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报应来的很及时
    顾欢喜闻言,忽地站起身,沉沉的看着田园,“你们是不是商量了什么,而我不知道的?”

    “斩草除根!”田园说着,安抚顾欢喜道,“你安心在家待着,我去去看看,很快就回来!”

    “等等!”顾欢喜站起身,冷声问,“你是不是让不不去冒险了?”

    “我……”

    “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她还是个孩子,这些年过的那么苦,能活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你怎么能够让她再一次陷入危险之中,让她去体验一次人间最极致的冷,而这冷,还是她亲生父母给她的,田园……”顾欢喜说着,竟说不下去。

    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说这么多有什么用。

    深深的吸气,“你现在去看看,她是不是真的被带走了,如果是,我们立即报官,然后去追她,我说过,只要她不愿意走,就是拼了命去,我也要把她留在身边,这话不是说假的!”

    顾欢喜的声音很冷,带走怒气。

    田园顿时不知所措,“我,我只是,只是……”

    “好了,你不必解释了,赶紧去看看,她到底是不是被带走了,然后赶快回来,我和你一起去接她!”

    “……”

    田园看着顾欢喜。

    他顿时懂了顾欢喜的意思。

    她是真的把不不当成女儿了。

    “嗯!”田园点头出了屋子,看着采菊抱着冬瑜站在门口,两个人神色不安,田园摸摸冬瑜的头,快步离去。

    采菊抱着冬瑜进了屋子,顾欢喜看着冬瑜,微微一笑,“冬瑜,来娘,抱抱!”

    “娘!”

    冬瑜窝在顾欢喜怀里。

    心里安稳极了。

    她才不要走呢,以后就算是亲娘……

    那不是亲娘,她早已经被抛弃。

    所以不必去想那么多,无论她什么原因,她都不会原谅,不会认她。

    她的母亲,只有一个,那就是顾欢喜。

    元婶送了饭菜过来,顾欢喜瞧着,才想起田园也没吃。

    “唉……”叹息一声,“再去做两个老爷爱吃的菜肴过来!”

    “是,夫人!”元婶也不多问。

    这样子的人家,生活简单,没有勾心斗角,日子舒坦着呢,没必要找不痛快。

    元婶快速的去准备吃食了。

    田园到了学堂,果然看见了末香留下的暗号。

    快速回了家。

    见到顾欢喜就要说话,顾欢喜打断了他,“先坐下来吃饭,吃了饭我们就去接不不!”

    田园错愕了一会,点头,坐下吃饭。

    两人都比较沉默。

    顾欢喜不言语,田园也不敢说话。

    冬瑜也小口小口吃饭。

    等吃好之后,顾欢喜才对冬瑜说道,“冬瑜,爹和娘要去接姐姐,可能要几天才能回来,这几天你在家里要听采菊的话,等爹娘和姐姐回来,知道吗?”

    冬瑜看着顾欢喜,用力点头。

    “冬瑜真乖!”

    顾欢喜摸摸冬瑜的头,便去收拾东西。

    给自己和田园收拾衣裳,让采菊去给不不找两套衣裳。

    喊了初一几个前来。

    “初一、初二跟着我们出门,其余几个留在家里!”顾欢喜道。

    又对唐小山、元婶、康大娘吩咐了一番。

    田园已经把马车套好,把衣服、被子以及一些要用的东西放到马车里,由初一、初二驾驶马车,离开了小田村。

    他们先去了山水镇衙门。

    田园是来报官的,她的女儿被人掳走,自然要来报官。

    镇丞立即让朱捕头带着人去追,按照田园的意思,也不用一下子就追到,最好是等他们回到廉江府,到时候去廉江府告官,不单单能解决了倪成鑫,更能解决了何彩蝶。

    有些人贱,尽管隔了这么多年,还是贱。

    以前他不计较,因为算计到的只有他一个人,如今何彩蝶欺人太甚。

    真以为这个世上,就没人能奈何她?

    朱捕头带了三十人,几乎是山水镇所有的捕快了,一行人骑着马,浩浩荡荡沿着末香、丁香留下的线索去追。

    一路上,不少人已经开始议论。

    这事情吧,这倪家、何彩蝶做的不地道,当初为什么把人送去,为了恶心人啊,如今人家把孩子养大了,还当成亲闺女看待,你就去偷窃,是的,就是偷窃。

    这掳掠和偷窃有什么区别?

    末香得到顾欢喜的吩咐,先一步前往廉江府,开始散播消息。

    这要说消息什么地方最容易散播出去,非说书的地方不可。

    末香前去,一千两银票放在说书人面前,“知道怎么做吗?”

    “姑娘请吩咐!”

    “我这里有个故事,你一定要把这何姓妇人说的十分不堪,让舆论碾压死她,更要把这倪家人说的更不堪,你知道怎么做是吧!”

    说书人笑,“姑娘放心,小的就是靠这个吃饭,知道的,知道的!”

    末香颔首。

    没有逗留,便离开了。

    说书人仔细一想,便把这故事给串联了起来。

    这年头争什么的都有,争个孩子的,还真是少有。

    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立即便着手开始写这个故事。

    “话说在一个小县城,有这么一个镖局,这镖头只有一个闺女,那是千般宠,万般爱,可就是这宠爱,把他闺女给宠坏了,成了一个内心阴险还睚眦必报的毒妇,哦不,这个时候,她还不是毒妇,只能是个毒女,但这女子吧,十分的不检点,和一个书生有了首尾,可是这书生也是薄情的,竟跑了,这毒女便想了一个办法,把这脏水泼到了镖局一个年轻老实的镖师身上,诬陷他说这孩子是这小镖师的!”

    何镖头坐在下方,身子僵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以为,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永远都不会有人在提起,但是这一刻,他有一种感觉,灭顶之灾正朝他袭来。

    “后面呢,后面如何了?”

    “对啊,对啊,接着说下去!”

    不少人催促着,他们就喜欢听这样子的故事。

    有趣的紧,还真实。

    “后来这小镖师没得办法,只得娶这毒女,但是在成亲那天,发现她竟有了两个月身孕,啧啧啧,不得了不得了,小镖师自然不干,退亲退亲,这简直欺人太甚,然后那镖头带着毒女,哦不,现在要说毒妇了,带着那毒妇一家搬走,据说还搬到了咱们廉江府!”

    何镖头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廉江府。

    廉江府,说的一定是他们家。

    不,不,到底是谁要整他们?这般的知根知底。

    “你们以为这故事就完了吗?没呢,还有更多呢,比如说这毒妇她在来年,竟买了一个女婴送到了这小镖师家里,说这是她的女儿,是小镖师的女儿,啧啧啧,如今多年过去,那女孩马上要八周岁,她竟又派了人去,冒充那女孩的父母,竟把女孩给掳走了,是的,你们没听错,是掳走了,没经过那女孩的养父母同意,掳走了!”

    “……”

    “……”

    下面寂静了。

    好一会才有人说出声,“这是谁家的毒妇,竟这般不知廉耻,胆大包天,定要把他们抓出来,送到衙门去才是!”

    “就是,简直是脏污了我们廉江府的空气!”

    “对,不能容忍,绝对不能容忍!”

    何镖头跌跌撞撞的出了茶楼,小厮立即迎上来,“老爷!”

    “回家!”

    “是!”

    小厮虽好奇,何镖头怎么这个神色,但却不敢多问。

    立即扶着他上了马车,朝家里走去。

    回到家,何镖头让人去喊了何彩蝶前来。

    近九年的时光,何彩蝶也不是当初那个小姑娘,许是生活不容易,面上已经有了皱纹。

    “爹!”何彩蝶轻轻的唤了一声。

    “丛生呢?”

    “谁知道他死哪里去了!”何彩蝶漫不经心说道。

    一个下人,入赘的而已,有什么好在意的。

    何镖头看着何彩蝶,一时间只觉得万分失望。

    丛生是下人不假,但他一开始也是爱慕着彩蝶,才愿意入赘的。

    可是如今再看看,丛生还喜欢她吗?

    不喜欢。

    丛生自己挣钱在外面置办了宅院,养了个女人,生了两个儿子,她知道吗?

    或许对她来说,知道不知道,并不重要。

    她压根没看上丛生,当初只不过给孩子找个便宜爹罢了。

    “那佩文呢?”

    “他,在学堂啊!”何彩蝶道。

    “那你呢,还跟那几个戏子勾勾搭搭?脸还要不要?”

    “爹……”

    何彩蝶尖叫一声。

    她和戏子勾勾搭搭怎么了,她给了银子的。

    “我懂了,你或许以为,你给了银子,你很了不起,但是你或许应该明白,咱们家为什么搬到廉江府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当年的事情,闹出来之后,会如何?”

    “怎么可能,谁敢,他田园敢?我不信!”

    “你以为,所有人都在原地踏步,等着你去欺负?”何镖头说着,痛心疾首。

    “你错了,你让人去田家村的事情败露了,如今廉江府已经有人在说,你让人送去的孩子,如今是长大了,又让人去掳走,这事情闹大了,田园已经在廉江府下手,他是来报仇的,你知道吗?他来报仇了!”

    何镖头深吸一口气。

    不再看何彩蝶一眼。

    立即回屋子,收拾了银票,打算带着孙子离开。

    他必须带着孙子离开,或者把他送的远远的,这事情怕是要闹大,这个地方以后不能留了。

    要活下来,必须要有银子。

    只是有些时候,他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世上,有很多人就等着你倒霉,然后对你插上两刀,比如他的那些敌人,他更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早已经被人盯上,收拾好的银子,当天晚上就被偷窃一空。

    应该是何府被洗劫一空。

    所有值钱的,都被偷走,银票、银子都没了。

    “没了!”何镖头坐在椅子上,凄凄的笑了出声,“什么都没了!”

    他其实懂,这事情和田园一定有关系,但是没证据,没有证据,他就不能去报官,去报官也没用。

    看向一脸不可思议的何彩蝶,“这是你招来的祸事,你知道吗?是你招来的祸事,我当初为什么要生下你,为什么不掐死你算了!”

    “老爷……”何夫人惊慌低唤。

    “滚,都是你这败家娘们教的好女儿,你们,你们……”何镖头说完,整个人慢慢的往后倒去。

    “老爷,老爷……”

    “爹、爹……”

    “祖父,祖父!”

    一群人手忙脚乱,请了大夫来,大夫只是摇头。

    “大夫?”何夫人祈求的看着大夫。

    “准备后事吧!”

    “后事……”何夫人吓得跌跌撞撞后退好几步。

    不敢相信,这个家的顶梁柱就这么被气死了。

    是的,被气死了。

    被何彩蝶气死的。

    何夫人愤恨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上前就给了她一巴掌,“你爹说的对,当初就不应该生下你,你就是一个祸害,祸害!”

    “娘……”何彩蝶捂住脸,一脸的震惊。

    当初犯了什么错,她娘都没有打她一下,更没有说过这么恶毒的话。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这般由着你,不应该这般由着你,你或许觉得,这个家没了你爹,无所谓,但是你错了,你真的错了,没有她,我们娘几个,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何夫人说着,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何镖头。

    继续说道,“当初你去找倪家人,我就应该阻止的,我那个却想着,你一直惦记着要报复,当初把那孩子送去,不就是为了今天,可笑的我却没有去想过,田园那般人物,如果他想自强起来,迟早会成为一方霸主,又怎么会任由再次欺负上门!”

    何镖头听着娘俩的话,他做梦都没想到,原来这一切,是这娘俩的一起干下的蠢事,他竟什么都不知道。

    一口气上不来,真的活活被气死了。

    何夫人瞧着,沉痛的闭上了眼睛。

    “给老爷准备后事,再去把姑爷喊回来!”

    何彩蝶跪在地上,她有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娘……”

    “出去!”

    何夫人轻轻的出声。

    她不想看到何彩蝶,不想。

    丛生很快回来,跪在门口的何彩蝶,眉头微蹙。

    他长得不怎么好看,也不高大,相对来说是矮,所以何彩蝶看不上他,曾经的动心,在何彩蝶一次次和人勾勾搭搭后,便沉寂下去,烟消云散。

    进了屋子,看着已经没了气息的岳父,丛生跪了下去,喊了一声,“爹!”

    何夫人看着丛生,“丛生啊,这些年,是我和你岳父耽误了你,如今你岳父已经去了,家里需要一个当家做主的人,你回来吧!”

    丛生深深的吸了口气,“好!”

    只要他回来,这何家就要真真正正的翻天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