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倪成鑫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个词。

    但是这会子看到何彩蝶,就想到了。

    连何彩蝶都成了蝼蚁,那他呢,他还算个屁啊!

    “徐、徐夫人!”

    何彩蝶看着倪成鑫,想要求救,可是想到自己的儿子佩文还在丛生手里,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你回来了,人呢,带回来了吗?”何彩蝶轻声问。

    “带,带回来了!”

    何彩蝶顿时明白,这祸真的是她招来的。

    “把她送回去,立即、马上送回去,你权当没有为我走一趟,从此……”

    “夫人,怕是来不及了!”倪成鑫轻声说道。

    “来不及了……”

    “是的,来不及了,人已经带到了廉江府!”

    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那就把她杀了,杀了她!”何彩蝶想到这里。

    杀人灭口。

    只要不不死了,就可以。

    “杀了她?”

    “对,杀了她,我给你银子,你等着,我给你银子!”何彩蝶说着要站起身,却根本站不稳。

    丛生对她的折磨羞人又侮辱人,但是她如今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母亲不管事,从母亲让丛生回来管家开始,这个家就变天了。

    如今这个家,再也没有他们一家子的立身之处。

    倪成鑫想要上前扶一把,却是不敢。

    何彩蝶跌跌撞撞去拿了银子,这是她仅剩的银子了。

    “这些都给你,杀了她,杀了那个孩子,一口咬定,人不是你们抓来的,人……”

    “夫人……”

    倪成鑫唤了一声,“我可以卖掉她们,但是我不能杀了她们,再不济,那也是我的女儿,我……”

    “呵呵呵!”何彩蝶笑了出声,“好一个义正言辞,你说这话就不心虚!”

    “我……”

    心虚,怎么可能不心虚。

    只是他不敢杀人。

    杀人那是要偿命的。

    “孬种!”何彩蝶骂了一句。

    倪成鑫想要说点什么,门被一下子撞开,丛生带着衙门的人,站在门口。

    “都带走!”

    “大人,大人……”

    倪成鑫慌了,何彩蝶也慌了。

    刚刚他们的话,他们的话都被人听到了。

    “带走!”

    为首的官差扬手。

    今日他可是立了大功,抓到了罪犯。

    倪成鑫想要挣扎,被狠狠打了两耳光,“不许叫,不许说话,给老子老实点,不然有你苦头吃!”

    何彩蝶淡淡的看着丛生,冷冷笑出声,“原来你的喜欢和爱是这么的肤浅和不值得一提!”

    “呵呵!”丛生冷笑,“谁曾经不是良善人呢,只是可惜了,我的良善都被你给磨灭,成为了今天这个样子,你功不可没!”

    “老爷!”

    一道女声传来,一个漂亮妩媚的女子牵着两个男孩儿,站在不远处低唤。

    徐丛生瞧着那妇人,阴冷的眸色顿时温柔下来,“带着孩子回去,这边没事!”

    何彩蝶真真要气疯了。

    一个田园看不上她,这个卑贱的奴才也这般欺辱她。

    “徐丛生,你这个畜生,你等着,你等着,我不会要你好过的,你以为你就这样子拿到属于我何家的家产了吗?我呸,我何彩蝶就算是死,也要拉你这个卑贱的奴才做垫背!”

    何彩蝶万般狼狈,像一个疯婆子一般叫嚷着。

    丛生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一点都不在意何彩蝶的恶言,因为这是她最后一次叫嚣。

    她指使倪成鑫去掳了人,已经触犯了浩瀚的法律,几年的牢狱的跑不掉,等她出来,世道早就变了又变,身无分文的她也掀不起波浪来。

    何彩蝶、倪成鑫被架了出去,不少人正在看热闹,指指点点。

    “哎呦,就是这个人啊,真真是下贱的呢,我听说她还跟几个戏子勾搭,纠缠不清,啧啧啧,真恶心!”

    “可不是恶心!”

    几个妇人在一边议论纷纷,何彩蝶抬眸看去,冷笑出声。

    若她们有银子,想必比她还奢侈荒唐,在这边说风凉话,也不过是没银子,没本事罢了。

    在被押走之前,何彩蝶回头去看了一眼何府。

    眼泪顿时落了下来,悔恨万分。

    她错了,真的错了。

    可是这一刻的悔悟,迟了。

    世间再也没有人为她奔走,她的儿子还那么小,以后谁来照顾他?

    “爹……”何彩蝶叫了一声,挣扎开,跪在了大门口前,“爹,女儿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

    “真的知道错了,爹,爹啊……”

    “带走!”

    现在知道错了,早些时候做什么去了?

    悔之晚矣。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丛生冷眼瞧着,不言一语的转身离去,让人关了大门。

    何彩蝶被人像死狗一样拖着,在这寒冷的冬天,在她爹都还未下葬的时候,被下了大狱。

    她被关在了女囚犯的牢笼里,这还是她第一次到这种地方,这里人吃人,几乎她一进来,就被人压在地上打,强迫她喝了尿,才短短两个时辰,就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倪成鑫也没好到哪里去,这牢中什么烦人都有,一般新来的,都要拜大哥,吃屎喝尿那都是常态,被打更是家常便饭。

    尤其上面有人特意安排的情况下,下场更是凄惨。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倪成鑫蜷缩成一团,求饶着,“求求你们不要打了!”

    知府府

    一个华丽的房间内。

    “梁公子,本官敬您!”知府笑着举杯。

    在廉江府,能让他一个知府,敬酒还得尊称您,也就这么一个了。

    谁让他捏着整个廉江府的商业命脉,还是太子殿下的人。

    “嗯!”梁辰端了酒杯,对知府大人说道,“听说,有个小丫头前来报官,您看我能否把人带走?”

    “这,怕是不行呢,还望梁公子见谅!”

    梁辰挑眉。

    笑道,“既然不行,还请知府大人派个丫鬟、婆子好生照顾着,我想她爹娘这一二日也会到廉江府,来接她回家!”

    “会的,会的!”

    “牢房里那两个……”梁辰漫不经心道。

    “公子放心,已经吩咐下去,会好生招待的!”

    梁辰满意一笑,朝知府举杯,“大人,敬你一杯!”

    “好好好,梁公子请!”

    梁辰从知府府出来,贴身侍卫立即上前,“公子,贵客快到城门口了!”

    “走,去迎迎她!”梁辰笑着说道。

    整个人瞬间温煦如春天的风,让人瞧着都暖意融融。

    侍卫朱凡微微诧异。

    毕竟他在公子身边多年,能让公子这般开心、放松的人,这还是第一个。

    这位夫人,到底是什么来历?顾欢喜歪在田园怀里,这几日赶路,她有些倦累,这会子睡得正香。

    眼看快要进城,马车却被人拦住。

    田园掀开马车帘子。

    一位身穿白色的衣裳,披风也是纯白,但是风吹来,就能看到暗纹飘起,很明显,这披风有绣花纹,而且还是拿银线绣出来的。

    头戴白玉冠,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此刻染上了笑意,略显消瘦的,瞧着悠然自若,又有点潇洒文雅。

    “你是?”田园低低出声。

    第一眼,他讨厌这个男人。

    梁辰看着被田园抱在怀里,只露出一个后脑勺的顾欢喜,被披风遮住的手顿时握拳,敛了心中的嫉妒,抱拳行礼,“在下梁辰,和你怀中的夫人是故友,得知她来了廉江府,特意前来迎她入府做客!”

    “……”

    梁辰?

    他不认识。

    本想开口拒绝,奈何顾欢喜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睛看着他,轻声问,“到了吗?”

    “在城门口了!”田园温柔低语,落下了帘子,轻轻的吻了吻顾欢喜的额头,“外面有人拦住了我们的马车,说是你的故友!”

    “我是故友?”

    顾欢喜错愕。

    在廉江府,她没朋友啊?

    莫非是廖清敏嫁在廉江府?

    可是也不对啊,廖清敏嫁在哪里,她压根不知道,也好几年没联系了。

    顾欢喜坐直了身子,让田园拿了镜子,稍微打理了一下。

    才掀开帘子。

    马车外。

    梁辰嫉妒的发狂,体内无数细胞都在叫嚣,让他出手杀了那个男人,将顾欢喜抢过来,可是他不能。

    只能那么站着,等着。

    直到看见一只素白的小手掀开帘子,他心一紧,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下。

    然后看见一身淡蓝色袄裙的顾欢喜出了马车,眨着眼睛看他。

    很明显,她一时间没认出他来。

    心中各种酸楚,也只有他知晓。

    认识顾欢喜的时候,他才五岁,很小很小的一个小女孩,如今十三年过去,她长大了,却成了别人的新娘。

    顾欢喜其实是认出梁辰的。

    但想到那一次在客栈,错身而过时,梁辰没有认出她,她便懂了些什么,只是今日……

    田园在顾欢喜错愕、发愣的时候,已经下了马车,朝她伸出手,“欢喜来!”

    顾欢喜冲田园一笑,任由他抱着下了马车。

    梁辰心口又是一疼。

    上前几步,抱拳行礼,温和道,“多年不见,不知……”

    夫人、姑娘、欢喜?又该怎么称呼?

    “多年不见,梁大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宛如清风明月,霁月光风!”顾欢喜说着,微微福了福身。

    虽是寒门,也有淑媛风范。

    梁辰笑,越发温和,尽管心中滴血,面上也不露分毫,“难得欢喜妹妹还记得我,也不枉我特意来这等候半响,既然来了廉江府,万万没有自家不住,住客栈的道理,欢喜妹妹说这话对不对!”

    “……”顾欢喜看向田园。

    田园沉声,“我们在客栈已经定好了房间!”

    “那也无妨,去退了就是,客栈哪里有家中住的舒服,再说了,你们前来办事,有我这个本地人帮忙,也会方便很多的,欢喜妹妹,咱们这一生能相遇的次数有限,你真不给哥哥个机会,让哥哥一尽地主之宜!”

    “梁大哥……”顾欢喜略微为难。

    但梁辰也言之有理。

    强龙难压地头蛇。

    顾欢喜再次看向田园,朝田园微微颔首,田园尽管心里百般不愿意,也只能点了点头。

    顾欢喜展颜一笑,“好,那便麻烦梁大哥了,还请梁大哥在前面带路,我们这一行,人可不少呢!”

    “住得下!”

    梁辰说着,转身先上了马车,等到田园扶着顾欢喜上了马车,马车才慢慢悠悠的行驶起来。

    马车内

    田园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悦。

    “怎么了?”顾欢喜问。

    “你和他,那个梁辰,怎么认识的?”田园问。

    声音里有点失落,有点小慌乱。

    这梁辰长得实在是太好,又一身白衣,真真应了顾欢喜那句,如清风明月,霁月光风,哪像他,一个大老粗,还没什么钱。

    “梁大哥啊,小时候他在街上卖身,我刚好路过,那个时候有点银子,便给了他,说好百倍还我的,后来也见过两次,不过有一次在客栈门口见到,他没理我,我还以为,从此便是陌路人了呢,没想到,今日还能再相遇!”顾欢喜认真说道。

    “你相信他?”田园问。

    他不相信梁辰,甚至讨厌。

    “相信啊,我觉得他没有恶意的!”

    田园见顾欢喜这样子,一时间也不好多说。

    怕自己说多了,顾欢喜真觉得梁辰不错,动心去喜欢梁辰,他怎么办?

    也不能说梁辰坏话……

    还是这般平淡的处之,最好!

    很快,田园便找到了和梁辰的相处办法。

    “嗯,我也觉得他没什么恶意,反而有种拿你当妹妹看的感觉!”

    “我也这么觉得!”

    顾欢喜附和。

    也不揭穿田园那点小心思。

    另外一辆马车上。

    马车内奢华务必,便是地毯也是雪白的雪貂毛,梁辰坐在靠椅上,端着白玉茶杯,眸色沉了又沉。

    人生啊,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就如他和顾欢喜,差了一点点,却像两条平行的线,然后有了一个交集点,他以为会一直交集下去,却不想以最大的角度延伸出去。

    此生,再无可能。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马车进城的时候,顾欢喜端端正正的坐着,对田园说道,“等找到了不不,咱们在城里好好转转吧!”

    “好,你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多买些,权当置办年货了!”田园宠溺道。

    “那你呢,想要什么?”

    “你买什么,都好!”

    顾欢喜看着田园,笑的眉眼弯弯,勾起身在他嘴角亲了一下,“不许胡思乱想,人家梁大哥对我,心思可单纯了,也只拿我当妹妹,还有恩人看待,我对你也是,矢志不渝的!”

    田园笑,用力点头。

    心里可乐开了话。

    “公子,到家了!”

    “嗯!”

    梁辰先下了马车。

    看着那厢。

    田园跳下马车,一下子抱着顾欢喜下来,那么的理所应当和名正言顺。

    心疼的缩了一下。

    其实,他当初问顾安讨了个要求,顾安说什么都可以答应。

    他那个时候想,如果他要娶顾欢喜,应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如今,却再也不敢有这种想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