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拜堂成亲
    帝都

    顾相的弟弟成亲,来的人很少,礼倒是不少人送了过来。

    皇上对这事的态度如此强硬,谁都不敢碎嘴,万一犯了忌讳,那可得不偿失。

    毕竟这种事情还从未发生过。

    这两者的关系,也有点那啥。

    从男人的角度看,也是桩风流韵事,可于女人的角度来说,只能感叹,最终受伤的人,还是女人。

    不管是柯一梅、还是戴思思,在这一场战争中,都没有赢家,即便是顾俊,他也输的一塌糊涂。

    至此是真真正正断了从政的路。

    顾钱氏、顾老太爷面对顾俊娶戴思思,早已经没了任何看法。

    也只有顾城、龙星宸、顾俊、顾琪、顾雍知道,这事情背后推手是二皇子。

    顾恣、顾康、顾双知道一些,但却不清楚。

    至于老的两个,顾老三、顾老五两夫妻,是一点都不知道。

    顾城在这边有祠堂,除去老祖宗的牌位,如今又多了一个。

    顾戴氏思思之灵位。

    而她下首还有一个小小的名字,那是那个孩子。

    原本可以平安生下来的孩子……

    顾城站在院子里,朝广元府方向看去,那是他的家乡,他的妹妹,今日也要出嫁……

    虽然他知道,这个嫁人成亲的含义,但心里还是难受,难以接受。

    他希望妹妹幸福,无比的希望。

    对田园,除去没什么本事之外,倒是敦厚老实,罢了罢了,妹妹并不是傻子,且眼光也好,她既然认定了田园,想来田园定是好的。

    且他已经多年不见田园,那么多年里,一个人想来也会改变。

    田园那字写的倒是不错。

    “呼……”

    欢喜,希望你幸福。

    山水镇

    田家村

    田师父家

    顾欢喜早上早早就已经起来,洗澡一件一件衣裳往身上穿。

    她初六的时候住到了田师父家,从田师父家出嫁。

    师父、师娘给她准备的嫁妆,她早已经看过。

    十床被子,四季衣裳,五颜六色的缎布,家具一套,一套纯银酒具,还有些首饰。

    金两件,玉两件,银六件。

    在乡下,这嫁妆已经是十分丰厚的了。

    不少人看的啧啧称奇,这毕竟不是亲生女儿啊。

    完颜夏冬也很不解,为什么方秀这么疼爱顾欢喜,嫁妆给的这般丰厚,几乎是什么都有了。

    方秀看着顾欢喜,伸手拉着顾欢喜的手,“好孩子,谢谢你!”

    顾欢喜笑。

    她虽不明白,为什么师父、师娘已经知道真相,却不揭穿完颜夏冬,而是什么都不做,不过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余下的便和她无关。

    “师娘!”

    “咱们两家隔的近,师娘以后多去你那边走动,好好和田园过日子,他难得的好男儿!”

    重情重义,对顾欢喜那是没话说。

    田府

    上面有村长总揽大局,下面有村长家三个儿子、和族长家两个儿子招呼客人,收礼。

    这次因为砍树,这十里八村基本上都有银子付了人头钱,也不用去参军,这个月去砍树,然后就能有钱过年了。

    虽然一下子手里空了,但好歹人留了下来。

    田园成亲,来的人有点多,不过都是一个人来,也有带着孩子来,一时间田府热闹的很。

    有小媳妇看着喜房,免得有些手脚不干净的人,去喜房里捣乱。

    田园笑的露出白白的牙齿,见到人就笑。

    “田老爷,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你找地方坐,招待不周!”

    不免有人感慨。当年田园成亲,是什么样子的?

    全程冷着脸,一身冷冽气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让多少人心颤颤。

    等到吉时一到,田园骑着大马去迎亲。

    一路上敲锣打鼓,唢呐震天,来吃喜酒的人,都笑着。

    到了田师父家,倒也没被为难,田毅作为女方兄长,背着顾欢喜出来。

    田园立即上前,扶住顾欢喜的手臂。

    惹得不少人笑了出声。

    田园顿时红了脸。

    不少人才发现,这田园长得竟如此俊秀好看。

    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田毅看着田园笑了起来,“以后好好待她!”

    “多谢大哥!”

    田毅颔首。

    虽然这不是妹妹,但这两日,他们也相处过,才明白为什么顾欢喜这么招田园深爱。

    懂事、晓理、大方,说话轻声细语,温柔善良。

    不卑不亢、不骄不躁,似和风细雨,渐渐入人心。

    看着顾欢喜上了花轿,田毅想起当初去迎亲,娶完颜夏秋的时候,内心更是撼动。

    待迎亲队伍一走,他们也是要收拾去田府,尤其是爹娘,还要去当高堂。

    很多人都跟着去了,田毅转身看见完颜夏冬一身浅粉新衣,牵着两个孩子。

    “姐夫!”完颜夏冬喊了一声。

    田毅抿唇。

    很多事情,曾经没有深想,但那日经过顾欢喜点拨,他才想明白过来。

    如果夏秋真有了孩子,他肯定会原谅她,给她机会,和她好好谈,解开她的心结,把日子过起来。

    那一日,夏秋想说的,应该是她知道她已经有了身孕,她并不是自己服毒自杀,而是被害死的,而害她的人是她的亲妹妹,完颜夏冬。

    这几日,他认真细想,完颜夏冬的心思,真真是恶毒至极。

    但他却不敢做什么,因为两个孩子太信任完颜夏冬,对他们又怨又恨,他们如今贸然出手,怕是会让两个孩子彻彻底底恨上他们,他们说什么,两个孩子都不会相信,唯一的办法,只能等,等两个孩子自己看清楚完颜夏冬的真面目。

    只有他们看清楚了、懂了,才会真真正正的长大,明白是非。

    看着完颜夏冬走来,田毅微微颔首,“嗯!”

    “咱们现在就过去吗?”完颜夏冬问。

    两个孩子看了田毅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躲在了完颜夏冬身后。

    田毅眸色变了又变,才说道,“咱们走吧!”

    爹娘自有马车接他们先走一步。

    田毅把两个孩子抱上马车,想伸手摸摸他们的头,两个孩子都躲开。

    “……”

    完颜夏冬忙道,“姐夫,他们不是有意的,他们只是……”

    “我知道,走吧!”

    等完颜夏冬上了马车,田毅才带着她离开了家。

    花轿吱嘎吱嘎的摇晃,顾欢喜盖着红盖头,入目皆是红,心里也跟着暖。

    抬花轿的轿夫们似乎做惯了这事,一开始还走的很规矩,渐渐的就把花轿摇晃了起来,还说着吉利的话,顾欢喜虽没看见田园的样子,但也知道,他这会子定是笑的像个傻子。

    手紧紧抓住扶手,不让自己被甩出去。

    田园确实笑的像个傻子,看着什么都觉得好。

    花轿到了村口,便开始放鞭炮。

    小孩子们把花轿拦住,顾欢喜坐在花轿里,把一个个红包递出去。

    里面都是五文钱一个的小包,她也不管是谁,只要伸了小手进来,就递上一个。

    得了红包的小孩子们笑的开心,直到觉得顾欢喜红包已经没了,才纷纷散去,等着花轿继续前行。

    这般停顿,也是让师父、师娘能够先一步到家里去等侯。

    花轿到了家门口,唢呐声、鞭炮声更是震耳欲聋,也不知道是唢呐声响,还是鞭炮声响,只觉得一股子味道,刺鼻却带着幸福的味道。

    “新郎踢花轿了!”

    顾欢喜感觉到花轿动了几下,就发现花轿内亮了许多,然后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欢喜!”

    声音里带着沉稳,压抑的和欣喜。

    “嗯!”

    顾欢喜应了一声,跟着田园出了花轿。

    “别怕,跟着我来就好!”

    先是要跨火盆,再进大门。

    家里的路,她早已经熟悉,并不会出错。

    直到有人喊,“一拜天地!”

    顾欢喜顿时红了眼眶。

    她嫁人了。

    嫁给了一个她爱着,也爱着她的人。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二拜高堂!”

    顾欢喜、田园面对田师父、方秀跪拜下去,两个人顿时红了眼眶。

    “夫妻对拜!”

    两个人对着拜下去。

    虽是隔着盖头,也似乎能够看到彼此。

    “礼成,送入洞房!”

    田园拉着红绸的一头,另外一头是他的妻。

    他真真正正的妻子了。

    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下,他们成亲拜堂了。

    以后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对她好,再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他要让她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

    许她荣华,许她富贵,许她一生无忧。

    进了喜房,喜婆让拿了秤钩让田园掀了盖头。

    看着一张熟悉的脸,田园红了眼眶。

    顾欢喜抬眸看着田园,含羞带怯,眉目间都是温情。

    “哎呦,新娘子可真好看,瞧瞧我们新郎官都看呆了!”

    田园脸一红。

    却是挨着顾欢喜坐下,迫不及待的就拉住了顾欢喜的手。

    引得屋子里的人都笑了出声。

    “新郎官、新娘子,来把交杯酒喝了!”

    喜婆倒了两杯酒过来,分别递给了两人。

    顾欢喜、田园四目相视。

    只有他们知道,他们能走到今天有多么的不容易。

    不管是田园,还是顾欢喜都清楚的知道,如果顾欢喜没有被二皇子的人掳走,田园没找到顾欢喜,亦或者没有顾欢喜的失忆。

    这些条件,缺一不可。

    但是,是缘分吧。

    他们在一起了。

    历经千辛万苦,不管路途多么艰难,这一刻,他们在一起了。

    喝了合卺酒,喜婆笑道,“礼成,咱们先出去吧,让新娘子、新郎官好好相处相处!”

    大家都明白,这本身已经在一起,孩子都那么大了,却特意成亲,也是田园对媳妇好,对媳妇的看重。

    再说今日能说的可多了。

    比如田家那边没一个人来,而出嫁是田师父家,高堂也是田师父两夫妻。

    可见田园对田师父的不同。

    再说今日的菜肴,因为只吃中午一顿,丰盛的让人咂舌。

    鸡鸭鱼肉一样不缺,据说干果六盘,凉菜六盘,热菜十六盘,还有汤一类,加起来有二十多个菜,多少人还没遇上过这么丰盛的酒席呢。

    而且还是摆流水席,准备了一百多桌菜肴,不过找目前看,还可能真有这么多人。

    “啧啧啧,那厢贺礼都堆满了两间屋子了!”

    “这么多!”

    “可不是,这田老爷成亲,能来肯定要多送东西啊,我听说好多人都送直稠呢!”

    “直稠,据说一匹要一二两银子呢!”

    “对啊,你看田老爷家都是穿直稠,就连那个不不,压根不是田老爷亲生的,也穿的像个小姐,跟田老爷亲生女儿也没什么差别!”

    “田老爷真心善!”

    “田夫人也心善着呢,还把做番薯粉的方法教给大家,就是粉丝、粉皮的方法也没藏私,真是大好人啊!”

    这般议论纷纷多数的外村人。

    而小田村的人都在帮忙干活,妇人们不闲着,爷们更别说了,这吃饭的地方倒是有,就顾欢喜弄番薯粉的地方,可以摆几十桌。

    这些都不用顾欢喜、田园操心,只有村长带人打点。

    两人坐在床上,挨着彼此。

    顾欢喜没有戴凤冠,而是带的金冠,不是特别大,也不沉重,但是精致、漂亮,田园为了这个金冠,费了不少心思。

    两人的手紧紧交握,沉默不语。

    只是丝丝情意在其中,缠绕着彼此。

    “这两天,我很想你!”田园开口说道。

    抿嘴笑了起来。

    习惯了身边有她,就算不做点什么,就那么挨着也觉得心安和幸福,这两个晚上,她不在身边,难熬极了。

    “我也想你!”顾欢喜应声。

    她也想田园。

    只不过没田园想她那么想,也是真的。

    一听这话,田园就笑了。

    如今他的样貌,其实还是有所变化的。

    以前虽高大,却很瘦,眼角眉梢都是阴翳的气息,让人瞧着便觉得这个人不好招惹。

    如今褪去了阴翳,也少了那股子阴气沉沉,因为性格开朗,也喜欢笑了,脸上也长了肉,瞧着眉清目秀,竟是一个俊俏的男儿。

    顾欢喜看着他,笑眯了眼。

    “笑什么?”田园傻兮兮的问。

    “我才发现,我家相公长得真好看!”

    “啊……”

    田园顿时便呆愣了,伸手摸摸自己的脸。

    他长得好看吗?

    他从未觉得自己长得好看,也没人夸他长得好看。

    顾欢喜是第一个夸他的。

    “真的,眉清目秀,眉目开朗,有种说不出的俊逸之美!”顾欢喜说着,头靠着田园手臂上。

    她其实也算高的,不过比起田园,还是差了很多。

    田园一下子弯了弯腰,让顾欢喜的头能够靠在他肩膀上,“这样子不累!”

    “嗯,不累!”

    顾欢喜笑着应声,心里真跟吃了蜜糖一样。

    纵有千言万语,也不及此刻这小小的举动来的温馨。

    一个人爱不爱你,不单单是靠嘴巴说,更多是靠平时的行动。

    “你饿不饿,我让人拿东西来给你吃!”田园问。

    “不饿的!”

    早上在师父家,她吃了点东西。

    两个人这般挨着坐,彼此心里都多了点安全感和归属感。

    或许这便是名正言顺。

    外面的人看他们是夫妻,但其实他们并没有拜堂成亲,如今拜堂成亲,有了这么多人见证和祝福,才真真正正觉得,他们已经是夫妻。

    “我一会要去敬酒,要不要让人来陪你?”

    “不用,我早上起得早,一会眯一下!”

    “好!”

    今日主宴是中午这一顿,等吃好,不少人还要进山去砍树。

    晚上还有一顿,不过来的人肯定不会这么多,毕竟砍树的地方也好几处,来来回回不方便。

    更多还是想多砍点树,多赚钱。

    三十两银子,可把好多人家掏的干干净净,有的还欠了一屁股债,所以能赚钱,肯定要努力赚钱去。

    等到快要午饭时,田园出去敬酒。

    末香端了点东西进来,“夫人,您吃些东西吧!”

    “嗯!”

    顾欢喜把饭菜吃了,打了一个哈欠。

    饿的心焦,吃饱瞌睡来。

    “夫人,您睡一会吧!”末香道。

    “嗯,睡一会!”

    顾欢喜是真想睡一会。

    把头上的金冠娶下来,又去洗了脸,把自己收拾妥当,才倒在床上睡去。

    屋子里暖烘烘的,顾欢喜睡得可舒服。

    喜宴上,田园挨桌挨桌的敬酒,笑的像个二傻子。

    几乎给他敬酒的,他是来者不拒。

    一桌一桌下去,一轮下来,便有些晕乎乎。

    一会还有第二轮呢。

    也好在一轮可以摆五十桌,不然几轮下来,也吃不消。

    有些人吃了,便和田园告辞。

    谁都想留下来多玩一会,可是为生活所迫,只能努力勤劳。

    第二轮多数都是小田村的人,老老少少,田园过来敬酒的时候,村里的老人好几个红了眼眶。

    “好孩子,你心这么好,一定会幸福的!”

    田园最想听的就是这些话。

    他会幸福,他会对顾欢喜好。

    直到第二轮敬好,田园是真有些晕乎乎。

    田师父让人扶他回喜房。

    田园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慢慢的走回去,我可以的!”

    他是有些醉了,但不是醉的很离谱,他还能走,慢慢的走。

    一步一步朝喜房走去,到了喜房门口,看着那四处大大的喜字,有些好看,有些不好看。

    其中那几个不好看的,是他亲手剪的,好看的那些是顾欢喜剪的,不过都是他亲手贴上去。

    还有屋子里的东西,他都亲手擦拭了一遍,就连床底下,他都擦拭过了。

    一进喜房,他就闻到一股子淡淡的香气,是顾欢喜身上的味道,是家的味道。

    他最喜欢,最眷念的味道。

    末香朝他微微福身,他只是摆了摆手,示意末香出去。

    轻手轻脚的朝床边走去。

    看着床上那睡得香甜的娇妻,田园跪在脚踏上,轻轻拉了顾欢喜的手,把自己的脸放在顾欢喜的手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