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受伤(36更
    这里杂草丛生中,一片的番薯,一边还有些乱七八糟的菜,和一片乱七八糟的高粱。

    角落里,还有一个腐朽的木屋。

    “呼呼,呼呼!”顾欢喜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欣喜的叫了出声,“啊啊啊,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啊!”

    顾欢喜踩着上前去,这木屋以前应该有人住,顾欢喜走过去看,没敢直接走过去,而是用棍子去戳了戳,因为久未住人,木头早已经腐朽,一戳就戳了一个洞。

    顾欢喜用力刨开,希望能找到些有用的东西。

    这地方有地,那种地得有锄头、镰刀,她得先找到这两样东西。

    她就像一个探险寻宝的人,挨着挨着的找过去,一点都不放过,找到了一个箱子,一个经历风霜雨露,还没有烂掉的大箱子。

    顾欢喜站在箱子前,犹豫了好久。

    这箱子跟到她胸口这么高,一米五左右长,一米宽的样子,外面已经看不出本来是什么木料。

    顾欢喜犹豫着要不要打开,万一打开后,里面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或者是不能见人的东西怎么办?

    只是,为了活命,为了日子过下去,她用力的想要推开,推不动。

    “?”

    顾欢喜索性往上面撬,也撬不动。

    “额……”

    既然弄不动,顾欢喜也不勉强,去别的地方找,找到了能锈的只剩下一个桩的镰刀和锄头,还找到了曾经的厨房,也找到了锅碗瓢盆。

    “锅碗瓢盆……”

    顾欢喜惊愣在原地。

    莫非这边以前住了不少人?

    亦或者是两户人家?还是这本来是一个村子?

    顾欢喜越发的不解,但还是把能用的东西搜刮一番,都堆在了一起。

    看着那一堆东西,顾欢喜都当宝贝,目前来说,不管是什么,就算是一根针,她也当宝贝,毕竟在只有一把匕首的情况下,多些东西总是好的,锄头、镰刀这些,磨快了也能用。

    顾欢喜把东西都收拾了一番,又四处找了找,好些地方都腐朽的不行,被覆盖了,顾欢喜也没敢去乱翻,怕翻出人骨头什么的来。

    “莎莎莎!”

    有什么游动的声音,顾欢喜快速快去,是一条乌梢蛇,很大的一条,比起她昨天弄到的,起码大了三倍。

    那蛇朝一边游着,顾欢喜握住了手中的匕首,慢慢的靠近。蛇似乎听到了声音,回眸冷冷的看着顾欢喜,一人一蛇就这么对阵起来。

    顾欢喜不跑,那蛇也那么冷冷的看着,顾欢喜紧张的汗流浃背。

    吞了吞口水,紧紧的握住了匕首。

    告诉自己不要怕,这蛇是乌梢蛇,没毒的。

    就算被咬了,也只是痛一下,只要她手脚快些,一匕首杀了它,就能得到蛇胆。

    田园吃了蛇胆,好像有点作用。

    这蛇这么大,想来很多年,蛇胆药效更大一些。

    顾欢喜吞了吞口水,她轻轻挪动了一下,那蛇也动了起来,速度还不慢。

    顾欢喜顿时有些底气不足,“你,你赶紧走,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乌梢蛇看着顾欢喜,嘶嘶吐着蛇信子。

    快速的朝顾欢喜扑来。

    顾欢喜闪的不够快,手臂上被咬了一口,疼的她嘶叫了一声,匕首快速一划,就把乌梢蛇划成了两段,其中头部还咬在她手臂上。

    尾巴在地上蠕动着。

    蛇头松开后,顾欢喜连忙用匕首划开咬痕,用力吸了血吐掉。

    一口一口。

    因为她感觉到手臂麻木了。

    吸一口吐一口,直到手臂不那么麻木,顾欢喜才撕了一点布料捆住,坐在地上,深深的吸气呼气。

    拉了袖子遮住伤口,蹲下身把蛇胆取出来,放在口袋里,挖了几个番薯,起身往回走。

    爬上去的时候,顾欢喜的两只手都在发抖。

    “我回来了!”顾欢喜对着棚子开心的喊了一声。

    丝毫看不出她被蛇咬了……

    田园早已经等的心里发慌,见到顾欢喜回来,万分高兴,“欢喜!”

    顾欢喜在棚子外深深吸了几口气,又憋了一下,让脸红扑扑些,才走进棚子,“外面可真热,晒死我了,不过我今儿运气特别好,找到了一个废旧腐烂的木屋,里面东西不少呢,就是有些不能用了,有点可惜,还有一个大箱子,经历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日晒雨淋,居然都没有坏掉,我本想打开看看的,可是那箱子太沉重,我压根打不开,索性等你好些了,让你去试试看!”

    顾欢喜说的开心,两眼亮晶晶的。

    “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我发现了一些可以吃的东西,还得了一颗蛇胆,你要不要方便?”

    田园摇头。

    看着顾欢喜这般兴奋,他的心却揪疼的很。

    “那我去煮蛇胆给你吃,我觉得你吃了这东西,好像身体有好起来!”

    “为什么不生吃?”田园问。

    “不行,生吃万一有寄生虫怎么办?还是煮一下吧,一会把煮的水也喝掉,我还挖到了番薯,你想吃烤番薯还是番薯汤?”

    “都好,怎么方便怎么来吧!”

    顾欢喜看着田园,伸手捏捏他的鼻子,“那我烤吧,这番薯烤起来肯定香,我去了!”

    顾欢喜说完,赶紧出了棚子,找个地方坐下深深的吸气。

    头有些眩晕。

    这乌梢蛇难道有毒?

    顾欢喜拍拍额头,把锅收拾洗干净,装了喝水,烧起来。

    又把蛇胆洗干净丢下去煮。

    番薯放在火堆边烤,强撑着晕乎乎的脑袋去摘了几个苹果回来,一边走一边吃。

    洗了两个让田园吃着。

    她坐在火堆边,打瞌睡。

    “欢喜?”田园唤了一声,觉得顾欢喜有些不对劲。

    强撑着想要坐起身。

    “啊,你怎么了?是要方便吗?”顾欢喜应了一声,看着锅里的水快要煮干,用碗把蛇胆舀起来,端进去给田园吃。

    “你快吃吧!”

    田园接过一口吞了,才问道,“欢喜,你是不是受伤了?”

    “没有的事,我就是太累了,有些晕乎乎的,一会休息一下就好!”顾欢喜说着,去看了一下番薯,捏着软绵绵的,已经烤熟,不过为了香一些,还得再烤一下。

    锅里的煮蛇胆水,顾欢喜也没浪费,让田园喝下去,自己也喝了两口,一口下去,只觉得舌头都苦麻掉了,蹙着眉头,一个劲的吐着舌头,“好苦!”

    蹙着眉头看田园,见他面不改色,不禁问道,“不苦吗?”

    “不苦!”

    这点苦算的了什么。

    顾欢喜笑,她其实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挨着田园坐下,头趴在田园面前,轻轻说道,“我先睡一会,你拿个树枝帮我扇扇风好吗,我有些热!”

    “好!”

    顾欢喜笑,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田园喊了她两声,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伸手摸摸她的额头,滚烫烫一片。

    吓得他强撑着坐起身,用一条腿慢慢的下了地,挨着石床,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把顾欢喜挪到了石床上。

    坐在一边汗流浃背,那条腿更抖的厉害,里面是撕心裂肺的疼。

    田园抖着手,轻轻的解开顾欢喜的衣裳,曾经雪白如玉的肌肤上,好多伤口子,大大小小擦伤,也有被刺、荆棘勾出来的。

    也看见顾欢喜手臂肿起,轻轻脱下衣袖,看着那红肿上,六七个牙龈,田园顿时红了眼眶。

    “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傻……”

    这是射咬的。

    好在有好多个牙印,要是两三个,那就是毒蛇了。

    拖着腿去找了夏枯草,回来用匕首轻轻的划开了伤口,用力把血水挤出来,再敷上咬碎的夏枯草。

    重新给顾欢喜绑上。

    希望不要发炎,希望顾欢喜早些好起来。

    也希望自己早些好起来,不让顾欢喜一个人背负这一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