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武试(27更
    该笑的时候……

    哪怕疼的整个人都痉挛了,还得温和的笑。

    她现在最不想的就是有人来看她,最好谁都不要来。

    田园在努力练武,他知道。

    他在拼命的练武,他想报仇。

    她体谅他,也不怪他,更支持他。

    这个仇,必须要报。

    那是一个生命,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秀儿!”

    “姑奶奶?”

    “你别念了,我想休息一会!”

    “是!”

    秀儿立即起身,伺候顾欢喜躺下。

    采菊她们照看不不、冬瑜,丁香、末香早些日子来给她磕了头,然后就再也没出现。

    她知道,她们可能被惩罚了,也或者去练武了。

    不管如何,她也不怪她们。

    那个时候,丁香、末香自身难保,但她怪侯夫人。

    甚至有些恨。

    她当初在谢府,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看见田园的瞬间,就觉得他可靠,愿意跟着他走。

    他们那个时候,也分别了好多年,从幼年到童年,到长大,可是他们彼此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或许,她只是想找一个宣泄口吧。

    顾欢喜躺在床上想。

    但是如果没有侯夫人身边的丫鬟带人先出手,影子定可以第一时间赶到,只是……

    终归都发生了。

    顾城站在窗户边,刚好可以看见床,什么都没说,就那么静静的站了一会,然后转身朝外面走去。

    每走一步,顾城的心都疼了几分。

    顾欢喜不知道,她的哥哥、弟弟们,其实都知道她的痛,多少次来到这外面,只站一会,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便离去了。

    他的大哥,疯狂的去报复,朝堂上一片风声鹤唳,多少二皇子党心惊胆战,就怕顾城手里的奏折递上去。

    因为短短时日,已经有好几个官员被革职查办,全家被发配边疆。

    二皇子为此恼怒不已,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顾城如今手里运作的人,全部都是太子的部下,他简直将太子的人,利用到了极致。

    将他的谋略、算计运用到了巅峰。

    将二皇子逼的节节败退。

    一点一点的砍断二皇子的爪牙,朝廷里,说起顾相,无不闻风丧胆,就怕被顾城抓住把柄。

    他几乎快要一把将浩瀚王朝的权利给抓在了手心。

    将二皇子逼的多次断尾求生。

    顾家二爷开了盘扣铺子,依旧叫顾记盘扣,盘扣花样层出不穷,就是价格有些贵。

    更开了一个盛世霓裳阁。

    多少人都以为这霓裳阁会做衣裳,但是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转眼到了一年一度的秋试。

    顾家有顾琪、顾雍一起去,两兄弟的文章,不管措词和词意,都是顶顶好的。

    顾欢喜身子也养的差不多,面色红润,只是整个人多了一丝抑郁之气。

    顾欢喜把田园、顾琪、顾雍他们送出门,便去陪顾钱氏了。

    因为她已经想到,等秋试后,不管田园是否高中,她都要跟田园去边疆,暂时离开这伤心地,等下次回来,她又是一条好汉。

    文考、武考其实不太一样,武考要宽松许多,成绩也更早出来。

    田园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像一头猛虎,从他这一队,直接杀到了第一名。

    另外十队也亦然。

    接下来便是抽签。

    一对一,胜者留下进入下一轮,然后选出武状元。

    能进入前十,基本上就已经踏入武官行列。

    但谁不想做状元呢。

    镇国公看着面色沉肃的田园,那简直就是他年轻时候的样子。

    “镇国公,那可是您家公子?”

    镇国公想点头的。

    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田园如今连一个正眼都不给他。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

    不少人在押赌注,看看谁能得这个状元。

    镇国公押了五十万两田园胜。

    这简直是大手笔了。

    田园得知后,也去押了自己赢,却只押了一文钱。

    “一文钱!”

    “一文钱……”

    多的是一个子都没下。

    前十的十人,包括田园,都不是善茬,武艺也不弱。

    和田园第一对的人叫马世红,人高马大,一身腱子肉,力大如牛。

    田园和他对打时便感觉到这个人勃发的力量,和他纠缠了足足一个时辰,才耗得他没了力气,用巧劲将他击败。

    胜出的五人,分别是田园,赵奎、蒙江、卓君、韩天。

    “怎么这次都是两个名字的?”

    “倒也是奇迹了!”

    五个人抽签,其中一个可以少打一场,也就是直接进入前三。

    第一次被卓君抽中,可把他高兴的。

    田园对蒙江,赵奎对韩天。

    会武功的人,和那些读书的不一样,对跟自己一样强大的对手,格外的敬佩。

    第一场是赵奎对韩天。

    赵奎一对铁球耍的虎虎生风,把韩天打的节节败退。

    高手过招,看的就是过瘾。

    田园很沉默。

    蒙江坐在田园身边,“田兄,你的武器是什么?”

    “大刀!”田园说道。

    面色一点表情都没有。

    蒙江对此倒是无所谓。

    他知道田园的身份,但看他似乎压根不屑镇国侯,不免思量起来。

    一会是全力以赴呢?还是手下留情?

    只是一上台,田园就抱拳说道,“还请您,全力以赴!”

    “……”

    蒙江到底也还年轻,二十多岁年纪,听田园这么一说,笑了起来,“好!”

    蒙江用剑,田园用刀。

    这只是比武,点到即止,两个人都认真比试起来。

    田园用了两个时辰,把蒙江打败。

    蒙江坐在地上喘息,“我,输的心服口服!”

    “多谢承让!”

    最后两场。

    田园、卓君、赵奎再一次抽签。

    也有个人,可以不用比试,直接进入最后一场。

    田园率先去抽取,并没有抽中。

    赵奎、卓君都有点紧张。

    尤其是卓君,他知道,卓君的武功,其实并没有那么厉害,尤其是观看了田园、赵奎的实战之后。

    只是卓君运气不太好。

    但他觉得,能得个武探花也不错了。

    最后三人的比试,来了不少权贵,就是建康帝、太上皇都来了。

    他来看看,当初镇国侯府那个失踪的小子,到底多厉害。

    时光匆匆,龙腾也老了。

    头发花白,面色倒是红润,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那个高高大大的小子,就是镇国侯家的?”龙腾问。

    建康帝忙道,“回父皇,就是他!”

    “倒有镇国侯当年的风采!”龙腾笑道。

    最后的比试正事开始。

    田园对卓君。

    用了半个时辰将卓君打败,站在原地,田园深深的吸气。

    看着人群里,挨着龙星宸、龙即若坐着的顾欢喜。

    不少闺秀朝他挥手帕。

    他都冷着脸,在看见顾欢喜那瞬间,整个人如寒冰炸裂,暖阳初升,顿时抿嘴一笑,温柔中,有些害羞,还有些小小的骄傲和自豪。

    龙星宸看着顾欢喜笑。

    龙即若忙推了推顾欢喜,“快快,快跟他挥手绢,让他知道,你是支持他的!”

    顾欢喜看着田园,犹豫好一会,才站起身,朝他挥着手绢。

    田园笑了起来。

    顾欢喜也笑,想到了什么,快速的把手绢转成一团,接下腰间的荷包,将手帕装进去,丢给了田园。

    “哇……”

    “胆子可真大!”

    “那是谁啊?”

    “能和大公主她们坐在一起,身边是恭亲王府的郡主,还有冷家的小神医,除了相府的那位还能有睡!”

    “相府的谁?”

    “啊,我知道了,顾相的妹妹对吧,难怪!”

    难怪这么大胆。

    一点礼仪都不顾。

    只是看着场中那男子,把荷包接住仔细收好,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不难看出,他对荷包的珍视,以及对荷包主人的爱意。

    想不到这么一个人,居然是镇国侯府的世子爷,虽然如今他还没有认祖归宗,但看镇国侯府的样子,是想要他回去的吧。

    再看他身材高大,面容俊朗,一身朗朗正气,今日若是得了武状元,前途不可限量。

    就算不能成为正妻,妾室也不错啊。

    “比试开始!”

    任姑娘们各种心思,该来的还是要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