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情深不寿(必看2更
    生辰?十八岁?今天,十月二十六!

    她,顾欢喜生辰。

    “我生辰?”

    “对啊,我一直记着呢!”田园说着,从怀里摸出一支银钗,递到顾欢喜面前,“这是我自己画的图,让人打造出来的,世上独一无二,再也没有相同的了!”

    “可是……”

    顾欢喜看着那金钗,钗头是一刻心,下面吊着细碎的流苏,既好看,又有心意。

    她知道田园一定费了不少心思。

    “喜欢吗?”田园问。

    双眸小心翼翼的看着顾欢喜。

    顾欢喜点头,“喜欢!”

    是真的喜欢,没有一丝一毫的勉强。

    接过金钗仔细看着,又递给田园,“你帮我插!”

    “好!”

    田园接了金钗,轻轻的插到顾欢喜发间。

    看着那金钗在她发间摇曳,田园觉得晃眼的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心口处微微的涩,还有浓浓的甜。

    “戴起来好看吗?”顾欢喜问。

    “好看,特别好看!”田园说着,笑意渐浓。

    不不抱着冬瑜过来,一眼就看见顾欢喜发间的金钗,不不笑,把冬瑜放在罗汉床上,挨着坐下。

    从采菊手里的托盘中拿出一双鞋子,递给顾欢喜,“娘,我给您做了一双鞋子,祝您生辰快乐!”

    “你给我做鞋子了!”顾欢喜惊喜问。

    “嗯,是元婶帮忙纳的鞋底子,我自己绣的鞋面,康大娘帮我做的最后步骤!”不不说着,面色真诚,“娘,等我学会了,一定多给你做鞋子!”

    顾欢喜笑着摸摸不不的头。

    拿着鞋子想穿上,又有些舍不得。

    “我今日穿一下,然后洗干净放起来!”顾欢喜说着,弯腰准备换鞋子。

    田园已经先一步,蹲下身抬起了顾欢喜的脚,给她脱了鞋子,把不不做的鞋子给穿上去。

    做的倒是一点都不违和,瞧着还顺手的很。

    可是却把娘三看的一愣一愣的。

    “好了,这鞋子蛮合脚的!”田园说着,站起身。

    顾欢喜先回过神来,尴尬的笑道,“这是我闺女做的,肯定合脚!”

    看了田园一眼,心中思绪万千。

    冬瑜抱着顾欢喜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快乐,快乐!”

    顾欢喜抱着冬瑜。

    大女儿贴心,小女儿暖心,男人真心。

    人生如此,又有何求。

    亲了亲两个女儿,看向田园,见他面色有些红,眸中顿时溢满了揶揄。

    只要他敢,她也敢亲他的。

    田园似乎懂了顾欢喜的意思,顿时红了脸,“我,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有!”

    然后就快步走了出去。

    娘三错愕片刻,顿时哈哈哈大笑起来。

    顾欢喜生辰,饭菜丰盛自不必说,且还特别有心思,十几个菜肴,都娶了吉利好听的菜名,顾欢喜听着笑意盈盈。

    还收到了大家的生辰礼。

    采菊给顾欢喜打了两个繁复漂亮的络子。

    唐家一家三口给了顾欢喜一方帕子,元婶、康大娘一起给了顾欢喜一个荷包,丁香、末香各给了顾欢喜一个珠串,好像是玉的,又好像是石头的,不过不管是什么,顾欢喜都极其喜欢。

    礼物轻重不重要,重要是心意。

    “这么多菜肴,你们也坐上来一起吃吧!”

    “夫人,这恐怕不妥!”丁香说道。

    “有什么不妥的,你们名义上是下人,也只是五年里是,五年后,你们便是自由身,赶紧坐下来吃饭,免得一会菜都冷了!”顾欢喜说着,看向田园,“今儿我生辰,高兴的日子,喝点酒吧!”

    田园颔首,亲自去拿酒。

    这酒是舒明光送他的,也就二斤多,据说要几十两银子一斤,还有价无市,他一直舍不得喝。

    今日顾欢喜说要喝,便去拿了来。

    采菊一一给大家倒了酒,坐在不不身边。

    顾欢喜看了一眼田园,放在桌子下的手,慢慢的朝田园伸去,放在田园的大腿上。

    “吸!”

    田园倒吸一口气,顿时僵直了身子。

    顾欢喜虽然大胆,但是也不敢乱动,就那么放在田园腿上,她都心跳加速。

    “吃饭吧!”顾欢喜说了一声,拿起筷子。

    今日她是寿星,寿星开口,大家也拿了筷子吃饭。

    田园拿着筷子的手都微微发抖。

    他不知道顾欢喜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一股子淡淡的热,从顾欢喜的手掌心慢慢的渗透到皮肤之中,然后越来越烫。

    夹了菜放在顾欢喜碗中,田园便沉默了。

    他紧张啊。

    怕一说话就破音。

    顾欢喜笑,朝田园甜甜一笑,给冬瑜、不不夹了菜,才认真的吃起来。

    今夜的饭菜味道极好,当然可能和心情也有关系,毕竟康大娘厨艺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吃了一会,田园也没行动,顾欢喜略微失望,缩回手,扭头哀怨的看了田园一眼。

    又扭开头,夹了菜放在田园碗里,“田大哥,你吃菜!”

    “啊,好!”

    田园急切的应了一句。

    大腿上的温度消失,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望。

    他知道自己在奢求什么,却有清晰的知道自己不能。

    至少现在不能。

    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姑娘,怎么敢亵渎。

    顾欢喜连着喝了好几杯酒,俏脸顿时便红了起来。

    “不不!”

    “娘!”不不连忙应声。

    顾欢喜伸手摸摸不不的脸,“乖宝贝!”

    不不顿时红了脸。

    心里却喜滋滋的。

    “你是乖宝贝,冬瑜也是!”顾欢喜说着,觉得脑袋有些晕乎乎,身子往后一倒。

    她知道,田园肯定不会让她摔着。

    果不其然,田园撑住了她。

    扭头看着田园,“我没醉!”

    “吃长寿面吧!”田园低语。

    他看着顾欢喜璀璨夺目的眸子,嫣红的樱唇,还有那洁白整齐的贝齿,以及身上香甜的气息。

    他怕自己化身为禽兽,将这么美好的她占有。

    “嗯!”顾欢喜娇娇的应了一声。

    她有些晕乎乎,但其实没有醉。

    她只是想酒壮英雄胆,趁机借酒装疯,将田园拿下而已。

    等长寿面端上来,顾欢喜也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口,便摇头不再吃一口。

    歪歪斜斜的靠在椅子上,看着田园吃长寿面。

    这男人似乎越长越好看了。

    眉目间的阴郁气息散去,两颊的肉长出来,皮肤白皙了很多,整个人有种褪去阴霾,如顶顶好的明珠,开始散发出光芒。

    不不早就抱着冬瑜回屋子去,采菊负责照顾冬瑜,也连忙跟着去了。

    其他人不敢打搅,快速收拾了碗筷,把饭厅空了出来。

    这会子就他们两个人,一个目光灼灼,似藏了无数星火,要将人燃烧。

    一个目光闪躲,自持不敢妄动。

    空空荡荡的饭厅里,暧昧气息弥漫。

    田园不敢看顾欢喜,吸吸呼呼的把长寿面吃完,才对顾欢喜说道,“欢喜……”

    “嗯?”

    “还能坚持住吗?”

    顾欢喜看着田园,轻轻点头。

    头上金钗晃动,闪闪的,让田园的心也揪揪的泛疼。

    “嗯!”顾欢喜用力点头,朝田园伸手。

    田园犹豫片刻,伸手握住顾欢喜的手,把她扶起来。

    顾欢喜站都站不稳,田园到底还是怕她摔着,打横抱起她,回主院让她坐在罗汉床上,拿了披风过来给她系上。

    “田大哥……”顾欢喜轻轻呢喃。

    她不信她都这般柔情,田园还能坚持。

    “嗯?”

    “你要带我去哪里?”顾欢喜问。

    心中隐隐约约有了猜测,也期待起来。

    莫非田园要……

    看着田园的眸子里,顿时溢满了笑意。

    “我还有一个礼物要给你,我这就带你去!”

    田园打横抱着顾欢喜,迈步朝外面走去。

    顾欢喜伸手抱着田园的脖子,把脸靠在他肩处,唇对着他坚毅的下巴。

    顾欢喜知道,只要她稍微往前就能亲到。

    不过,她作为女孩子,太主动会吓到田园。

    反正田园已经主动,她等着就是了。

    靠在田园怀里,顾欢喜觉得心安极了。

    此刻山里还有轻轻的唧唧声,不知道是动物的叫声,还是鸟儿的叫声,顾欢喜一点不害怕,安心的信任着田园。

    他的力气可真大,这样子抱着她往山上走,一点都不气喘,甚至连脸色都没变一下,气息一直都稳妥妥的。

    两个人都享受着这一刻。

    顾欢喜闭着眼睛,她有种窃取别人幸福的罪恶感,却又怎么也放不下手。

    到了山顶上。

    石屋子里发出淡淡弱弱的灯光,透过窗户纸传出来。

    在这静谧的山中,格外的温馨。

    “欢喜,到了!”田园轻轻开口。

    顾欢喜睁开眼睛,看着那石屋外的小院子,虽是黑漆漆的,但是能够看出个雏形。

    天空忽然下起了毛毛雨。

    “田大哥,下雨了!”

    “嗯,咱们进去吧!”田园应声,抱着顾欢喜进了院子。

    这院子是用粗大的木头围起来的,木头很高,最主要是外面、里面都挖了沟,沟里面田园亲手埋下了尖锐的钉子,以防野兽和贼人。

    进了院子,田园要放顾欢喜下来。

    顾欢喜紧紧抱住他的脖子,死活不肯。

    田园无奈,抱着顾欢喜进了屋子。

    大大的炕上,铺着软软的垫子,还有枕头、被子一类,都是顾欢喜中意的,墙壁上挂了字画,是顾欢喜画的,被田园讨了去,角落的衣柜,屏风,都是田园精心布置。

    石板地上,还有四双拖鞋。

    田园把顾欢喜放在炕上,此刻的他口干舌燥。

    顾欢喜不肯放手,就那么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那么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欢喜!”田园轻轻的唤了一声。

    他只是想给顾欢喜一个宁静的地方,却不是想要占有她。

    “田大哥!”顾欢喜轻唤。

    一手勾着田园的脖子,一手轻轻的抚摸上田园的脸。

    “田大哥,你钟情我吗?”

    “……”

    田园脑子顿时轰一下。

    “我……”

    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钟情,怎么可能不钟情。

    他若是不钟情,又怎么会自惭形秽五年,不敢明目张胆的去见她。

    若是不钟情,又怎么会千里迢迢,万里昭昭的去找她。

    若是不钟情,又怎么会为她豁出命去,也无怨无悔。

    若是不钟情,又怎么会想着对她好,却舍不得对她做出一丝一毫禽兽的事情来。

    顾欢喜见田园犹豫,以为自己问的太含蓄,“那我换一个问法,你喜欢我吗?你想娶我吗?你想不想和我睡一个炕上,想不想和我生儿育女,和我做长长久久真真正正的夫妻?”

    顾欢喜问完,紧张又小心翼翼的看着田园。

    她问的这般直白,田园应该懂了吧!

    田园懂。

    怎么可能不懂。

    就是懂,就是想,想的心都疼了。

    可他不能。

    “我……”

    顾欢喜见田园犹豫,快速的够起身子,吻住了田园的唇。

    “我不要听你拒绝我,你不许拒绝我,不许!”顾欢喜霸道的说着。

    小手紧紧抱住了田园的脖子,不许他退缩。

    今日天时地利,错过了今日,她下次怕是再也没有勇气这么孟浪。

    田园僵住了身子,只觉得那软软的唇是那么的香甜。

    像一团火直击他的心灵,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才小心翼翼伸手抱住顾欢喜的腰,回应着她的吻。

    顾欢喜欣喜若狂,甚至有了几分动情,拉着田园倒在了炕上。

    两个人激情热吻。

    彼此都觉得还不够。

    想要更多,必须得到更多。

    顾欢喜伸手去解田园的腰带,这个天还未入冬,穿的衣服本来就少,很快将田园的衣裳脱掉,顾欢喜手抖的厉害。

    她知道自己太大胆,但是这么好的男人,她也知道,错过就真的错过了。

    抖着手脱了自己的衣裳,但肌肤相亲的瞬间,田园吓的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吓得屁滚尿流,弹跳起身直接滚下了炕,摔在地上。

    他身上还穿着一条亵裤。

    震惊、错愕、慌乱、懊悔、自责的看着胸前一片白,浑身什么都没穿的顾欢喜。

    忙挪开了眼。

    “欢喜,我……”

    顾欢喜慢慢的坐起身,连衣裳都没拉,任由自己光溜溜的,眼泪顺着脸落下,“就是到了这个时候,就是我脱光了自己,你也不肯要我是不是?”顾欢喜含恨的问出声。

    他刚刚明明那么激动,那么投入,那么的迫不及待,那么的把她捧在手心,温柔呵护。

    可是,可是就在她把自己脱了个光溜溜,他却退缩了,当头浇了她一盆冷水,让她无颜,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下贱的人。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一个男人。

    可田园不知道,如果这个人不是他,她宁愿形单影只一辈子。

    “……”

    田园沉默。

    他不敢开口,不敢!

    “田园,你说话!”顾欢喜吼出声。

    “我,我,我……”田园说着,咬住自己的唇,垂下眸子,“我不能!”

    “你不能……”

    顾欢喜轻轻呢喃着这三个字。

    “你不能,你告诉我你不能,你居然告诉我,你不能……”顾欢喜呢喃着,哭着冷笑一声。

    “你不能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处处让我觉得,你那么爱我,那么的想要我,把我但心肝肝,但你的眼珠子,把我捧在你的手心,如今我都做到这个地步,你告诉我你不能!”顾欢喜伸手抓了枕头,砸向田园,“田园,你这个混蛋,给我滚,滚出去,滚……”

    到最后,几乎是嘶吼出声。

    她简直受够了。

    受够他这般优柔寡断,她不知道他到底在意什么。

    他对她那么好,就是为了在这一刻,给予她沉重的打击吗?

    田园被枕头砸了一下,并不觉得疼,但是心那么疼,那么疼。

    慢慢的站起身,捡了顾欢喜的衣裳给顾欢喜穿上,顾欢喜一把刷开,仰头看着田园,“你告诉我,你喜欢我吗?”

    田园沉默。

    顾欢喜脸上都是泪水,声音却无比的镇定,“田园,我只问你这一次,如果你不好好回答,我不会再给你机会了,绝对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田园吓的身子一僵,点头慎重其事说道,“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