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梦魇(30更
    “疼!”顾欢喜轻轻的呻吟出声,感觉自己似乎泡在了什么地方。

    “欢喜,欢喜,你听我的,快醒来,不然就真的再也没机会醒来了,欢喜……”

    “你是谁啊?”顾欢喜轻声问。

    “欢喜,我是二嫂,你二嫂啊!”

    “二嫂?”

    哪个二嫂?

    柯一梅?还是戴思思?

    “对,我是你二嫂,戴思思啊,欢喜你快醒来,欢喜,你快醒来,我求你了,你快点醒来,你要是再不醒,你们就要掉下去了,欢喜……”

    戴思思?

    她不是死了吗?

    顾欢喜想着。

    “是的,我死了,我得了一个机缘,灵魂消散不了,不能去投胎,可是我又没地方去,只有你身边,我能停留,欢喜,你听话,快点睁开眼睛,快啊……”

    “姑姑……”

    “欢喜!”

    “姑姑!”

    两道声音带着恳切,悲求,让顾欢喜整个人都乱了。

    “不要喊了,不要喊了!”

    顾欢喜只觉得头疼欲裂。

    这两个人到底是谁啊?

    但,她也在努力的睁开眼睛。

    就看见了蓝天白云,而她泡在水里。

    水里?

    她和田园一起跳下悬崖,掉到水里了!

    顾欢喜忽地想了起来,挣扎着坐起身,就看见田园的身体被水冲刷着,要不是他们腰上的绳子,田园就要被冲走,而下方是一个瀑布,很高的那种。

    真要掉下去,就死定了。

    顾欢喜吓的拼尽力气把田园拉回来,手上都是伤口,咬紧牙关,用尽了力气,才把田园拉到了岸边,她也精疲力尽,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又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欢喜!”

    “姑姑……”

    谁?

    顾欢喜心里寻思着。

    似乎能看得见了。

    她看见了戴思思,抱着一个孩子。

    “欢喜!”

    “戴思思?”

    “欢喜,你要喊我二嫂!”

    “……”

    顾欢喜沉默。

    “我知道,你们都看不上我,可是我不明白,爱一个人有错吗?”

    “爱一个人没有错,但错就错在,你爱的人,他那个时候有喜欢的人,还两情相悦!”

    沉默。

    沉默过后,戴思思又道,“我放手过,是柯一梅把他推到我怀中的,那个时候,他们感情已经破裂,已经没有可能了,我只是……”

    “我懂!”

    顾欢喜懂。

    戴思思她们接受的思想,三妻四妾并没有什么不好,更有皇帝有了姐姐,还有妹妹,更甚者有人娶了姑姑,又哪了侄女的。

    戴思思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她不介意成为顾俊的外室,甚至是妾。

    是因为爱。

    “我给你说个故事吧!”顾欢喜说道。

    “好!”

    “有一个地方,那里男女平等,婚姻存在的时候,只能是一夫一妻,像你和二哥这样子便是乱了伦常……”

    顾欢喜零零碎碎说了很多。

    戴思思才说道,“错了吗?”

    爱一个人,也是错了吗?

    静谧的沉默之后。

    戴思思才说道,“欢喜,我要走了,这次是真的要走了,虽然你说的故事很美好,我也觉得我这样子做,不太好,但是有一点,我爱你二哥,是真的爱他,所以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怎么说我,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我做什么都愿意!”

    “欢喜,告诉你二哥,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顾欢喜深深的吸了口气。

    “二嫂!”

    和戴思思这样的三观,她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

    或许戴思思懂了。

    但是她依旧深爱着二哥,依旧放不下他。

    “谢谢你欢喜,谢谢!”

    戴思思明白,她唯一的错,便是错在和顾俊在一起,少了名正言顺。

    心安理得。

    她懂了,却也迟了。

    如果人生再来一次,她会如何?

    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再也没有再来一次。

    她不明白,在这一刻明白了,也该走了。

    其实也不是很明白。

    “欢喜,你要好好的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回去,只有你能劝你二哥,能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只有你了!”

    但声音渐渐小了,顾欢喜再次醒了过来。

    天是黑的,还能看见星星,她和田园还躺在岸边,脚泡在河里。

    她的鞋子已经不见,田园的鞋子也没了。

    就是衣服,也好多口子。

    她受伤了,田园肯定伤的比她更严重。

    想到田园,顾欢喜忽地坐起身,去探田园的鼻息。

    还有一点点的气。

    “田园,田园,田园……”

    顾欢喜轻声叫着。

    想到田园身上的伤,顾欢喜抬手去摸了摸他的额头。

    滚烫滚烫的厉害。

    这样子烧了多久?

    顾欢喜不知道,但她知道,不能这样子下去。

    先把田园的衣裳解开,摸索到他身上的伤口,顾欢喜心疼的厉害,然后继续摩挲着,发现了他腿上绑着的匕首,顾欢喜呼出一口气。

    有了匕首,天亮之后,她就能利用匕首,做很多事情了。

    伸手把田园抱在怀里,柔声安慰道,“田园,你别怕,只要熬过这一夜,明天天亮了,我就给你找草药,我还能找到吃的,我们一定会好好活着离开这里,回家去,你答应我的,一样都没做到呢!”顾欢喜说着,轻轻的哭了出声。

    “你一定要好好的,你答应我的,都没做到,我也好好的,我们有一个家,一个有你有我,还有什么的孩子……”

    说起孩子,顾欢喜心便一痛。

    有些人,她永远不会原谅,永远不会。

    那怕她是田园的亲生母亲。

    田园也不会原谅她,绝对不会。

    “田园,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还要靠你才能走出去呢!”

    顾欢喜说着,吸了吸鼻子。

    这山里的夜可真冷啊。

    她只有紧紧的抱住田园,给予他温暖,也吸取着他的温暖,在这个夜里,顾欢喜渐渐的安定下来。

    他们掉下河流中的时候,似乎被卷入了一个黑洞,然后就到了这个地方。

    在下方就是一个瀑布,高着呢。

    如果她晚一些醒来,怕是和田园一起掉下去。

    戴思思……

    顾欢喜不知道那个算梦,还是算戴思思最后的临别。

    想起戴思思,她当初是知道戴思思对自己二哥的心思,她也干预过,更拒绝了戴思思所有的示好,如果早知道,柯一梅会一条道走到黑,她压根不会去管,也不会和这样子的人交好。

    “田园,我心里难受,想到我们那个孩子,想到了我下落不明的爹和阿木哥,想到我们的以后,你一定要醒来,只有你醒来,才能带着我走这深山,你知道,我是没有足够的力气,带着你走出去的!”

    顾欢喜说着,眼眶溢满了泪水。

    她知道,从孩子没了之后,每每想起他,都会心痛难忍……

    到底因为小产伤了身子,又因为这次受伤,顾欢喜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她没见到戴思思,也没见到那个喊她姑姑的小女孩儿,只有无边的黑暗和疼痛。

    她会死吗?

    不,她不能死,她要是死了,娘和哥哥、家人都会伤心,田园也会伤心。

    对,田园会伤心。

    她不能死,一定不能死,必须好好活着。

    醒过来,醒过来。

    顾欢喜快过来啊,你想要的家还没有,田园还等着你去照顾,你爹和阿木哥还等着你去寻找,你必须快些醒过来啊。

    “醒过来啊!”

    顾欢喜呢喃一声,睁开眼。

    又赶紧闭上。

    整个人被晒的滚烫,阳光刺的她眼睛都睁不开,入目全是黑暗。

    抬手遮住眼睛,好一会才歪头慢慢的睁开眼睛。

    田园还躺在身边,而他身上的衣裳都被扯开,露出伤口,伤口上已经开始流脓。

    顾欢喜心惊失色,她必须快些振作起来,必须快些找个地方,让田园得到休息。

    坐起身拍拍田园的脸,“田园,田园……”

    田园的脸滚烫,身子也滚烫,很明显已经陷入了昏迷。

    她的鞋子已经掉了,不知去向。

    而田园的鞋子还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