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告知(2更
    田园抱拳行礼,“这些日子,多谢大人照拂了!”

    “都是应该做的!”镇丞连忙还礼,可不敢受田园的大礼。

    田园也不敢多耽搁,告辞回小田村。

    冬瑜还是每日去读书,采菊抱着去,带着静巧、文博。

    顾欢喜不在的日子,家中都是方秀拿主意,只是这个家,也没什么好拿主意的,元婶、康大娘、小山娘勤快的很,什么事情都处理的妥妥当当,什么也用不上她。

    就是冬瑜,晚上也和采菊一起睡。

    不过,家里买下了一片荒山,等着开年就能开垦,到时候可以修建房屋。

    田家村那边,她是不想再去住了。

    在这个家里住着倒是舒心、惬意,主要是两个孩子和她亲近了不少。

    儿子、丈夫每日忙碌,但是晚上都会回来,一家子坐在一起,也像个家。

    也有人上门想给儿子说亲,但经历过一次后,她反倒看开了。

    决定让田毅自己做主,这次不管他娶个什么样子的,首要就是得对两个孩子好。

    其余的,她也不在去要求那么多了。

    方秀也带了一个丫鬟、婆子过来给他们一家子洗衣服,做点屋子里的家务事,两个人也会到厨房帮忙,不过厨房的事情,有元婶、康大娘在,到真用不上她们。

    “今儿风和日丽,这太阳晒的也暖烘烘,舒服极了,也不知道欢喜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方秀说着,感叹一声。

    这眼瞧着就要过年,家里年货也没置办。

    若是顾欢喜在,商量着一起去置办,如今她也不能贸贸然插手,好在还有几天才过年,有银子,总能买到好的。

    “蹬蹬蹬!”

    马车跑的倒是快。

    “娘,就快到家了!”不不欣喜喊着。

    小脸上都是红晕。

    开心是真的开心啊。

    就要到家了,她特别想冬瑜,特别想,特别想。

    走过这一趟,她也懂了更多更多。尤其是在亲情上,更明白有些时候,血缘关系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心。

    “想冬瑜吗?”顾欢喜问。

    “想,特别想!”

    顾欢喜看着不不温柔的笑着。

    如今的不不,是真真正正的脱胎换骨。

    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斤斤计较,爱吃醋的小姑娘,她长大了。

    到小田村时,马车一停下,不不就下了马车,去了学堂。

    看见冬瑜、采菊都在认真学习,不不顿时红了眼眶。

    原来,她是如此的想念她们,如此的惦记着她们。

    冬瑜也看见了不不,顿时笑着喊了一声,“姐姐!”

    夫子瞧着,不免欣慰。

    不不忽然消失,在村子里,学堂中都有传闻。

    尤其是田老爷夫妻,据说去衙门报官,并去追了,如今见不不平安归来,夫子心中松了口气。

    不管是不是亲生,这一刻,顾欢喜、田园都是合格的母亲了。

    起身说道,“这节课便到这里,下课!”

    “夫子辛苦了!”

    女孩子们说了之后,便蹬蹬蹬跑了出去,“不不!”

    “不不姐!”

    采菊抱着冬瑜,慢慢上前。采菊眸子都红了。

    看着不不笑了起来,眼泪在眼眶直打转。

    “姐姐,抱抱!”冬瑜朝不不伸手。

    不不把冬瑜抱在怀里,亲了亲她,“想姐姐吗?”

    “想!”

    冬瑜呵呵呵笑了起来。

    是真的想了。

    不不从读书之后,改了很多很多陋习,一次次的在改变,再长大,但不得不说,对她是好的。

    知道她的身世后,没了嫉妒,所有刻意的好,都成了真心。

    “姐姐也想你了!”不不抱着冬瑜出了学堂。

    冬瑜便看见她的傻爹、傻娘站在马车边,含笑的看着她。

    在这寒冷的冬天,傻爹、傻娘穿着同色的衣裳,唯一不一样便是傻娘衣裳边缘用粉色布包边,还绣了花朵,但不得不说,他们真般配。

    “爹,娘!”

    “冬瑜!”

    顾欢喜上前,把冬瑜抱在怀里,稀罕的不行。

    一些日子不见,到底是心肝宝贝,可想的紧呢。

    “和夫子请假,跟娘回家好不好!”顾欢喜问。

    冬瑜用力点头。

    她来这学堂,也是为了采菊而已,学了几辈子,哪里还需要学习。

    权谋那些,早已经烂熟于心。

    “咱们先回家去!”

    回到家中,家里还是那个样子,没什么变化,处处都干干净净,主院的地龙也烧着,暖烘烘的一进去就感觉到很舒服。

    家里人见顾欢喜也格外开心,吃的喝的立即去端了上来。

    初三他们忙着搬东西,顾欢喜一会还需要整理,家里人都有礼物。

    不不、冬瑜在炕上说着悄悄话,不不把从廉江府买的东西拿出来,让冬瑜先挑,余下的她还要送人。

    冬瑜挑了一个挂链,纯银的,可爱又好看。

    方秀过来,见着不不也回来了,心中说不出的感觉。

    这是要什么样的感情和心思,才能去把一个养女追回来?而且不不才养了一年不到,感情就真这么好?

    “欢喜!”

    “师娘,您来的正好,我给您带了礼物!”

    顾欢喜忙开始找东西,好在都装在箱子里,外面都有标记,顾欢喜找到给方秀的头饰。

    “哎呦,这套值不少银子吧,你随便买个就好,买这么贵重的做什么!”方秀嘴上说着,心里可是高兴的很。

    这便是儿子和闺女的不同。

    田毅出去回来,只会给银子,可不会细心的买各种东西。

    想到自己的儿子,方秀不免感慨。

    “偷偷告诉师娘,这些东西都没花银子!”

    这点顾欢喜倒是没说谎,这些都是梁辰送的。

    “啊……”

    方秀不信。

    顾欢喜简单的说了一下和梁辰的缘分,方秀听的目瞪口呆,“十三年,成了一方富豪?”

    “嗯,可富贵了,反正我还是头一次见那么富有的人家,早些时候在广元府也没见到过!”顾欢喜道。

    又想到了帝都的相府,不知道哥哥家,是否也这般装扮的。

    最主要是那种底蕴,一进去,就能感觉到富贵之气。

    “那还真是缘分了!”方秀说着,拿了头饰看了又看。

    值钱是一回事,心意更重要,至于钱财不钱财,那都是顾欢喜的事情,顾欢喜买回来给她,就是情意。

    元婶、康大娘、小山娘一人一支空心的纯金金钗,可把三人开心的。

    “多谢夫人,多谢夫人!”

    初三他们,有初一、楚儿帮忙东西,顾欢喜也就没特别表示。

    但,对于这些漂泊的人来说,最主要是从来不是东西值多少银子,而是被人放在心上惦记着,才是最重要的。

    顾欢喜的日子,倒是清闲,最忙的,就是一家子过年的衣服,还有年货。

    只是顾欢喜从廉江府拉回来的东西里,过年基本上要用的都有,瓜子、花生、干果,鱼干、海参、鲍鱼,各种山料,就是粮食也拉了不少,都是顶顶好,精挑细选那种。

    所以到时候再杀一头猪,杀几只鸡,灌些香肠,年夜饭就丰盛的很了。

    田园却不得清闲,因为要去和舒明光结账。

    田园带着田毅去,顺便把田毅介绍给舒明光,因为他明年要去帝都,以后可能都不会回来了。

    “要出门?”

    “嗯,要出去一趟,可能要大半年到一年,所以先带我大哥过来,和舒管事熟悉一番!”

    “好说好说!”

    有田园带路,舒明光自然不会为难田毅,田毅本身做过买卖,本事的有的,如今心态调整过来,说话做事,自有分寸。

    舒明光还是看得起田毅的。

    结算了木材的银子,舒明光这边就要派人去拉。

    田毅看着舒明光数了十七万两银票给田园,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么多……

    他以为,这木材买卖,并没有多少银子的。

    “舒管事,运送木材的人,不回家过年吗?”

    “今年怕是不行呢,必须赶紧把木材都送去边疆,你也是,若是可以,迟一些收工,来年早些砍伐,这种买卖,赚钱也就这两三年而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