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有一种爱叫放手
    恶俗的爱是占有,真诚的爱是成全。

    于顾欢喜,他做不到像一个强盗一般去抢夺,像一个恶棍一样的霸占,只能忍着心痛,笑着去成全。

    如果田园对她不好,他也可以各种努力去争取,可是田园对他很好,作为情敌,他扪心自问,和田园比,他能给更多的也就是钱财上了。

    于感情,田园对顾欢喜,并不比他少。

    尤其是他们已经成亲,虽没有父母见证,但却已拜了天地,成为了夫妻。

    顾欢喜看着这大宅,心中惊讶了一下。

    十三年前,梁辰还是个为了几两银子屈膝的青年,谁能想到十三年后的今天,他会成为拥有这一条街房子的富豪。

    看见大门,就看不见第二个大门,真真正正的大富人家。

    “梁大哥!”

    “嗯!”

    梁辰颔首,看向田园,“先进去吧!”

    “嗯!”

    顾欢喜挨着田园一些,田园也霸道的伸手搂住顾欢喜的腰,无声的告诫梁辰,顾欢喜已经有丈夫了。

    这是男人之间的较量,不必言语,梁辰便明白了。

    微微一笑,笑道,“欢喜妹妹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吃橘子吗?”

    “一如既往的喜欢!”

    进了梁府大宅,管家立即迎了上来,“公子!”

    又朝顾欢喜、田园行礼。

    “见过二位!”

    梁辰颔首,“去安排一下外面的人!”

    “是!”

    管家立即去安排初一和朱捕头他们。

    梁辰招呼顾欢喜、田园在大厅坐下,大厅里暖烘烘的,想来是烧了地龙。

    果真是有钱人家,这还透着风呢,还烧了地龙,得不少银子买木炭。

    丫鬟立即上了顶级的香茗,还端了点心橘子过来。

    “……”顾欢喜看向梁辰。

    “你尝尝看,这橘子才从树上摘下来的,下雪、打霜过后的橘子味道更好!”

    “多谢梁大哥!”

    顾欢喜刚好伸手去拿橘子,田园说道,“我给你剥!”

    拿了一个橘子,剥了先尝了一下,才递给顾欢喜,“很甜!”

    “……”顾欢喜无奈一笑,接了橘子吃。

    “唔!”确实甜的很。

    不单单甜,还好吃。

    橘肉鲜嫩,也吃不出橘皮乱来。

    “味道真好!”顾欢喜夸道。

    田园连着又给剥了两个,便不再动手。

    这东西到底有些凉,他怕顾欢喜吃多了,闹肚子。

    两人间的亲昵,虽然只有短暂时间,梁辰却看的清楚明白,心中酸涩剧痛,面上还带着笑。

    他知道,田园有意表现,只是瞧着,还是疼的厉害。

    “欢喜妹妹,客院已经给你们准备好,我和你家相公去一趟衙门,把那孩子接回来吧!”

    “梁大哥?”顾欢喜低唤。

    “那孩子跑出来去衙门报官了,如今罪魁祸首已经被抓起来,等那孩子回来,你再问问她,有什么要求,要怎么惩罚那罪魁祸首,都看她的意思,你觉得如何?”

    顾欢喜想了想,颔首应道,“嗯,还是要听她的意思!”

    那毕竟是她的亲生爹娘,也要看不不自己的意思。

    顾欢喜这边,有丫鬟带她去客院。

    田园跟着梁辰一起出了门。

    梁府确实是有钱,处处雕栏画柱,就是院子里的寒梅也是稀有品种。

    “夫人若是走的累了,可以去凉亭那边休息片刻,奴婢让人抬轿子过来!”

    顾欢喜摇头。

    主要还是她身边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

    一时间觉得自己大意了。

    万一梁辰有歹心,现在她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夫人,请这边走!”

    “嗯!”

    到了客院,顾欢喜都有些愣。

    这一进院子,七八个小丫鬟就迎了上来,“奴婢见过夫人!”

    “嗯!”顾欢喜颔首。

    被簇拥着进了屋子。

    地上是厚厚的毯子,看样子应该是羊毛编制,屋子里也暖烘烘的,一点寒意都感觉不到。

    “夫人累了吧,先喝口热汤吧!”

    端汤、端点心,端水的,速度的上来,伺候顾欢喜洗手、洗脸,抹上香喷喷一看就极好的膏子,几个丫鬟长得好看,还温柔,说话细声细气,恭敬却又不献媚。

    让人感觉很舒服。

    “多谢!”顾欢喜道。

    “夫人客气了!”

    几个丫鬟看着顾欢喜笑。

    她们能够想象,这位客人对自家公子的不同,要知道公子从未这般慎重过。

    “夫人,热水已经准备好,您去泡一下,去去乏吧!”

    “好,不过不用这么多人伺候,我的衣裳也有带,帮我把衣裳准备好就行!”

    “是!”

    顾欢喜泡在温暖的浴桶内,屋子里更是暖和的不行。

    水中浮着一层鲜红的花瓣,水中似乎还加了点什么,反正觉得舒服极了。

    等洗好后,顾欢喜起身,套了衣裳,让人伺候着擦了头发,又拿了香炉子过来烘干。

    才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

    “夫人可是要休息一会?”

    “嗯!”

    顾欢喜点头,她确实有些困倦。

    “夫人先休息片刻吧,等夫人睡醒,想来公子和您相公便回来了!”

    顾欢喜笑笑不言语。

    看着那真真正正的高床软枕,一时间犹豫了。

    “夫人放心,这被褥什么都是崭新的,无人睡过!”

    顾欢喜闻言,微微颔首。

    靠在床上闭着眼睛,心里却在想着事情。

    这梁辰到底做什么的,紧这般富贵?

    马车上

    男人与男人之间,很多事情,不必言说,心中便已经了然。

    “是太子殿下的人来过了吧!”田园问。

    “嗯!”

    梁辰微微颔首。

    看着田园讨厌的紧。

    “事情都处理好了吗?”田园又问。

    “基本上都处理好了,如今至于那些人要怎么处置,得看你们的意思!”

    田园对倪成鑫一家子,自然没什么好感。

    等接到了不不,再看不不的意思吧。

    他也讨厌死梁辰,真不想跟他待一个马车里。

    到了知府府。

    梁辰的侍卫朱凡上前去报了名字,立即有人出来迎接,把田园、梁辰迎了进去。

    知府热情说道,“梁公子……”看向田园的时候,也没有因为田园一身直稠衣裳,就小看轻瞧,也猜到了田园的身份,“这位,也请!”

    “请!”

    一起进了府中,有人去请不不过来。

    有道是不看僧面看佛面,既然能被梁辰带过来,总是有一点来路的。

    知府也不敢怠慢,立即让人去把不不请了过来。

    不不虽然收拾了一番,也换了干净的衣裳,但是脸还肿得老高老高,可见那一巴掌打的极重。

    不不知道家里人来接她,心里十分的高兴。

    看见田园的时候,眼泪顿时就溢满了眼眶,不过却忍住没有哭,轻轻地喊了一声,“爹!”

    田园点点头。

    看着不不肿起的脸也是心疼,只是这会儿也不好多问,只淡淡的问了句,“还好吗?”

    “爹,我没事!”

    “没事就好!”

    有些话,不不会和顾欢喜说,但绝对不会和田园说,田园也不会多问。

    只是不不这个样子,回去后,欢喜怕是要心疼坏了。

    田园朝知府抱拳,“多谢大人照拂小女!”

    “不必客气,不必客气,都是本官应该做的!”知府忙道。

    梁辰见不不已经接到,也惦记着家中的顾欢喜,便道,“那我们先走了,改日再请大人小聚!”

    “好,好,几位慢走!”

    三人出了知府府,不不看着那华丽的马车,看向田园,“爹?”

    “走吧,咱们先上马车,回去再说!”

    “嗯!”

    只是马车实在是奢华,不不有些不安。

    坐在田园身边一动不敢动。

    心里有些害怕,怕田园把她卖掉。

    那个家的人把她卖了,她能逃,能去告,但如果是被田园卖掉,她又该怎么办?

    “公子,到了!”

    马车停下,先后下了马车,看着这华丽的大宅,不不看向田园。

    “走吧,你娘在里面等你呢!”田园道。

    不不有些犹豫,见末香、丁香走来,不不连忙上前,“末香、丁香!”

    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丁香、末香在,娘肯定也在的。

    “大小姐!”

    “我娘……”不不犹豫。

    要怎么说呢。

    丁香看出不不的心思,笑道,“夫人也来了,如今就住在这府里呢!”

    “真的?”不不忍不住又问。

    “嗯!”

    得了丁香的保证,不不总算安心。

    跟着一起进了梁府。

    梁辰亲自带着他们去客院,走过一个个抄手游廊,雕栏画柱间一派奢华富贵,看的人眼花缭乱,心中感叹梁辰富有的同时,总算到了客院。

    这地方可真大!

    不单单大,还奢华。

    丁香、末香虽是从公主府出来,但也没见过人这么奢华的,这宅院就值不少银子,且更可能有钱也买不到。

    守在门口的丫鬟见到众人时,一个立即上前行礼,一个立即进去禀报。

    “奴婢见过公子,见过几位贵客!”

    梁辰颔首,“欢喜妹妹呢?”

    “回公子,夫人有些倦怠,此刻正在休息!”

    梁辰看向田园,又看向不不。

    正想说,要不先让顾欢喜休息,就听到里面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顾欢喜披散着头发,穿着一身淡蓝色绣小花的直稠袄子走了出来。

    “娘!”不不喊了一声,跑过去扑在顾欢喜怀中。

    “娘!”

    轻轻的喊了一声,眼泪顿时哭了出来。

    所有的委屈、心慌、害怕,在这一刻,终于有了归属,安稳下来。

    “好了,好了,回来就好!”顾欢喜哄道。

    本想给不不擦拭眼泪,看着她肿得老高的脸,“谁打的你?”顾欢喜沉声问。

    声音里有着不可忽视的愤怒。

    “娘……”不不红着眼眶,“我不疼了!”

    一句不疼了。

    让顾欢喜又心疼到极点。

    顾家人都是如此,护短。

    “咱们先进来,你先吃点东西,然后洗一洗,再好好跟我说说,到底是谁打的你!”顾欢喜牵着不不进去,把院子里的人都给无视了。

    田园摸了摸鼻子,倒也不尴尬。

    他知道,顾欢喜在这事情上,是气他的。

    如今不不被人打了巴掌,怕是这气得加重几分。

    梁辰无奈一笑。

    看来,被无视的不止他一个,倒是心平和了些。

    “那个……”

    梁辰想着要怎么说。

    “我先进去看看,有些事情,还要麻烦梁大哥了!”

    一声梁大哥,梁辰心里的抵触的。

    谁要做他的梁大哥,讨人厌。

    面上却笑着,“嗯,那你们先说着,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丫鬟说!”

    “好,多谢!”

    “不客气!”

    两个人客套的交流之后,梁辰便离开了。

    田园则进了屋子,末香、丁香也被丫鬟带去偏屋,热水、吃食都已经准备好,“二位姑娘先吃些东西,然后再梳洗一番,你们夫人那边,有人伺候着呢!”

    “多谢!”

    丁香、末香道谢。

    主屋里。

    顾欢喜坐在梳妆台前,丫鬟给她梳了一个漂亮的发髻,准备佩戴上早先就准备好的首饰,顾欢喜拒绝了。

    “戴我原来的就好!”

    这些饰品好看是好看,太华丽了,也不是她的东西。

    等她收拾好,看着坐在一边的田园,冷冷的哼了一声,走到田园身边坐下,“等回去,再和你算账!”

    “我没想到会这样子!”

    “会怎么样子?没想到不不会挨打吗?我跟你讲,不管是谁打的不不,都得打回来!”

    “嗯,打回来,到时候我来打!”

    顾欢喜瞪了田园一眼。

    不不虽不是她养大的,但从没有感情到如今有了感情,那就是她的女儿。

    倪家想要把不不带回去,除非不不自己愿意,否则休想。

    不不洗澡,换了干净的衣裳,在里面收拾好走出来,脸还是肿的厉害。

    顾欢喜让她吃了点东西才问道,“谁打的?”

    “我……!”不不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是我哥打的!”

    哥……

    顾欢喜看着不不。

    没错过她这一声哥的含义。

    “也是他把我放出来的,打我只是为了让我更可怜,去衙门报官,更有说服力,我其实不怪他打我,但是……”不不说着,

    拉住顾欢喜的手,咬了咬唇才认真说道,“娘,那个人,能不能把他关一辈子,别让他出来了!”

    那个人是谁,顾欢喜明白。

    “就他一个人吗?”

    “他才是罪魁祸首……”、

    至于马氏,不不是压根不想认她。

    这样子的母亲,不配为母。

    “那还有一个人呢,不不你是怎么打算的?你想过回去吗?”顾欢喜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