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这阴谋设的有点大
    一路上,顾欢喜开开心心的,和不不说话吃东西,聊天,路上遇到什么好玩的,也会买了带回家。

    晃晃悠悠的往家赶去。

    只是拉着这么多东西,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还是很扎眼的。

    有钱的人家,置办年货过大年,那些没钱活不下去的人,就三三两两拉帮结派做了山匪。

    这些个山匪也实在是没办法了,见到田园一行人,尤其是其中还有官差,心里发颤的同时,还是忍不住拦住了路。

    “吁!”

    马车顿时停了下来。

    朱捕头还算有点眼界,顿时明白遇上山匪了。

    “你们可知道,我们是谁?”朱捕头问道。

    “知道,只是日子过不下去了,咱们要求也不高,你们拿出一千两银子,今儿这路便给你们让开,若是不拿出一千两银子,那就休怪我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为首的山匪说道。

    “倒真是胆大包天!”

    “日子过不下去,也是没办法,所以怪不得我们,只怪你们太招摇,不打劫你们,打劫谁!”

    顾欢喜、不不在马车内,看着田园。

    田园微微蹙眉。

    “你去看看吧,说不定真遇上厉害的山匪,要是真活不下去,又没犯下什么大事,身后没有亲人的,你就把他们收编了,带着好好训练一番,以后可以带去边疆!”

    行军打战,总要有几个亲信。

    这些人,连做山匪都不怕,想必更不怕去打战了。

    田园一听顾欢喜的话,就明白过来,“我去看看,你们好好在马车里,不要出来!”

    田园下了马车,又让丁香、末香照顾着顾欢喜、不不。

    才走到前面去,“我今日倒要看看,你们有何本事,从我这里要去一文钱!”

    山匪一见田园,就有些发憷。

    这种感觉,就像是遇到了强者一般,不敢再放肆。

    “我,我……”

    “你什么?有本事出来做山匪,拦路抢劫,就这副德行,连话都说不清楚!”田园呵斥出声,倒是把这些山匪吓的一抖。

    “你,你是谁?”为首的山匪说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要知道你们是谁?你们现在在做什么?”田园低语。

    几乎是一瞬间便出手,将那为首之人给拉到了面前,摁在地上,一脚踩在了他的心口上。

    “老大!”

    “山子……”

    “噗嗤!”

    田园下脚有点重,直接把山匪头子踩吐了血。

    也把那些个山匪吓的脸色发白。

    他们知道,这是遇到硬茬子了。

    “你,你到底是谁?”

    “我说了,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是否知道你们是谁?你们在做什么?”田园说着,蹲下身捏住了那土匪头子的脸,“你是人,不是畜生,为什么要来做这恶事?!”

    “……”

    土匪头子看着田园,知道自己今日要是不说实话,怕是不能活着离开,“谁不想做个良民,可是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才做了山匪!”

    几乎是嘶吼出声。

    田园看着山匪头子,轻轻的挪开了脚,“起来说话!”

    土匪头子才慢慢的站起身,“我叫山子,住在夏凉村,早些日子,村里先是出现了一些人发病,先是发冷、发热,后来是走不动路,尤其是妇人、小孩,更甚一些,这个病还会传染,传染给妇人,我们上报上去,衙门很快来了人,把咱们夏凉村给包围起来,把妇人、孩子、老人赶到了屋子,连同房屋都烧了,我们这些人,是冒着命才逃出来的!”

    “我们村子,就剩我们这些没用的老爷们了!”山子说着,哭了出声。

    一下子跪在了田园面前。

    身后的山匪们也跪了下来,那是一个村子啊。

    一个村子,几乎在一夕之间,母亲、妻子、女儿都没有了。

    有些连爹、儿子也没了。

    他们是真的走投无路,才去做了山匪。

    “……”

    田园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病,传女人孩子。

    想到马车里的顾欢喜,田园看面前这些人都防备着,“你们找大夫看了吗?”

    “大夫看不出来!”

    大夫都看不出来的病,到底是什么病?

    不单单田园惊讶了,便是所有人都错愕万分,这种病,还是第一次听说。

    “……”

    “那隔壁村子呢?”

    “没有,就我们一个村子的人如此!”

    就一个村子的人如此,要么就是病毒,要么就是水。

    可是水,在地最下面,都是相连的,不可能就一个村子。

    这些山匪有问题。

    田园看着他们,“你们这故事编的很好,也很有创意,但是你们想错了,我虽有同情心,但是也不是傻子!”

    再一次快速出手,把人都打趴下。

    “朱捕头,把这些人都捆起来,送去衙门!”

    “是!”

    田园这一举动,是吓住这些山匪了。

    “是真的,是真的,我们没有说谎,真的没有说谎!”

    “我们真的没有说谎,不信你们去问,你们去查!”

    只是这一刻,田园是不会在相信他们,将这些人都捆绑好,拉着去衙门,偏生这些人一个个倒在地上,死活都不肯起来。

    他们也明白,一旦去了衙门,就再也没有活着走出来的机会了。

    田园沉默片刻,“带我们去你们的山寨!”

    他倒要看看,这些人有没有说谎。

    又走到一辆马车边,小声说道,“麻烦你去走一趟,看看这些人所言是真是假!”

    “嗯!”

    轻轻的一声,都还没看清楚,就感觉到一阵黑风,然后人就消失了。

    田园一行人跟着山匪到了他们的山寨,没有一个女人,都是些老人、孩子,孩子极少,多数都是老人,一个个坐在那边,面色凄苦。

    他们失去了媳妇,儿媳妇、孙女,有的失去了孙子,儿子。

    见到田园等人,吓得脸色发白,一个个不敢言语,瑟瑟发抖。

    “朱捕头,你带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

    朱捕头待人去看了一圈,果真一个女的都没有,甚至连衣服都没有,孩子也只有七八个。

    都是男孩。

    山子坐在地上,抱着头不言语,其他人更不敢说话,都顿在一边。

    顾欢喜下了马车,看着这些人,心中是同情的,她也相信他们没有说谎,几个孩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她抿了抿唇,笑着朝那几个孩子招手。

    小孩子错愕了一会,快速的跑到顾欢喜身边。

    “……”

    “……”

    顾欢喜从马车内拿了糖出来,一一分给他们,“你们和姨姨说说,你们娘呢?”

    “娘被大火烧死了!”

    “嗯,烧死了!”

    “好大的火!”

    这几个孩子,也就六七岁样子。

    接了顾欢喜的糖,快速跑开,去给老头子们吃。

    群居的人坏不坏,看孩子们有没有爱心就知道。

    小孩子得了东西,没有自己吃,而是拿去给长辈吃。

    顾欢喜又拿了些糕点出来,让孩子们拿去分给老爷爷们吃,然后坐在马车上吃橘子。

    不不看着那些人,“娘,你相信他们吗?”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等影子回来再说!”

    “嗯!”

    顾欢喜让不不上马车去,她就坐在一边。

    影子先去了夏凉村,村子果真被烧了,他是太子身边的人,确实有些见识,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就明白过来。

    这个村子,有人曾经用过巫蛊之术,不知道怎么弄的,让村子里的妇人、孩子都吃了蛊虫,或许一开始就是要妇人、女孩子的血,或者别的,那些死去的人,有些或许是意外吃到了。

    去翻开那些尸体,果然找到了被烧死的蛊虫。

    “……”

    影子很奇怪。

    是谁,如此大胆?想在这里做什么?

    这么小小的一个村子,有什么值得这般出手?

    更奇怪浩瀚王朝如此之大,为什么选择了夏凉村?

    真真正正的百思不得其解。

    又去了衙门,拿出自己的令牌,“说吧!”

    衙门的人不敢隐瞒,“回大人,其实是夏凉村,十年前有个妇人被撵了出去,就因为是妇人们长舌,议论,害的她被撵出夏凉村,后来在外面得了机缘,又以陌生人的身份回来,对村里妇人格外的好,邀请人上门去喝茶吃点心,带过去的有小孩,小孩子们吃到了,渐渐便如此了!”

    “那有男子死去吗?”

    “那妇人说了,是意外,她要报仇,只是想害死村里的妇人,村里的男人,死去的是意外!”

    影子沉眸,“人抓到了?”

    “抓到了,交代了一切,在牢房里,咬舌自尽的!”

    咬舌自尽?

    会弄蛊虫,不应该吞蛊虫自尽吗?

    “尸体呢?”

    “丢乱葬岗去了!”

    “嗯,如此,那我便回去复命了!”

    影子离开后,去了乱葬岗。

    会驾驭蛊虫的人,便是死了,也是不一样的。

    虫子会极喜欢啃咬她的尸体,俗称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他到了乱葬岗,果真找到了一具女尸,哪怕是这寒冷的冬天,上面也不瞒了各种各样的虫子,有些冻死了,有些还顽强的活着。

    影子去找了煤油来,往尸体上倒,又点了火,看着这尸体烧光,才离开去复命。

    但出了县城,他还是觉得不对劲,索性悄然潜回了衙门。

    “你说,那个人会相信吗?”

    “不管信不信,殿下要的东西都已经送去,他不是已经出城了吗?怕什么?”

    “也是,咱们差事已经办好了,如此就好!”

    影子躲在暗处。

    任他见多识广,也是惊涛骇浪。

    殿下?

    哪个殿下需要妇人、孩子的身上的东西?

    是什么呢?

    目前来说,这夏凉村村民的死,或许另有隐情。

    他的快些和太子殿下联系上,把这件事情禀报回去。

    影子找到田园时,“已经查证,他们所言是真的,只是这事情,比咱们想象的还要复杂,这些人,您打算咱们办?”

    “他们这样子为匪也不是办法,你有地方把人安置下来吗?安置好后,老人做些轻巧的活计,男人给我训练起来,到时候带到边疆去打战,更要因材施教,当然,也得问问他们是否愿意!”田园道。

    如果他们愿意,田园倒想着拉他们一把。

    喊了山子过来问,有活路,山子自然是愿意的,尤其在得知他们的妻子、母亲有可能是被人害死的之后,更是愿意跟着田园去边疆参军,建功立业。

    只有自己强大,有本事,才能查出真相,为亲人报仇。

    以前他们身份尴尬敏感,不敢贸贸然前往边疆去,怕去了被杀死,如今有人领头,据说他还和太子殿下相熟,也知道他们的冤屈,自然愿意跟着去。

    但……

    所有人都没想到,村里的老人,竟在交代了遗言,要活着的人,哪怕剩下最后一个,也一定要查明真相,报仇雪恨后,服毒自杀。

    十七个老人,为了不拖累后代子孙,服毒死了。

    顾欢喜得知的时候,都感觉到了那种悲痛和沉重。

    “娘……”不不靠在顾欢喜怀里。

    顾欢喜抱紧她,“不不,回去之后,跟着丁香、末香练习武功,学习医术,不许喊苦,也不许喊累,明白吗?”

    “嗯!”

    不不用力点头。

    她明白的。

    娘是要她学会保护自己。

    能自己保护自己。

    她懂!

    这些人自有影子去安排,训练的地方,怎么去边疆,孩子们也由山子他们自己带,这样子也算是在一起了。

    继续赶路的时候,都有些沉重。

    便是田园,都冷着脸。

    这个浩瀚王朝,能做出这种胆大包天、丧尽天良的恶事,也就只有一个人,二皇子!

    殿下……

    可是真的是二皇子吗?

    这一刻,田园在怀疑,影子也在怀疑。

    线报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帝都

    十二月二十。

    帝都

    相府

    越是要过年了,家里气愤越是怪异。

    龙星宸知道为什么,心里也捉急。

    尤其是老太太,已经好几日没吃饭了。

    “不行,长此下去,可如何是好?”龙星宸想着,决定铤而走险。

    去见老太太顾钱氏。

    顾钱氏从顾俊的事情后,消瘦不少,也苍老很多,就是最疼爱的小曾孙,也让顾文氏带,她没这个精力了。

    “阿奶!”

    龙星宸看着顾钱氏喊了一声,端了一盘橘子进了屋子,放在顾钱氏面前,“阿奶,您看这橘子好看吗?”

    “好看,欢喜最爱吃橘子了!”

    龙星宸知道,结症就在这里。

    靠近顾钱氏一些,“阿奶,其实我有个事情,一直想偷偷告诉您的!”

    “什么事情,你说,是不是城儿欺负你了?你告诉阿奶,阿奶帮你说他!”

    “不是呢,就是这橘子吧……”龙星宸靠近顾钱氏,“就是爱吃这橘子的人,明年春天就会回来了!”

    “啊……”顾钱氏惊叫一声,只觉得惊喜来的太快,有些接受不了。

    龙星宸立即轻轻抚摸着顾钱氏的胸口,“阿奶,您不要激动,您知道,我告诉您这个事儿,可是冒着风险的,相公他不允许我告诉您,你得替我保密!”

    “呼呼呼!”

    顾钱氏轻轻的吸气,呼气,好一会才缓过来。

    拉着龙星宸的手,“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已经找到了!”

    “好,好,我不激动,我不说,谁都不说,我……”顾钱氏眼泪直流,对身边丫鬟说道,“药呢,我的药呢,快去端来,我要喝药了!”

    她得把身子养好,她的小心肝要回来了。

    伺候顾钱氏喝了药,吃了点东西睡下后,龙星宸才微微感叹。

    早知道这是一剂良药,早给下了。

    慢慢吞吞的往回走,见到龚慈语的时候,龙星宸诧异了一下。

    龚慈语住在相府,从来不出来乱走,今日怎么来了?

    “见过公主!”

    “不必多礼,走吧,咱们凉亭坐坐,里面有炭盆,也不冷的!”

    “好!”

    龚慈语是真的美,那种人美,骨头也美的感觉。

    走路也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韵味。

    这般美人,也难怪四弟上心……

    不对,好像没上心,因为四弟压根没有来问过,也没想着去见龚慈语。

    “龚姑娘,这些日子住的还习惯吗?”

    “回公主,很习惯,只是有件事情,还请公主帮忙!”

    “你说!”

    龚慈语先喝了茶,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才说道,“公主,我想入宫伴驾,您觉得如何?”

    “……”

    龚慈语这个要求,是龙星宸没想到的。

    入宫伴驾,做她父皇的妃子……

    “龚姑娘……,你可想好了?”

    “我想了很久了,虽说爪牙死了,但是真真正正的幕后黑手还没死,我不能就此坐以待毙,我想以我的美貌、才情,万岁爷应该会看上我吧!”龚慈语说着,眸色沉沉。

    “龚姑娘,你就没想过嫁一个平常百姓……”

    “公主!”龚慈语打断了龙星宸的话,“恕我直言,如果幕后黑手死了,我会淡泊的找个百姓嫁了,但是那个害的我家破人亡的凶手,还好好活着,我不甘心,也不可能甘心,我定要他也死,才能泄我心头之恨,才能慰藉我龚家上上下下百多口人命!”

    龙星宸看着龚慈语,“可是……”

    “公主放心,我永远不会与公主为敌,也永远不会与相府为敌,因为把我从沼泽拉出来的人,我会永远记得它的恩情,能帮我翻案的相爷,我也会永远铭记,这些日子,公主待我客气周到,我懂的!”

    龙星宸摇头,“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如果才能让父皇答应你进宫,父皇他清心寡欲很多年了!”

    “……”

    龚慈语错愕了好一会才道,“公主不若带我进宫去走几次,三次吧,三次后,若是皇上还没有这个心思,我便再也不提了,想必公主也希望皇上身边有个贴心的人,而这个人,又能为公主和太子殿下所用,像一柄利箭,直刺敌人心脏!”

    龚慈语说着,眸光灼灼。

    他们的敌人是一样的。

    龙星宸仔细想,其实龚慈语都考虑到了。

    他们确实应该往父皇身边放一个人,能知晓父皇的一切行动,还有父皇的心思,以及必要时候,吹吹枕边风。

    “你让我想想,我会考虑的!”

    龚慈语颔首,起身行礼,“多谢公主,那我先退下了!”

    寄居相府,依旧不卑不亢,不骄不躁。

    有她自己的想法。

    龙星宸知道,如果真要送一人进宫,龚慈语是最好的选择。

    “去看看四爷回来了吗?如果他回来了,请他过来一趟,再去准备一些四爷才吃的糕点和茶!”龙星宸吩咐道。

    “是!”

    顾琪从外面回来,得知龙星宸找他,微微错愕。

    这个大嫂,一般可不找他,找他定有事。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龙星宸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让长辈住的舒心,整日养养鸟,听听小曲,带带曦哥儿,日子过得滋润,他看在眼里,感激在心。

    不敢停留,立即过来,“大嫂!”

    “四弟来了,快坐!”龙星宸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顾琪坐下,先吃了糕点,夸奖一番,才说道,“嫂子,你喊我过来,有什么吩咐?”

    “哪里有什么吩咐,就是想问问你,打算什么时候成亲,想找个什么样的姑娘?我跟你说啊,五婶为这事,已经和我说过好几次了,叫我给你看着些,找个知书达理,又温柔贤淑的,你觉得如何?”

    “啊……”顾琪惊讶了一下,顿时红了脸,“嫂子,你这么说,我,我还怎么说嘛!”

    “莫非你有喜欢的人了?”

    “喜欢的人?”

    顾琪摇摇头。

    还真没有。

    那几日觉得龚姑娘好看,去叨扰过两次,龚姑娘对他说,她的心不在平民百姓家,他便懂了,及时抽身,再不敢去打搅。

    这算喜欢吗?

    不见得,只不过是见色起意,觉得龚姑娘好看,才去结交一二。

    经历过二哥的事情,对待感情,他十分慎重,一点不敢马虎。

    娶了,就得一辈子对人家好,所以不能乱娶。

    “真没有,那龚姑娘呢?”龙星宸试探性的问。

    “嫂子,龚姑娘很好,但我不喜欢,我喜欢那种爱笑、爱闹、心思单纯些的姑娘,可爱、温柔,不怎么算计,我在外面一天到晚跟人斗心眼子,回家还得猜我夫人今天高兴不高兴,会累坏的!”

    听顾琪这样子说,龙星宸便明白了。

    顾琪是真不喜欢龚慈语这样子的姑娘。

    龚慈语太冷静,就是笑,也笑的很含蓄。

    顿时有了主意,“听你这么一说,我这里还真有这么一个,天真无邪,最喜欢笑的女孩子,你要不要抽空跟我去见上一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