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完颜夏冬结局
    要怎么处理完颜夏冬?

    田园想了想才说道,“师父,我到时候问问大哥,看看他到底怎么个想法!”

    “嗯,这事还得你来,你们是年轻人,年轻人好说话!”田师父说着,把茶给喝光了。

    田园又给续满。

    两个人喝着茶,有些沉默。

    田园觉得,田毅除了心好,能力并不是很强大。

    尤其是在处理家务事上,很优柔寡断。

    说到底,还是爱完颜夏秋不够深吧。

    田毅从县城回来,方真便把马车驾驶到后院打理。

    田毅一进家门,就觉得家里不太对劲。

    见完颜夏冬站在不远处,田毅抿了抿唇、吞了吞口水。

    他到现在其实还有些不敢相信,完颜夏冬会毒死她姐姐,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

    “姐夫!”完颜夏冬低唤。

    “嗯!”

    田毅低低的应了一声,迈步就要走。

    “姐夫!”完颜夏冬拦住田毅,“姐夫,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说什么?”

    田毅防备的问。

    眸子里都是不可置信。

    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可说的?

    “姐夫,我要说的事情很多,这样子站在这里也说不清楚,我让人准备了酒菜,只要姐夫听我说,今儿我什么都告诉姐夫可好?”完颜夏冬急切的道。

    就那么淡淡的看着田毅。

    田毅也看着完颜夏冬,她和完颜夏秋是像的。

    只是说话做事,倒是比夏秋更懂事一些。

    “好!”

    鬼使神差的,田毅答应了。

    跟着完颜夏冬去来了她的房间……

    “……”

    田毅顿时有了防备。

    好端端的,把酒菜摆在她房间里,定有蹊跷。

    进了完颜夏冬的房间,田毅见香炉缭绕,一股子甜香气息,顿时便明白过来,不着痕迹的去开了窗户。

    完颜夏冬瞧着,微微愣了愣,“姐夫为什么这般不信任我?”

    “……”

    田毅没有说话,走到桌子边坐下。

    沉默。

    气氛很尴尬,完颜夏冬心中剧痛,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凄凄一笑,走到田毅身边坐下,拿了酒壶给田毅倒酒,“我知道姐夫喜欢喝烈酒,这烧刀子我方真从县城买的,顶顶好的酒,以前一直想跟姐夫喝一杯,只是一直没这个机会!”

    “……”田毅看着完颜夏冬倒出来的酒,觉得那香醇的酒压根不是酒,而是毒药。

    所以当完颜夏冬把酒杯递过来的时候,他接了放在桌子上没喝。

    完颜夏冬看着心中明镜一样,自己端了酒杯抿了一口。

    酒香四溢,就是太辣了。

    然后一口就喝了下去。

    看着田毅说道,“姐夫,你有没有想过,当初,你第一次见到的人,其实是我!”

    “……”

    田毅吓了一跳,惊的站起身,错愕的看着完颜夏冬。

    “姐夫,你不相信是么?那个时候我还小,不太懂姐姐为什么要说谎,可是后来我明白了,却已经太晚!”

    尤其见姐姐生活的那么幸福,而她所嫁非人。

    原本属于她的幸福,叫人抢走,夺去,叫她怎么能够不恨呢。

    “姐夫,这些年,我是故意的,故意把两个孩子教歪,故意装着什么都不懂,故意在姐姐跟前挑拨离间,故意让她吃下了毒药,她是我毒死的!”完颜夏冬说着,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说出来,解脱了。

    其实家里人都已经知道了,只是顾忌两个孩子没发作她而已。

    两个孩子那么喜欢他们的婶婶顾欢喜,她看得出来,顾欢喜很会教孩子,只要这两孩子和顾欢喜相处久了,就会明白其中的不同,就会渐渐明白,她到底是真心假意。

    田毅震惊、错愕,好一会后,才慢慢的坐在了凳子上,轻声说道,“我早知道,我先遇到的人是你,但我动心的爱上的人,是你姐姐,不是你!”

    “不是我吗?”完颜夏冬问。

    眼泪落下。

    好一会才凄凄的笑了出声,“我知道,不是我,一直都知道的!”

    又倒了酒喝着,“只是我不甘心,不甘心啊,姐夫,你知道吗,你这么好,我姐姐她那么糊涂,她怎么配得上你,怎么配得上你!”

    “……”

    田毅沉默。

    看着完颜夏冬鼻子开始流血。

    顿时明白过来,“夏冬……”

    “姐夫,我知道浩瀚王朝的律法,杀人偿命。我知道我跑不掉,我也承受不住严刑拷打,所以我自己解决了我自己,姐夫……”完颜夏冬轻轻的喊了一声,起身想要走向田毅。

    只是脚软的很,走不动路。

    慢慢的往地上坐去。

    田毅伸手抱住她,“夏冬!”

    恨吗?

    怎么能够不恨。

    如果不是她,他们一家子都还好好的。

    可是,他知道,完颜夏冬是个可怜人,嫁个丈夫,得了痨病,是个痨病鬼不说,还打她。

    说什么是她生不出孩子,其实是那男人自己伤了身子,不能孕育子嗣。

    完颜夏冬忽地笑了,“姐夫,谢谢你,最后还是没有抛下我,我,我写了几封信函,门口石板下,有给文博的,还有静巧的,一封是给你的,还有一封是我认罪的!”

    完颜夏冬说着,心口一阵绞痛。

    原来姐姐死的时候,是这么痛。

    “姐夫,还有一封信是给姐姐的,求你烧在姐姐的坟前,你把我烧成灰,把我丢到江河大海之中去,好吗?”

    完颜夏冬祈求问道。

    她想要自由,想要见见外面的世界。

    但是她一直没世间,没机会,这是唯一的机会了。

    而她也明白,这个世上,对她最好的人,被她害死了。

    她后悔了,早已经后悔。

    在没了人半夜给她盖被子,对她嘘寒问暖,笑着为她打算的姐姐之后,便明白,她错了。

    错的离谱。

    当然,如果田毅不心软,她不会告诉他,她早已经写了信函,交代了所有的一切。

    “夏冬,你想回边疆吗?如果你想回去,我送你回去!”田毅问。

    “不,不回去,我不想回去,我……”

    “我把你葬在你姐姐身边吧,去了地下,好好听话,不要再做坏事,对她真心些,她是真心疼爱你的!”

    完颜夏冬听着,眼泪流的更凶。

    田毅抬手,给她擦拭掉眼泪,“安心去吧,我,我不怪你了!”

    “……”

    完颜夏冬看着田毅,勾唇笑了起来。

    她知道,姐夫希望她走的安心。

    他其实是怪她的。

    从知道真相开始,就怪她了。

    但是……

    “姐夫,来生……”

    “不会有来生,就算有来生,我不会遇见你们,你们也不会遇见我,今生我们都没过好,又谈何来生,夏冬,安心去吧!”田毅斩钉截铁道。

    是一点不愿意多言别的。

    完颜夏冬笑了笑。

    闭上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她毒死了她姐姐,然后毒死了自己。

    完颜夏冬死了。

    田毅并没有食言,把她埋在了完颜夏秋身边,让她们姐妹为伴。

    简简单单,并没有敲锣打鼓,他让方真去衙门说清楚事情真相,有完颜夏冬的信,镇丞并没有多做为难。

    方真买了棺材回来,田毅已经挖好了坑。

    什么都没有,就让她这么冷冷清清的下葬。

    也算是对她的惩罚。

    原谅……

    田毅没有看完颜夏冬写给他和完颜夏秋的信,一起烧了。

    倒是给文博、静巧的,田毅打开看了看,里面都是一些自责、悔悟的话语,才把信函装好,用蜡封了,等着给两个孩子。

    至此,田毅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曾经一幕幕在脑海里闪过,姐妹两人嫣然的笑语,到最后惨死的样子。

    “或许,你们都没有错,是我错了!”

    他错了很多很多。

    “夏秋,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更不是一个好儿子,这一生,到这一刻,我才明白,我做人很失败!”

    就像去县城,好的宅院买不起,一般的看不上,差的更别说了。

    对生意,也是举棋不定,总觉得这开远县的人,比起边疆的人来,更会算计,更会耍花腔,玩阴谋诡计。

    那些生意,瞧着赚钱,仔细研究才知道,并不上那么回事。

    “老爷,已经问到了,老太爷、老夫人带着大少爷、小姐去了小田村!”方真低语。

    田毅听着,慢慢的站起身,“嗯,咱们去也洗洗,去小田村吧!”

    “是!”

    田府

    不不、冬瑜回来的时候,瞧着文博、静巧,有些诧异。

    尤其是静巧窝在顾欢喜怀里,姐妹俩都眯了眯眼睛。

    但也知道静巧没了母亲,两姐妹有渐渐释怀。

    只是,心里想着一回事,行动又是另外一回事。

    “娘!”

    “娘!”

    姐妹两齐齐喊了一声,冬瑜已经朝顾欢喜伸手要抱。

    采菊抱着冬瑜到了顾欢喜身边,顾欢喜习惯性的把人接了过来。

    静巧乖乖的站起身,小心翼翼的看着。

    她知道,这才是婶婶的女儿,她不是!

    “冬瑜,这是静巧姐姐!”顾欢喜介绍道。

    “姐姐!”冬瑜喊了一声,窝在顾欢喜怀里。

    娘的怀抱,理该属于她的才是。

    虽然她也蛮同情静巧的,但是,娘就一个,她读书去的时候,让出去就罢了,她回来了,自然要归她。

    毕竟到了晚上,她娘还得归她爹呢。

    “娘!”冬瑜喊了一声。

    顾欢喜笑着亲了亲她的小脸,让人去端鸡蛋羹来。

    冬瑜爱吃鸡蛋羹。

    又对不不、采菊说道,“你们也去洗洗,然后来吃鸡蛋羹!”

    静巧、文博也看着顾欢喜。

    大雅、二雅也是。

    几个小孩一人一碗,用牛乳搅拌了鸡蛋炖起来的。

    这奶牛还是田园费了一番心思寻回来,不过顾欢喜不知道吃,倒是不不、冬瑜特别爱,顾欢喜索性让康大娘变着法的弄了给她们吃。

    看着两个孩子吃的面色粉嫩,顾欢喜心里高兴。

    不不、采菊连忙应声退下。

    方秀见采菊说话走路都十分有规矩,虽然穿着细棉布衣裳,但那双手,却一个冻疮都没有。

    “那个采菊是丫鬟?”

    “嗯,每天带着冬瑜去学堂读书,我见她有几分灵性,就让她跟着一起念着,反正冬瑜还小,以后还有机会,女孩子嘛,能认得几个字,会写自己的名字也是好的!”

    “……”

    方秀倒是没想到,顾欢喜对一个丫鬟都这么好。

    顾欢喜继续说道,“她是个好孩子,这些都是她得的!”

    “嗯!”方秀点头。

    以为顾欢喜对谁都这般好。

    但其实,仔细观察,她对人也有分别的。

    比如那两个厨娘,她就是客气,但是很有威严,说话也是说一不二,对几个孩子,温柔细语,十分有耐性。

    再看她对采菊也好,但却让采菊多了丝规矩。

    两人又说起其它,孩子们在一边研究着顾欢喜做的绢花。

    不不正在自学,采菊帮忙打下手,冬瑜手里抓了一朵,往自己头上戴。

    田园冒着寒风回来,在外面抖了抖,才进了小厅,见大家都在。

    “师娘!”先给方秀行礼。

    看着顾欢喜笑的温和。

    方秀也是一笑。

    想到田毅,似乎从未这样子对完颜夏秋,也没这般看过完颜夏秋。

    也许,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爱情吧。

    “回来了,外面冷吗?我瞧着要下雪这天!”顾欢喜问道。

    “冷的很,你身子不好,没事别出去了,这雪啊……,顶迟,明天晚上就会下起来!”田园说着,在火盆边烤着,等自己暖和了,才上前去抱冬瑜。

    几个孩子已经吃好了鸡蛋羹,屋子里还弥漫着一股子香香的味道。

    田园抱着冬瑜抛了两下,惹得冬瑜咯咯咯直笑。

    “爹爹,爹爹!”

    “想不想爹爹?”田园问。

    冬瑜用力点头,“想!”

    “爹爹也想你,先前爹爹去看你读书了,见你跌跌撞撞的坐着,真乖!”

    冬瑜笑眯了眼。

    她早就发现了!

    父女两说着悄悄话,静巧歪着头。

    爹爹应该是这样子的吗?

    为什么她爹爹不是?

    文博也看着,抿了抿唇,上前几步,“二叔!”

    田园看向文博,伸手摸摸他的头,“文博啊,明日要不要一起去学堂?我已经给你找到夫子、班级,明日去吗?”

    文博想了想,用力点头,“去的!”

    他要去读书,一定要去。

    “好!”

    这厢还在说话,外面果真下起了雪。

    孩子们顿时高兴的只尖叫,顾欢喜笑道,“穿了袄子出去玩吧,记得别摔倒了!”

    “嗯嗯!”

    看着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声。

    顾欢喜看向田园,田园立即拿了厚实的袄子让顾欢喜穿上,又给拿了披风给她系上,温柔低语,“我们也去看看吧,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