不不惊喜问。

    “嗯!”

    顾欢喜颔首。

    不不斜挂在肩膀上,在顾欢喜面前转了几圈,“娘,这书包好好看,我好喜欢,谢谢您娘,您真好!”

    看着开心万分的不不,顾欢喜笑着。

    冬瑜拉着顾欢喜的衣襟,“娘,要!”

    “……”

    顾欢喜垂眸,看着冬瑜,“咱们冬瑜也要书包,也想去读书吗?”

    “嗯!”冬瑜用力点头。

    顾欢喜垂眸认真的看着冬瑜,伸手点了点冬瑜的鼻子,“好,那咱们冬瑜快快长大,也去学堂读书好不好?”

    不不看着那母慈女可爱的画面,微微泛红眼眶,扭开头不去看。

    心里难受的紧。

    为什么,为什么她是没人要的孩子,为什么她不是顾欢喜亲生的,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