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自责(33更
    第一次见到很多很多血,是她的孩子没了。

    第二次是田园……

    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才起身颤抖着腿出去清洗东西,等到收拾好,拿了一个苹果坐在田园身边,抖着手啃着。

    她很紧张,很累,也很疼。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也是滚烫烫的。

    她也发热了。

    这个时候,不单单怕发热,还怕破伤风。

    只是她现在还不能睡。

    挣扎着起身,去找了几个树根回来,放到火堆里,然后上面盖上石头,用沙子封住。

    才去河里洗手。

    “嘶!”

    顾欢喜疼的直抽气。

    紧紧咬住牙关,用力的洗着,然后用匕首挑破血泡,再抹上夏枯草药汁。

    “嘶……”

    顾欢喜把手放在嘴边,呼呼吹着。

    疼,疼的厉害,真的很疼。

    回头朝棚子里看了一眼,田园正昏睡着。

    顾欢喜有些委屈。

    如果田园醒着,一定会心疼的给她吹手,心疼的把一切都做了。

    慢慢的起身,走到田园身边坐下,头趴在田园手边,轻轻的闭上眼睛。

    一只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头上。

    然后轻轻的拍了拍。

    顾欢喜顿时便红了眼眶。

    田园和她,到底还是心灵相惜的。

    只是她真的好累好累,就这么挨着,睡了过去。

    ……

    边疆

    将军府

    顾安带着大军赶来的时候,将军府已经被屠杀,但是他没找到顾欢喜的尸体,也没找到丁香、末香的尸体,倒是在屋子里,找到了依旧昏迷不醒的罗氏。

    “娘?”

    顾安轻轻的唤了一声,声音嘶哑。

    “娘,妹妹呢?妹妹去哪里了?”顾安沉沉的问。

    罗氏依旧不能回答。

    只是身体抖的厉害。

    她其实什么都知道,知道在敌人杀进来的时候,顾欢喜把她拉到了床底下藏起来。

    她的女儿,为了保护她,跑了出去。

    可是她醒不过来。

    她想醒过来。

    “娘,你醒醒,妹妹又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生死不知,下落不明,太子殿下怕如今还没找到,娘……”

    “啊……”

    罗氏张着嘴巴,啊着说不出话,发不了声。

    但是她想说话,很想很想说话,告诉顾安,欢喜已经跑掉了。

    “田园也下落不明了!”

    这才是顾安真真正正担心的。

    田园带着顾欢喜,如果多几个人,兴许还不怕敌人围攻,可若就田园一个人带着顾欢喜,双拳难敌四手。

    “将军,太子殿下回来了!”

    顾安闻言,立即让人照顾罗氏,跑了出去,看见太子一身黑衣,浑身凌厉的走来,顾安心头顿觉不妙,“殿下……”

    “我去迟了一步,田园带着你妹妹跳下了河中,我已经派人沿着河流一直往下寻找,目前还没有消息!”太子低语。

    声音清冷,看得出来他此刻很愤怒。

    怎么能够不愤怒,这是他的将军府,龙堪竟和陈国勾结,让陈国的人杀了进来。

    “殿下,属下请求,带兵前往寻找!”顾安单膝跪下恳求道。

    太子略微沉思,“可以,但你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后,本宫要出兵攻打陈国,没有了田园,本宫不能没有你!”

    以本宫自称,就是命令了。

    顾安懂。

    “是!”

    顾安没有犹豫,立即点兵五万,带着前去寻找田园顾欢喜。

    又让一万人沿着河流往上寻找,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两人。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帝都

    相府

    “娘!”

    不不叫了一声,从床上坐起身。

    伺候的丫鬟立即上前,“大小姐,可是做噩梦了?”

    不不微微摇头,“我渴了,给我倒杯水!”

    “是!”

    连忙去倒了水过来。

    不不双手捧了喝着。

    等喝了水,不不才说道,“去给我拿衣裳来,我要去看看妹妹!”

    到了相府,公主舅母就不让她和冬瑜一起睡了,不过还在一个院子里,房间就在两隔壁,伺候的人也尽心尽力。

    娘去边疆找爹后,舅母对她们依旧很好,吃穿不缺,府里的人对她们也没什么变化,她在学院读书,每天有忙不完的学业,但是很充实。

    可是,从未像此刻这样子做噩梦。

    不不进了屋子,见冬瑜睡的正香,轻轻的摸摸冬瑜的脸,给她盖好薄被。

    见角落有盆子冰,淡淡出声,“把冰块端出去吧!”

    “可是二小姐说她热,奴婢才去……”丫鬟试图解释。

    “我让你拿出去!”不不厉声。

    冬瑜年纪小,绝对不能够长时间用冰,凉气太重了。

    “去把窗户打开!”

    “可……”丫鬟又犹豫。

    不不冷眼看着她,“看来,我是使唤不动你,得让大舅母来是吗?”

    丫鬟吓了一跳,“奴婢不敢,奴婢这就去!”

    这事真要闹到公主跟前,打死打残都是轻的。

    不不坐在一边,拿了扇子轻轻给冬瑜扇风。

    娘不在,她要照顾好妹妹,等娘回来。

    带她们回家。

    这相府很好,很富贵,吃穿不缺,但却不是她们的家。

    让她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憋屈感。

    “娘,您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

    “不不,冬瑜……”顾欢喜轻轻的呢喃一声,醒了过来。

    揉了揉眼睛。

    是梦吗?

    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脑子都是浆糊。

    动一下,好痛。

    手痛,头痛,浑身都痛,而她正躺在地上。

    上面是个棚子……

    哦,她想起来了。

    田园?

    连忙强撑着去看田园,见田园还好好的躺在上面。

    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嗯,有气!”

    还活着。

    再摸摸他的额头,不烫,烧已经退了。

    再摸摸自己,也不烫。

    “都还活着,真好!”顾欢喜轻轻呢喃出声,笑着慢慢起身,走出棚子……

    走到河边,先把手洗干净。

    等把夏枯草的汁洗掉,顾欢喜发现手没那么疼了,那些血泡已经结痂。

    用田园的衣服擦干手,去看火堆,里面已经烧尽,连点火星子都没有了。

    “……”

    顾欢喜看着,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看向一边余下的几个苹果,都已经焉了,还有一个烂掉……

    顾欢喜有一种感觉,她可能昏睡了许久。

    不过不管如何,先吃了一个苹果,再去找干树叶、树枝,继续敲石头生火。

    有了第一次经验,第二次做起来就容易多了,很快就点燃了火,小心翼翼的烧大,脱了衣裳去小溪里刺鱼。

    熟能生巧这话是不错的,顾欢喜刺中的几条鱼都很大,蹲在小溪边都给洗干净,然后烤起来。

    “欢喜……”

    轻轻又虚弱的声音传来。

    顾欢喜跑了过去,“田园,你醒了,我正想着喊醒你,你还好吗?”

    “嗯!”

    田园轻轻的应了一声。

    他很憋,想小解。

    “我,我……”

    “你是不是想小解?”顾欢喜问。

    “嗯!”田园微微颔首。

    “你等我!”顾欢喜说着,立即出去找了一个竹筒进来。

    田园看着,脸色十分难看不说,还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你这样子看着我做什么,来吧,快点!”

    “欢喜,我不能!”田园摇头。

    他不能,这是他心爱的姑娘,他不能这样子做。

    “这有什么不能的,我们现在可是夫妻,家里人都同意了,你也说了要和我长相厮守的,既然是夫妻,又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呢?”顾欢喜说的义正言辞。

    田园还是摇头。

    他知道顾欢喜说的有道理,可是他舍不得,舍不得让顾欢喜这般伺候他。

    “欢喜,我不能,我可以自己来的!”

    “你现在不行,等你腿上的伤好一些了再说,而且现在就我们这个情况,我还得去找草药给你涂抹伤口,你一定不能让伤严重起来,你听我的,也必须听我的!”顾欢喜说道后面,强势的瞪着田园,“你要是不听我的,就是不爱我,你以前说的,都是骗我的!”

    “我听,我听的,欢喜,我听!”田园急切的解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