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猜到了却不敢相信(1更
    方秀说着,哭了出声。

    她这心里难受,真真难受极了。

    “师娘,逝者已矣,还得想想两个孩子!”顾欢喜安慰道。

    “两个孩子……”方秀低低呢喃一声,摇头道,“他们觉得是我害死了他们娘,如今恨毒了我,也恨毒了这个家的人,只跟他们小姨亲!”

    方秀说着,眼眶发红,却忍着没有哭出来。

    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听方秀这么说,顾欢喜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只是一时间想不出来。

    “孩子还小,大了总会明白的!”

    顾欢喜又劝慰了方秀一番。

    再让末香给方秀把脉。

    “夫人只是郁结于心,只要敞开心扉,调理些时日,就能好起来!”末香低语。

    顾欢喜又安抚了方秀一番,见天色不早,起身告辞。

    “欢喜,你以后常来陪我聊聊天!”方秀说道。

    顾欢喜颔首。

    出了屋子,便看见一身对襟绸缎衣裳的完颜夏冬站在不远处,抿唇看着她。

    顾欢喜看着完颜夏冬,完颜夏冬却走了过来。

    “田夫人!”

    顾欢喜微微颔首。

    完颜夏冬才说道,“你要走了吗?”

    “回家了!”

    “那我送送你!”

    “好!”

    顾欢喜、完颜夏冬慢慢的走着。

    顾欢喜沉默。

    看完颜夏冬这样子,比起她姐姐沉得住气。

    还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田夫人,你以后有空多来陪陪伯母吧,姐姐的离去,伯母很懊悔,其实我们都没有想到,姐姐会服毒自杀,我知道,这一切不是伯母的错,是姐姐她相差了!”完颜夏冬说着,红了眼眶。

    “……”

    顾欢喜停下脚步看着完颜夏冬。

    “唉……”叹息一声,才轻轻说道,“我知道了,你也节哀顺变,以后有空,带着静巧来我那边玩,对了静巧、文博呢?”

    “在屋子里呢,不肯出来,我劝说了好多次,这两个孩子被那日姐姐的样子吓到了,也有些怨恨伯父、伯母和姐夫,我……”完颜夏冬话还未说完,就看见文博牵着静巧站在不远处,吓了一跳。

    想说点什么,文博却忽地跑上来推了顾欢喜一下,“你是坏人,你和他们一样,是坏人!”

    顾欢喜被推的一个趔趄,好在末香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顾欢喜紧紧的看着文博,“是谁告诉你,我是坏人的?”

    “是……”

    “文博,不许胡说!”完颜夏冬轻轻的呵斥一声,才对顾欢喜说道,“田夫人,小孩子不懂事,你莫要与他一般计较,我以后会好好教他的!”

    “……”

    顾欢喜看着急切解释的完颜夏冬,有看了看红着脸的文博和红着眼眶的静巧,摇摇头,“我不会和他们计较的,你好好照顾两个孩子,我先走了!”

    “田夫人慢走!”完颜夏冬说道。

    “你不必送了!”

    顾欢喜出了田师父家,见田师父在外面走来走去,上前喊了一声,“师父!”

    “你师娘如何了?”田师父急切的问。

    “师娘身子没有大碍,只是郁结在心,等她想开了就好了!”顾欢喜说着,看了一眼田师父。

    见他瞧着苍老了不少,微微诧异。

    却什么都没说,“师父,我先回去了!”

    “去吧,路上小心!”

    “嗯!”

    末香扶顾欢喜上马车,在村口的时候,遇到了田毅。

    田毅问唐小山,“小山,里面是弟妹吗?”

    “正是我家夫人!”

    田毅连忙下了马车,站在马车边喊了一声,“弟妹!”

    顾欢喜掀开马车帘子,看着憔悴不少的田毅,微微颔首,“大哥!”

    “弟妹这是去过家里了?”

    “去过了,大哥外面回来吗?”

    “嗯,外面回来,本想去县城买宅院的,只是看来看去也没看中合适的!”田毅说着,满心凄苦。

    要不是为了两个孩子,他或许就颓废下去了。

    “大哥,一定要去县城吗?而且去县城也不一定要去开远县,也可以去铜陵县嘛!”顾欢喜道。

    “倒也不是,只是忽然间少了股冲劲!”田毅说着,摇摇头,“我说这些做什么,弟妹是要回去了吗?”

    “嗯,回家去了!”

    “那弟妹路上慢些!”

    “好!”

    顾欢喜和田毅告辞。

    唐小山驾驶马车离开。

    田毅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马车,深深的叹息一声,跳上马车,驾驶马车朝家里走。

    回到家里,完颜夏冬牵着两个孩子过来,文博、静巧看着他都极其冷淡,眸子里还有浓浓的恨意,田毅心口一疼,不敢再看他们,迈步便走。

    “姐夫……”完颜夏冬喊了一声。

    “姨母,我们不要理他,走,我们走!”静巧拉着完颜夏冬的手,声音里都带着愤怒和恨意。

    田毅身子一僵,却走的更快了。

    身后是完颜夏冬轻轻的声音和静巧的哭声。

    田毅回到房间,身子靠在墙壁上,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到底还是错了!、

    回去的路上

    顾欢喜一直在寻思。

    “丁香、末香,如果你们换成是完颜夏秋,你们会服毒自杀吗?”顾欢喜问。

    丁香、末香面面相觑,好一会丁香才说道,“夫人,我不会!”

    自杀是懦夫的行为。

    末香也摇摇头,“我也不会!”

    “你们两个也不会!”顾欢喜掀开马车问唐小山,“小山,我问你,如果你媳妇一直和你闹矛盾,你对她已经失望,如果恰好她有了孩子,你会不会为了孩子原谅她,给她一次机会?”

    “我……”

    唐小山认真想了想,“为了孩子,我会的!”

    顾欢喜得到答案,放下马车帘子。

    田毅对完颜夏秋有感情,为了孩子也会好好和完颜夏秋过。

    完颜夏秋肯定也是知道这点,所以才有恃无恐。

    她已经生了两个孩子,自己有没有怀孕肯定也是知晓的。

    如果……

    顾欢喜轻声道,“如果她不是自己服毒自杀……”

    丁香、末香也惊了一下。

    “夫人,您说有没有可能,是有人下毒害死了完颜夏秋?”丁香说道。

    “这也不是没可能,我总觉得她妹妹,完颜夏冬给我的感觉怪怪的,那两个孩子,对我们也有莫名的仇恨,她似乎希望我不喜欢那两个孩子……”

    顾欢喜想到那些宅斗。

    妹妹害死姐姐,姐姐害死妹妹的,也不少。

    如果,如果完颜夏冬想要得到某些东西,偏生这些又被完颜夏秋所有,她怎么努力都得不到,那么……

    其实说得过去的,比如两个孩子一直是完颜夏冬帮忙照看,和完颜夏冬也很亲厚。

    为了孩子?

    这个没有必要,两个孩子和完颜夏冬本就很亲厚,那么田家还有什么值得完颜夏冬不顾一切出手,田毅!

    完颜夏秋有了身孕,田毅一定会退让,和完颜夏秋和好,师父、师娘为了孩子,也会好好对完颜夏秋,那个时候,她完颜夏冬便什么都不是,所以她出手下毒,毒死了自己的亲姐姐。

    那天完颜夏秋弥留之际。

    “不……”

    “夏冬!”

    她拉着田毅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是想告诉田毅,她知道自己坏了身孕,不可能自杀。

    那一声夏冬,并不是要田毅照顾夏冬,而是要田毅小心夏冬。

    夏冬那几句照顾好两个孩子,打断了完颜夏秋未说完的话,让她含恨而终。

    “丁香、末香,我可能猜到了!”

    “什么?”

    “完颜夏秋不是自杀,她是她亲妹妹,完颜夏冬毒杀的!”

    顾欢喜的声音轻轻的。

    却让丁香、末香都惊讶不已。

    这,这……

    “夫人,那咱们要怎么办?”丁香忙道。

    “先回家去,这事情乱不得,因为关系着师父一家子,若完颜夏冬真毒死了她亲姐姐,这……”顾欢喜深深呼出一口气,“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简直太匪夷所思,让她震撼。

    马车蹬蹬蹬的朝小田村行驶,马车内静悄悄的,丁香、末香担心的看着顾欢喜。

    回到家中,田园已经回来,在大门口等着她。

    “回来了!”田园笑着。

    扶住顾欢喜下了马车,大手握住小手,“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凉,可是不舒服?”田园关心问。

    顾欢喜摇摇头,倒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心里不舒服。

    尤其是自己猜到这么大一个秘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猜错倒也罢了,如果才对了,田毅该如何,那两个孩子又该如何?

    亲姨母毒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那怎么了,心神恍惚的!”田园扶着顾欢喜朝家里走。

    心里担忧。

    莫非在师父家受委屈了?

    可是师父家,应该不会的呀……

    “咱们进屋子去说!”顾欢喜低语。

    两人直接回了主院,路上顾欢喜问了句,“不不、冬瑜回来了吗?”

    “回来了!”田园应声。

    心里挂忧顾欢喜为什么不开心。

    顾欢喜坐在罗汉床上,田园坐在另外一边,顾欢喜小声说道,“我觉得有件事十分蹊跷!”

    “什么事情?”田园认真的问。

    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顾欢喜,眸中都是耐心和认真。

    顾欢喜瞧着,心颤了颤,轻声说道,“嫂子的死!”

    “……”

    田园错愕、震惊的看着顾欢喜。

    她知道顾欢喜不是那种无的放矢之人,向来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她这么说,一定是有原因的。

    静静的等着顾欢喜的话。

    心中也有了些不好的猜测。

    “呼!”顾欢喜深吸一口气才说道,“我今日猜测,大嫂所谓的服毒自杀,极有可能是她妹妹完颜夏冬下的毒,把她毒死的,我在师父家,总有种感觉,完颜夏冬不简单,两个孩子黏她,因为母亲的离去这可以理解,可是师娘说,两个孩子怕是恨上了家里人,我猜想完颜夏冬一定和两个孩子说了什么,让两个孩子觉得,他们的娘是被师父、师娘、田毅哥他们逼死,因此全心全意的相信了完颜夏冬,和自己的爹、阿爷、阿奶生分,被完颜夏冬紧紧捏在手中,要是完颜夏冬真心对他们倒也罢了,就怕完颜夏冬想利用兄妹两,达到她的目的,这才是最可怕的!”

    “……”

    田园忽地站起身。

    又慢慢的坐下,“这事情,你有几成把握是真的?”

    顾欢喜摇头,“没什么把握,我希望我猜错了,但是……”

    她觉得自己没猜错。

    田园沉默。

    好一会才说道,“欢喜,这事情你就当不知道,到时候我提点大哥几句,不管怎么说,这是大哥的家事,我相信他如今没回过味来,等他想明白,就会清楚完颜夏冬到底是人是鬼,你也别为此不高兴、蹙眉,今天你必须开开心心的!”

    田园说的认真和霸道,顾欢喜却有些惊讶,“为什么啊?”

    田园看着顾欢喜亮晶晶的眼睛,伸手给她把头发整理好,心疼、怜惜、愧疚各种情绪在他眸中闪过,最终变成了深深的祝福和浓浓的开心。

    “因为,今日是你的生辰,欢喜,十八岁生辰快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