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暗中掳走
    马氏吞了吞口水,看了一眼倪成鑫,“我们一路赶来,找到我女儿,她,她……”

    马氏不能违背着良心说,不不过的不好。

    一身直稠袄子,脖子上一圈雪白的兔子毛领,面色红润,肤色白皙,还在学堂读书。

    若是在自己家里养着,也不可能让一个女娃去读书的。

    没这个条件。

    “田夫人说,若想带走我女儿,得给一百万两银子!”马氏说着,想到顾欢喜的冷厉,不不的冷情,委屈的哭了出声。

    镇丞越听越糊涂。

    谁家主母会为了个奴婢开价一百万两?

    “你家女儿,在田家是什么身份?”镇丞又问。

    “是田老爷的女儿!”没事心虚道。

    镇丞闻言,顿时明白过来。

    这是要告田园呢。

    不免冷笑出声,告田园,谁给他们的脸和胆子?

    想着太子殿下临走时说的话,让他万事听田园吩咐,他便知道,太子殿下来山水镇,压根不是路过,也不是为了那雷劈逆子的事儿,而是来看田园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想法,可就是有。

    “你们要告的人可是小田村、田园、田老爷!”镇丞问。

    马氏看着镇丞点头。

    镇丞又看向倪成鑫,“你是当家人,你说!”

    “回青天大老爷,正是他!”倪成鑫忙道。

    “青天大老爷……”镇丞笑了出声,看着倪成鑫笑道,“跟你说实话吧,你这案子,本官接不了!”

    “大人!”倪成鑫惊呼。

    “你也不急着喊,先听本官说几句,首先,你闺女卖给了徐夫人何彩蝶,你要赎闺女,找她去。其次,你们的女儿,当初还是奶娃子的时候,便被送到了田老爷身边,早些年日子虽不好过,但是如今也是吃香喝辣,锦衣玉食也不为过,她不是田府的奴婢,而是田老爷家的大小姐!”

    “若你们真疼爱她,就应该尊敬她的想法和意愿,问问她是否愿意跟你们走?你们问过吗?想必是没有,你们怕是为了钱财而来,得了何彩蝶的钱财,又想到田老爷这里讹诈一笔,只是你们想错了,有些人,不是你们能得罪的!”镇丞说完,怒喝一声,“识趣的,滚吧,滚回去告诉你们那徐夫人,好好过她自己的日子,若是她不好好过日子,当年发生在开远县的事情,也是会传过去的!”

    镇丞说完,把状纸朝倪成鑫丢去,拂袖而走。

    倪成鑫愣在原地。

    是,镇丞说的都对。

    他确实的为了钱,为了银子。

    来的时候,徐夫人给了五百两,离开的时候,徐夫人说了,若是把人带回去,给五千两。

    为了这五千两,他无论如何,也得把人带回去。

    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镇丞不打他一顿板子。

    按理说,他这样子告状的,是要被打板子的吧。

    “走!”倪成鑫高河一声,立即去起身离开。

    慢慢的朝外面走去。

    贵哥、马氏慢慢的跟上去。

    “当家的,接下来咋办?”马氏问。

    “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

    他要找到机会,单独见不不一次。

    不不,那孩子叫不不。

    他记住了。

    一家三口找了地方住下,贵哥站在一边一句话不说。

    “贵哥……”马氏轻轻的喊了一声。

    贵哥看向马氏,“嗯!”

    “贵哥,你爹出去了,你告诉我,这事咱们真作对了吗?”

    贵哥闻言顿了顿才笑了出声,“你们不是有决定了吗?问我做什么呢?再说了,反正也不止卖了一个女儿,为来了银子,又有什么是你们做不出来的,不必问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你…”马氏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你……”

    可是你了好几句,也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她甚至不知道要怎么说,怎么告诉儿子,其实她不想的,只是她不敢,不敢啊。

    她一个妇道人家,没有丰厚的嫁妆,没有得力的娘家,也没有手艺能赚钱,吃喝拉撒都得靠丈夫,她能说什么?敢说什么?

    什么都不能说,也什么都不敢说,只能麻木的做着。

    “贵哥……”

    “如果我是女儿,我也会被卖掉的吧!”贵哥问完,笑了出声,“其实我倒是一点不在意被卖掉,如果真的可以,把我卖了吧,我身为你们的儿子,觉得听耻辱的!”

    马氏愣愣的,好一会才说道,“那跟你爹说去吧,去告诉你爹,他现在做的事情,你觉得可耻,你去跟他说!”

    马氏红着眼说完,转身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我不说,我要看着他走到死胡同里,然后被惩罚,这是他该得的惩罚,也是我们该得的惩罚!”贵哥的声音很轻,轻的让人听不清楚。

    至少马氏没听清楚。

    倪成鑫出去一趟,花了点银子,倒是打听到不少消息,尤其是田园的,以及不不的。

    田园家的事情,本不是什么秘密,而且无数人都在议论他家的事情,知道的人多,要打听事情,只要给足了银子,有的是人愿意把消息卖出来。

    只是听着田园的消息越多,倪成鑫心里越不是滋味,也更加想要带走不不。

    看来明的不行,只能走暗的了。

    “贵哥,我跟你说,明日咱们再去小田村一趟!”

    “嗯!”

    贵哥应了一声,多余的话也不说,更不问。

    倪成鑫看着贵哥,不免叹息一声,“你真不像我倪成鑫的儿子!”

    “……”

    贵哥没有说,他也不像做他的儿子。

    不然又怎么会一句不劝,一句不说,让自己做一个隐形人。

    田府

    顾欢喜让元婶、康大娘准备了火锅,一个大铜锅,一边是辣的,一边不辣给几个孩子吃。

    后院的青菜也能摘一些,小小的又嫩,烫一下就吃味道好极了。

    等到孩子们回来,一家子坐在一起吃火锅,谁都没提不不的事情。

    “呼呼!”

    辣,辣的很。

    不过辣的很过瘾。

    田园、田师父、田毅也辣的不行,但这味道确实好,还开胃,吃了还想吃。

    顾欢喜也辣的不行,一个劲的吸气、呼气,然后继续吃烫熟的青菜。

    几个孩子也努力吃着,就连冬瑜也小口小口慢慢嚼着。

    顾欢喜也将就她,给夹点小青菜,让她吃,冬瑜不挑食,什么都吃。

    这样的吃法并不稀奇,但是一家子一起吃,就比较温馨了。

    另外一边,元婶他们也开了一桌,不过都喜欢吃辣的,吃不了太辣的,就吃微辣的。

    吃了晚饭,天色还没黑透,雪也下的很大,并积了很多。

    几个孩子便约了去堆雪人,初一他们帮忙把干净的雪收集起来,给几个孩子堆雪人。

    用布条做围巾,做帽子、棍子做手,做鼻子,把雪人堆的很漂亮。

    顾欢喜和田园相携去看,一一说出这些雪人的名字。

    尤其是那七个雪人,“是初一他们!”

    “这几个孩子有心!”顾欢喜到道。

    “确实有心!”

    府里任何一个人都不没漏掉。

    大大小小,都给堆了。

    这是一个家,一个大家。

    从这小小的雪人就看的出来。

    “对了,给静巧的小狗子找到了吗?”

    “嗯,有消息了,隔壁村有人家母狗生了六只小狗,都是黄的,到时候我给抱两只回来,你说要不要给不不她们也抱两只?”

    顾欢喜想了想,“暂时不了,明年我们就要去帝都,狗子带着不太方便,静巧这点是我答应了她的,既然答应了,就不能食言,哪怕是小孩子,也要守信!”

    “嗯!”田园点头。

    两人沿着鹅卵石路慢慢的走着,顾欢喜碰着暖炉子,田园伸手揽着她的腰。

    走了一会,顾欢喜说道,“我们去山顶吧,那边你有让人去收拾吗?要是干净的话,我们今晚住那里好不好?”

    “我让小山娘隔两天上去收拾一次,干净的!”

    “那咱们走!”

    “好!”

    说是走,不过上山的时候,就是田园背着顾欢喜慢慢的往上面走。

    顾欢喜趴在田园背上,感受着他一脚一脚踩入雪中,她能听到松松的声音传来,那般的悦耳。

    “山上有烧炕吗?”

    “没有,不过有干柴,要烧起来也快的!”田园道。

    等两人到了山上,田园背着顾欢喜进了屋子,点了油灯,就去烧炕。

    有干的松枝叶,还有细小的树枝,先把炕火烧起来,再往里面放入干燥的木头,再慢慢的放入树根,等着火烧起来。

    田园把炕火烧起来,又去洗锅烧水,给顾欢喜洗脚。

    “我现在算不算大户人家的夫人,你是小丫鬟?”顾欢喜笑问。

    “心甘情愿!”田园应声,给顾欢喜洗脚后,才去整理床铺。

    这上面的被褥没人睡,小山娘隔两天上来收拾一下,也不脏。

    不过田园还是给换了干净的,重新给铺了炕。

    才含笑的看着顾欢喜,“夫人,歇息吧!”

    “那你抱我吧!”

    “荣幸之至!”

    田园抱了顾欢喜一起滚到了炕上,两个人笑着钻到了被窝里,少不得一番缠绵。

    直到情事方歇,顾欢喜早已经累的不想动弹。

    田园起身给她擦了身子,收拾了屋子,开了窗户一角透气,才抱着顾欢喜。

    日子,就要这样子过才舒心。

    还有些日子就要结算今年最后一笔砍树的钱。

    到时候带着欢喜娘三去县城采购一番,便可以准备过年了。

    想着许多,田园渐渐的睡了过去。

    天亮

    田府

    不不依旧正常去上学。

    吃了早饭,带着冬瑜、静巧去学堂。

    这一整日,不不都心神不宁,她怕那几人不来。

    一直朝窗户外看去。

    直到看见倪成鑫的时候,不不垂下了眸子,终于来了么!

    “夫子,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可以吗?”不不小声问。

    夫子看了看不不,微微点头。

    不不起身走了出去。

    倪成鑫立即跟上。

    看着走在前面的不不,倪成鑫第一次瞧着自己的女儿,有些眩晕。

    一直到了学堂外面的路上,不不才停下脚步。

    看着倪成鑫。

    她的血缘父亲。

    但其实,如他没把她当女儿一样,她也没拿他当父亲。

    她在他的眼里,看不见疼爱,也看不见欣喜。

    “不不!”

    “嗯!”

    倪成鑫想说几句哄骗的话,但是看不不这个样子,怕是不太好哄。

    “不不,我来带你回家!”

    “回家?”

    不不心中冷笑。

    回家……

    她早就被抛弃了,早就被抛弃了。

    说什么回家,那根本不是她的家,不是!

    从来就不是。

    “是啊,回家吧,不不,跟咱们回家,他们再好,也不是你的亲爹娘,又怎么会真心待你,你看看你……”倪成鑫说着,认真看不不。

    这丫头模样可真好,比她娘年轻的时候漂亮十倍不止,将来长大了定是个美人坯子,带回去养几年,往大户人家一卖,又是不少银子。

    想到这里,倪成鑫吞了吞口水,“我跟你说啊,你娘这些年,一直很惦记着你,你……”

    不不忽地看着一边的贵哥,“你是我哥哥吧,你说呢?”

    “嗯!”贵哥点了点头。

    不不看着贵哥,呵呵一笑。

    顿时失望万分。

    原来,血脉亲情是这样子的,真真可笑至极。

    “你们想我走?是这样子悄悄咪咪的走?还是……”

    “自然要悄悄的走!”倪成鑫欣喜道。

    不不垂眸。

    “我先回去了!”不不说完,转身就要走。

    倪成鑫一见四处无人,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帕子,捂住了不不的嘴。

    不不在最后一刻闭上眼睛的时候,心中彻底凉冰,再也没有任何的希冀和眷念。

    从此,她也不必再有任何挂念。

    “快快快!”倪成鑫把不不抱上马车,对贵哥说道,“快,快走!”

    “嗯!”贵哥应了一声,驾驶马车跑的飞快。

    他们一走,末香、丁香便从暗处出来,两个人相视一眼,赶紧追了上去。

    对于暗卫来说,最主要的便是轻功和追踪,她们首要的任务跑的快。

    所以快速的去不不。“驾!”

    马车在路上跑的飞快。

    到了山水镇,接了马氏立即离开。

    马氏把不不抱在怀里,心中五味杂陈。

    这个孩子,生下来到现在,她才抱过一次,如今是第二次。

    “……”

    她的女儿,她的女儿。

    千言万语,竟不知道要如何诉说。

    轻轻的摸着不不的脸,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知道,这将是她最后一次抱自己的女儿。

    ……

    顾欢喜睡到日上三竿,田园就那么的陪着,直到顾欢喜醒了,才起来打水给她梳洗。

    又把屋子里的床单、被褥收拾一番,灭了火,才背着顾欢喜下山。

    回到家里,也没人意外顾欢喜、田园昨夜去了哪里,毕竟这是主子的事情,也没人多问,顾欢喜回到院子不见丁香、末香,忍不住问了一句,“丁香、末香呢?”

    “我让她们暗中保护不不去了,我去学堂那边看看,如果她们不在学堂,不不怕是被人带走了!”田园低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