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下场(2更
    往小说,这是顾家的事情,可往大了说,这便是在挑衅相府,挑衅她这个公主以及太子的权威。

    谁不知道她是太子的嫡亲妹妹。

    顾城抬眸看着龙星宸,眼眶里已然有了泪水。

    “我们家,第一个落下的孩子是四婶的孩子,这么多年来,只要怀上了,都生下来,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顾城说着,沉痛的闭上了眼睛。

    是个女孩儿啊。

    女孩儿啊……

    她的生母是谁,其实对于顾家来说,会有疙瘩,但不会妨碍他们疼她。

    可是,就这么没了。

    连看一眼这个世界的机会都没有。

    顾城捂住自己的脸。

    龙星宸心里也痛。

    她就怕出事,和戴夫人见过面,稳婆、伺候的丫鬟、婆子个个精挑细选,还派了一个高手暗中保护。

    伸手把顾城抱在怀里,“相公……”

    “公主,相爷,老太夫人、老太爷来了!”

    “……”

    龙星宸、顾城连忙站起身,就看见顾钱氏急急忙忙走来,在一排排灯笼下,她的头发是乱的,衣裳扣子都没扣好,满脸担忧,一边的顾老太爷也一脸的担忧。

    身后的顾文氏、顾于氏也掩饰不住的担忧。

    “城儿,如何了?”顾钱氏问。

    顾老太爷也忙问,“对呀,如何了?”

    “阿奶、阿爷!”顾城喊了一声,跪了下去。

    这般……

    顾钱氏哪里还有不懂的,忙问道,“那思思如何了?”

    “已经去了!”

    顾钱氏顿时便落下泪来,“孩子,孩子呢?”顾钱氏又问。

    “孩子也没保住!”顾城说着,头低了下去。

    顾钱氏却觉得,天似乎都塌了。

    先不论男孩、女孩,这是她老顾家的孩子啊。

    “没,没保住……”顾钱氏呢喃一声,压根承受不住这般打击。

    气急攻心,一口血就这么吐了出来,好些喷射在了顾城的脸上,身子也往后仰去。

    “娘”

    “老婆子……”

    “阿奶!”

    龙星宸眼疾手快让人把顾钱氏抬进去,顾城就那么跪在地上,感觉到脸上滚烫的气息,让他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那是一种想要毁灭一切的疯狂。

    他四叔一家出事的时候,阿奶就急的晕了过去,但没吐血,这是第二次。

    整个人颤抖着,站都站不起来。

    一只手扶住了他。

    顾城抬眸,见龙星宸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我……”

    顾城想说点什么,声音嘶哑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姨祖父给阿奶把脉、施针了,阿奶只是气急攻心,好好休养就会没事的,倒是接下来的事情,咱们得商量出个章程来,这事不能这么算了!”龙星宸的声音很冷。

    早些年她还是一个嚣张跋扈、无忧无虑的公主,后来为了顾城学会了收敛,到如今的成熟、稳重。

    顾城颔首。

    戴家的人得到消息也赶了过来。

    戴思思的母亲进去叫了一声,“我的思思啊!”

    便是痛苦的哭声。

    戴思思的两个兄长、弟弟、父亲站在门口,都泛红着眼眶。

    顾城上前,抱拳行礼,“对不住,我们顾家没有保护好她们母女!”

    戴成安微微摇头。

    说起来,顾家做的已经够多了。

    像思思这般,能得顾家人照看,是她的福气。

    可是……

    “到底怎么回事?”戴成安问。

    “有人潜入,朝她射了一支利箭,箭直刺她的腹部,箭上有毒……”顾城已然说不下去。

    戴思思的两个兄长更甚。

    “相爷,此事,您打算怎么办?”戴成安问。

    “血债血偿!”顾城说着,已然转身离去。

    戴成安看着顾城的背影,喊了一声,“相爷,那是我戴家的女儿,我戴家也要为她报仇!”

    “……”

    顾城停下脚步,“京兆府门口有一个登文鼓,那是太皇为有冤无处申诉的百姓准备的,戴大人……”

    “我这就去敲!”

    这帝都、皇权下,竟有人这般目无王法,潜入府邸将人刺杀,他不会善罢甘休。

    而那个刺客的尸体,早已经被藏了起来。

    顾城要回去准备一番。

    如今,恨戴思思入骨的,也就柯一梅了。

    柯一梅能用的人,不会是柯家的人,柯家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杀手,那么就是锦祥侯府的人。

    若不是锦祥侯府,那便是二皇子。

    敌人如此的清晰明确。

    他们要走的路,有很多,必须分工合作。

    此刻,顾俊是用不上了。

    那么顾琪、顾雍就得用起来。

    就是顾恣、顾康、顾双,也必须要在这一刻,长大!

    当京兆府门口的登文鼓被敲响的时候,帝都的人都被惊醒了。

    要知道,这鼓设立至今,从未被敲响过。

    就是宫里,建康帝、太上皇、太后都被惊醒。

    建康帝起身,让人拉了衣服穿上,“来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

    龙腾住的宫殿。

    龙腾也慢慢走出了寝殿,看着这夜空,他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是谁敲响了登文鼓!”

    是谁,受了莫大的冤屈,竟这般的不顾一切。

    舒薪穿了衣裳出来,“你不去看看吗?”

    “去看看,必须去看看,天色还早,你继续睡吧!”龙腾安抚了一下舒薪。

    他想不到,在他以为这一生都不会有人敲响的时候,被敲响了。

    “太皇,出了一个案子!”

    龙腾看着面前的人,微微挑眉,“说!”

    “戴都督的女儿,原本决定在明年就要嫁给顾相的二弟,且已经怀了身孕,顾、戴两家已经商议好,等孩子出生之后,戴思思就嫁给顾家二爷,只是昨夜,有人潜入戴思思的宅院,杀了她们母女,昨晚时分,大公主亲自去了冷家,请了冷老爷子过去,也一个都没救回来!”

    龙腾闻言,顿了顿。

    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同时得罪顾戴两家?

    尤其顾城已经是相爷,他的妻子还是当朝大公主。

    戴成安官至大都督,敢这么出手的,这帝都找不出几个。

    “去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腾这厢还没吩咐好,那厢便得知大公主龙星宸求见。

    “这小丫头!”龙腾看了看这天色。

    “让她进来吧!”

    待看见龙星宸的时候,龙腾本想笑的,却笑不出来,这孩子,今儿这脸色可不好看。

    “怎么了?谁招惹到咱们的大公主了?”龙腾打趣道。

    “皇祖父,今日不和您闹,孙女有要事,觉得皇祖父有必要知道一些,免得到时候被人求到了跟前,不好应对!”

    “……”

    龙腾眨了眨眼。

    这小丫头,吃炸药了吗?

    “好,你和祖父说说,到底什么事儿,让祖父心里有个底!”龙腾出声。

    这小丫头,脾气可是一如既往的大。

    还以为嫁人了会收敛,感情是在顾城面前收敛了。

    “皇祖父,昨夜,顾家二爷外室夫人,被人刺杀,一尸两命,一共去了两个刺客,其中一个刺客被我派去的人,当场诛杀,而这个刺客,出身锦祥侯府,是锦祥侯身边的侍卫!”龙星宸说着,见龙腾脸色微变。

    继续说道,“皇祖父,孙女知道,那些人跟着您打江山,有功劳有苦劳,但这并不能让他做出这般狠辣残酷的事情来,且浩瀚王朝的律法,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刺杀里,二皇子有没有参与,还希望皇祖父帮忙调查一下!”

    “丫头啊……”龙腾轻轻唤了一声。

    想说点什么,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律法,当初他设立的时候,便说过,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只是他没想到,锦祥侯会第一个跳出来犯。

    “你回去吧,祖父知道怎么做了!”

    “皇祖父会包庇吗?”龙星宸问。

    龙腾伸手摸摸龙星宸的头,“傻丫头,你觉得你祖父是那般糊涂的人?做了便是做了,谁也包庇不了,天这么冷,早些回去歇着!”

    “嗯!”

    得了龙腾的抱着,龙星宸才应声回家。

    龙腾看着离去的孙女,才叹息道,“女生外向,这话可真不假!”

    建康帝也得到了一切的消息和证据。

    作为皇帝,作为这个浩瀚王朝的主宰者,建康帝没有想到,一个妇人会这般的淫、荡,恨毒,更没想到,他的儿子,会无所不用其极。

    “去,宣二皇子进宫,把锦祥侯也宣进宫来!”

    二皇子来的时候,建康帝就那么冷冷的看着他,看的他心虚,看的他心里害怕。

    “父皇!”

    “……”建康帝看了他一眼,“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你休怪朕不念父子之情,滚!”

    二皇子心一紧,背脊心顿时都是冷汗。

    慢慢的朝外面走去,看见锦祥侯的时候,他顿时明白,一切都暴露了。

    而看锦祥侯的样子,他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二皇子!”锦祥侯低唤。

    “锦祥侯不必多礼,父皇在里面等候多时,锦祥侯进去吧!”二皇子说完,便离开了。

    锦祥侯进了大殿,“臣参见皇上!”

    建康帝没有说话,只是把所有的证据,都丢在了锦祥侯面前,“你好好看看吧!”

    锦祥侯心一咯噔。

    弯腰把奏折都捡起,只是看了几段,就吓的跪在地上,“皇上,皇上,臣不知,臣不知,都是那恶毒的妇人,是她做的!”

    锦祥侯更想不到的是,柯一梅已然给他戴了绿帽子。

    他怎么就瞎了眼,娶了这么个妇人为妻。

    “她是你的妻,是你锦祥侯府的人,不严惩难以安抚人心,不严惩更无法告慰那枉死的两条性命!”建康帝说着,让人研磨。

    “柯氏毒妇,罔顾人伦,其心可诛,处以斩首之刑!”建康帝快速写好。

    “锦祥侯有眼无珠,不配为侯,褫夺侯爵之位,贬为庶民,其子褫夺世子之位,贬为庶民!”

    “柯红章教女无方,褫夺其广元府知府一职,其后三代不可科举,不为官用!”

    三道圣旨写好,建康帝看着锦祥侯,多的一眼不想看。

    喜欢年轻姑娘,并没有错,但是一个女人,毁了四户人家,那就恶毒了。

    锦祥侯软软的磕头谢恩,“谢皇上!”

    至少一家子还活着。

    可是活着有什么用,戴家、顾家不会放过他们的。

    柯一梅站在一边的侍卫,只有一个。

    便知道,事情败露了。

    但是戴思思死了,那个贱种也死了,就足够了。

    至少但那一巴掌狠狠打在脸上的时候,戴思思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大哥,“大哥!”

    “大哥?我可没有你这么恨毒的妹妹,我以为,你嫁人了,会安稳,毕竟你当初刺了思思一刀,她也差点死去,你所有的怨恨都该散了,却不想你是这般的恶毒,竟让人去杀了她们母女,你可知道,皇上已经下旨,褫夺了爹的官位,我们柯家后三代不可为官,你的夫家,锦祥侯也被褫夺了侯爵,成为了庶妹,而你……”

    柯一梅静静的听着,眼泪落了下来。

    “是他们对不起我,是他们对不起我!”

    “他们对不起你?你多大的脸,如果当初戴家追究,你以为你能完好无损?那是因为顾俊念着旧情,思思不愿意他为难才没有追究,你真的太让人失望了!”柯一奇说着,深深的吸了口气。

    早知道,应该把她送去庵堂做姑子。

    “找顾俊,对,找顾俊,他……”

    “啪!”

    柯一奇又给了她一巴掌。

    “到了如今,你以为,顾俊还会见你,还会原谅你?戴家敲响了登文鼓,此仇不共戴天,戴家会转身来收拾对付咱们的!”柯一奇说着,冷冷笑出声,“不过你这么恶毒,又怎么会怕!”

    “大哥……”柯一梅惊呼。

    “别喊我,你不配,从此再也不配喊我大哥,我没有你这样子的妹妹,没有!”柯一奇说完,迈步离开。

    柯一梅想要追出去,却已经被抓了起来。

    锦祥侯就站在不远处,冷冷的看着她。

    眸子里都是恨意。

    有人冲上来,对着她一顿抓挠。

    把她抓伤。

    她好痛好痛。

    但是无一人上前,帮她一下。

    “押入大牢,等候问斩!”

    这是她晕厥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她要被斩首了。

    柯一梅的恶性,让很多人不齿,也让很多人害怕。

    尤其是手里有人命官司的。

    顾俊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像一尊雕像。

    戴思思已经穿好了寿衣,和孩子一起躺在棺材里。

    如今顾、戴两家在商议,戴思思要葬在何处?是戴家还是顾家?

    如果要葬在顾家,戴思思将以什么身份葬到顾家去?

    “我娶她!”顾俊低低出声。

    “我答应过她,要娶她的!”顾俊说着,眼泪落了下来。

    悔恨,愧疚。

    他如今只觉得活着做什么?不如死去算了。

    和喜欢的女子,心爱的女儿一起死去,葬在一起。

    但他知道,他不能。

    如今家里失去了一个孩子,如果他也死了,阿爷、阿奶会承受不住,爹娘会承受不住,他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呜呜……”顾俊哭了出声。

    顾俊这个时候的表态,让戴家心痛的同时,多少有些欣慰。

    毕竟顾俊对戴思思,还是有感情的。

    “相爷,您看?”戴成安看向顾城。

    “依我二弟之言,娶!”

    “那日子?”戴成安又问。

    顾城沉默片刻,“你们选吧!”

    戴成安颔首。

    只是,千算万算,没想到,戴家选的日子是十二月初八。

    和顾欢喜出嫁的日子一样。

    “……”

    “……”

    “……”

    戴成安不解,“相爷,有什么不妥吗?”

    顾城看着那日子,许久才问道,“为什么选这个日子?”

    “这是拿去护国寺,护国寺方丈选的日子,只说这日子有缘,可到底什么缘分,方丈大师不肯透露!”戴成安道。

    “可这没两日了啊!”顾城低语。

    “唉!”

    最后顾家还是答应了。

    十二月初八,顾俊迎娶戴思思,尸体、排位。

    要她真真正正成为顾家的人。

    至于那个被顾俊救出来的女孩是谁,顾俊彻底把她忘记了,小厮也没想起来,也只有她一身素衣,带着丫鬟,坐在马车上,马车从相府过的时候,她掀开马车帘子看了一眼。

    “姑娘,您看什么呢?”

    “我就看看!”

    “姑娘,您是在看这相府,我跟您说啊,这相府二爷……”

    “不许多嘴!”楚眷冷喝一声。

    她知道,是这相府的二爷救了她。

    也知道,是她家继母把她卖掉,不过不急,她如今要去外祖家,等从外祖家回来,她把事情办妥了,就来报恩!

    十二月初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