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冬瑜讨抱抱(1更
    顾欢喜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走过去坐下。

    从丁香手里拿了玉牌,慢慢的看着。

    “是昆仑山那边来的顶级红玉,还带着丝丝的暖意,这又是一块暖玉,这两块玉牌拼合在一起,不管是花纹还是玉髓都是能够连在一起的,来之前,您便知道我有两个女儿吧!”

    太子闻言,伸手准备去端茶杯。

    去想着这茶不如和,收回了手。

    顾欢喜瞧着,对丁香说道,“去厨房端一碗鸡汤来吧!”又看向太子,“让您的下人也进来避避雨,顺便换一身干爽的衣裳,喝一碗姜汤去去寒气如何?”

    “……”太子不懂顾欢喜为什么忽然转了性子。

    这是硬的不行,来软的?

    这个女子,果真是他看走眼了!

    却是微微颔首。

    同意了。

    太子既然同意了,丁香还是十分诧异的。

    要知道,她所知道的太子,并不是个心软的人。

    先前对夫人也是。

    客气中带着疏离,尤其是夫人说,不会让他如愿的时候,太子眸中的杀意。

    不过也有一抹无奈。

    那几个人拿了衣裳跟着丁香去,换了衣裳,在饭厅喝了姜汤,又让元婶、康大娘拿了些吃的,让两人吃下。

    只是一直出来的人都是元婶,康大娘并没有出来。

    为此丁香有些奇怪,却没多言。

    大厅

    就剩下顾欢喜、太子两人。

    对面坐着。

    顾欢喜看着太子湿掉的鞋子,好几次欲言又止。

    想问他要不要去客院休息一下?

    只是经历先前的事情,她也不好开口了。

    太子看着顾欢喜,想到了他那个伶牙俐齿、胆大包天的妹妹。

    果真是被娇宠着长大的姑娘,尽管落难,身上那股子骄矜之气,也没少分毫。

    “怎么不说了?”太子问。

    “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顾欢喜答,认认真真。

    她也是确实不知道要说什么。

    气氛更尴尬了。

    尤其是顾欢喜先前还义正言辞,这会子又败下阵来。

    或许是为了孩子……

    想到这里,太子不免又看了顾欢喜一眼,这个女子,他还真有些琢磨不透。

    “那两个孩子,又不是你亲生的,你为何这般在意她们?”太子忍不住问道。

    “……”顾欢喜看着太子。

    咬了咬唇,才认真回道,“是,她们不是我的孩子,但从她们喊我一声娘开始,就是我的孩子了,我是她们的娘,在她们年幼的时候,我自然要疼她们,在意她们!”

    “是吗?”太子又问。

    也不知道是问顾欢喜,还是问自己。

    为什么别人的母亲,对捡来的孩子都能坐到视如己出,为了她们妥协,顿时便收敛了嚣张的气息。

    而他的母亲,却只会为了自己,自以为是的算计着所有人,却不在知道她是最愚蠢的,她所有的算计,在别人眼里,都不过是一场笑话。

    贪慕虚荣便是贪慕虚荣,还假装什么清高,为了真爱不顾一切。

    不过她死了……

    是的,死了!

    太子想到这里,丁香已经端了鸡汤过来,把鸡汤放在他面前,然后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犹豫片刻,端了鸡汤小口小口的喝着。

    味道有些熟悉,但比起以前喝的,似乎多了一份真心和温暖。

    太子不免又看向顾欢喜,能让一个男人为她豁出命去,死心塌地!

    丁香站在顾欢喜身边,很是紧张,十分担心顾欢喜。

    顾欢喜却渐渐平静下来,也想明白了。

    太子前来,什么都调查清楚了,就连两个孩子的见面礼都准备好,至少是带着善意来的,她不能把人想的那么坏。

    而且以他的权势,何须把她骗到边疆去。

    难道她哥哥真在边疆?

    “殿下……”顾欢喜犹豫着开口。

    “嗯?”

    太子淡淡应声。

    顾欢喜深吸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为先前的无礼向您道歉,我只是太惦记家人,才一时乱了分寸,还请殿下原谅我的莽撞!”

    真心假意道歉,太子都是无所谓的。

    他来这一趟,最主要还是来看看田园。

    其实他也明白,如果顾欢喜不去边疆,田园肯定不回去,但是他压根没想到,顾欢喜、田园早已经有了打算。

    等到来年就去边疆。

    太子看着顾欢喜,心中好笑。

    不愧是顾城妹妹,能屈能伸。

    “无碍!”太子说完,便不再多言。

    多说多错。

    而他也不是那种喜欢说话的人。

    顾欢喜见状,也不好再问。

    谁叫他们谈崩了。

    呼出一口气,沉默。

    太子的随从收拾好,便立在了不远处,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都没有。

    田园驾驶马车回来,见到门口的马车时错愕了一下。

    跳下马车快步朝家走,推开大门,看着坐在大厅的太子时,错愕了片刻,便回复了自然。

    看向顾欢喜时,冷峻的眸子顿时溢满了暖柔,嘴角也情不自禁挂了笑。

    顾欢喜看着田园也笑了起来。

    太子,“……”

    这是把他无视了么?

    “殿下,您怎么来了?”田园问。

    很直白。

    也很恭敬。

    却是铿锵有力,不卑不亢。

    太子慢慢的站起身,“过来看看你,也顺便过来看看你夫人!”

    他不苟言笑,微微勾唇,算是笑了。

    “多谢殿下,殿下这是要回帝都去吗?”

    “嗯!”

    “……”田园却是沉默了。

    他不敢冒然送顾欢喜回去,但是跟着太子殿下,路上安全无虞。

    “殿下……”田园低唤。

    话就要说出口。

    他想求太子殿下带顾欢喜回去。

    亲事作罢了。

    “田园!”顾欢喜喊了一声。

    喊的田园一个激灵,回眸看着顾欢喜。

    顾欢喜笑道,“我让元婶、康大娘准备了饭菜,你陪殿下喝一杯吧,我这就让她们把饭菜端过来!”

    顾欢喜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大厅,临走时警告了田园一眼。

    田园心中又喜又疼。

    他知道,顾欢喜聪明,定知道他想说什么,立即出声打断了他。

    待顾欢喜一走,太子才笑了出声,“这么怕她?”

    “不是怕!”

    有什么好怕的呢,是因为太爱,舍不得她伤,舍不得她忧,舍不得她怒。

    真要动手,一百个顾欢喜都不是他的对手。

    可那是他想要的吗?不是!

    太子不懂。

    他虽有太子妃,有侧妃,有侍妾,却无一个人能让他生出怜爱之心。

    他见多了他父皇的无奈,母后的作妖,对感情早已经不报希冀,府中的女人,都只是为了拉拢朝臣罢了。

    爱,喜欢,那是什么?他觉得不存在。

    就是对儿女,他也没抱过。

    两个人站在屋檐下,看着滂沱大雨。

    田园身上也有点湿,太子看了他一眼,“不去换换吗?”

    “不差这一会子功夫,你很快就要走了吧!”

    “嗯,吃了饭就走!”

    “那便陪陪你吧,虽说我们见面次数很少,可我总觉得,我在哪里见过你,殿下……”田园说着,看向太子殿下,“你呢,除了在边疆,你可曾见过我?”

    “……”

    太子看着田园。

    垂下眸子,又看向雨中,“见过,从第一眼见到你,你盯着我玉佩的时候开始,我就猜到了你的身份,不然你觉得夜闯将军府的人,真能活着走出来?”

    抬手拍拍田园的肩膀,“本想让你去边疆帮我的,但是如今,我想,或许应该让你先去帝都,去吧,你要找的人在帝都,至于是谁,我不便告诉你,但是田园,你要知道一点,我对你,从未有过坏心!”

    “我不告诉你,有我的考量,我不单单是拿你当兄弟的大哥,也是这个王朝的太子,我的理想不单单是如此,我还想要的更多,更多……”

    “而且你的身份,已经有人冒领了!”

    这才是最重要的。

    本不想告诉田园,但是他忽然间觉得,如果田园去了帝都,真找回去,或许才会更加激起他的斗志。

    田园闻言,沉默良久,才说道,“我以前很想找回去,如今却不想了,因为我已经有了家,有一个温柔可人的妻子,虽然我知道,我和她在一起,会经历很多磨难,但是我不怕,我也一定会坚持下去,殿下,像个讨个封赏如何?”

    “说,要什么?”

    “我那亲生父亲什么身份,比他高就行!”

    太子笑了出声。

    这家伙倒是敢想,敢说。

    “为了你自己?”

    田园摇摇头。

    是为了顾欢喜。

    先前,差一点说出口的话,因为顾欢喜的出言打断,让他明白,顾欢喜比他更坚定。

    既然如此,他更不能退缩。

    不管前面是荆棘,还是深渊,一定要闯出一条血路来。

    “好!”

    镇国侯,镇国公,只要田园敢要,他就敢给。

    但是,这国公爷,可不是好拿的。

    没有卓著的功勋怕是不行。

    而且田园的身世……

    “你其实是……”

    “殿下不必告诉我,我相信,如果真是我的亲生父母,我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一定会认出我,我也会如当初觉得殿下熟悉一般,认出他们!”

    太子抬手拍拍田园的肩膀,“你夫人不错!”

    “多谢殿下夸奖!”

    太子笑笑。

    等菜肴摆好,和田园一起坐下。

    田园却喊了顾欢喜过来坐下,一起给太子敬了酒。

    太子失笑。

    端起酒杯和田园、顾欢喜碰杯,“祝你们幸福!”

    “多谢殿下!”

    “多谢殿下!”

    顾欢喜瞄了一眼太子殿下。

    坐在一边小口小口吃菜,田园偶尔给顾欢喜夹菜。

    看的太子眼热。

    这一生,若能遇上一个,能让他这般疼爱、呵宠的女子,他也想如田园这般,温柔笑意对待。

    但是目前来说,他没这个心思去寻。

    “老爷、夫人,大小姐、二小姐回来了!”丁香在外面出声。

    顾欢喜就要起身。

    太子低低出声,“这一桌子菜肴,我们也吃不光,让她们过来一起吃吧!”

    顾欢喜犹豫。

    田园却说道,“你去看看,她们鞋子湿了没有,若是没有,便过来一起吃吧!”

    “嗯!”

    顾欢喜起身去看两个孩子,冬瑜是有人抱着,不不自己走。

    不过唐小山会去接,基本上也不会淋着。

    不不也就鞋底子有些湿润,让两个孩子洗了手,才温和说道,“走吧,咱们去吃饭!”

    “嗯!”

    不不有些紧张。

    冬瑜却两眼冒光。

    贵客……

    等见到太子的时候,冬瑜就叫着,伸手要太子抱。

    “……”

    太子纠结了。

    因为他从来没抱过孩子。

    还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

    顾欢喜、田园也错愕,冬瑜有多认人,他们是知道的。

    一般她宁愿一个人坐在哪儿玩耍,也不要出去爹娘、姐姐、采菊之外的人抱,除非逼不得已,今日主动要人抱,还是第一次。

    “抱,抱……”冬瑜叫出声。

    太子看着那粉雕玉琢的小娃娃,顿时有些紧张的吞吞口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