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你有点怪兮兮(1更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柯一梅明白,后悔已经没有用。

    新房到了。

    很多人说着恭喜打趣的话。

    她想到一首诗。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当时觉得好笑,如今轮到自己,才觉得凄凉。

    可这路是她自己的选的,再凄苦也要挺直腰杆走下去。

    挑了喜帕,喝了合卺酒,她成了别人的夫人,再也不是顾夫人了。

    柯一梅看着屋子里的人,微微抿了抿唇。

    “新娘子瞧着可真俊,侯爷福气真好!”

    “多谢多谢!”锦祥侯笑着抱拳。

    又看了看一脸娇羞的柯一梅,心中满意至极。

    娇妻娇妻,这般才是娇妻啊。

    内院

    几个妇人正议论着。

    “听说今日的新娘子是二嫁!”胖妇人说道。

    “二嫁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咱们浩瀚王朝二嫁的多了去了!”

    “就是就是啊!”

    胖妇人掩嘴一笑,“二嫁是没什么,可你们难道不知,今日这侯夫人先前嫁的人,可是当朝顾相的亲弟弟,公主都要喊一声小叔子的顾二爷!”

    “呀……”几个妇人惊讶万分。

    她们还真是不知道。

    “你们不知道吧,我跟你们说啊,这新娘子可不简单,据说早就和锦祥侯有了收尾,指不定肚子里,如今已经有货!”

    “我天……”几个妇人又是惊讶。

    捂嘴一脸的不可置信。

    要说这个世道,对女子已经算好了。

    要是换做以前,和离想都别想,被休就只有死路一条,或者去个庵堂孤老一生。

    “你们知道吗,这两人怕是早早就勾搭在一起了!”胖妇人说着,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龙星宸站在不远处,她的身后几个夫人,丈夫在朝廷不是一品就是二品,不是王侯就是大将。

    这会子都看着龙星宸要怎么做?

    龙星宸站在原地,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沉沉的让人看不清楚她的心思。

    几个夫人有人看见了龙星宸,有人顿时认了出来,吓得脸色发白。

    胖妇人慢慢的转身,看着龙星宸,吓的喊了一声,“公主!”

    龙星宸冷冷的哼了一声,“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了!”

    “公主,臣妇,臣妇……”

    龙星宸看了沉香一眼,沉香立即上前,“公主!”

    “掌嘴!”

    两个字,龙星宸说的漫不经心。

    沉香却是快速上前,对着那胖妇人就啪啪啪打了起来,沉香是练武之人,她手劲可不小,才几巴掌,妇人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

    却一个句话都不敢多说。

    她的身后,几个妇人也吓得瑟瑟发抖。

    谁能想到,今日大公主会来,还那么凑巧听到了。

    龙星宸微微扬手,沉香便收了手。

    “今日本公主把话放在这里,以后谁敢再妄议我顾家的事情,可不是打几个巴掌这么简单,我定要她相公连官都没得做!”龙星宸说完,拂袖而去。

    谁又敢得罪这个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当今顾相的妻子。

    这几个妇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龙星宸这边收拾了人,直接就走了。

    这事情却很快在锦祥侯府传开,谁都知道有人碎嘴,被大公主抓到,这下子还惹火了大公主,怕是要遭殃了。

    顾城得知的时候,眸子微微眯了眯。

    让人去请了那妇人的丈夫过来,是一个六品小官。

    在帝都这个地方,别说是六品,就是一品、二品那也多的是。

    小官吓得汗流浃背,一个劲的哆嗦。

    “喊你过来,倒也没什么,就是想说一句,若是连个妇道人家都管不好,又怎么做的好官,能为皇上办好差事!”顾城沉沉出声。

    他这话说的就有些厉害了。

    从妇人碎嘴,演变到不能为皇帝办好差事。

    一个不好,这官位确实要丢。

    小官吓的腿脚一软,扑通跪了下去,“大人,下官下官知错,下官回去,定好好管教拙荆!”

    “嗯,起来吧!”顾城淡淡应了一声,微微摆摆手。

    有了这一出,谁又敢议论什么,就算心里有点想法,这会子也不敢说了。

    顾城瞧着,甚为满意。

    跟锦祥侯世子爷说了几句话,便走了。

    锦祥侯世子爷亲自把顾城送到门口,抱拳行礼,“大人……”

    “嗯?”

    “父亲他……”

    顾城笑笑,上了马车。

    功名利禄、权势财富有了之后,那就是美人了。

    世间几个男人抵御得了年轻漂亮的女人,尤其是锦祥侯暗卫出身,有本事,但到底不敢乱来。

    出身好的大姑娘,又有几个舍得把女儿嫁给他。

    柯一梅不一样,他们一个和离,一个鳏夫,谁也不能说什么。尤其是柯一梅格外的贪念权势的情况下,锦祥侯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锦祥侯世子爷站在门口,眸色沉沉,他总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轰隆隆!”

    这个天,竟然打雷了。

    打雷后,还下起了暴雨。

    “……”

    “……”

    “……”

    这可是十月低,马上就十一月了啊。

    不少人想到锦祥侯今日娶妻,莫非,莫非老天爷也不看好这门亲事?

    顾府

    顾钱氏、顾老太爷倒是没表现出伤心来,如今有顾曦陪着,倒是可以慰藉心灵,不那么去想着顾欢喜。

    只是今日……

    顾钱氏叹息一声。

    今日是欢喜生辰啊……

    要是往年,她早早就准备了红包,等顾欢喜过来请安的时候,给她留下做嫁妆。

    她知道顾欢喜有钱,但这是她做阿奶的一点心意。

    不去想,不难受,一想着就忍不住落泪。

    龙星宸回来瞧着,也难受。

    “阿奶!”

    顾钱氏连忙擦拭眼泪,“是星宸回来了,不是吃喜酒去了?”

    她知道今日柯一梅再嫁,心里更堵的难受。

    也恨上了这个不懂事的前孙媳妇。

    什么日子不选,偏偏选今日,这简直是要在他们一家子心窝子上扎针。

    “有什么好吃的,我这是去有事,不然我也不会去的!”龙星宸说着,上前给顾钱氏擦拭眼泪,“阿奶莫哭了,欢喜妹妹会回来的,三弟也会回来的,只要咱们好好把家守住,他们总有一天都会回来!”

    顾钱氏看着龙星宸。

    好一会后才微微颔首。

    龙星宸劝慰了顾钱氏一会,又说道了顾曦。

    到底还是把顾钱氏哄的眉开眼笑。

    坐了一会才起身离开。

    “姑奶奶的院子收拾好了吗?”

    “回公主,都收拾好了,按照公主说的,认认真真布置,昨日便仔仔细细打扫了一遍!早上便搬了菊花进去!”

    龙星宸站在原地犹豫片刻,“我去看看吧!”

    她知道,她能嫁给顾城,是因为小姑子的失踪,让顾城求到她跟前,若没有这般的契机,她永远也不可能有机会,顾城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如今她想做点什么,等到顾欢喜回来,让她觉得,这个家里,不管她离开多久,都有她的位置。

    院子比较大,景致幽美,一进来便闻到一股子幽幽的菊花香。

    “等到这些菊花开过了,都掐了烘焙干,到时候可以泡菊花茶喝!”龙星宸说道。

    菊花茶去火。

    这小院里的菊花又是最好的,一大朵一大朵用水晶杯泡起来,不但颜色好看,味道也不错。

    龙星宸进了屋子,屋子里的装饰都是从她的嫁妆里找出来,认真布置。

    “以后好好收拾着,这院子里守着的人,也时常敲打,不可偷懒!”

    “是,公主!”

    龙星宸回到自己院子,顾城已经回来,坐在一边喝着茶。

    看的出来他心情不太好。

    龙星宸上前几步,“你回来了!”

    “嗯,那个夫人是你安排的吧!”顾城肯定道。

    龙星宸抿嘴一笑,“这你都猜出来,不愧是咱们浩瀚的丞相!”

    今日这一出,确实是她安排的。

    杀鸡儆猴,让那些长嘴妇知道,在她背后议论顾府的是非,有她们好看的。

    顾城看着龙星宸笑,“多谢!”

    “我们是夫妻,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夫妻。

    顾城颔首。

    他们是夫妻。

    那遥远的地方,田园对欢喜,是否也是这般……

    顾城寻思着。

    龙星宸走到顾城身边,伸手轻轻的抱住他,“妹妹会回来的,四叔也会找到的,你一直不相信那被烧死的人是四婶,那咱们便当四婶还活着,三弟也一定会回来的,四房总有一天会团圆,我一直都相信你,一定可以把这个家重新团圆起来!”

    “星宸……”顾城轻轻的唤了一声,看着外面滂沱大雨,发红了眼眶。

    会的,一定会的!

    小田村今日顾欢喜生辰,过了今天,她就十八岁了。

    田园为了顾欢喜这个生辰,准备了很久。

    小心翼翼、偷偷摸摸,就怕顾欢喜发现,到时候不够惊喜。

    顾欢喜却是不知道这么许多,她就觉得今日府中的人,都有些怪异。

    可是到底哪里怪异,她也说不出来。

    “小山!”

    “夫人!”唐小山恭恭敬敬应声。

    “杂货铺那边的架子都弄好了吗?”

    “回夫人,都已经准备妥当,等到过两日咱们把东西都拉来,摆上去就可以开业了!”唐小山认真说道。

    这两日他爹娘都在努力学着算钱。

    好在爹娘还不算太笨,基本上都能算的准确。

    他们的任务不单单是看店买东西,有的人可能家里没钱,会来卖点东西,还会兑换东西,这些都要学。

    看着身体康健了很多的爹,走路都带风的娘,唐小山对顾欢喜越发恭敬。

    “嗯,需要的东西都记下了吧,那边还要空一个架子出来,到时候咱们还要做点熟食过去卖!”

    “是!”

    唐小山连忙应声。

    这杂货铺可不单单是夫人一个人的,他们下人也可以分钱。

    据夫人的意思是,他们一家子一成,元婶、康大娘合拼一成,丁香、末香合分一成,大小姐、二小姐各一成。

    余下五成老爷说他不要,便都归了夫人。

    唐小山不知道一成大概有多少银子,但是夫人说了,先在小田村开起来,到时候去县城开,还是这个样子分成。

    他最主要还是想去县城那边开铺子。

    把各村的菜、鸡蛋什么的拿去县城卖,那才是最赚钱的。

    “番薯粉你称过没有,现在有几斤了?”

    “大概有一千多斤,夫人,咱们什么时候做粉丝、粉皮?”

    顾欢喜想了想,“不急,等番薯粉多了再说!”

    唐小山点头,想了想又说道,“夫人,我明日去县城,您有什么要买的吗?”

    “没有!”顾欢喜很肯定说道。

    她什么都不缺。

    这些日子,日日药膳吃着,身体好起来,天天都有事情做。

    其实她想做笔大的,但是目前来说,怕是不行。

    唐小山嗯了一声,“那夫人,我先出去干活了!”

    “去吧去吧!”顾欢喜摆摆手,继续翻看着手里的书。

    也不知道田园从哪里寻来的话本子,倒是好看的很。

    吃午饭的时候,顾欢喜也没察觉出什么来,毕竟和以前相比,午饭也没多丰盛。

    顾欢喜爱吃米饭,康大娘变着法的把米饭煮的又香又甜,本来吃半碗饭的她,如今能吃一碗,瞧着脸上就长了肉,气色也好了起来。

    “你尝尝康大娘做的咕咾肉,味道不错!”田园夹了放在顾欢喜碗里。

    这些日子,见顾欢喜面色红润,脸上也长了肉,田园心里高兴。

    他打听过了,大户人家,是要给下人发月银的,月底还要送一次木头,上次的银子已经拿到,他打算等月底的时候一起算钱。

    舒明光做生意,还是很守信用的。上次来运木头,清点了数量,直接便算了银子,丝毫不曾拖拉。

    顾欢喜招呼不不、冬瑜吃饭。

    因为隔的近,不不冬瑜是回家吃饭的,其他孩子……

    “咦……”

    顾欢喜顿时有个主意。

    或许可以弄点吃食,让孩子们有地方吃饭。

    等到这个月发了银子,家家户户便都有了钱,能把孩子送来读书,总希望他们能有点出息,一天到晚饿着肚子,肯定舍不得,一天五文钱的素面、或者是馒头、粥,家里应该都是愿意给的。

    “田大哥,吃好饭,我和你说件事情!”

    “好!”

    吃好饭,顾欢喜问不不,“不不,你回家吃饭,其他孩子呢?”

    “其他人?”不不认真想了想才说道,“有些饿肚子,有些去亲戚家吃,有些自己带了东西来,随便吃点吧,我没注意!”

    她去上学,放学就回家。

    还真没注意过别的人。

    顾欢喜微微错愕了一下,才说道,“不不,你帮我看看,有多少人没饭吃!”

    “好!”

    不不应声。

    在家玩了片刻,带着冬瑜、采菊去了学堂。

    学堂是不不爹修建,她在学堂的地位自是不一般。

    不少人见到她,都腼腆的笑着。

    不不会以一笑。

    仔细看了看,这边来读书的孩子有四百多个,有些去亲戚家,有些带东西,不过没饭吃的,也不少,一二百人肯定是有的。

    田府

    顾欢喜、田园在书房里说话。

    “你打算做点吃食卖给孩子们?”

    “不是我做,而是组织村里的人来做,若是有专门的人弄吃食,马上砍树的钱就能拿到,手里宽松了,谁会忍心自己的孩子饿着肚子上课?换我,我肯定舍不得的!”顾欢喜说道。

    “那你打算让谁来做?”田园问。

    “村长家嫂子,她为人磊落,说话做事利索,也能笼络人心,而且还是村长家媳妇,她要是做这事儿,村里肯定有人愿意跟着她干,而且也不用太好,能填饱肚子就行,一顿饭不能超过十文钱,其实对于孩子们来说,有两个馒头,一碗汤加点咸菜,就能填饱肚子,有钱点的来两个包子,吃饱了才有力气读书你说是吧!”

    这相当于食堂了。

    不过她没心思去弄这个,让田区氏来弄最最好。

    田园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就是他,也舍不得不不、冬瑜饿着肚子。

    “那你什么时候和嫂子说这事?”田园问。

    “一会就去说,或者请她来家里说这事,你觉得如何?!”

    田园看着顾欢喜亮晶晶的眼神,笑了笑道,“请家里来吧,你不要太过于露面,有时候顾家村那边的人会来村子里走动,若是被认出来就麻烦了!”

    田园的担忧,顾欢喜懂。

    所以她现在都是能不出去就不出去,大事小事都指挥唐小山去做。

    好在唐小山从没让她失望,也没坏心,什么都能做的很好。

    她对唐小山也放心。

    “行,我一会让元婶走一趟,你呢,今天都不出去吗?”

    田园神色微微一变,“出去的,有些事情还没处理好,你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啊!”顾欢喜说着,看了田园一眼。

    这个家伙今日怪兮兮的,可是哪里怪,她又说不出来……

    “田大哥,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顾欢喜问。

    既然猜不出来,那就直接问好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