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实在太好了
    不不看着顾欢喜,一时间有些不懂顾欢喜的意思。

    娘是不要她了吗?

    顾欢喜伸手摸摸不不的脸,“我的意思,有想过和他们在一起生活吗?”

    不不摇头。

    无关贫穷、富贵,而是没有感情。

    贵哥这样子帮她,她感激,但不会原谅。

    他为的也不是她,而是他自己和五娘、六娘,而她只是他们走向自由的垫脚石。

    他们并不是真的想认回她。

    “为什么?”

    “少了那份感情!”不不低语。

    顾欢喜叹息一声,伸手把不不拥到怀里,“你有我,有冬瑜,还有你爹呢,不不,我们是一家人,少了谁都不行,将来兴许还有弟弟妹妹,但是你和冬瑜是我的女儿,只要你们不走,我不会撵你们走,谁也别想从我这里把你们抢走,这是我的承诺!”

    不不点头。

    她懂的!

    一直都懂。

    早些时候,嫉妒冬瑜,总觉得亲生和不是亲生的,差了些,但是后来明白冬瑜的身份后,她想清楚了,爹娘对她们是一样的。

    疼爱、娇宠。

    她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吃苦,她只想留住的,都是这份真心真意的感情。

    “娘,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吧,明天去采买些东西,后天回去!”

    “那……”

    不不想问倪家。

    “那些事情,你爹会处理,咱们不用管了!”

    不不想,也是这个道理。

    不不既然要追究罪魁祸首,那么倪成鑫、何彩蝶是绝对跑不掉的。

    田园找到了梁辰,把不不的想法一说。

    “嗯,那喊了那个朱捕头,咱们一起走一趟吧!”

    “好!”

    一起到了知府府,把不不的想法一说。

    要一个人一辈子在牢里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还有大赦。

    不过等到特赦,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按照田园的意思,倪成鑫送去挖煤,若是倪成鑫能等到大赦,活着出来,也是他命大。

    至于何彩蝶……

    “我想见一见她!”

    梁辰错愕的看着田园。

    见一个妇人,不会是藕断丝连,还惦记着人家吧。

    “只是想看看,她的下场罢了!”

    自有人带田园去牢里。

    他站在不远处,居高临下的看着不远处,蜷缩成一团的何彩蝶,田园没有说话,然后迈步离开。

    何彩蝶也没发现,田园来看过她。

    她害怕极了,这牢里真恐怖,有人打她,欺负她,撕扯她,压根没拿她当人看。

    她这个样子,田园连收拾、对付她的心情都没有了。

    看她过的这么凄惨,就是最好的报复。

    至于倪成鑫,他更没心思去见,他会实在煤山,一定会!

    这厢的事情,其实也算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主要都是梁辰出的力。

    晚上的接风宴,才是真真正正的丰盛,几十个菜,摆满了一大圆桌,梁辰让人准备了最美味香醇的果子酒,味道好,吃了也不醉人。

    顾欢喜喝了几口,让不不也尝了尝。

    面对一大桌子菜,一样夹一筷子都能吃饱,顾欢喜也没客气,一样一样品尝过去,遇到好吃的,还夹给不不尝尝。

    田园和梁辰一杯一杯的碰着,两个人似乎在较劲。

    “娘……”不不轻轻的唤了顾欢喜一声。

    “不用管他们,咱们吃咱们的!”顾欢喜朝不不一笑。

    男人之间,有他们自己的相处方式。

    顾欢喜一点都没往某些方面去想。

    一个多少有点得意,一个却有些失落万分。

    两个男人,心里对彼此都不服气,一杯一杯,其实都有些醉了,但就是不肯认输。

    “喝!”

    田园朝梁辰举杯。

    他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看着梁辰觉得他都在晃动。

    “干!”

    梁辰举杯,两人又喝了好几杯。

    梁辰似乎在看田园,眼角却在看努力吃菜的顾欢喜。

    见她吃的眉眼弯弯,心情也好了起来,看田园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

    但还是很讨厌。

    他不信喝不过田园。

    一杯一杯接着一杯,直到手都抬不起来,梁辰看着田园还在喝。

    腰杆笔直,眉头都没蹙一下。

    他知道,他输了。

    顾欢喜扶着田园离去,末香要上前去扶,田园甩手,不要别人。

    靠着顾欢喜傻傻的笑。

    他醉了,心却明白。

    被顾欢喜这么扶着,他还回头去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梁辰。

    这一刻,倒是不那么讨厌他了。

    把人扶回客院,看着田园倒在床上呵呵呵傻笑,顾欢喜无奈,“末香,去打热水来!”

    她话才落下,热水、解酒汤都已经端了过来,顾欢喜拿了帕子给田园擦拭着。

    “欢喜,欢喜……”

    “欢喜,欢喜……”

    田园一声一声的喊着。

    喊的顾欢喜都觉得害臊。

    “我在呢!”

    顾欢喜应声,把醒酒汤喂给他喝下。

    安抚道,“快睡吧,我在呢,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陪着你!”

    “真的吗?”

    “真的!”

    顾欢喜哄着。

    醉酒的人,最难缠。

    不不在一边,瞧着都觉得好笑,没想到她爹喝醉了之后,是这样子的。

    “不不,你去睡吧!”顾欢喜道。

    不不乖巧点头,“那娘也早点休息!”

    顾欢喜让下人都出去,一个人守着田园。

    田园倒是安静下来,就那么直勾勾又迷迷蒙蒙的看着顾欢喜,小心翼翼的又带着痴缠。

    “睡吧!”

    “嗯,睡觉!”

    两个人挨着躺在床上,屋子里静悄悄,暖烘烘的,很容易让人睡着。

    很快,顾欢喜便睡了过去。

    田园伸手把人抱在怀里,亲了亲顾欢喜的额头,也跟着睡了过去。

    任他是谁,也休想抢走他的宝贝。

    那厢

    梁辰也是醉了,不过心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此刻的他什么都不想做,就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待着,舔舐自己的伤口。

    让朱凡扶他下去。

    “公子!”

    “朱凡,明日不管他们买什么,都免费!”

    “是!”

    梁辰吩咐完,摆摆手示意朱凡下去,一个人躺在椅子上,不免胡思乱想。

    如果,如果顾欢喜是他的妻,会不会此刻被她照顾的人就是自己。

    “呵呵呵!”梁辰笑了出声,眼眶有些发疼,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让自己不要落泪。

    便是哭,又如何……

    “公子,田夫人让奴婢给您送一碗醒酒汤过来!”

    “……”

    梁辰闻言,顿时惊喜的坐直了身子,“端进来!”

    “是!”

    醒酒汤被端进屋子,梁辰一口便喝了个精光。

    等到喝了解酒汤,又忍不住回味。

    丫鬟端了碗出去,看着朱凡,“朱管事……”

    “下去吧,什么都别说,什么也别问!”

    “是!”

    朱凡看着那屋子,心中五味杂陈。

    他家公子什么都好,就是对一个人同情太深,太执着。

    偏偏又太君子。

    便是一碗解酒汤,也能这般惊喜。

    朱凡却是不明白,在梁辰最走投无路的时候,顾欢喜出现的时间,恰好拉了他一把,让他从地狱走到光明,母亲干干净净的离去,他的心里也留了一抹温柔,对顾欢喜眷念和温柔,不单单是爱情,也有亲情。

    所以他才会成全,宁愿自己的心千疮百孔,也看不得她伤心为难。

    “呼!”梁辰呼出一口气,心里果然好受了很多。

    他要的其实不多。

    顾欢喜心里有他,惦记着他,不管当他是朋友,还是兄长,于他来说,都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这一夜,是安好,也是安心。

    梁辰总算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好觉。

    天亮了。

    顾欢喜便醒了过来。

    看着紧紧靠着自己的田园,顾欢喜抬手轻轻的推了推他,田园轻轻出声,“不放!”

    “天亮了,咱们得起来,去置办东西,然后明天一早回家,冬瑜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

    一听到回家,田园顿时有精神了。

    “嗯,我这就起床!”

    两人起来收拾好,不不也赶了过来。

    一家三口,带着末香、丁香要出门,想到初一、初二他们,顾欢喜也决定带上。

    就是朱捕头他们,田园一人给十两银子,朱捕头三十两,也让他们置办些年货,或者东西带回去给家人。

    朱捕头等人满心感激。

    他们一年到头,才能赚多少银子,哪里舍得拿这么多银子,这一路走来,吃喝住都是田园出银子,如今田园又给了银子,真真是极好的啊。

    顾欢喜也了七十两,让初一拿去买东西,顺便给初三他们也买些,他们在家也是有功劳。

    末香、丁香一人二十两。

    “一会你们喜欢什么,就买什么,银子不够,我这边贴补!”

    “多谢夫人!”末香、丁香笑着应声。

    银子多少,真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份心意。

    一行人出了梁府。

    顾欢喜要买的东西可不少,一样一样的和田园、不不商议着。

    来了这廉江府,自然要买更多的东西,买些在铜陵县买不到的东西,尤其是首饰。

    买几样好的,给不不、冬瑜做嫁妆,女孩子的嫁妆,得从小准备才是。

    只是顾欢喜没想到的是,她们在饰品铺子挑选好了东西,掌柜却告诉她不用银子。

    “不用银子?”

    “是,不用银子!”

    顾欢喜、田园面面相觑,顿时明白过来,这是梁辰的铺子。

    “这是梁大哥的铺子吗?”顾欢喜问。

    “回夫人,正是我家公子的铺子,公子说了,不管夫人要什么,都是免费的,还请夫人随便挑选!”掌柜恭敬说道。

    “……”

    顾欢喜深吸一口气,“万一我要搬空这个铺子呢?梁大哥也答应?”

    “回夫人,我家公子吩咐下来的时候便说了,随便夫人要什么,若是夫人要整个铺子里的饰品,小的这就让人去装盒!”

    “别,别,我开玩笑的!”顾欢喜连忙说道,“别的不要了,就把我要的那几样装起来就行!”

    只是连着走了几个铺子,都是免费,顾欢喜和田园一下子没了继续买下去的心思。

    “咱们去酒楼吃饭吧!”顾欢喜说着,忽地想到什么,“你说会不会这廉江府最大的酒楼也是梁大哥开的?”

    “有可能!”

    为此一家三口最后决定,回梁府去吃饭。

    到了梁府,朱凡立即上来,“田爷、夫人,午饭已经准备好了,我家公子醉酒还未醒来,还请田爷、夫人见谅!”

    “梁大哥他平时喝酒吗?!……”顾欢喜问。

    “老爷不怎么喝酒,不过晚上一定能够醒来!”

    “……”

    顾欢喜呼出一口气,责备的看了一眼田园。

    他倒是好,昨夜喝了,尽早起来就好好的。

    “我方便去看看梁大哥吗?”顾欢喜问。

    “夫人独自一人去?还是和田爷一起?”朱凡问。

    “……”

    顾欢喜看向田园。

    拉着田园走到一边,“我一个人去看看梁大哥好吗?”

    “欢喜……”田园紧张的唤了一声。

    “到时候你就在门口等我,我就进去看梁大哥一眼,然后就出来!”

    “嗯!”

    朱凡带路,到了梁辰的院子。

    这个院子,和别的院子格格不入,少了奢华,多了真实。

    顾欢喜推开门的时候,一股子酒味铺面而来。

    便看见梁辰歪在贵妃榻上。

    不解的看向朱凡,“为什么不扶梁大哥睡床上去?”

    “公子的性子,属下劝不住!”

    也不敢劝。

    顾欢喜轻轻的进了屋子,门开着,田园就在门口,她并不害怕。

    拉了凳子坐在梁辰身边,看着装睡的梁辰,轻轻的叹息一声,“梁大哥又是何必!”

    “……”

    梁辰沉默。

    顾欢喜又道,“梁大哥还要装睡吗?”

    梁辰实在装不下去,睁开了眼睛,眼眶发红的看着顾欢喜,这是宿醉后的结果。

    “你猜到我醒了?”梁辰问。

    声音嘶哑,有点像鸭子叫。

    “屋子里有药味,肯定是你醒过来,喝了药,再看你衣裳换过了,虽还是白的,但是花纹不一样,和昨天的不一样!”

    当然还有一点,如果梁辰真睡着,朱凡也不可能让她进来。

    “你真聪明!”梁辰夸道。

    慢慢的坐直了身子。

    “梁大哥,这些日子,谢谢你,谢谢你帮我们把事情都处理好!”

    “不用客气,当初如果不是你,又那里有我的今天,这点小事,不足挂齿,你嫁人,我也没什么好给你的,如今对我来说,钱财是最不缺的东西,你想要什么,尽管去挑,去选,不必手下留情!”

    “我不要!”顾欢喜肯定道,“当初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梁大哥又何必耿耿于怀!”

    梁辰看着顾欢喜温和一笑,“对你来说,兴许的小事一件,对我来说,却是一生最大的事情,当初因为你的银子,让我母亲在最后时刻,走的很体面,她吩咐我,这一辈子,都要记住你的恩德,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我梁辰以及我下面所有的财物、人力都随你驱使!”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