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天打雷劈(1更
    可是如今家里,田老头身体已经渐渐好了起来,唯一有病的,便是瘫痪在床的田李氏。

    这些日子,田李氏的日子不好过,吃也吃不饱,拉了也没人给她收拾,她身上已经长了疮,一动就疼

    还痒。

    这样的日子,她简直生不如死。

    “爹,你说咋办?”田大郎问。

    三十两银子,几乎够他一家子一年的开销,他拿不出来。

    田老头沉默。

    “如果,如果娘去了呢……”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却宛如平地一声雷,震的父子几人魂飞魄散。

    对,这是一个路子,可问题是田李氏她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难道要活生生的把她掐死吗?

    这个想法,顿时在父子几人脑海里闪过。

    如今的田李氏就是一个废人,还要吃着家里的粮食,还要人伺候,家里如今遇上难事,也该她这个娘付出付出了。

    几个人到底还是不敢出手。

    可这事情拖不得,一旦拖下去,出现的变故也极大。

    最后在田老头的默许下,天亮十分,兄弟四人慢慢的进了屋子,看着炕上的田李氏,轻轻的喊了一声,“娘!”

    人很多时候,都有种趋吉避凶的本能。

    就像此刻的田李氏,从四个儿子进来的时候,她就莫名的害怕,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喉咙又干又疼。

    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能看着四个儿子跪在她面前,给她磕头。

    “娘,您安心的去吧,您不是白死,你是为了咱们家,你是为了咱们家啊!”

    田李氏恍惚间,像是明白了什么。

    她知道,她被抛弃了。

    这几个不孝子终于不打算在养着她了。

    当枕头捂住她的脸,她没有挣扎。

    早已经心灰意冷。

    但但窒息的感觉袭来,她忽然挣扎起来。

    可是有人压住了她的手,摁住了她的脚。

    “压住她,压住她,不要让她挣扎……”

    不知道是那个儿子说的话,田李氏听了之后,彻彻底底放弃了挣扎。

    然后一点一点的没了生息,不再动弹。

    在这快要天亮、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田家四兄弟亲手捂死了他们的娘。

    “轰隆隆!”

    一道惊雷响起。

    紧接着又是好几道惊雷,打的让人心慌。

    其中有一道正打在了屋顶上,直接把屋顶给打了个洞。

    看着那闪亮细长的雷电,田家四兄弟吓的一瑟缩,顿时便尿了。

    老天爷知道他们捂死了自己的亲娘,要劈死他们了。

    “不,不……”

    “娘啊!”

    回过神,才响起他们掐死的娘。

    拼了命的去摇晃着田李氏的尸体,可是她再也没有动弹一下,也没有像曾经一般骂骂咧咧。

    又是几道惊雷,接着是滂沱下雨。

    这入冬的天,竟还有了响雷,把附近村子的人都惊醒过来。

    纷纷猜测到底是哪个畜生干了猪狗不如的事情,惹得老天爷都看不下去。

    田李氏断气的时候,她忽地想起了田园。

    这个捡来的孩子,对她其实是最好的。

    心冷却不忤逆,赚了钱都给她,让她手里有钱,想怎么就怎么,也把她养的贪心了。

    正因为她的贪心,把田园一步一步推出去,从此再也不管他们的死活。

    错了,错了。

    或许这便是报应。

    她以前做了那么多缺德事情,如今被四个儿子亲手捂死,果真是报应啊……

    这雷一直响着,电闪雷鸣中雨也下的很大。

    顾欢喜惊醒过来,田园把人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莫怕,只是打雷了!”

    “这大冬天怎么会打雷?起来看看两个孩子去,莫要吓着!”顾欢喜说着要起身。

    田园压住她,“我们冷的很,你睡吧,我去看看就是了!”

    说着起身下床拿了衣裳套住,去了不不、冬瑜院子。

    虽不是他生的,却喊他爹。

    他不懂怎么照顾她们,就算疼惜,也不太会表达。

    到了两个孩子院外,仔细听里面并无声音,这才放心慢慢往回走。

    当初修建这房子的时候,就修建了回廊,如今这般正好,下雨也淋不到人。

    回到院子,见顾欢喜靠在床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雪白的肩膀露了出来,田园怕她着凉,连忙拿了厚实的衣裳给顾欢喜穿上,“外面下雨了,凉的很,把衣裳穿好!”

    顾欢喜任由田园给她穿衣裳,认认真真的把盘口套上,才把人拉到床上,歪在他怀里。

    她知道,冬天打雷其实是正常现象,但如今怕是有人要拿此大做文章。

    尤其这打雷的地方又是山水镇。

    她大哥便是出自山水镇顾家村,如果朝堂上有人以此对付他……

    顾欢喜心里担忧,“你能不能想办法,让人送一封书信给我大哥,让他早作打算!”

    “……”田园蹙眉。

    顾欢喜想到的,他自然也想到了。

    如果有人利用这一现象,对付顾城……

    “别急,如果,如果……”

    田园说着,深吸一口气,“就算这冬雷怪异,我也有办法,把这祸水引到别的地方去!”

    有些事情太过于肮脏,田园并不打算告诉顾欢喜。

    但如果真有人拿这冬雷一事去对付顾城,他定是不答应的。

    如今就看田家那些人怎么做了!

    田家拿不出银子,也不可能拿出银子,那么只能走另外一条路。

    家中有长辈死去,就要留在家里守孝,这是田家人最后的路。

    弑母。

    田李氏已经瘫痪在床多日,想来田家早已经没人想伺候她,如今……

    田家人早已经不耐烦,只是一直没机会也不敢下手,但是如今这个消息传来,田家人怕是会下最后的决定,痛下狠手。

    如果田家人真的下手害死了田李氏,就能祸水东引,不管是谁对顾城下绊子,都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直接送信去相府肯定不行,会牵扯出很多来,可以送去给恭亲王府,让世子爷转交。

    别人,田园不信任,如今也只能派唐小山走一趟。

    但此去京城,路途遥远,唐小山能行吗?

    “你在想什么?”顾欢喜小声问。

    “我在想,要让谁去送这个信,送过去之后,他们便不能回来,还要把这边的痕迹都抹掉……”

    不过这之前,得把事情确定了才行。

    如顾欢喜、田园所想的,山水镇的异象发生之后,二皇子安排的人,很快把这异象传了回去。

    这顾城可是出自顾家村,顾家村属于山水镇,却并不知道,田家,田李氏被她四个儿子合理掐死了。

    田园想了想才说道,“欢喜,你睡,我出去一趟!”

    “去哪里?”顾欢喜看着外面滂沱大雨,这会子天也麻黑的,外面又冷又寒。

    “我必须出去一趟,如果不去,我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天爷不会无缘无故的电闪雷鸣,你乖乖等我回来!”田园说着,亲了亲顾欢喜的额头,起身穿了衣裳,然后又把自己收拾妥当,穿了蓑衣出了门。

    顾欢喜压根睡不着,索性起身穿了衣裳,轻手轻脚的前往厨房,这才把灶孔烧起来,康大娘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是谁在厨房里?”

    “康大娘,是我!”

    “夫人?”

    康大娘很是诧异。

    见顾欢喜在烧锅,不免问道,“夫人可是饿了?”

    “不是呢,我烧点姜汤!”

    “……”

    康大娘默。

    去拿了生姜过来,洗干净然后敲碎放在锅里煮,顾欢喜坐在一边烧火,一边暖和着自己。

    “这雨一下,天似乎更冷了!”

    “这已经是冬天了!”

    十一月多,翻过去就是十二月,确实是冬天。

    “往年也没冷的这么迟,今年倒是诡异的很!”康大娘说着,在一边坐下,双手放在膝盖上。

    顾欢喜瞧了一眼,没说话。

    “夫人不好奇,我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做这么多的菜肴,还有年纪多大?”

    顾欢喜摇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要你不害人,我不会多问!”

    这是顾欢喜的真话。

    她从来没有探寻他人**的爱好。

    “夫人是个好人,我这些年,也见过一个像夫人这般好的好人!”

    “那她一定是个有福的人!”

    “是啊,善有天佑,夫人所言甚是!”康大娘说着,眸子里都是怀念。

    只是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错了就是错了。

    落到今天这个样子,也是她咎由自取。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康大娘又说道,“夫人想念自己的亲人吗?”

    “我的亲人?”顾欢喜呢喃,“想,可是我现在不能回去!”

    康大娘便不在继续问了,陪着顾欢喜一起熬姜汤。

    滂沱大雨下,田园快速前行,他走的地方连个脚印都没留下,就算留下也被大雨冲刷。

    很快到了田家。

    如今的田家,到处透着一股子苍凉之感。

    他听到了哭声。

    “娘……”

    一句句的哭喊,把田园吸引过去。

    才到田李氏的屋子外,一股子臭味扑鼻而来,让习惯了干干净净的田园差点呕吐出声。

    他顿时明白,田家四兄弟出手了。

    把田李氏害死了。

    轻手轻脚踩在屋顶上,慢慢的靠过去,屋顶上被雷电打了一个大洞,屋子里,田家四兄弟跪在炕前,身后的雨水溅湿了四人的后背衣裳,而他们依旧跪着,田李氏笔挺挺的躺在炕上。

    瞪大了眼睛。

    死了!

    田园不知道是什么感受,看着田李氏瞪大的眼睛,慢慢的坐在屋顶上。

    然后离开。

    他的目的达到,田李氏死了,在这个电闪雷鸣的夜晚,被她四个儿子害死了。

    所以这天打雷劈已经说的过去。

    想到这里,田园松了口气。

    不管田李氏怎么死的,只要死了,只要是被她儿子害死的,于顾城来说,就能洗脱一切的干系。

    田园不知道是,田李氏本瞪大的眼睛,在他走之后,慢慢的闭上,本来僵着的身子,也渐渐趋于平和。

    她知道田园来过,临死前的悔悟,在感受到田园那瞬间,她便明白,她不会白死,她那几个白眼狼,不会得了好。

    “娘啊……”

    田大郎几个一开始凭着一股劲,这会子也害怕,也哭泣。

    但是都无济于事,死了人,再也不会复活,这一辈子,他们都将活在愧疚之中,一世一生都拜托不掉弑母的罪名,更忘不掉田李氏的挣扎和最后失去那瞬间的低呜。

    她拼了命把他们生下来,如今却被他们害死。

    “呜呜……”

    越想越是后悔,也害怕,要是被人知道了,他们就不用做人了,田大郎哭,田二郎也哭。

    田园回到家里,在外面脱了蓑衣,挂在钉子上,进了顾欢喜的寝房,见床上空空,吓得他一个趔趄。

    “欢喜……”

    “嗯?”顾欢喜端着姜汤过来,见到田园,笑眯了眼睛,“你回来了,我给你煮了姜汤……”

    姜汤被拿走,人也被抱在了怀里。

    感觉到田园身上的冷意,顾欢喜一个瑟抖。

    田园察觉道,忙松开顾欢喜,“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我知道,我想着你外面回来,怪冷的,你看你衣裳都湿掉了,快把姜汤喝了,去里面洗洗,洗好再说,衣裳我去给你拿!”顾欢喜温柔低语。

    她知道,田园肯定是见她不在,吓到了。

    而田园也确实如此。

    点头把姜汤喝掉,只觉得整个人都暖烘烘的,舒服了很多。

    把碗放在桌上,进屋子去沐浴。

    顾欢喜也去拿了衣裳把外面有些湿的衣裳换掉,又去给田园拿衣服,拿了一件稍微厚实些的薄袄。

    放在浴房内间的屏风上。

    等田园洗好澡出来,看着他穿着这身衣裳,顾欢喜满意的紧。

    笑意加深。

    田园挨着顾欢喜坐下,“田李氏死了!”

    “死了?”顾欢喜惊呼。

    不会这么凑巧……

    “她是被害死的,她住的屋子被雷电击穿,四个儿子跪在她面前,田家其他人一个都没靠近,寿衣也没穿上!”

    “怎么死的?”

    “病了这么久都没死,却在这个时候死,还电闪雷鸣,雷电击穿了她屋子的屋顶,就可以衍生出很多来!”

    顾欢喜寻思片刻,“你打算怎么办?”

    “给镇丞一个大礼,不过田李氏到底是怎么害死的?还需要详查!”

    “其实不必,田李氏如果是被害死的,只有几种办法,气死、吓死、毒死、掐死或者捂死,若是尸解,气死、吓死这个不太容易查出来,那么就只有一种办法,把四兄弟都关起来,攻心诈供,只要其中一个招了,另外三个心理会承受不住,就算都不招,也可以来个骗局,让他们一一招了,这只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顾欢喜认真说道。

    田园颔首。

    他一直知道,顾欢喜很聪明。

    “毒死的就更好查,这个不提!”

    “那么就剩下一个掐死、捂死!”

    “掐死若留下掐痕,更甚者会掐岁脖子上的骨头!”

    “在就是捂死了,人死之后,会出现尸斑,尸斑出现早而显著,呈暗紫红色;尸冷缓慢;颜面发绀,肿胀;面部皮肤和眼结合膜点状出血;口唇、指(趾)甲紫绀;流涎,大小便排出。内部的主要特点是:血液呈暗红色流动状;右心及肝、肾等内脏淤血;肺淤血和肺气肿;内脏器官的浆膜和粘膜下点状出血!”顾欢喜低低背出。

    这一段还是她当初看了几个推理的电视剧,特意去查的,因为当时好奇,所以记的特别清楚。

    田园看着顾欢喜,好一会后才点点头,“我即刻前往镇上,这件事情,越早查出来越好,不能让田家把人埋了!”

    “等等……”

    顾欢喜微微沉默。

    其实这件事情,田园去不好。

    但是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人去。

    因为定有很多人会盯着田园。

    “如果是田家村的人去或许会更好!”顾欢喜说道。

    “田家村的人去,见不到镇丞!”田园摸着顾欢喜的头,“你别怕,这事情牵扯不到我身上,万一牵扯到了,我带着你离开这里,投靠太子去!”

    顾欢喜颔首,“那你驾驶马车去!”

    “好!”

    田园、顾欢喜没想到,田园离开,家里却来了一个贵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