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出事(23更
    侯夫人看着田园的眼神,顿时心疼万分。

    连忙起身要追出去,祁含屏忙拿了东西,“娘,您看这个绣线怎么样?”

    “你喜欢就买下!”侯夫人说着,对锦竹说道,“锦竹,你带人去看看,若是他们有麻烦,帮忙一下!”

    “是!”

    锦竹带了人出来,对身边的人说道,“知道怎么做了吗?”

    “锦竹姐姐放心,我们知道!”几个人说完,拔出长剑追了上去。

    锦竹站在一边,抿着唇。

    那厢

    顾欢喜扶着田园,让他进去茅房,末香扶着丁香出去,就她一个人等候在外面。

    当那几个人举着长剑刺过来的时候,顾欢喜眼睛瞪得老大,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一脚踩空摔倒在地。

    “啊……”

    尖叫出声。

    影子如鬼魅一般从暗处窜出,几乎以极快的速度,将那几个人斩杀。

    田园搂着裤子出来,“欢喜……”

    顾欢喜坐在地上,怎么也起不来,只觉得肚子疼的厉害。

    “疼……”

    “欢喜?”田园喊了一声,上前蹲在顾欢喜身边,然后就闻到了血腥气。

    再看顾欢喜身下,有血液流出,顿时瞪大了眼睛。

    “欢喜,你怎么了?”几乎是压抑着吼出声。

    “疼,疼,肚子疼!”顾欢喜红着眼。

    她没生过孩子,但是这一刻,她察觉出自己的不同来。

    她似乎小产了。

    “影子,影子,抱她去这附近最近的医馆,快……”田园后出声。

    影子再也顾不得男女有别,抱着顾欢喜朝外面走,但是一下子涌进来的杀手,让他搓手不急。

    田园瞧着,几乎是一瞬间就扯破了自己的裤子,上前抽出了影子的长剑,快速又凶狠的杀了过去。

    他就像一头凶狠的野狼,更像一头残暴的狮子,招招都是绝杀。

    硬生生的给影子杀出一条血路。

    一辆马车出现,镇国侯从马车上下来,看着影子抱着顾欢喜出来,又看着走在他们后面的田园,浑身是血,怒喝一声,“来人,将那个杀人凶手拿下!”

    影子脚步一顿,吃惊的看着镇国侯,又看向田园。

    “影子,快,抱她去医馆,快!”

    田园说完,已经举剑杀了过去。

    不管这个男人是谁,谁敢阻拦影子带欢喜去看大夫,谁就是他的敌人。

    镇国侯没有想到,在这大街上,田园还敢这么猖狂。

    亲自动手上前抓田园。

    田园本就拉了肚子,身子一下子拉虚了,又被顾欢喜吓的神魂具碎,刚才是厮杀,已经耗去了他全部的力气,这会子又怎么是镇国侯的对手,被镇国侯一章拍飞出去。

    重重的摔在地上。

    看着已经没了身影的影子和顾欢喜,田园吐出一口血,紧紧的看着镇国侯。

    镇国侯背着手上前。

    田园看着他,忽地笑了出声,凄凉又悲痛,“你答应给我的弯刀买来了吗?镶嵌很多很多宝石,要很奢华很漂亮,因为我要拿去送给太子殿下!”

    “……”

    镇国侯忽地瞪大了眼睛。

    一下子跪在了田园面前,抓住田园衣襟,“你是谁,你是谁……”

    “呵呵呵,啊哈哈,我是谁,我是谁啊,我到底是谁啊,那要问你啊,我到底是谁,你答应给我打造的木马,你做好了吗?我打碎的玉镯子,我埋在了树下,你有没有告诉我娘……”

    田园忽地笑了出声,“不,你们不是,我不会原谅你们,因为你们害死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田园吼出声,一下子推开镇国侯,把镇国侯推了个倒仰。

    强撑着起身,走了几步,一下子扑在了地上,晕厥过去。

    “田园!”

    顾城在远处惊呼。

    他也是刚刚从酒楼出来。

    得知这边出了事故,立即过来看看,那曾想,出了酒楼,就看见田园倒在了地上。

    田园这样子,那欢喜呢……

    顾城叫了一声,跑上前,“来人,来人,送他去医馆,快……”

    小厮、暗卫一下子出来好几个,抬着田园离开。

    古城一步一步走到镇国侯面前,看着镇国侯的样子,顿时了悟。

    田园和镇国侯有几分相似,那些人要是来杀田园的。

    “镇国侯,你这辈子,做过后悔的事情吗?如果没有,那么今日这件事情,将是你这一生,顶顶后悔的事情!”顾城说完,站起身怒喝,“传京兆府,给我查,唤刑部侍郎、刑部尚书立即过来!”

    “光天化日之下,帝都大街,竟发生了刺杀时间,我浩瀚王朝,朗朗乾坤,律法都是摆设吗?”顾城冷喝。

    又看着那些死掉的黑衣人,顾城脸色更难看。

    镇国侯好一会才回过神,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都不能说。

    就那么看着顾城。

    “顾相……”

    “哼!”

    京兆府很快来人。

    顾城出声,“进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从什么地方开始杀起来的!”

    “是!”

    刑部尚书、刑部侍郎也快速来了,顾城让他们仔细去查一点一点的去查,在绣坊茅房门口,看见了镇国侯府女侍卫的尸体。

    镇国侯错愕。

    “按照时间来算,那应该是第一批厮杀,第二批是这些黑衣人,第三批是镇国侯的人!”刑部侍郎说道。

    犹豫片刻又低语,“有人目击,是镇国侯府的女侍卫,到茅房的时候,先攻击了一位夫人,在茅房里找到了两个昏迷的不醒的女子,其中一个下身脏污,身受重伤,还有一个也是身受重伤,皆昏迷不醒!”

    顾城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发火,不要愤怒。

    “在那个夫人摔倒的地方,发现了一滩血迹!”

    “……”

    顾城只觉得脑袋嗡嗡嗡作响。

    妇人,血迹。

    那是谁的血?

    是他妹妹,顾欢喜的血。

    几乎是瞬间,田园抽出了长剑,指着镇国侯,“我顾家,和你崔家,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

    镇国侯脑子都是乱的。

    是真的乱。

    他出现的时候,一个人抱着一个妇人出来,那妇人流着血,其中一个拿着剑砍杀出来,他身为侯爷,自然要管,可是却没有想到,他打伤的人,会问那两句话。

    他的小木马,他打碎的玉镯,藏在了树下,他要的弯刀,要一把镶嵌那么多宝石的弯刀。

    这是他和他儿子的秘密,是他们的小秘密,除了他们两个,谁都不知道,便是侯夫人也不知道。

    可是他知道。

    他知道。

    “侯爷!”

    侯夫人急急忙忙的出来,身后跟着祁含屏和锦竹。

    锦竹脸色发白。

    她想说点什么,侯夫人忽地看向她,“来人,把这个丫鬟给我拉下去!”

    “夫人!”

    锦竹惊呼。

    侯夫人看着她,只是轻轻的摇摇头。

    看着一边的刑部尚书,“我已经知道一些事情了,这个丫鬟,我先前让她去帮忙的,至于那些人为什么会死,我想她很清楚,那位夫人……”

    侯爷看着侯夫人摇头,又看向一边的祁含屏。

    慢慢的站起身,走到侯夫人身边,“夫人,我想,我们找到儿子了,找到儿子了!”

    “什么?”侯夫人尖叫出声。

    “他知道,他都知道,我和他的小秘密,就我们两个人的小秘密!”侯爷说着,忽地看向侯夫人,“你为什么在这里?”

    “是含屏说要买绣线,一定要我……”侯夫人说着,冷冷的看着祁含屏。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些人……

    “好,很好!”侯夫人微微颔首。

    看着镇国侯,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这就是你找回来的儿子,带回来的儿媳妇!”

    镇国侯看着侯夫人,一句话都没说。

    反倒对顾城说道,“相爷,这些人都交给你处置了,我,我……”

    “慢慢等着吧!”顾城说道。

    该送去刑部的自然要送去刑部。

    锦竹被刑部的人带走了,祁含屏却没有,而是直接让镇国侯带回去,他相信,镇国侯有的是办法,收拾这两个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