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您欺人太甚(2更
    田园出了家门。

    驾驶马车入了雨夜之中,顾欢喜才开了大门,站在门口,看着马车远去,一把伞遮在顾欢喜头上。

    回头一看,“康大娘!”

    “夫人,回去吧,外面冷,若是染上风寒,老爷回来会心疼的!”康大娘道。

    “嗯!”

    顾欢喜应声,朝里面走的时候,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黑夜中,早已经没了的亮光。

    回到屋子,康大娘问道,“夫人是否要来一碗姜汤?”

    “来一碗吧,这天怪冷的!”

    “我这便去端来!”

    康大娘忙去端了姜汤过来。

    顾欢喜小小口的喝了一碗,最后才说道,“康大娘,你也去喝一碗,然后休息吧!”

    “是!”

    康大娘退了出去。

    顾欢喜才抿了抿唇,猜测着康大娘的身份。

    厨艺精湛,让人佩服。

    且还不是一般人家能学到的,她在广元府学堂多年,也没学到的东西,康大娘却会。

    只有一种可能,她曾经在宫里待过,只有皇宫的东西,她没学到过,因为资格不够。

    宫里出来的么……

    顾欢喜抬手捏着自己的下巴。

    那么是犯错出来的呢?还是背负某些秘密出来的?亦或者是来监视她的?

    不怪她有这个想法。

    作为皇帝,他儿子做了什么他不可能一点不知道?如果知道,却又有别的安排,安排个人来监视她,完全有可能!

    “呵!”

    顾欢喜冷笑,但愿自己想多了。

    田园到镇上的时候,天才微微亮。

    镇丞见到田园,很是错愕,“你怎么来了?”

    又看了看这雨下的这么大。

    “昨夜惊雷阵阵,大人知道了吗?”

    “知道了啊,正想着往上面禀报呢!”镇丞说着,也是愁。

    冬雷阵阵,还在他管辖的小镇上,这简直了。

    “大人,这次,你一定要抓住机会,若是办好此事,你便真真正正能升官了!”

    “什么机会?”镇丞问。

    田园靠近一些,“田家,田家四兄弟昨夜杀人了!”

    “谁?”镇丞瞪大了眼睛。

    “弑母!”

    “吸!”

    镇丞吓得跌跌撞撞退后好几步,震惊错愕的看着田园,“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田家田李氏住的屋顶,被惊雷劈中,因为弑母,遭天谴,所以天打雷劈了!”

    镇丞一听,心思转了几转。

    “我这就派人……,不,我亲自带人去!”

    如果田家那几个真的弑母,那可真是一件天理难容的大案。

    弑母啊……

    大不孝的罪名。

    田园朝镇丞颔首,去买了些东西,便往家里赶。

    小田村

    田府

    一辆马车在门口停下,随行四五人,一身黑衣,骑在大马上。

    瞧着也不突显。

    只是越是沉寂,越是让人怀疑。

    期中一个人去敲门。

    “来了!”唐小山应了一声。

    他正在把院子里的积水给排出去,听到敲门声立即前来开门。

    开了门,看着面前的人,吓了一跳。

    实在是他身上的气息冷冽。

    “你家主人呢?”

    “我家老爷出门去了,夫人在家呢,您是……”

    黑衣人看了唐小山一眼,转身走到马车边,就在雨中,立在马车边,“主子,田老爷不在家中,他夫人在!”

    “是吗?那便等等吧!”马车里传来清冷的声音。

    唐小山听着就觉得很有压力,吞了吞口水。

    去喊顾欢喜。

    顾欢喜这会子穿了一身薄袄,打扮的漂漂亮亮,正和不不、冬瑜吃早饭。

    “有客人?”

    “嗯,在大门口呢,瞧着很厉害的样子!”唐小山在门外道。

    他鞋子有些湿,可不敢进顾欢喜的院子。

    “去请进大厅来!”又对末香道,“你去准备茶水,丁香和我去见客!”

    “是!”

    分头行动。

    顾欢喜带着丁香到大厅,大门开着,她看见了停在外面的马车。

    丁香眸色一瞪,吞了吞口水,“夫人,您得去外面迎一下!”

    “?”顾欢喜不解的看着丁香。

    丁香轻轻动了动唇,“太子!”

    “……”

    顾欢喜错愕了一下。

    太子殿下?

    如果真是太子殿下,确实要去迎一下。

    刚准备去迎一下,那人却已经下了马车,冒着雨走了进来。

    那一身风姿。

    顾欢喜自认她这个现代人,也算是见多识广,也见过不少精英,但是都没有这人身上的霸气,那种气息,碾压身边一切的人和事儿。

    直到人到了跟前,顾欢喜还没回过神来。

    震住了。

    “呵!”太子轻笑出声。

    这便是添缘心心念念的娇妻,顾城、他那威武不凡、行事狠辣的大将安一的妹妹么?

    长得倒是娇俏可人,却不是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不过一看就是被娇宠长大的,眼角眉梢都含着一股子娇娇的矜气。

    这会子见到他,想来是怕了。

    听到笑声,顾欢喜顿时赫然,“请,请上坐!”

    太子看了顾欢喜一眼。

    居然结巴了。

    不过脑子倒是不笨,知道他的身份,记得请他上坐。

    太子笑了出声,“来者是客,弟妹不必客气!”

    弟妹?

    顾欢喜不解的看着太子,他已经在下首坐下。

    顾欢喜有些纠结,是坐在她下首,还是坐对面去?

    思来想去,还是坐对面去吧,毕竟这可是太子殿下,未来的皇帝陛下。

    丁香就要跪下去请安,太子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吓得她身子一僵,忙跟在顾欢喜身边,站在了顾欢喜身后。

    顾欢喜看着外面的黑衣人,一个个站在雨中。

    又看了看身上也有些湿的太子殿下,“……”张嘴不知道要喊什么。

    太子殿下?

    他是自己嫂嫂的大哥,喊一声哥哥倒也无妨,可是他是太子啊,能随便认亲?

    自然不能。

    末香端着茶水过来,见着太子的时候,差点把茶杯都丢过去,好在极快的稳住身子,把茶杯放在太子身侧的桌几上,“您,您喝茶!”

    看着丁香、末香,太子知道,这是她妹妹派来的人。

    端了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喝惯了顶级好的东西,一时间喝到这粗茶还真有些不习惯。

    不过泡茶的水不错,便又抿了一口。

    “老爷他去镇上了,很快就能回来!”顾欢喜道。

    “无妨,等等就是了!”太子低低出声。

    他本不路过这边,只是走到半路,忍不住过来看看,这个为了他,流落在外多年的兄弟。

    是的,兄弟。

    他从小见到添缘就喜欢,尤其是人因为他走失,上次见面,重情重义的添缘让他冷硬的心,难得柔软几分。

    顾欢喜颔首,朝末香示意,让她去准备饭菜。

    末香颔首,去了厨房,换了康大娘、元婶,让她们准备午饭。

    “什么都别问,也别出去,只管煮得精致、可口些!”

    元婶、康大娘点头,赶紧去忙碌。

    元婶不免好奇,“老姐姐,你说,会是什么个贵客,大清早的就来了,这外面还下着雨呢!”

    “别多问,只管干活就是了,一会做好饭,咱们也别出去了!”

    “哎,我听老姐姐的!”

    主人有主人的规矩,能让末香走一趟,想来客人比较尊贵。

    元婶、康大娘都不敢大意,努力把客人招待好。

    大厅里,气愤很怪。

    顾欢喜看着太子,想要说点什么。

    “你想问什么?”太子问。

    “我,我没什么想问的!”顾欢喜道。

    可是心里其实有想问的。

    他想问太子殿下要去哪里?

    是去帝都吗?能不能带上她?

    可若是她走了,田园怎么办?

    一时间,顾欢喜舍不得丢下田园。

    田园找不到家人,如今他有的,也只有她一个人罢了。

    “你想起来了?”太子问。

    顾欢喜看着太子,点了点头。

    “嗯,想起来了!”没有隐瞒,没有回避。

    她知道他问什么。

    也坐直了些。

    她也是有底气的,她几个哥哥都那么厉害,她的丈夫也不俗。

    太子看着顾欢喜的样子,心中好笑。

    果真还是被养的娇气天真了些。

    殊不知她所仰仗的,在皇权面前,什么都不是,不然为什么二皇子能把她掳走,害她父亲,伤她母亲,毁了她的家。

    顾城明知道一切,哪怕身为相爷,也不敢贸然出手去报仇,要一步一步的谋划,甚至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下,不能接她回去团圆,就是怕二皇子知道她下落,在路上下手要她性命。

    “想去帝都吗?可以带你!”太子问。

    盯着顾欢喜。

    顾欢喜一愣,却肯定的摇摇头,“暂时不回去,不过能否请太子殿下,带一封家书给我大哥,不要让我家老爷知道!”

    “……”

    太子眯了眯眼眸。

    不跟他回去……

    “我要成亲了,下个月初八!”顾欢喜忽然说道。

    “然后呢?”

    “我家老爷找不到他父母,没有了家,我若是跟您一起回去了,我和他兴许就没机会在一起了,而且,我也不能丢下他,我答应和他一起面对的!”

    “……”

    太子抿了抿唇。

    认真的看着顾欢喜。

    他查过她。

    顾家娇宠着的娇娇女,便是安一,那么狠辣的一个人,说起她的时候,都会失神,会忍不住红了眼眶,她是安一心中最柔软的存在。

    那个在床上躺着不动的人,听到她的名字,都会落泪的妇人。

    太子心口一动,“那便去边疆将军府吧,那里有人在等你!”

    “谁?”顾欢喜尖利的问,忽地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忽地停下,红着眼问,“是不是我哥哥?太子殿下,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哥哥顾安?”

    是的,一定是的。

    她从田园口中得知,他哥哥失踪了,下落不明。

    这个王朝,能把她哥哥藏起来的人,能有几个?

    让公主、大哥都找不到的人,能有几个?

    不超出一只手!

    太子这么说起来,一定是她哥哥!

    太子看着悲痛万分的顾欢喜。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被养的娇也没把她养蠢。

    “你去了就知道了!”

    当然,他要顾欢喜去边疆,是要添缘去边疆,他走这一趟,也是希望添缘能够去边疆,为他去抵御陈国,去攻打陈国。

    他不单单是这个浩瀚王朝的君王,更要一统天下。

    而统御天下,最不能少的便是猛将。

    如添缘!

    顾欢喜看着太子,见他不说,垂下了眸子,淡淡说道,“我知道您想要什么,但若是您不告诉我那个人是不是我哥哥,我不会让您如愿的!”

    “……”太子闻言,利眸扫向顾欢喜。

    像利箭一般。

    顾欢喜倒是不怕了,慢慢的坐直了身子,抬眸镇定的看着太子,“我知道,您来不是为了告诉我消息,而是为了我家老爷吧,您告诉我,我想念的人在边疆,您觉得我一定会去,可万一我去了,您把我囚禁起来,让我家老爷去冲锋陷阵,这压根就是一个阴谋呢?”

    顾欢喜声音淡淡的,轻轻的。

    她这一刻想的很清楚。

    她顾欢喜还没这么大的脸,让太子殿下走这一趟,那么就只能是为了田园而来。

    毕竟田园和他打过照面。

    太子若是想要猛将,田园不可多得。

    所以,说什么边疆有等她的人,指不定就是一个骗局。

    “呵呵!”太子笑了起来。

    不过冷笑居多。

    心中觉得好笑。

    曾经那个为了他,宁愿以身犯险的人,有了更重要的人,不再肯为了他出生入死了。

    他当初一个劲的要走,就是为了这个女子。

    顾家的心肝肝。

    但有一点,她说对了,如果她不让田园去,田园一定不会去。

    添缘早已经不是他的田园,他是田园!

    “夫人想多了!”太子道。

    顾欢喜冷呵一声,“有没有想多,其实您心中有数,从弟妹到夫人,这么快,您便把我的身份分的这么清楚!”

    “……”

    太子一顿。

    看着顾欢喜。

    他不得不承认,他看走眼了。

    这不是一个娇娇女。

    也是,有那么出色的几个哥哥,她怎么可能是庸才,胆小如鼠的。

    她从知道他的打算开始,就有了仰仗,并快速的挺直了腰杆,说话也铿锵有力,再也没有一开始见到他时的紧张。

    不对,她一开始不淡淡是紧张,还有点好奇,是他说要她去边疆,那里有等她的人,她才如刺猬一般竖起了浑身的刺,进入了战斗准备。

    她的所有防备,在他不肯告诉她,边疆等她的人是谁开始,她就防备着他,说话也豪不客气了。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太子问。

    “怕,但是我知道,您杀我,轻而易举,但想要杀我家老爷,却是不容易,我更相信,我死了,我家老爷定会给我报仇!”顾欢喜低语。

    就像田园能在冥冥之中,茫茫人海找到她一样。

    所有人都没想过,她会被带到京城,被藏在恭谢侯府,但是他就那么找到她了,在京城兜兜转转一年,找到了她。

    她相信田园对她的感情,所以愿意留下来,和她成亲,生米煮成熟饭,让他鼓起勇气去面对一切。

    他是一颗夜明珠,曾经被灰尘蒙住了光芒,总有一日会闪闪发光,成为举世无双的夜明珠。

    “……”太子看着顾欢喜片刻,微微摇头,“和他一样,性子可真倔,你放心吧,我不会杀你,也不会怪罪你,毕竟……”

    顾欢喜不言语。

    听到脚步声传来。

    是不不抱着冬瑜,采菊背着书包,还拿着大雨伞。

    不不、冬瑜也看见了太子。

    太子看着两个孩子,“过来!”

    “……”不不、冬瑜忙看向顾欢喜。

    顾欢喜也惊的站起身。

    防备、紧张的看着太子。

    “她们还是孩子,马上就要去学堂读书了,您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就好!”顾欢喜低语,声音里都带着颤抖。

    不不、冬瑜都听了出来。

    “娘……”

    “娘……”

    不不还不懂。

    冬瑜却是眯了眯眼睛。

    这个男人什么来历?竟把她娘给吓成这个样子,真是可恶。

    等她长大,饶不了他!

    太子知道,这两个孩子都不是顾欢喜生的,却不想她竟这般护着她们。

    从怀里摸出了两块玉牌,“过来,这是伯伯给你们的见面礼!”

    “……”

    “……”

    “……”

    娘三都有些懵。

    太子却把玉牌一递,丁香忙上前恭敬的伸出双手,捧住了玉牌。

    然后退到一边。

    太子笑道,“既然要去学堂,便去吧!”

    顾欢喜闻言松了口气,摸摸不不、冬瑜的脸,“快去吧!”

    又对采菊说道,“照顾好大小姐、二小姐!”

    “是,夫人!”

    不不看着顾欢喜,见顾欢喜笑着,只是眼眶有些红,“娘……”

    “去吧,乖!”顾欢喜笑着,微微摇头。

    不不抿了抿唇,看了一眼太子,抱着冬瑜离开。

    倒是冬瑜,幽幽的看着太子殿下。

    让他慢慢的看着冬瑜。

    这个孩子的眼睛,真美……

    待不不、冬瑜离开之后,顾欢喜才朝太子福了福身,“多谢您赏赐她们见面礼!”

    “应该的!”

    顾欢喜闻言,坐也不是,站着也不是。

    太子瞧着,心中好笑。

    有道是投鼠忌器,心中有顾及,便知道了怕。

    先前那般聪明伶俐,这会子却为了两个孩子,这般的放下了坚持。

    “你愿意让你家老爷去边疆了?”

    “……”

    顾欢喜抬眸,冷冷的看着太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