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红娘不好当
    “啊……”

    顾琪错愕。

    但想着,如今这个家,嫂子一个人,确实很辛苦,很累。

    “大嫂,我希望她家世稍微好些,走出去不要因为我官位低而被人欺负,或者被人看清,也希望她真的喜欢笑,我们家,这样子太沉闷了!”

    龙星宸懂。

    微微颔首,“你放心,我不会害你,也不会害这个家!”

    顾琪起身,朝龙星宸抱拳行礼,“多谢大嫂,这些日子,辛苦大嫂了!”

    “唉,你去准备一下,咱们明日就去吧,上午去,下午回来!”

    “……”顾琪虽觉得快,却还是应了一声,“劳大嫂费心了!”

    “应该的!”

    龙星宸和顾琪说好,便等顾城回来。

    只是等到天黑还不见顾城,龙星宸很意外。

    “沉香,你出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是!”

    太子府

    太子让顾城看密函,这是飞鸽传书,以最快的速度传回来的密函,其中信息量实在很大。

    “殿下……”顾城不解。

    “你或许不知道,巫蛊之术能做些什么,那么这么说吧,你妹妹,当初昏迷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这其中便有巫蛊之术,一点一点的磨灭她的意志和坚持,这是轻的,也有重的,如这种取人精血,炼制药丸以作各种各样的用途!”

    “有效果吗?”顾城问。

    “有,所以父皇严令禁止这种巫蛊之术,想不到啊……”太子说着,沉沉的吸气,“想不到,他真真是丧心病狂了!”

    “……”

    顾城自然明白太子所言的他是谁。

    一个为了能够有个助力,毒杀了自己的原配夫人,去娶大长公主的幺女,可见其心狠毒。

    “大长公主那边……”顾城低语。

    “大姑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倒是可惜了我那如花似玉的表妹!”太子说着,冷笑出声。

    大姑姑手里确实有人,娶了表妹确实也能添些助力,但独独忘记了,名正言顺。

    除非他死掉。

    “殿下,臣有个想法!”

    “说!”

    顾城犹豫片刻才道,“送个枕边人给皇上!”

    “……”

    太子看着顾城,好一会才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我这边已经物色了一个人选,届时还望殿下帮衬一二!”

    太子笑了。

    点头颔首,“倒是没想到,相爷也会走迂回路线!”

    “……”

    顾城默。

    若不是皇上一直不惩罚二皇子,他又何须如此。

    太子伸手拍拍顾城的肩膀,“父皇,也有他的考量!”

    “呵!”

    顾城嗤笑。

    建康帝在某些地方,确实是一个明君,但在家务事上,却是一个昏君,在教育子女上,是一个失败的父亲。

    他没有教育好二皇子,亦或者他压根就没想教育好二皇子。

    “殿下,天色已晚,臣先回去了!”

    “去吧,别让星宸担忧!”顾城颔首,出了太子府,上马车回家。

    家……

    想到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想到四叔一家,他整个人都昏沉沉的。

    好在知道了三弟和婶娘的下落,也算是好事。

    如今就差四叔和阿木了。

    若是他们平安回来,这个家才是真真正正的完整。

    那个假的……

    也该早早收拾了才是。

    顾城想着送人入宫伴驾,二皇子自然也想。

    他早已经有了人选,假顾老实的女儿,虽然来历有些见不得光,但是都被他抹干净了,如今又娇养了些日子,出落的越发娇艳动人,若是真能进宫,想来得宠是必然。

    两方的较量,已经从暗里,逐渐摆到明处。

    建康帝年纪越来越大,两个皇子正当时。

    那至高的位置实在是太诱惑人了。

    顾城回到府中,龙星宸已经等了他许久,见到他回来,才将心放回肚子里。

    “去哪里了,也不派人送个口信回来,害的曦儿一直不肯睡,非要等你回来陪他,娘那边也让丫鬟过来问!”龙星宸抱怨道。

    顾城一愣,拥着龙星宸道,“这次是我不是,只是事出突然,太子殿下忽然请我过去,我来不及派人回来,公主大人大量,饶了城这一次如何?”

    “哼!”龙星宸冷哼一声,又忍不住问,“什么事情,皇兄急急忙忙把你请过去?”

    顾城靠近龙星宸耳边低语几句。

    惊的龙星宸跳起身,“他竟然敢,有证据了吗?”

    “暂时还没有!”

    “哼,跟他母妃一个德行,上不得台面,就知道使些鬼计,你小心些,别着了他的道,出门的时候多带人,安全最重要!”龙星宸说着又道,“家里的事情你不必担心,爹和五叔、阿爷有最近迷戏,有戏听哪儿也不去,娘和五婶要照顾曦儿,也抽不开身,阿奶那边,我今儿自作主张告诉她欢喜妹妹明年就要回来,她当即心情大好,都愿意吃药了,阿奶是心病,有了期盼慢慢就会好起来,几个弟弟也不用操心,就是二弟……”

    顾俊最近京城往护国寺去,龙星宸怕他想不开出家。

    顾城见龙星宸把家里打点的妥妥当当,把家人照顾的稳稳妥妥,“二弟,由他去吧,如果他将来真想出家,我不拦着!”

    “……”

    龙星宸看着顾城,“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他听不进我们的劝,等欢喜妹妹回来了,让妹妹劝劝他!”

    “也是,他那么个人,从小高傲洒脱,唯一疼入心坎的就是欢喜了,若是没有那个是个儿子,他可能还没这么伤,偏偏是个女儿……”

    天知道,他们一家子,多希望家里再多两个女孩。

    顾城抱着龙星宸,“星宸,等来年,给我生个女儿吧!”

    龙星宸心口一顿,点点头。

    温存片刻,龙星宸又道,“我今日问过四弟了,他并不喜欢龚姑娘,而龚姑娘也有心想进宫,你看……”

    “成全她!”

    龙星宸颔首,“还有四弟的婚事,我王叔家有个妹妹,如今十八岁多了,我想着带四弟去看看,若是能看中,即若堂妹真嫁咱们家来,我那王叔不得不站队!”

    她那几个王叔都贼精,一个个从来不表态支持谁,暗搓搓的让人心忧。

    “星宸……”

    “咱们既然走上这一条路,就必须争取,若是让那人登上皇位,咱们只有死路一条,我四王叔不管事,但是我那四王婶却极其厉害,他们只有一个女儿,便是我即若堂妹,只要即若堂妹和四弟能成,四王婶就算嘴里不说,心里定会支持我们的!”

    “呼……”顾城抱紧龙星宸。

    “谢谢你!”

    “我们是夫妻!”

    一句话说尽一切。

    这婚事能成最好,若是不能成,也不必纠结。

    明日她是去看堂妹,四弟送她而已。

    又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龙星宸把家里安排好,便让顾琪护送前往山庄去看龙即若。

    龙即若身子不好,也不是不好,就是太娇气了,冷不得,一冷就会生病,家里人疼她,让她住在这山庄里,山庄原本还是小姑姑和小姑夫的,如今算是赠送给她了。

    龙即若得知龙星宸来看她,笑着跑了出来,“大堂姐!”

    看着顾琪的时候,错愕了一下。

    外男?

    难道是……

    龙星宸敲了敲她的脑袋,“乱想什么呢,这是你姐夫的四弟,今日我来看你,他刚好衙门没事,便送我来了!”

    “是吗?”龙即若不信。

    不过认真去看顾琪,和大姐夫顾城倒是有点相似,“我问你啊,大姐夫那般厉害,你有他厉害吗?”

    “比不得大哥厉害!”顾琪道。

    龙即若想了想,“那你的意思你也不差?”

    “还好!”

    “这样子啊……”龙即若认真想了想才说道,“我画了一幅雪景图,可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你帮我添两笔如何?”

    “荣幸之至!”顾琪说道。

    龙即若挽住堂姐的手腕,朝她院子走去。

    这山庄在这山坳中,一年四季如春,这会子外面天寒地冻,这里面还花开蝶飞,香气扑鼻。

    到了龙即若的院子,龙即若让龙星宸随便,便带着顾琪到了书桌边,“呐,你看看,这是我画的,你感觉如何?”

    顾琪认真看了看,忍不住惊讶。

    画功不俗,没过十年八年的刻苦钻研是画不出这么绝妙的画作。

    “你看出什么了吗?”龙即若问。

    “少了点东西!”

    “什么?”

    “寒梅!”

    顾琪说着,在一边调了颜色,画作一角画了几片飘落的梅花瓣,整幅画意境顿时便有所不同。

    “咦……”

    龙即若惊喜不已。

    确实亮眼,意境悠远,没有看见梅树,却似乎感觉到了寒风把花瓣吹了过来,还有阵阵的暗香。

    “那如果你来画,你会怎么画?”

    “可以借用郡主的东西吗?”

    “可以可以!”

    龙即若立即让丫鬟给整理桌子,重新铺了宣纸,让顾琪作画。

    顾琪从小聪明,见识本就不俗,若不是家中变故,他早就通过科举一飞冲天,又哪里需要为了家里人,蛰伏在小小的位置上。

    今日他明白为什么前来,也明白若是有这门亲事,对家里的重要性。

    他都懂。

    加上龙即若瞧着确实单纯的很,作画的时候,随心所欲,一气呵成的作了一幅傲雪寒梅图。

    “……”

    龙即若瞧着,看顾琪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顾城,那是当朝状元,如今的相爷,她也崇拜的紧,少不得也幻想过自己夫君的样子。

    如今看着顾琪,总算有了样子。

    走到龙星宸身边,“堂姐,你说,你说……”

    “什么?”龙星宸笑。

    龙即若冷哼一声,“堂姐,我虽然不特别聪明,但是也不笨的,你就没有想给我找个夫婿的心思?”

    “自然是有的,那你觉得我这四弟如何?”龙星宸问。

    “长得嘛……”

    龙即若正在看正在给画作收尾的顾琪,只觉得他身材挺秀,一身石青色长衫,这会子正背着她们作画,悠然自若中又带了温文尔雅。

    玉冠束住了一些发,还有一些披散下去,如云缎一般。

    恰好顾琪回眸,笑道,“我好了,大嫂、郡主过来点评点评!”

    星眸灼灼,闪亮和煦。

    那是自信的光芒,却勾得人情不自禁沉沦。

    尤其配在那一张俊脸上,龙即若顿时红了脸。

    只觉得心噗通噗通直跳。

    “堂、堂姐!”

    龙星宸笑,“那咱们去看看吧!”

    她知道,顾家几兄弟都长得俏,又是真有本事,加上顾琪今日是有意表现自己,能不把她这涉世未深的表妹迷的神魂颠倒才怪。

    傲雪寒梅,看那一朵朵梅花上面的白,似乎真有雪要将其枝桠压断一般。

    不远处有个女子,撑着伞慢慢走来。

    最妙是角落里那两句诗,“傲雪寒梅独自开,唯有伊人踏香来!”

    而那衣裳的颜色,正和龙即若今日穿的衣裳颜色一样,就连伞。

    龙即着架子上的伞,颜色也是一样的。

    这个家伙,调戏她。

    瞪了顾琪一眼,顾琪也含笑的看着她。

    龙即若脸一红,往龙星宸身后躲了一些,“堂姐,我去你家住几日可好?”

    “好啊!”

    龙即若要出门,收拾的东西可不少。

    竹香带头收拾,衣裳就好几大箱子,还有各种生活用具以及药。

    龙即着那一大箱子的药,又看了一边喝茶的顾琪。

    他会不会觉得她就是一个药罐子,而看不上她?

    龙即了龙星宸一眼,见龙星宸笑意盈盈,满眼的揶揄和打趣,又气恼的不行。

    回去时好几辆马车,都装的满满当当。

    龙星宸什么心思,大家都心知肚明,她也希望龙即若幸福。

    顾琪性子温和,又有学识,顾家人本性都是好的,不然顾俊也不会左摇右摆,舍不得伤害这个,舍不得伤害那个,最后两个都伤害了。

    马车上

    龙即若小声问,“堂姐,他说亲了吗?”

    “还没呢!”

    “真没有?”

    “没有,所以如果你有想法,可得加油!”

    “嗯,我明白的!”

    她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个外人,尤其是陌生人。

    这些年见到的陌生男人,也就一个田园,还长得那么不好看,反正她是没看上。

    当初救他一命,她二哥又救了他一命,却不想恩报在了大哥身上,或许这便是缘分吧。

    她也知道,自己迟早要嫁人,她也想过嫁一个如大姐夫那般文采斐然的男子,可那般男子只有一个,孩子大堂姐的,她只能作罢。

    “堂姐,你对我真好!”龙即若抱着龙星宸胳膊。

    知道她喜欢什么,便送了什么来。

    “哼,知道就好,我跟你说,他如今官位不高,还是闲职,在家的时间很多,你可以和他相处一番,看看他是不是有真才实学!”

    “嗯,我明白!”

    龙星宸带龙即若回相府,顾琪随行护送的消息传到二皇子龙堪面前,龙堪冷笑出声,“我这妹妹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想顾琪娶龙即若……

    “殿下?”

    “派人,截杀顾琪!”

    “殿下不可,如今马上就要过年,顾琪又在帝都,真要出事,恐皇上严查,上次锦祥侯府的事情,皇上对您就十分不满……”

    龙堪笑了出声,“我父皇何时对我满意过?”

    但还是被劝住了。

    恭亲王府……

    那是皇祖父、皇祖母的眼珠子。

    因为恭亲王小时候很傻,如今还是很傻,所以家里所有人都让着他,疼着他。

    “不甘心啊!”

    这亲事要是成了,恭亲王府就站队了。

    叫他怎么能够甘心。

    幕僚不语。

    其实二皇子走的最错的一步棋便是对顾家四房下手,踩住了顾城的痛脚,碰到了顾城的逆鳞。

    如果他当初费尽心思把顾城拉拢过来,那可真是最大的助力。

    可惜……

    龙即若性子活泼,到了家里,很快讨得阿奶、阿爷的欢心,两个长辈都是性格和善的人,看着龙即若,阿奶都能感觉,家里气氛不一样了,因为这孩子实在是可爱,说话又风趣。

    陪着大人打叶子牌,输了还会不乐意,小孩子心性的紧,顾琪便帮她出出主意,指点一二,倒是把龙星宸几人打的落花流水。

    龙星宸面前的银子输了个精光,把叶子牌一丢,对顾于氏、顾文氏说道,“五婶,娘,咱们算是看出来了,即若是想赢我们银子呢,不来了不来了,我绝对不上当了!”

    顾于氏心知龙星宸的意思。

    龙即若作为儿媳妇,身份是高了些,但是身份高有身份高的好处,能照顾好下面两个弟弟,也能拉扯着顾琪走的更高,她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爱作恶的人。

    这亲事正要成了,她跟三嫂学,在家里带带孙子,听听戏,花圃里种种花,日子轻松惬意。

    龙即若笑着,把银子都装到荷包里。拉着顾琪便出了暖厅。

    竹香连忙拿了披风跟上去,就怕龙即若染上风寒。

    “顾琪!”

    “嗯?”

    龙即若手里拿着赢来的银子,“咱们分吧!”

    “不用,都给你!”

    “你不缺银子吗”龙即若问。

    顾琪摇摇头,“不缺的,我有俸禄,家里吃喝用度有大嫂打点,二哥赚了银子也会给我!”

    “你很有钱吗?”龙即若又问。

    “那没有,我目前才存下一万多两银子!”顾琪说着,有些汗颜。

    龙即若笑了出声。

    一万多两银子,那算什么钱?

    不过想着顾琪的出身,这些年吃喝用度也不需要他操心,能有钱才怪呢。

    “那,那……”龙即若吞了吞口水,“咱们合伙做生意吧!”

    “做什么?”

    “卖画,咱们一起画画去卖吧,取个名号,然后我画了你帮我卖一下,赚了钱,咱们平分如何?”

    “……”

    顾琪看着龙即若。

    这小丫头倒是敢想。

    他大哥的画贵,那是因为他本身是状元公。

    顾琪也想去考科举。

    尤其明年就有,只是他如今怕是没机会了。

    “咱们也可以合伙开一个书画铺子,给来京城赶考的学子寄卖画作、字、书本一类,咱们收取少量的银子,也可以卖一些书,以笔墨纸砚一类围住,你说怎么样?”龙即若又问。

    “赶考……”顾琪叹息一声。

    “?”

    “我其实也想去考举的!”

    龙即着顾琪。

    犹豫一下,却有了主意,“顾琪,你觉得我如何?”

    “……?”

    顾琪看着龙即若。

    “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

    “好看!”

    “可爱吗?”

    “可爱!”

    “那你愿意娶我吗?”龙即若认真问。

    不远处的竹香都汗颜。

    她家郡主,实在是太大胆了。

    顾琪看着龙即若,面若桃花,星眸璀璨。

    这般天之骄女,他自然愿意。

    但也明白,一旦承诺许下,便是一生一世。

    慎重点头。

    龙即若见顾琪点头,笑了起来。

    “你想去考举,我有办法的!”

    “啊……”

    顾琪惊讶。

    “我爹娘已经回来了,早些来王府提亲吧!”龙即若说完,转身就走。

    在相府住了一夜,便回王府去了。

    既然要求亲,那么总得先去通通气。

    龙星宸备了厚礼前往恭亲王府。

    恭亲王见到龙星宸,笑的跟弥勒佛一样,“星宸来了,快坐快坐!”

    热情的很。

    “王叔近来可好?”

    “好,好的很,你呢,你好吗?听你王婶说,你生了个儿子,什么时候抱来给我玩一下!”

    “……”

    龙星宸一愣。

    恭亲王忙道,“啊哈哈,我的意思是,抱过来我抱一下!”

    “好!”

    先应下再说,至于何时抱来,再说。

    这个王叔,可一点准头都没有。

    “王叔,王婶呢?”

    “在后院练武呢!”恭亲王说着,满心满眼都是爱意,“走,我带你去看看!”

    恭亲王妃廖莹,出自武将之家,她的父亲是锦江侯,当年追随太上皇打天下,母亲也是大名鼎鼎的女将军荀颜。

    两人就得这么一个女儿,小时候本想养的娇俏一些,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廖莹越大,越爱练武。

    一身英气不输男儿。

    恭亲王妃见到龙星宸,冷冷一笑,对恭亲王说道,“你去看看,糕点蒸好了没有!”

    “啊……”恭亲王愣了愣,厨房好像没蒸糕点啊?

    “我吩咐了人,给你蒸香糕吃,你去看看好了没有,如果好了,端些来给星宸尝尝!”

    恭亲王一听,笑眯了眼,不顾龙星宸在,上前抱住恭亲王妃狠狠的亲了一口,“娘子真好,我去了哈!”

    蹬蹬蹬的走的飞快,一点不像几十岁的人。

    龙星宸瞧着,笑道,“王叔还是这么健步如飞!”

    “哼,你少拍我马屁,你这点小心思,倒是算计到你堂妹这里来了!”恭亲王妃冷哼。

    “王婶,您这可就冤枉我了,我哪里敢算计堂妹,我只是想着家中四弟确实不错,和堂妹也蛮相配的,才牵了牵红线,王婶您也知道,堂妹单纯,嫁去别家你真放心?但若是嫁到顾家来,别的不说,妯娌之争是绝对不会有的!”龙星宸认真说着,笑意盈盈。

    一双眸子璀璨晶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