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心思各不同(1更
    顾欢喜点头。

    两人相携着出了屋子。

    方秀端了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她活了这么多年,期盼希冀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得到过这般真挚的感情。

    是她太强势了?还是她太坚持执着?

    一时间,她觉得彷徨了!

    田园牵着股欢喜的手,出了屋子,看着那飘落下来的雪,伸手轻轻的接住一片,放在嘴里吮了一口,笑着对田园说道,“是甜的!”

    “真的?”

    “嗯!”

    顾欢喜用力点头。

    如她此刻的心一样,甜蜜蜜,喜滋滋。

    所以这雪也是甜的。

    田园也伸手接了一片,放在嘴里吮了一下,“嗯,果然是甜的!”

    孩子们瞧着哈哈大笑起来。

    也学着接了雪吮。

    “咦?”

    没味道啊!

    又接了一片吮着,“叔叔、婶婶,为什么我接的雪没味道啊?”静巧问。

    “哈哈哈!”文博先笑了出声,“因为你笨啊,我吮了,是甜的!”

    “……”

    静巧不信。

    又接了好几片,还是不甜。

    冬瑜接了递给静巧,静巧犹豫片刻,张嘴含在嘴里。

    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嗯,甜的!”

    她也懂了。

    雪是没有味道的,是心里甜,所以雪也甜。

    静巧又接了雪放在嘴里吮了,“我现在是甜的了!”

    田毅站在门口,眼眶发红。

    原来,他的儿女也可以笑的这般天真无邪,玩的这般快乐。

    “啊啊啊,静巧,你来追我啊!”

    “我来了,我来了!”

    看着院子里,几个孩子完成一团。

    顾欢喜笑着看向田园,“我们以后也要生这么多孩子吗?”

    “不用,一两个就好!”

    妇人生孩子,犹如走在鬼门关。

    他舍不得顾欢喜那般劳累。

    一两个就足矣。

    真说起来,他一个都不想要,有不不、冬瑜就好。

    但他也明白,顾欢喜希望有一个,拥有他们血脉的孩子。

    “好!”

    顾欢喜点头。

    一两个,确实够了。

    生太多,也很辛苦的。

    想到这里,顾欢喜又接了一片雪花,看着它在指尖融化。

    “咱们明日早上堆雪人吧,我小时候,最喜欢和我哥哥他们一起堆雪人,堆一家人,后来他们大了,不跟我玩,我就带着几个弟弟一起堆,我们偷偷在雪堆里睡觉,被发现了,然后却没有人骂我们,我娘给我们准备了厚厚的棉袄,我爹用木头搭了一个架子,定上木板做了一个雪屋,里面有桌子板凳,还有小油灯,我们几个在里面,冷是瑟瑟发抖,却有格外开心,我……”顾欢喜说到后面,已然哽咽。

    轻轻的靠向田园,“我想家了!”

    是真的想了。

    和田园拜堂成亲后,她就格外的想。

    “欢喜……”田园低唤。

    心疼的同时,又深深的自责。

    “我并不后悔留下来,更不后悔和你成亲,只是我想家,也是真的,想我爹娘,想我哥哥,想我阿爷、阿奶他们,我想吃我阿奶做的面疙瘩,还想吃……”

    顾欢喜说着,用力吸气。

    不让自己落泪。

    强忍着把眼泪的泪水逼回去。

    “我们明年就回去!”田园低语。

    是安慰,也是承诺。

    “嗯,明年就回去,希望我到时候带一个惊喜给他们!”

    顾欢喜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不知道会不会成功?

    天天药膳吃着,虽然没有彻底解毒,但是应该可能会有孩子……

    但如果有孩子,孩子也遗传了毒素怎么办?

    想到这里,顾欢喜吓了一跳,可不敢再想有孩子的事情。

    田园懂顾欢喜的心思,握紧她的手,“会有的!”

    两人间的情意,让人瞧着羡慕。

    尤其是此刻的田毅。

    死去的妻子是被小姨子害死的,不管什么原因,错了就是错了,如今完颜夏冬也死了,就那么寒酸的埋葬掉,也算是对她的惩罚。

    田园看见田毅的时候,微微错愕,低头和顾欢喜说道,“大哥来了,我去和他说几句话!”

    “去吧!”

    顾欢喜温柔低语。

    眸子里含着浅浅的笑意和柔情。

    田园心柔如棉,有些不想动弹,想要抱着人进屋子去,好好温存一番,但好在理智善存,千般不舍的松开手走到田毅身边,“书房说话吧!”

    “好!”

    这主院和大厅间,还有一个书房,独立的院子,从前面大厅能过来,从主院也能过去,那是田园面客、处理砍树事情的地方。

    两人进了书房。

    田园拿了茶壶给田毅泡茶。

    田毅轻声道,“你如今都是大老爷了,还自己泡茶?没想着买几个端水倒茶的丫鬟吗?”

    “……”

    田园看了田毅一眼,笑道,“这些我都能自己做,还需要什么丫鬟?无非就是泡的粗糙些,但是茶水嘛,喝的是心意和那份趣味,而且我有手有脚,何须人伺候?”

    田园说着顿了顿,“端水倒茶的丫鬟,家里也是有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男人不都喜欢红袖添香,三妻四妾么?那么你呢,你是否也想过三妻四妾?”田毅问。

    心噗通噗通跳着。

    田园摇头。

    “从未想过!”

    “为什么?”

    田园坐在一边,端了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我以前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坐在这般整齐的屋子里,和你喝茶聊天,心情轻松,带着点惬意,我以前从未想过明天要怎么过,对未来有什么希冀,穿什么吃什么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只渴求那点淡泊的亲情!”

    想到田家如今的下场,田园释然一笑。

    这其中他虽没有明目张胆的去做什么,但是暗地里,他也没少做。

    他们欺负了欢喜,他又岂会不报复。

    田李氏被亲生儿子掐死,是她活该。

    田老头死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是他罪有应得。

    田家的报应不单单是天谴,他也动了些手脚,但他并不后悔。

    一点都不!

    田毅沉默。

    田园又道,“人这一辈子,能遇到一个喜欢并深爱的人不容易,当初嫂子还活着的时候,你想来是又爱着她,也嫌弃着她,觉得她怎么就这般小气,上不得台面,可是你仔细想想,你给过她多少安全感,你赚的钱有给她吗?她知道你有多少银子吗?你要用银子的时候,可曾告知过她?她要用银子的时候,问你要的时候,是否低声下气,你给的是否心甘情愿?”

    田园连着好几个问题,问的田毅哑口无言。

    “我……”

    是了,不曾。

    他赚的银子,都在他手里,或者给了他娘。

    夏秋手里永远没多少银子。

    “我…”田毅看向田园,“那你呢?”

    “我?”

    田园笑了,“我这些日子赚的银子,都给欢喜了,我手里大概还有一千来两银子,买了什么,用去了何处,我都会和她说一句,她也喜欢笑着听我说!”

    “你就不怕她乱用?”田毅急切道。

    “乱用?大哥你仔细想想,嫂子乱用的银子,有多少花在了她身上?又有多少用在了你身上?且女子能乱用到哪里去?胭脂水粉、衣裳、针线,她打扮的好看,为了什么,为了谁?女为悦己者容,她是为了喜欢她的人打扮,那个人是丈夫啊!”

    田园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我喜欢看她买东西时的样子,就算乱用,买一堆没用的也无所谓,毕竟这些东西,一时半会儿用不上,将来总有一天能用上的!”

    这话,多少有点胡诌。

    不过田园真喜欢看顾欢喜买东西时的样子,眼睛亮亮的,让人看着就喜欢的不行。

    就算顾欢喜真是个败家娘们,他也喜欢,也会努力赚银子,让她败家。

    “……”

    田毅顿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从未像田园这般想过,自从那一次,给完颜夏秋一万两银子,三天后,便一文钱都没了,他给银子,再没超过一百两。

    “我可能做不到!”田毅道。

    田园不在多言,伸手拍拍田毅的肩膀,“我并不是要你怎么做,只是想让你明白,有些时候,你错了,嫂子也错了,可是你们都在逃避,并没有直面去解决问题,直到问题越来越大,在一个,我想问,你打算怎么处理完颜夏冬?”

    “她,服毒自尽了,就在今天下午的时候!”

    “死了?”

    田园很惊讶,完颜夏冬不像这样子的人。

    “死了,我亲手挖的坑,把她葬在了她姐姐身边!”

    “……”

    田园沉默,好一会后才说道,“这样子也好,只是你也要坚强起来,花更多的心思照顾好两个孩子,他们没了母亲,若是父亲再对他们不问不顾,那就太可怜了!”

    田毅点了点头。

    “大哥,现在外面生意并不好做,不如来帮我吧,我分你两成利润!”

    田毅犹豫片刻,微微颔首,“好!”

    他也不知道两成是多少。

    不过,在县城怎么都不能安定,还不如先在田园这边帮忙。

    田园也没说,这个月大概能够五六万两的收入,因为上个月有些银子投在了铁索上面。

    而且人员也有所增加,他其实想去更多的地方做这个买卖,但是舍不得离开顾欢喜,如果田毅能够做起来,倒是可以让田毅去。

    等到田师父回来,晚饭已经做好。

    饭厅也烧着地龙,家里最不缺的就是柴火,尤其是老树根,这种烧火可以燃很久,不过一般顾欢喜都在屋子里吃,免得饭厅还要烧地龙。

    一大桌子菜,色香味俱全。

    静巧还要大人喂,不过见冬瑜都拿着调羹自己吃,静巧也拿了调羹自己小口小口吃起来。

    方秀瞧着,觉得这一趟真是来对了。

    吃了晚饭,静巧要跟不不、冬瑜一起睡,大雅、二雅也不想回家,顾欢喜索性做主,让她们睡在了隔间的炕上。

    几个女娃娃一起睡。

    洗脸洗脚,吃了牛奶,各自脱着自己的衣裳。

    冬瑜还小,都是不不或者采菊帮忙。

    静巧不太会,大雅、二雅主动给她脱衣裳。

    炕烧的暖烘烘的,屋子里也不冷,钻到被窝里,还吵闹了一怔,累的不行了,才各自睡去。

    角落里有油灯亮着,孩子们起夜,不用害怕黑。

    顾欢喜含笑的给几个孩子掖好被子,在不不、冬瑜额头亲了亲,摸了摸她们软软的头发,“晚安,我的宝贝闺女!”

    这是额外奖励她们的晚安吻。

    顾欢喜离开后,不不、冬瑜都闭着眼睛,笑了起来。

    她们其实没睡着。

    尤其是不不,心里跟吃了蜜糖一样,甜滋滋的。

    娘对她和冬瑜,果真是不一样的。

    起码静巧、大雅、二雅没有晚安吻。顾欢喜回来的时候,田园已经把被窝暖好,脱了衣裳钻到被窝里,躺在了田园怀中。

    惬意的叹息出声。

    “累坏了吧!”

    “嗯!”

    “我给你揉揉!”

    田园说揉就揉,就是大手不太老实。

    顾欢喜娇喘嘤嘤,“你别胡来,孩子们就睡在隔壁呢!”

    “不胡来,就一会!”

    只是这一会,顾欢喜是真的被爽到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