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我不要跟他们走
    血缘关系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就如此刻,不不看着马氏,马氏看着不不一样。

    第一眼,不不便明白,这个妇人和她有关系。

    她猜到了一些,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说不上激动,也说不上感动,甚至没有多余的反应。

    这是她的亲生母亲,不不知道!

    马氏看着不不,红着眼眶,抖着身子上前,站在不不面前,哭着出声,“孩子,我是你娘啊!”

    不不闻言,很冷静。

    “采菊,你带冬瑜先进去!”

    “是!”采菊应声,抱着冬瑜慢慢走开一些。

    不不又对文博说道,“文博哥,你也带着静巧进去吧!”

    “嗯!”文博点头,牵着静巧离开。

    母女两第一次离的这么近,不不看着马氏,马氏也看着不不。

    马氏哭的很伤心,伸手要去触碰不不,不不快速的往后退了几步,静静的看着马氏。

    “你哭什么?”不不轻声问。

    当初是他们把她丢弃掉的不是吗?

    如今在这里哭什么呢?

    可知道,她这些年过的那么苦,若不是娘的到来,她永远都过不上好日子。

    如今,他们来了,想做什么呢?

    “我,我……”

    “你们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我也不欢迎你们,你们不要想着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也不要想着得到我的原谅,我永远不会原谅,也不会跟你们走!”不不说完,转身就走。

    马氏哭着便跪了下去,“是我对不住你,是我对不住你!”

    不不走了几步,回头看着马氏,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呵,呵呵!”笑了出声。

    笑的有些凄凉。

    “你看看你,说什么对不住我,若真知道对不住我,就应该把往忘记,任由我自生自灭,而不是来找我,来找我若是真愧疚,也该是远远的看上一眼便离开,可你们呢?这般声势浩大,理所应当的来,算怎么回事?”不不说着,立在马氏跟前。

    “你们不过是想着再卖我一次罢了!”

    “……”

    马氏大惊失色。

    “我,我……”

    “这个世上,哪里有长辈跪晚辈的,而你却这么做了,是要陷我于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中,其心可诛!”

    “我、我……”

    马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不不有些话,都猜对了。

    “你们走吧,以后别来了!”

    贫穷、富贵,两不相干。

    她不会认他们,也不想理会他们。

    他们生了她,却也丢弃了她。

    那七年的生活,磨灭了她对亲生父母所有的眷念,唯一眷念的,也只有一个人罢了。

    迈步进了大门,看着顾欢喜的时候,不不喊了一声,“娘!”扑到顾欢喜的怀里。

    才委屈的哭了出声。

    “乖,别哭了!”顾欢喜轻轻的拍着不不的背。

    “去吧,去洗洗脸,他们自有我来处理!”

    顾欢喜轻轻出声。

    看不不这样子,其实她已经明白,那几个人就是她的亲人,尤其是跪在地上的马氏。

    这些人太恶毒,也太不知道收敛,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吗?

    以为他们这点小心思,真没有人能看的出来?

    “娘……”不不轻轻唤了一声。

    不敢走。

    怕走了,娘就送她离开。

    “不不,你是我的女儿,只要不跟他们走,谁也带不走你,进去吧!”顾欢喜摸摸不不的脸,给予她安慰。

    不不犹豫片刻,点点头进去了。

    等到不不离开,顾欢喜才慢慢的走到马氏面前,马氏抬眸看着顾欢喜。

    “啪!”

    顾欢喜一巴掌打在了马氏脸上,“你若真是不不的娘,你枉为娘,也枉为人母,不陪让人喊你娘!”

    “……”

    马氏被打的懵了。

    为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顾欢喜敢打她。

    “田夫人,你不要太过分了!”倪成鑫怒喝,上前把马氏拉了起来。

    这一切,本是商量好的,但是万万没想到,顾欢喜会这么直接,孩子压根不想念自己的亲爹娘。

    “我过分,我还有更过分的!”顾欢喜说着,沉声说道,“来人啊,把这一家子给我撵出小田村去,若是他们敢踏入村子一步,就给我打,不必打死,打残就好!”

    “是!”

    顾欢喜的话一说完,初一、初二、初三便过来了。

    手里都拿着棍棒,“我们夫人说了,请你们赶紧离开,若是再不离开,休怪我们不客气!”初一沉声呵斥道。

    倪成鑫看着这几人,一看就知道不好招惹。

    “我们先走吧!”

    倪成鑫想好了,第一步走不通,只能走第二步。

    这第二步嘛,便是去衙门,直接说明情况,以前穷,没有办法,如今有钱了,想买回自己闺女,可偏偏人家不答应。

    那么私下不行,就走官府吧。

    三人蹬蹬蹬上了马车,贵哥直接驾驶马车前往山水镇衙门。

    顾欢喜则转身去看不不。

    要说这一家子来,伤害最大的,也只有不不了。

    不不回到自己的屋子,一个人把门关上,慢慢的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她也有些首饰和银子,不是很多,几十两,都是娘给她的零花钱,她从来没想过,这一辈子,她还能有零花钱。

    幸福那么真,可是如今幸福就像是泡影,一吹就散。

    她想要紧紧的抓住这幸福,小心翼翼,用尽心思,可是如今,她可能再也抓不住这幸福了。

    如果娘不要她了,她又该何去何从……

    跟着亲生父母回去?

    不,她不要,她宁愿去给人为奴为婢,也不要回去。

    当初卖了她,如今来找她,又能有几分真心?这几分真心她也不稀罕。

    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一滴一滴落在手背上,滚烫滚烫的。

    顾欢喜站在门口,听着不不压抑的哭声,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丁香、末香,你们说,这一家子到底为什么前来?”顾欢喜问。

    脸色又沉了沉。

    “夫人,您打算让大小姐回去吗?”末香问。

    “怎么可能,那是我的闺女,只要不不愿意留下,不愿意跟他们走,他们休想带走不不,无论是谁都不行!”

    末香闻言,点了点头。

    等到田园回来,顾欢喜把这事和他说了。

    田园倒是冷静,“他们一家子来的?”

    “嗯,就是他们一家子,看那意思,不像是个好人!”

    “能把女儿卖了,再寻来,想来何彩蝶也在这其中掺合了,如今他们私的走不通,想来是要去走衙门这条路子,而衙门这边,镇丞知道我们的情况,会打听清楚的,到时候咱们也不会处于被动地位!”田园说着,给顾欢喜剥了橘子。

    “你慢慢吃着,这橘子很甜,等这雪过去后,就更甜了!”

    “嗯!”顾欢喜吃了几口,又叹息道,“刚刚去看了不不,她在哭呢!”

    “哭哭也好,她这个年纪,还这么小,不能什么都压在心里,哭出来发泄发泄,才能更好的成长!”田园说着,剥了橘子塞到嘴里,“如你所想的一样,她喊我们爹娘,便是我们的女儿,只要她不跟人走,我们也不会撵她,会养育她长大,将来给她找门亲事,嫁到富贵人家,做太太去!”

    顾欢喜抬眸看着田园。

    有些意外,也有些错愕,甚至有些惊讶。

    “你……”

    倒是真有几分像一个做爹的了。

    顾欢喜想着,不免感慨。

    “怎么?很惊讶?”田园笑问。

    “有点,毕竟你们,曾经……”

    曾经,田园也不管不不,后来他们两个相处,也格外尴尬,几乎是表面的和睦,私底下却从来没有好好的说过一句话。

    当然,后来不不懂事了,送给了田园荷包。

    学会做鞋子。

    田园又给顾欢喜剥了一个橘子。

    “你慢慢吃着,我去看看不不!”

    “嗯!”顾欢喜点头,笑的眼睛璀璨。

    亮的惊人。

    田园很少到不不、冬瑜的院子,也很少这般以沉重的心思走来。

    他练过武功,耳力极好,在门口就听到屋子里传来的哭声。

    压抑、伤感、惶恐、不安,重重情绪交织。

    田园伸手敲了敲门。

    “谁?”不不紧张的问。

    连忙擦干了泪水,赶紧开了门。

    看着田园的时候,不不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眼睛红肿,明显哭的很伤心。

    “爹……”不不轻轻的喊了一声。

    田园点头,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可以进去吗?”

    不不一听错了一下,才点点头,“进来吧!”

    田园进了不不的屋子,小女孩子都喜欢香喷喷。不不也喜欢。

    顾欢喜疼她,给她买香料,末香带着她一起做,屋子里香喷喷的。

    “爹,您坐,我给您倒水!”不不小心翼翼的给田园倒水。

    偷偷的看坐在凳子上的田园。

    她以为田园会坐在炕上呢,炕上暖和。

    “爹,您喝水!”

    不不低语,小心翼翼的把茶杯放在田园面前。

    杯子是一套动物样子的,十分可爱,憨态可掬。

    不不第一眼瞧着就喜欢的紧,顾欢喜二话不说给她买了,这些日子,不不爱惜的很。

    一般人她都舍不得倒水给人喝。

    “嗯!”

    田园端了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才说道,“为什么哭?”

    “我……”不不犹豫。

    田园看着不不,轻轻的搁下茶杯,才说道,“为什么呢?”

    不不想了想,跪在了田园面前,“爹,我不想跟他们走,一点都不想!”

    田园犹豫片刻,伸手把她扶起来,“我和你说,你仔细想想,要不要按照我说的做,如果要,我再详细告诉你,要怎么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